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因為得過新冠,康複後的她被學校辭退

社會層麵的‘後遺症’讓她感到無所不在的心理壓力。

5 月 23 日晚上 8 點,餘文(化名)在教師宿舍裏突然接到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是公司的同事,他開口問了一個問題:” 你是不是曾經得過新冠?”

餘文的確得過新冠,而且是兩次。她在烏克蘭一所大學的曆史係讀研,今年過年期間確診了新冠。受 2
月末開始的俄烏衝突影響,她尚未完成學業就回了國,落地後在隔離期間被通知複陽了。

那是一段兵荒馬亂、不堪回首的日子。在她的自媒體號 ” 我是小妖怪 ” 上,她發了多條視頻記錄當時的崩潰心情。

所幸康複沒花多長時間。結束隔離後的餘文以為,自己等到了撥雲見日的時候。她找到工作,去了河北某縣城的一所重點高中教俄語。但 5 月
23 日晚上的那一通電話,顛覆了她剛剛開始的正常生活。

她被辭退了。校方要求她在一小時內收拾行李搬出學校。

” 你得過新冠?”

年初,餘文和新冠纏鬥了一個多月。

第一次確診是在烏克蘭,過年的那幾天。餘文說自己那一段時間一直堅持戴口罩,確診新冠的前幾天也都沒有出門。”
還擱家貼春聯,歡歡喜喜的,沒想到自己這個‘普通的感冒’是新冠。”

2 月 24 日,俄烏衝突爆發,在之後的一周內,大批在烏的中國留學生陸續撤至周邊國家。餘文也是其中的一員,她 3 月 3
日抵達匈牙利,並在 12 日乘撤僑班機回國。上飛機前,她聽從使館的安排通過了幾輪核酸檢測。沒想到落地兩天後,3 月 15
日,餘文被醫院通知確診第二次新冠陽性。當時她正按照規定,下飛機後在酒店隔離。

她拍了條視頻,苦笑著給大家講故事。這一次,她被拉到了集中隔離的醫院,7 天後轉陰康複出院。

4 月 14 日,醫護人員引導解除隔離醫學觀察的市民有序出艙。當日,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首批 322
名患者解除隔離醫學觀察,順利出艙。

盡管經曆了曲折,但餘文還是努力保持樂觀。其實在回國之後,她就隱隱地感覺到有些東西和之前不一樣了:以前每次她從學校回家,有位朋友都指定會約她出去吃飯。但這次回來,那位朋友卻一直沒有聯係過她。”
她可能還想再觀察一段時間吧,” 餘文笑道,”
但我也心知肚明,好幾個月了,我就覺得我們是不是沒辦法做朋友了。不過這可能也不是真正的朋友,對吧? “

餘文說,和她一樣在國外染上新冠的留學生,多數人會選擇隱瞞自己的新冠史,但經常拍 vlog
的餘文,大方地覺得可以把自己的經曆和治愈過程分享給更多人。” 那都已經是翻篇的故事了,都已經康複了,得向前看。”

5 月 4
日,餘文從老家河南拎著箱子到了河北的學校。僅僅在前一天,她才敲定了這份工作。從烏克蘭回國後,餘文一直在嚐試找工作,但都很周折,因為她的學位證、畢業證等各種招聘需要的原件都被迫留在了烏克蘭。最終,她在五一假期前給一家教育機構投了份簡曆,5
月 3
日那天,公司通知她,河北某縣城有所高中急缺俄語老師,需要有教師資格證和語言過關的人去任教,今天通知,明天就要上崗。當地的防疫政策是無需隔離,隻要在當地住滿
14 天,在頭尾兩天的核酸檢測結果陰性即可。

餘文本科就讀於哈爾濱師範大學。” 做老師是初心,” 她告訴《中國慈善家》,”
我當博主,收入還是比當老師要高一些,當老師不是為了掙錢。” 幾千塊錢的工資,7
人合住的上下鋪宿舍,她仍然覺得是個不錯的機會。校方告訴公司方麵,因為急招,餘文的工資可以跳過實習檔,直接按照正式工資發放。

校方的懇切態度讓餘文心裏對這份工作相當篤定。她開始著手添置必需品——床簾、靠枕、小桌子、小風扇、眼罩、書立、收納、熱水壺等等,還自費給學生們買了些本子和筆,批改作業用的紅筆也備了
100 支。

按照流程,餘文需要上 3 節試聽課,之後即可轉入正式的教學。她的社交賬號上記錄了 21
日第一節試聽課的一些片斷:在開設俄語課之前,學校已經引進了日語課,很受孩子們歡迎。性格外向的餘文就在課間跑到走廊上拉人,”
明天同一時間,給俄語老師一個機會,大家一定要來啊!”
後來的課堂上,學生們的熱情也讓她有點受寵若驚——隻是提了一句自己的留學經曆,下麵的孩子們就突然鼓起掌來。

4 月 14 日,國家會展中心(上海)方艙醫院首批 322 名患者解除隔離醫學觀察,順利出艙。

但試聽課隻上成了一節。

5 月 23 日晚上 8
點,餘文接到一個電話,是公司的同事。對方隻問了兩個問題:你是否曾經感染過新冠?什麽時候感染的?餘文都如實作答了。


過了一會,他又打來一通電話,說讓我現在收拾一下行李。我說這是出什麽問題了嗎?我錄了電話錄音,排除了工作能力上的問題。同事很著急,叫我立刻走。”
餘文向《中國慈善家》回憶。

餘文說,時間挺晚了,能不能在學校先再住一晚,明天白天再搬走?對方的答案很堅決:不行!必須在一個小時內離開!

在慌亂和委屈之中,餘文哭了。那天晚上,她前後接了七八個電話,全都是催促她離開,其中也有校長打來的,問她行李收拾得如何,是否能快一點
……

後來她了解到,校方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得知她曾經患新冠的消息,馬上就聯係她所在的教育公司,讓公司核實。公司核實之後,學校立即做出辭退決定。

雖然很崩潰,餘文還是攤開行李箱,流著淚收拾行李。”
我也理解學校,學校是很特殊的地方,孩子馬上要參加高考了,不能冒一點風險。確實學生、家長和學校也為防疫做出了很多努力,畢竟是個很多人聚集的空間,所以他們有些害怕,我可以理解。”
餘文對《中國慈善家》說。

當初餘文剛到學校時隨身隻攜帶了一個 16
寸的小行李箱,原本打算長住下來的她慢慢添置了許多東西,在倉皇離開的時候就變成了巨大的包袱。校方要求一個小時以內離開,她就隻能用塑料袋盡可能把東西裝起來。東西很多,她和同宿舍的一位女老師來回搬了幾趟才搬完。

餘文入職的時候,學校派了車去接她;但被辭退時,餘文被告知隻能自行找辦法離開。

晚上 9 點,校長親自在校門口監督,目送她坐上了自己找的車。

後來,她在學校的一位同事告訴她,自己也接到了校方的電話,詢問有無新冠病史。

5 月 9 日,上海,一名從方艙醫院出院的市民帶著行李騎車回家。

隻想回到平凡生活

在被學校辭退之後,餘文還被公司告知,合作的一百多所學校都沒辦法再接受她了——她可能將在很長的時間裏與教育行業無緣。公司提出,如果她願意,可以調整到行政崗位,無需離職。這顯然和自己的職業規劃不符,餘文拒絕了。

餘文把自己的這段經曆寫下來,發在了微博上,引起很大關注。” 這不是歧視新冠康複者嗎?” 許多人替她打抱不平。

2020 年,多家媒體曾報道過新冠康複者的窘境:有出院患者乘社區派的車回家,司機卻拒絕把她送到地下車庫,對她說:”
你還知道怕醜。” 她當即表示自己要下車回康複驛站,” 那裏沒有人歧視我們
“。有康複者回家後漸漸發現鄰居躲著自己,曾經的朋友也不願和他們見麵。還有康複者本該複工,卻一直被單位拖延到失去了原本的晉升機會,委屈積累太多,最終被確診為重度抑鬱。

” 我們戰勝了病毒,卻還要被當作病毒一樣被孤立排擠。” 一位受訪者說。

而因為害怕身份可能給自己帶來的歧視和麻煩,也害怕引起周圍人不必要的恐慌,多數康複者不敢公開自己的經曆,希望沉默能掩蓋他們本不必承擔的關注,讓他們重新擁有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盡管開誠布公給自己帶來了巨大麻煩,但餘文仍然選擇發聲,希望能以此引起大家對這個問題的關注。在她發布相關微博後,在轉發和評論區裏,很多用戶寫下了自己或周圍人因新冠史遭遇的不平等對待。

李菁(化名)也是評論區留言的人之一。李菁是吉林人,3 月 9 日開始按照小區要求居家隔離,足不出戶。沒想到在 3 月 23
日,丈夫被通知新冠結果呈陽性;李菁和 10 歲的孩子也在兩天後確診,三人都被轉移至方艙集中隔離。

” 我都自嘲說,這也太倒黴了。”
李菁告訴《中國慈善家》,她們和一位小朋友、兩位老人住在征用的學生宿舍臨時方艙裏,每天無法洗澡,而核酸檢測結果一直沒轉陰,”
沒有一個大心髒 ” 的李菁特別崩潰,吃不好也睡不好。

4 月 15
日,檢測結果合格的李菁一家結束隔離,回到小區。出艙時,李菁領到了三份文件:出院通知單、診斷證明書和解除隔離知情同意書。文件上寫著,”
出院後請您配合社區完成 7 天居家健康監測。”

4 月 15 日,從方艙康複出院後,李菁領到的出院通知單、診斷證明書和解除隔離知情同意書。

對新冠康複人員的 7 天居家健康監測這個要求,被明確寫入了國家衛健委今年 3 月 15
日公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中。但回到家後,李菁一家被要求隔離 14 天,後來又增加到 28 天,最後變為 42
天。《中國慈善家》注意到,網上也曾經曝出吉林市出現對新冠康複出院者實行超長管控的情況,李菁一家的遭遇也佐證了這一點。

” 這是對我們的歧視。” 她說。

李菁是個體戶,在漫長的 42 天隔離期之後,一家人終於等來了一紙複工證明。他們發現,自己還算 ” 幸運 ”
的,他們所在小區樓群裏,其他遭遇超長隔離的康複者中有很多人表示仍被雇傭單位拒絕複工。

李菁覺得不可理解。她和丈夫、孩子都是輕症,體感和感冒無異,也沒有後遺症,但社會層麵的 ” 後遺症 ”
讓她感受到無所不在的心理壓力。現在,非必要的時候她仍然選擇不出門,生怕給別人帶來麻煩。她更加擔心,自己的孩子在學校可能遭遇他們所無法理解的歧視。

” 病毒不可怕,我們被感染過的人也不是過街老鼠。” 她說。

餘文說,自己不希望被區別對待。”
我已經康複了,我希望能像個正常人一樣融入這個社會,而不是時時刻刻去提醒我,你是一個新冠康複者,你曾經感染過新冠。不管是優待還是不好的待遇,我哪一個都不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