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新聞 天君 2周前 (11-27) 26次浏览

作為世界最強大國家,美國的情報係統監控著整個世界。

2019年,仍然隱居在俄羅斯的斯諾登出版了他的個人回憶錄《永久記錄》,說出了更多的秘密。刀哥不久前拿到了《永久記錄》中文版,仔細翻閱之後,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梳理:美國人是如何監控你我生活的這個世界?

隱形的“契約人”

最初,斯諾登曾滿心期待為國家服務。他當過兵,後來想用自己掌握的計算機技能為國家服務。因為他父親那一輩把堅定地報效國家,看成是無上的榮耀。而他父親和爺爺開始工作的第一天,就進入政府部門為國家服務,一直到退休為止。

到斯諾登獲準進入美國情報機構工作,他原本還堅持傳統的印象——政府將公民擔任公職看成是簽賣身契,政府供你及你的家人吃穿,換取你對國家的誠信和人生中最黃金的歲月。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但是,當他真正進入美國情報機構的時候,才發現時代已經不同了。見到的是公共服務所具有的真誠,已被私有部門的貪婪所取代。軍人,政府官員,公務員的神聖合約,被“契約人”——美國政府2.0版的主要群體——的褻瀆式討價還價取代。

他們再也不是宣過誓的公仆,充其量隻是“臨時工”,薪酬給得充足,才能激發他們的愛國心。聯邦政府對他們而言,與其說是最高權威,倒不如說是終極客戶。

為什麽,在美國情報係統會有這麽多正式的“臨時工”?

斯諾登認為,政府雇用承包商的目的,就是持續地掩蓋真相,推諉否認,把幹過的非法或看似合法的肮髒勾當撇得一幹二淨,讓自己雙手不占血腥,問心無愧。情報機構雇用承包商的最初想法則是,避免一開始被抓包。所以,他們要找尋法律的漏洞和變通的辦法。

一份關於2013年的黑預算更是令人觸目驚心。斯諾登說,這份機密預算中,超過68%的經費,即526億美元,都用在美國情報機構上,內含107035位美國情報機構雇員的人事費,而其中超過五分之一,約21800人是全職承包商人員。

剛開始,斯諾登隻是一枚一心報效國家的“小鮮肉”,他的第一份工作,目標是為了獲得個人接觸機密信息的許可。

於是,身世清白的他很快通過了背景審查,成為了馬裏蘭州的一名公務員。在馬裏蘭大學帕克分校服務,這所公立大學協助美國國安局開辦了一個新機構,名為語言高級研究中心(CASL)。

表麵上看,CASL的任務是研究一般人怎麽學習語言,開發計算機輔助係統,幫他們快速有效地學習。但是,CASL還隱藏著一個任務,即國安局想研究出提升計算機語言理解能力的方法。

說白了,如果其他機構找不到會說阿拉伯語(或波斯語等其他小語種)的人才,國安局想保證他們的計算機對攔截到大量外語對話進行解析。因為聘請相應語種的翻譯很麻煩,而且通過政府的安全背景審查很難,假如是一位在美國生活的阿拉伯後裔,可能一個遠房親戚的因素就能導致他無法通過審查。

在擁有了可以接觸機密信息的安全許可後,斯諾登參加了中情局或者國安局承包商的招聘會,那裏,招聘者比應聘者還多,可見人才缺口多麽大。招聘人員不惜砸重金,是因為能別上“安全鎖匙”走進此處大門的求職者,都是已經先經過在線篩選,且相關機構對其身份進行過交叉核對。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最後,斯諾登被一家叫COMSO的小公司相中。但是,斯諾登是為中情局工作。

表麵之下的關係很複雜:中情局雇用了英國航天係統公司,後者雇用了COMSO公司,而COMSO公司又雇用了斯諾登。英國航天係統是英國航天公司在美國的分支,屬於中型公司,顯然是為了爭搶美國情報機構的合約才成立的。而小公司COMSO是幫英國航天係統挖人才。

斯諾登在回憶錄中說,“雖然COMSO是我的雇主,但是我沒有在COMSO或英國航天係統的辦公室工作有一天,唯一的工作地點就是中情局總部”。

斯諾登說,雖然你人在美國情報機關工作,但是書麵上,你是戴爾計算機或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的員工。你每天都是和十幾位坐在你左右的同事,負責同樣的項目。但是嚴格來說,你那群同事受雇於十幾家不同的公司。隻不過這些公司的實體身份被淡化。

一張情報巨網

斯諾登剛到中情局時,剛好是該機構士氣低落之際。由於“9·11”時情報工作出現重大失誤,國會與政府高層開始積極進行組織調整。包含廢除中情局局長身兼整個美國情報機構首長的雙重角色。改變了這個自二戰以來的慣例。

當時中情局被拆分成五個部門,分別是行動處(DO),負責實際監視工作;情報處(DI),負責合成與分析監視結果;科技處(DST),專門製造與供應計算機、通信設備及監視用的武器,並教授使用方法;管理處(DA),基本上包括律師、人力資源人員與整合日常運營事務,並建立與政府的關係,充當聯絡員的人;以及最後的支援處(DS).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斯諾登稱,這是一個陌生的部門,在當時也是最大的部門。支援處包括每一位以支持身份在中情局工作的員工,從多數科技人員、醫生到餐廳與健身房的員工及門口警衛等。該處的主要職能為管理中情局的全球通信基礎設施,這個平台能確保情報人員的報告傳送給分析師,分析師的報告能呈交給主管。

斯諾登所在團隊隸屬支援處,任務是管理中情局華盛頓大都會區的服務器架構,也就是說它是中情局在美國大陸服務器的核心,這個放置著昂貴的大型服務器的大廳存有該機構的內部網絡與數據庫,以及所有負責傳送、接受與存儲情報的係統。

斯諾登發現,根據他的安全許可,已經被列在不同的情報部門。有些部門屬於是信號情報或攔截通信方麵,另一些是屬於人員情報或是情報人員和分析師完成工作所提交的報告。中情局的例行工作就包含這兩項。

斯諾登還被列入“通信安全”部門,專門處理加密的關鍵資料,這些密碼過去被認為是最重要的中情局機密,因為他們被用來保護所有其他機構的情報機密。加密資料經過處理,存入斯諾登負責管理的服務器。斯諾登所在的團隊,也是唯一可登錄幾乎大多數服務器的團隊。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由於互聯網基本上是屬於美國的,斯諾登說,盡管萬維網是1989年在瑞士日內瓦CERN實驗室裏被發明出來的,但網絡使用方式卻由美國主導。大多數網絡基礎建設都由美國掌控,包括電纜、衛星、服務器與基地台等。

全球超過九成的網絡流量依賴的是美國政府與企業研發、擁有或控製的技術,而這些企業多數位於美國境內。雖然中俄等國向來擔憂美國在此領域擁有過大的優勢,因此想方設法打造替代機製。

但美國仍然獨霸全球,掌握所有人進行網絡連線的“總開關”。這就為美國情報係統監控世界,提供了非常大的方便。

除了網絡基建之外,美國主宰的領域還包括計算機軟件(微軟、穀歌與甲骨文)與硬件(惠普、蘋果與戴爾)。事實上,從芯片(英特爾與高通)、路由器、調製解調器(思科與瞻博網絡),一直到提供電子郵件、社交功能與雲端儲存的平台與服務(穀歌、臉書與亞馬遜,其中亞馬遜在網絡架構上占有最重要的地位,給美國政府與近半數的網絡使用者提供雲端服務),美國都遙遙領先於其他國家。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從斯諾登的回憶錄看,問題在於,這些企業同樣受製於濫權的機密政策規定,換句話說,他們的客戶不分男女老幼,接電話或使用計算機時,都會遭到美國政府監視。

由於美國掌握全球多數通信基礎設施,因此美國政府參與這類大規模監控的概率應該不低。斯諾登說,但是美國政府不斷堅決稱,沒幹過這類事情,而官員在法庭上與媒體前堅決否認的態度,目的是讓少數指控政府說謊的人被視為瘋狂的陰謀論者。

在眾人眼中,這些懷疑國安局從事秘密計劃的想法,如同“外星人在人類牙齒中植入信號接收器”一樣荒謬。不過,所有人都太容易被騙了。

發現驚天的秘密

斯諾登雖是管理崗位的最底層,卻可以看到大量從世界各地收集的高度機密情報,尤其是這個國家對本國民眾,對其他國家普通民眾一點一滴信息都實施著監控。甚至他的親人、他最愛的人的私密資料,也可被這個機構毫無理由地攔截、收集,他的內心是怎樣的?

2013年,年僅29歲已經為美國中情局、國安局工作了7年時間的斯諾登,在發現美國私下裏監控著世界的秘密後,內心極度不安且懷著巨大的負疚感。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於是,他站出來說出了秘密。他也成為美國通緝的“叛國者”。

但這一切的轉折點在哪?

2009年,斯諾登被派到東京,身份變成戴爾員工,但實際隻在美國國安局下屬的太平洋技術中心(PTC)工作。這個中心位於偌大的橫田空軍基地裏麵,占據了大約半棟樓。橫田基地是駐日美軍總部,四周設有高牆、鐵門與崗哨,戒備相當森嚴。

PTC負責整個太平洋地區的國安局基建,並提供必要支援給該單位在附近國家(盟友)的分支據點。PTC的主要任務,是與各盟友維持好情報關係,讓國安局能夠監控環太平洋地區,交換條件是分享情報資料給這些盟友,反正隻要民眾沒發現就沒問題。

整個任務的核心在於攔截通信。PTC會從攔截的訊號中收集“片段”,之後傳送到夏威夷,然後再傳回美國本土。斯諾登在那裏的工作崗位是係統分析師,負責維持當地國安局係統的正常運行。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斯諾登的職責是協助聯結國安局與中情局兩者的係統架構。因為他是局裏唯一了解中情局係統架構的人,他偶爾也會被派去美國大使館支援。他的工作是設法讓這些機構共享情報信息,這在過去是不可能做到的。

轉折點是一場關於中國的研討會。當時,這個研討會由國防情報局聯合反情報訓練學院資助,國防情報局是國防部下轄負責收集外國軍事情報的單位。所有情報機構(國安局、中情局、聯邦調查局和軍方)都派人參加,這些專家的報告重點是中國情報組織如何鎖定美國情報體係,而美國又是如何做出反製。

由於一名演講專家臨時不能參加,所以斯諾登成了一名替補演講人。為此,他不得不準備一個演講稿。而在準備這個演講材料時,他在搜索內部資料時發現了一個名為“總統監控計劃”(PSP)的項目,裏麵的內容讓他大吃一驚,而且內容越挖越深。

斯諾登隨後發現,美國《外國情報監視法修正案》702條款準許情報機構鎖定任何美國境外可能傳播外國情報的外國人,這個廣泛項目的潛在對象包括新聞記者、公司員工、學術界人員、救援人員以及無數其他沒有做錯事的無辜者。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國安局把這項法案拿來作為其兩項最著名網絡監視計劃的依據:棱鏡計劃(PRISM)和上遊收集計劃(Upstream
Collection)。

“棱鏡計劃”大家已經很熟悉,國安局可以通過這個計劃定期讓微軟、雅虎、穀歌、臉書、YouTube、蘋果和AOL等公司收集資料,包括電子郵件、照片、視頻聊天、網絡瀏覽記錄、搜索引擎搜尋記錄,以及所有存儲在他們雲端的其他數據,將這些公司變成了知情的共犯。

不過,“上遊收集計劃”則不為人知,也更具有入侵性。它可以固定從民營的網絡基礎設施上——比如全球網絡流量的轉換器與路由器——經由太空衛星和高容量海底光纖電纜,直接抓取資料。這項收集由國安局特別資源行動小組負責,他們打造秘密監聽設備,植入全球網絡服務供應商的企業設施內部。

從斯諾登的回憶錄看,總的來說,美國情報機構通過棱鏡計劃(由網絡服務供應商的服務器強製收集)和上遊收集計劃(由網絡基礎設施直接收集),來確保全球信息(包括來自對手國家和盟友國家)都可以受到監視,包括存儲的與傳輸的信息。

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如果斯諾登沒有站出來披露這一切,美國對世界的監控會持續發展到什麽景象?

在回憶錄中,斯諾登披露,美國國安局在內部用六個“無不”,來描述當時他們的監視立場:“無所不嗅,無所不知,無所不收集,無所不處理,無所不利用,無所不合夥”。這六個“無不”,準確表達出了美國情報係統的野心規模,以及跟“五眼聯盟”等外國政府共謀的程度。

中華文化新聞網: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除了“棱鏡”,美國還曾計劃這樣監控整個世界(組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