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重大突破?兩黨控槍計劃有什麽:原來著重在這

《紐約時間》出品

編輯:Schnappi

來源:Vox

翻譯:胡安

周日,一個由兩黨參議員組成的小組宣布了一項聯邦槍支管製立法框架,這是共和黨參議員多年來在通過限製槍支持有方麵的停滯和阻撓之後取得的重大突破。盡管得到了兩黨合作,但該框架還不是正式的立法——它主要集中在心理健康和學校安全幹預上,而不是有意義地限製槍支的獲取。

此前發生了兩起可怕的大規模槍擊事件:一起發生在紐約州布法羅的一家超市,導致10人死亡;另一起發生在德州烏瓦爾德的一所小學,導致19名兒童死亡。隨著大規模傷亡事件持續增加,國家已經看到了在聯邦層麵上作出重大反應的新需求。2018年佛羅裏達州帕克蘭槍擊事件後成立的“為我們的生命遊行”控槍活動組織6日在華盛頓舉行集會,呼籲國會針對近期的槍擊事件采取行動。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不公正現象被國會山的人公然無視。全世界都能聽到這個國家的孩子們的哭喊,而你們卻選擇視而不見,對生命被奪走置若罔聞,”“為我們的生命遊行”委員會成員特雷文·博斯利在周六的集會上發表演講時說。他強調,即使在造成17人死亡的帕克蘭槍擊案發生後,也缺乏通過聯邦槍支管製立法的政治意願。博斯利說:“你的工作是代表和服務所有把這個國家稱為家的人,到目前為止,你已經向我們表明,你隻代表那些為你的競選捐款最多的人的口袋。”

帕克蘭的幸存者岡薩雷斯(X
González)在接受《大西洋月刊》的采訪時也表達了同樣的情緒,談到了他們在布法羅和烏瓦爾德槍擊事件後重返激進主義。他們告訴記者:“我肯定要把責任歸給國會裏那些以任何理由反對通過槍支法的否定者。他們以某種方式合法地相信,擁有槍支會讓人們更安全,盡管多年來的統計數據證明,這對兒童尤其有負麵影響。”2020年,也就是有數據的最近一年,美國有4368名19歲及以下的兒童死於槍支,使槍支成為這一年齡組的主要死因。

盡管周日提出的立法框架與活動人士和喬·拜登總統的呼籲相距甚遠,但人們感覺,這一宣布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正如岡薩雷斯在《大西洋月刊》的采訪中所說,“這絕對是一個開始。我們總得找個地方開始。”

該框架著重於心理健康和學校幹預

也許這個框架最令人驚訝的是它的存在,而且它是一個兩黨議員小組的產物——參議員克裏斯·墨菲(民主黨)、基爾斯滕·西尼瑪(民主黨)、約翰·科寧(共和黨)和湯姆·提利斯(共和黨)是框架的主要談判代表,更大的小組包括參議員蘇珊·柯林斯(共和黨)、克裏斯·庫恩斯(民主黨)、馬丁·海因裏希(民主黨)和林賽·格雷厄姆(共和黨)也參與了談判。

該框架本身偏重於心理健康幹預,如為校內心理健康和支持服務以及為處於心理健康危機中的個人和家庭提供遠程健康服務預留資金。它還呼籲在全美範圍內擴大針對兒童和家庭的社區心理健康服務。

這些措施呼應了過去發生大規模槍擊事件後出現的一些右翼言論,即槍擊死亡不是槍支造成的,而是精神疾病、缺乏基督教對社會的影響、學校安全措施不足以及許多其他社會弊病造成的。

盡管無論出於何種原因,擴大心理健康服務的獲取和投資都是有用的,但僅憑這一點並不能阻止大規模槍擊事件。該框架還建議投資於“幫助製定中小學內外安全措施的項目,支持學校暴力預防工作,並為學校人員和學生提供培訓”。從理論上講,這可能意味著在學校增加警察數量——正如報道持續顯示的那樣,即使學生從學校內撥打911,家長試圖進入學校幫助他們的孩子,警察也沒能阻止烏瓦爾德羅柏小學的槍擊事件。

該框架還顯示了對學校的強烈關注,盡管大規模槍擊事件可能而且確實發生在任何地方——比如超市、音樂會和夜總會。岡薩雷斯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訪時表示:“看到人們隻關心發生在學校和孩子身上的事情,這令人沮喪。他們會說,‘這真是十惡不赦!’嗯,但事情發生在猶太教堂裏,也是同樣令人發指的。如果發生在沃爾瑪,同樣令人發指。當這種事發生在大街上的人身上時,同樣令人發指。這都是國會的錯。”

我們怎樣才能從立法框架中找出有意義的變化?

正如南衛理大戴德曼法學院教授、布倫南司法中心研究員埃裏克·魯本(Eric
Ruben)向Vox解釋的那樣,這項提議有其意義。盡管立法仍處於起草階段,而且最終法案是否能在分歧嚴重的參議院獲得通過也完全不清楚,但該框架中涉及槍支的方麵可能會很重要。

例如,魯本說,一些州已經頒布了州危機幹預令,到目前為止,“並不代表第二修正案的問題”。“這裏有兩種針對憲法的攻擊。一個是第二修正案,另一個是正當程序條款。”他說,危機幹預令允許民事法庭從被確定為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危險的人身上移走槍支或彈藥,“需要初步證明才能獲得臨時移走令,然後隻有在聽證會後才能成為最終結果,在聽證會上,申請移走槍支的人必須證明此人對自己或他人構成危險,而且此人可以在聽證會上質疑這一努力。”因此,擴大危機幹預令可能被證明是槍支管製政策中一個有意義的步驟,而且能夠經受住憲法的挑戰。

魯本認為,該框架的其他元素,比如關閉所謂的“男友漏洞”,也可能帶來重大勝利。該修正案禁止一些家庭暴力罪犯擁有槍支。將這一條款擴大到家庭暴力和約會中的非配偶伴侶,可以在防止槍支暴力、尤其是針對女性的暴力方麵取得巨大進展。根據2020年發表在《美國精神病學與法律學會雜誌》網絡版上的一項研究,“當女性被殺害時,她們更有可能是被親密伴侶殺死的。”研究表明,槍支使用和親密伴侶暴力之間有很強的相關性。對家庭暴力罪犯更好的定義肯定有助於遏製與槍支有關的親密伴侶謀殺。

“我很感興趣的一件事是,這種針對21歲以下槍支購買者的強化背景調查……我很想知道這是怎麽回事。”魯本說。“因為在回應布法羅和烏瓦爾德槍擊事件時,值得注意的一件事是那些年輕人遵守了法律。他們買的槍是合法的,而且是在18歲時買的。”延長21歲以下槍支購買者的背景調查期限,實際上會為完成背景調查提供足夠的時間,因為現行法規規定背景調查的窗口期為三天。如果買家在規定時間內沒有任何記錄,即使背景調查不完整,交易商也可以完成交易。

盡管該框架具有潛力,但仍需要找到10名共和黨參議員,使其成為不受阻撓的多數派,並通過最終的法案,這是一個不小的成就。眾議院MAGA的支持者已經開始嘲笑這個框架,錯誤地聲稱它侵犯了第二修正案的權利。

在7月為期兩周的休會前,參議院起草和投票該法案的時間也很有限——考慮到槍支管製立法的爭議性,能討論的時間範圍則更加有限。但是,如果真的發生這種情況,這個星期早些時候已經通過了一項廣泛的槍支管製方案的眾議院很可能會通過任何從參議院通過的法案,這標誌著遏製槍支暴力和拯救生命的立法取得了一些實際的勢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