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BA.4/5變異株在美占比飆升21倍:能重複感染,能走肺

在新冠病毒變異株BA.2.12.1剛剛超過BA.2登上頭把交椅,占據美國新冠病例半壁江山不到3周,BA.4、BA.5變異株又開始異軍突起,掀起新一輪感染浪潮。

根據目前的研究,BA.4、BA.5比奧密克戎譜係下的BA
.1、BA.2、.BA.2.12.1具有更強的免疫逃逸能力,更容易引發重複感染。同時,相比BA
.1、BA.2主要感染上呼吸道,BA.4、BA.5更能走肺,其在人肺泡上皮泡細胞中複製能力更強。

美國疾控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6月11日,BA.4、BA.5合並在美國占比達到21.6%。而5月7日,BA.4、BA.5合並在美國的占比僅為1%。這意味著在35天內,BA.4、BA.5合並的占有率飆升了21倍。其中,BA.4占8.3%
,BA.5占13.3%。

根據CDC數據,美國當地時間6月16日新增新冠病例14.3萬例,新增死亡526例。而兩個月前,美國的日新增病例在3萬例左右。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6月10日的數據顯示,美國的新冠核酸檢測陽性率為14.1%。截至6月13日,美國的當周新增入院數為3.1萬人,近兩個月前的4月12日當周則為1.06萬人。

歐洲疾控中心近日表示,BA.4、BA.5比其他奧密克戎變異株傳播得更快,可能導致更多的住院和死亡。

BA.4和BA.5在刺突蛋白上有一個關鍵突變:L452R。L452位點突變是奧密克戎BA.1、BA.2變異毒株所沒有,而德爾塔(Delta)所擁有的刺突蛋白突變位點。刺突蛋白在新冠病毒進入人類細胞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其能結合人類細胞的ACE2受體,跨過細胞膜侵入,是打開細胞大門的“鑰匙”,也是人體免疫係統、mRNA疫苗和抗體藥物主要針對的目標。

目前,BA.4、BA.5已經成為葡萄牙的主導變異株,雖然葡萄牙的疫苗接種率超過85%,且在2021年底到2022年初剛剛經曆過奧密克戎BA.1、BA.2的大量感染,葡萄牙仍舊出現了新的一波感染浪潮,且陽性檢出率一度高達50.63%。新增死亡數也重新回到2022年1月-2月奧密克戎感染高峰時的水平。

延伸閱讀:BA.4/5能在人肺泡上皮細胞中高效複製

關於BA.4/5的致病性研究,此前來自東京大學、京都大學、北海道大學、九州大學、神戶大學、以色列魏茨曼科學研究所等27家科研單位在醫學預印本網站bioRxiv上聯合發表重磅研究,顯示在人類肺泡上皮細胞中的複製效率高於BA.2,特別是BA.4、BA.5比BA.2在肺泡上皮細胞中有著更強的細胞融合能力。

為了測試奧密克戎諸多變異毒株在人肺泡上皮細胞中的複製能力,研究團隊通過反向遺傳學準備了嵌合重組帶有L452R突變的SARS-CoV-2病毒,實驗顯示BA.4、BA.5對人肺泡上皮細胞感染形成的斑塊大於BA.2感染形成的斑塊。研究者通過實驗還發現,BA.4、BA.5在人類iPSC衍生的肺泡上皮細胞中複製能力比BA.2高效得多。

延伸閱讀:奧密克戎的突破性感染和重複感染

新冠病毒奧密克戎變異株席卷全球,感染數億人。由於奧密克戎導致的症狀比德爾塔輕,自然感染又能帶來一定免疫,有部分聲音認為奧密克戎變異株是天然的加強針。然而最新的研究揭示其效果可能恰恰相反:接種疫苗後感染奧密克戎變異株未必能帶來免疫加強,還可能削弱對之後新變異株的免疫能力。

以上結論來自國際權威學術期刊《科學》雜誌最新刊發了一項重磅研究《感染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免疫加強效果取決於先前的新冠病毒暴露》(Immune
boosting by B.1.1.529 (Omicron) depends on previous SARS-CoV-2
exposure)。

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研究人員主導的這項研究著眼於疫苗接種和先前感染後人群免疫力的複雜模式如何影響人們未來對SARS-CoV-2的保護。

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官網表示,該研究發現感染奧密克戎帶來的免疫力,在應對奧密克戎再感染本身提供的自然免疫增強就很差,對即使接種了3針疫苗突破性感染了奧密克戎的人們來說也是如此。

其中的核心問題是“免疫印記”( Immune
imprinting)。通俗來說,人體針對新冠病毒的免疫模式會通過感染史“印在”免疫係統上。每一個人的免疫印記取決於其接受的疫苗劑量數量和其感染接觸的變異株。這導致了人群中不同個體的不同免疫力。

個體先前的SARS-CoV-2感染史會通過稱為“免疫印記”的過程影響對後續SARS-CoV-2感染的免疫力的能力,這也適用於奧密克戎的眾多子變體,包括BA.4和BA.5。

感染早期的阿爾法變異株(Alpha,B.1.1.7)的“免疫印記”則導致針對奧密克戎的結合抗體的持續性降低。

論文作者、倫敦帝國理工學院免疫學和炎症係教授Danny
Altmann表示,“我們發現,奧密克戎變異株遠非大家之前可能認為的疫苗免疫力的天然良性加強針,相反它是一種特別隱蔽的免疫逃逸者。”

在那些接種了三針疫苗並且沒有先前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奧密克戎感染對以前的變體(Alpha、Beta、Gamma、Delta和原始祖先毒株)能夠提供免疫增強,但對奧密克戎本身的免疫力較小。而那些在大流行的第一波期間就感染的人,以及後來再次感染奧密克戎的人則沒有任何增強作用。

該研究發現可能有助於理解為什麽突破性感染和重複感染是奧密克戎變異株中的常見現象。不過研究強調,疫苗接種能繼續提供針對重症和死亡的保護。

此前有分析認為即使針對奧密克戎的抗體識別能力較差,人體的T細胞免疫也可能準備好填補空白,以實現有效的保護。然而,該研究表明,在那些被奧密克戎感染的人,其T細胞對奧密克戎刺突抗原的識別較差。

論文的通訊作者、帝國理工學院傳染病係的Rosemary
Boyton教授表示,“感染奧密克戎並不能有效地提高未來對奧密克戎再次感染的免疫力。”

Altmann
表示,“奧密克戎不僅可以突破疫苗防禦,而且看起來很少留下我們期望在免疫係統上的標誌,奧密克戎比以前的變異株更隱蔽,免疫係統似乎無法記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