那一晚, 默克爾當麵對馬克龍發飆(圖)

新聞 怡君 9个月前 (11-27) 81次浏览

法國總統馬克龍的 ” 北約腦死亡論 ” 近來引起不少爭論,德國總理默克爾就是質疑者之一。

11 月 10 日晚,德國舉行紀念柏林牆倒塌 30 周年慶祝活動晚宴。《紐約時報》11 月 23
日的報道,描述了晚宴上默克爾見到馬克龍的場景。

報道稱,默克爾對著馬克龍 ” 一反常態地發火 “(uncharacteristically furious),她說:”
我理解你對於破壞性政治的偏好,可是我厭倦了一次又一次收拾你打破的瓷器碎片,把它們粘合起來,以便下次再跟你坐在一起喝茶。”

在當麵受到默克爾指責後,馬克龍為自己辯解稱,鑒於北約目前的狀況,特別是美國和土耳其在敘利亞的所作所為,他不可能若無其事地在 12
月初前往倫敦參加北約會議,他說,” 我不能坐在那裏,就好像什麽也沒發生一樣 “。

這段話的背景就是《經濟學人》6 日刊登的馬克龍采訪,這位法國總統對記者直言不諱,表示美國正在 ” 背棄我們 “,”
我們目前正在經曆的,是北約的腦死亡 “。他警告歐洲正站在 ” 懸崖邊上
“,首先需要做的是,要從戰略上把自己視為地緣政治大國;否則,歐洲將 ” 不再掌握自己的命運 “。

在采訪刊登的第二天(7 日),默克爾就已經提出異議,她認為馬克龍的 ” 激烈言語 ” 沒有必要,” 這不是我的觀點 ……
我認為,即使我們麵臨問題,即使我們需要更多協調和理解,這樣一通狠批沒有必要 “。

不過,德國《世界報》消息稱,德國政府發言人賽貝特(Steffen Seibert)25
日否認默克爾曾與馬克龍因北約問題產生激烈爭執
:”
在總理有關那天晚上所發生事情的記憶中,沒有抱怨,沒有憤怒。也沒有爭吵,兩位領導人當天討論了長期存在於德法兩國的不同政治見解,以便共同麵對問題和挑戰,以及我們始終在共尋解決方案的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馬克龍的 ” 北約腦死亡 ”
論盡管遭到了美、歐各方紛紛反駁,但也有不少歐洲高管私下對此表示讚同。德國外長馬斯呼籲注入” 政治上的鮮活細胞
以從概念和政治上進一步拓展北約。英國《金融時報》認為,馬斯的這番話,似乎是間接承認了馬克龍做出的 ” 腦死亡 ”
診斷。

那一晚, 默克爾當麵對馬克龍發飆(圖)
2018 年 7 月 11 日,北約峰會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 /IC Photo

 

此外,馬克龍與默克爾的分歧不止於北約。10 月,馬克龍還否決了北馬其頓加入歐盟的談判,是歐盟成員國領導人中的唯一一位。

《紐約時報》分析稱,默克爾與馬克龍 10
日晚宴上的對話凸顯了法德關係的緊張,也顯示出即將於倫敦舉行的北約會議的緊張氣氛。這次會議已經從峰會降級為各國領導人慶祝北約成立 70
周年的聚會。

德國國際安全事務研究所安全分析師克勞迪婭 · 梅傑(Claudia Major)表示:”
我很久沒有看到法德關係處於如此低點了。我很少看到這樣的怨恨和誤解。”

她說,馬克龍是一位雄心勃勃的法國總統,他急於提出長期的戰略建議,但他對默克爾的實用主義、停滯的德國及其分裂聯盟越發不耐煩。在德國,左傾的社會民主黨阻止他的歐洲軍事和安全建議,保守的基督教民主黨阻止他建議的更多經濟一體化、更高的支出和歐元區改革。

一名法國高級官員說,馬克龍誤讀了默克爾,他以為她在最後一個任期內會像前總理赫爾穆特 ·
科爾接受歐元那樣,為歐洲創造一項曆史遺產。但默克爾的謹慎,幾乎讓馬克龍感覺自己被背叛了。

梅傑說,這是對默克爾的誤解,她 ” 沒有遠大的願景,非常務實,10 年後也不會改變。”

另外,熱衷於 ” 退群
“,日常對北約不滿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也給本就矛盾升級的北約帶來了更加不穩定的因素。報道稱,法國有官員提出需要製定一個新的戰略,畢竟目前的戰略還是
2010 年製定的,已經嚴重過時。但是,大多數國家更想等到明年,看特朗普是否連任後再做決定。

中華文化新聞網:那一晚, 默克爾當麵對馬克龍發飆(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那一晚, 默克爾當麵對馬克龍發飆(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