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成為美國財長,大概是耶倫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2021年1月25日這一天對於耶倫來說,本是其職業生涯的另一個巔峰,這一天她就任美國第78任財長,並成為美國財政部232年曆史上第一位女性財長。

在此之前,她亦是克林頓任內第一位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女主席,以及奧巴馬任內首位執掌美聯儲的女性主席。

人們尤其對她在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的表現印象深刻。期間,美國經濟實現持續擴張,失業率下降2.6個百分點至4.1%,美聯儲走上貨幣政策正常化軌道。

在不少分析師看來,耶倫在任期內的表現近乎“完美”。《華爾街日報》201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絕大多數經濟學家對她給予正麵評價,60%的人認為她的表現應該得到“a”,30%的給了她一個“b”。

媒體曾用“世界上最有權力的女性”來形容她在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對全球金融市場和美國經濟的巨大影響力。

然而18個月後,民主黨人正在努力應對數十年來的高通脹、股市動蕩和日益加劇的衰退擔憂,而耶倫卻很少出現在舞台中央。

更不利的是,美國通脹飆升至40年來的最高水平,民主黨人在中期選舉中可能會遭遇慘敗,拜登的總統職位麵臨困境。75歲的耶倫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場不可避免的通脹“甩鍋”遊戲,甚至保持職業聲譽完好無損都變得十分困難。

成為美國財長,竟可能成為她傳奇職業生涯中的一個汙點。

01

“曾被寄予厚望”

2020年11月,拜登在當選總統後選擇耶倫擔任財政部長一職,那時媒體評論稱拜登希望找到一位不會讓華爾街感到恐慌、不會疏遠進步派、不會忘記普通民眾困境的財政部長,而耶倫做到了這一切。

耶倫長期以來傾向於與失業作鬥爭,經常在公開場合表達對經濟政策如何影響普通人,尤其是弱勢群體的擔憂。她還一直主張利用經濟政策來縮小種族和性別差距。

在以年輕人、少數族裔等多元化為特征的拜登政府裏,時年74歲的耶倫可謂地位特殊。鑒於其此前的履曆,幾乎沒人懷疑她的資曆。那時外界普遍認為,耶倫是出任財長的“安全”人選。

然而,盡管頭頂巨大光環,備受各界好評,但耶倫當時出任財長所肩負的責任和挑戰也十分艱巨,尤其是推動美國經濟走出疫情的影響。

對此耶倫本人其實心裏也非常清楚,媒體報道稱,當時拜登費了很大一番周折才說服她接受這份工作。

耶倫在獲提名後表示,美國當前麵臨巨大挑戰。作為財長,她將致力於為全體美國人重建美國夢。

出任財長後,耶倫麵臨爭取國會批準拜登提出的1.9萬億美元救助方案、重建更好方案等難題。除此之外,她還麵臨如何接受一個更具黨派色彩的角色的挑戰。

在美聯儲任職期間,耶倫以不介入政治紛爭而聞名,但分析人士很早就指出,作為財長,耶倫可能需要適應新角色,“她以前既不是推銷員,也沒有陷入黨派政治的深淵。這不是她以前經常做的事情。”

所以,她在“虎穴”裏會過得怎樣?一年多後的今天逐漸明了。

02

被邊緣化

5月31日,耶倫做了一件讓白宮措手不及的事。她在媒體上向美國公眾承認,她在去年誤判了美國通脹前景。而在此之前,拜登政府一直試圖將通脹飆升描繪成暫時的。

耶倫的聲明打破了拜登核心圈子(其中不包括她)的說辭,也暴露了美國政府在國家經濟問題上的一個核心問題——內部溝通不力。

據報道,自上任以來,拜登更多求助於他的“智囊團”,其中包括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布萊恩·迪斯(Brian
Deese)、幕僚長羅恩·克萊恩(Ron Klain)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會議上,拜登偶爾會暴露自己對耶倫依賴經濟模型而非(拜登所認為的)實話實說的不耐煩。

美國財政部長理應在製定經濟政策方麵發揮主導作用,但耶倫在重要事務上的影響力有時不及總統自己的顧問團隊。

這份工作需要敏銳的手腕和自信的推銷技巧,這有助於與國會打交道。羅伯特 魯賓(Robert Rubin)、亨利 保爾森(Henry
Paulson)和史蒂文 姆努欽(Steven
Mnuchin)在被任命為美國財長之前都曾在高盛任過職,而不是像耶倫這樣說話溫和的技術官僚,耶倫習慣於更可預測和度量的央行世界。

據報道,包括現任和前任政府官員、與白宮關係密切的人士和其他認識耶倫的人士在內的近20多人透露,在財政部通常主導決策的關鍵領域,如國內稅收政策、金融領域任命、債務上限等,耶倫和財政部經常在國家經濟委員會麵前退居其次,或被白宮否決。

他們引用的案例包括:

耶倫反對拜登選擇一位進步的法學教授擔任她所在部門的最高銀行監管者,但遭到了拒絕;白宮沒有就拜登準備就債務上限發表的言論征求財政部的意見,而是委托另一名內閣官員與CEO們進行接洽

;當民主黨人在考慮如何為總統簽署的“重建更好”提案提供資金時,白宮官員主導了與國會的討論,而不是耶倫或其他財政部高級官員。

布魯金斯學會Hutchins財政與貨幣政策中心主任David Wessel說:

“你會自然而然地認為在宏觀經濟問題上,總統希望聽到她的聲音,並在每一個決定上受到她的影響。”“但看起來情況並非如此。”

耶倫在加入政府之前曾是布魯金斯學會的傑出研究員。

耶倫被邊緣化的現象還有,拜登直接派迪斯向參眾兩院議員推銷重大支出計劃。相比之下,時任總統特朗普卻是派前任財長姆努欽負責協調國會山的關鍵協議,包括一項被列為美國曆史上最大的財政方案——抗疫經濟救助計劃。

迪斯在一份聲明中否認了耶倫被邊緣化的說法。他本月早些時候在福克斯新聞上發表講話時,稱耶倫是團隊的“首席經濟發言人”。

然而,據幾位熟悉情況的官員稱,在拜登執政的前九個月,克萊恩沒有邀請耶倫參加財政部持有股份的戰略會議。這意味著耶倫並不知道一些關鍵的經濟信息,即使她每天都在參加高級職員的電話會議。

03

格格不入

財政部發言人莉莉·亞當斯(Lily Adams)表示:

“耶倫財長在財政部的頭17個月取得了一係列重大成就,包括就全球企業稅率達成國際協議,解決債務上限僵局,對俄羅斯實施前所未有的製裁,並幫助引領我國曆史上最快的經濟複蘇之一。”

但實際上,在決定對俄羅斯2月份對烏克蘭采取特別軍事行動采取何種懲罰措施的問題上,耶倫也與白宮步調不一致。

在俄烏衝突48小時內,歐盟和七國集團(G7)準備采取非同尋常的舉措,切斷俄羅斯央行與全球金融體係的聯係。

但這時候,耶倫出乎意料地擋了進來。

據知情人士透露,她要求給予更多時間評估這一可能構成曆史上最嚴厲製裁之一的風險,這讓參與當天跨大西洋通話和機密會議的官員大感意外。這些措施早在去年11月就已由白宮官員起草,是一係列選項的一部分。

事情發生了不同尋常的轉折,白宮和歐盟官員趕忙請意大利總理德拉吉出麵來說服耶倫(這兩人在擔任央行行長期間經常往來於同一個圈子)。熟悉相關討論的美國官員對她的猶豫感到惱火。他們認為,時間至關重要,一旦克裏姆林宮和俄羅斯央行聽到風聲,將立馬轉移資產,以躲避製裁。

然而,這其中的關鍵問題是,為什麽耶倫會在關鍵時刻措手不及,並且總是與拜登步調不一致?

一名G7官員在上周六將她的謹慎歸因於,認為將俄羅斯排除在全球金融體係之外可能會對美元作為世界首選儲備貨幣的地位產生影響。

耶倫主張凍結俄羅斯央行的資產,而不是禁止貨幣交易。事實證明,這是一個精明的舉動,展示了她對金融體係的深入了解。

在俄烏衝突100多天後,耶倫與白宮仍然存在分歧,美國務院和白宮的官員讚成實施嚴厲的二級製裁,但耶倫和她的團隊繼續建議采取更加謹慎的做法。

04

通脹替罪羊?

到目前為止,耶倫最切實的成就,是她在一項旨在阻止全球企業稅率競相壓低的國際稅收協定方麵取得進展,談判代表們近十年來一直未能實現這一目標。該協議框架得到了近140個國家的支持,但美國選民由於忙於解決餐桌上的問題,並沒有太多關注。

雖然耶倫在海外的地位可能一如既往地高。德拉吉表示,她在為第一波製裁的討論中提供了“寶貴的”見解,而歐央行行長克拉加德則稱她的參與“令人敬畏”。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說,她的“技巧和外交手段幫助我們團結全世界”。

但耶倫麵臨的風險是,她的政治遺產可能會因為一些更貼近國內的事件而受損,特別是大多數選民認為拜登政府對經濟管理不善,尤其是在通脹問題上。

與她在美聯儲的前同事(包括接替她擔任主席的鮑威爾)一樣,耶倫最初將通脹描述為暫時的,是供應鏈混亂和汽車芯片等基本商品暫時短缺的副產品。

據報道,到2021年9月,耶倫的想法發生了變化,她的工作人員向白宮分享了表明價格壓力更加普遍和頑固的新分析,但這些分析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

華爾街見聞提及,根據定於9月27日出版的《耶倫傳記》的預發本,耶倫曾因擔心通脹問題而敦促拜登政府將1.9萬億美元的救援計劃縮減三分之一,但沒有成功。

一位知情人士說,耶倫確實對拜登擔任總統後的第一個重大刺激的規模表示過擔憂。但她的擔憂在白宮被忽略了,包括迪斯在內的顧問們認為,規模過小的刺激計劃將使美國進入緩慢而艱難的複蘇,就像金融危機之後發生的那樣。

這位知情人士說,在未能提出有說服力的理由後,耶倫與政府其他官員保持了一致,沒有公開她的保留意見。

但耶倫否認了這種說法,她回應說:“我從來沒有敦促采取規模更小的救助方案。”

現在耶倫沒有再保持沉默,而是公開反駁白宮一些最有權勢的官員,包括拜登。6月9日,她駁斥了他們關於企業貪婪助長通脹的觀點。

指責石油巨頭哄抬油價一直是拜登政府一貫的論調之一,拜登在6月10日再次提到了這一點,他指責埃克森美孚和其他石油公司利用高油價來增加利潤。

而包括穆迪分析公司的馬克·讚迪(Mark
Zandi)在內的獨立經濟學家表示,烏克蘭危機引發的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飆升,以及美國的住房短缺,是如今推動通脹的主要因素。

耶倫幾個月前曾表示,抗擊通脹主要是美聯儲的工作。對她來說,最難的部分將是確保她不會成為替罪羊。

如今華盛頓處於又一場爭論當中,其最新的擔憂是,美聯儲抑製通脹的努力將使美國陷入衰退,將失業率從耶倫任期內達到的曆史低點推高。而耶倫正置身於此。

政府官員對這種擔憂不予理會,耶倫則表示,她認為“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衰退正在醞釀中”(又在給自己挖坑?)。

成為美國財長,大概是耶倫最錯誤的一個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