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習近平與普京彼此打氣,為何對普京“不離不棄”

6月15日,習近平69歲生日。陷入烏克蘭戰爭的俄羅斯總統普京,沒有忘記通過電話向習近平表達生日祝福。習近平強調中國與俄羅斯之間的“務實合作”;普京則表示,反對“借口新疆、香港和台灣等問題”幹涉中國內政。這是兩人自俄羅斯2月24日發動對烏戰爭第二天通話之後的首次連線,受到媒體廣泛關注和評論。

有分析稱,習近平和普京通過電話交際給對方吃下又一顆定心丸;這次互動夯實習近平支持失道寡助的普京的堅定立場。

習近平與普京的最新互動看點何在?習近平對普京為什麽“始終如一,不離不棄”?

淡化入侵 對俄羅斯更加“體諒”

美國《政治家》雜誌說,中俄之間的最新互動,是俄烏戰爭開打以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給予普京的“最直截了當的公開支持”,也背離了戰爭開打第二天,習近平呼籲普京“尊重所有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立場—-“所有國家”可以理解為也包括烏克蘭;而且,習近平本次甚至沒有呼籲停火。

《紐約時報》駐中國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稱,中俄最高領導人的最新互動顯示,無論習近平對普京入侵烏克蘭有何擔憂,這並不損及中國與俄羅斯之間的密友關係,“因為這種關係有助於減輕美國及其盟友與中國之間與日俱增的敵意”。

中國人民大學退休教授、知名國際關係專家時殷弘告訴媒體,中俄元首通話有進一步親俄反美效應。

台灣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兼職教授裘兆琳博士(Jaw-Ling Joanne
Chang)告訴美國之音,他們從上次俄烏戰爭第二天互通電話後,直到6月15日才再度通話,這說明中共心裏也存在顧忌,“前段時間沒有通話是有原因的。大陸知道,自己(在俄烏戰爭中)站在曆史的對立麵—-美國呼籲要它站在曆史的正確麵;如果跟普京走得太近,會更加凸顯此時中俄關係的不封頂,這對大陸不是很正麵的形象。”

儲百亮稱,新華社報道中,中方在俄羅斯對烏戰爭上的用詞避實就虛,“沒有使用‘戰爭’或者‘入侵’的說法,僅僅用‘烏克蘭問題’
來模糊處理”。

裘兆琳博士指出,新華社通稿說,中方從烏克蘭問題的“曆史經緯和是非曲直”出發,“獨立做出判斷”,“‘曆史經緯’指的是烏蘭曾經是前蘇聯一部分的曆史;‘是非曲直’就是所謂的北約東擴的原因和背景”,這表達出的是北京對克裏姆林宮的理解和寬容。

中方要“聯俄反美”,樂見美國敵人屹立不倒

哥倫比亞大學國際與公共事務兼職研究員、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前高級研究員拉詹·梅農博士(Dr.Rajan
Menon)告訴美國之音,“中俄之間與其說是意識形態同盟,不如說是實用主義的夥伴。兩國對待世界有著相似的看法,對美國有相同的批評;都強調希望看到世界多極而非單極,就是不想看到美國獨大……自從2014年發生克裏米亞危機之後,美俄關係惡化了,而中俄關係提升了。”

知名國際關係專家時殷弘對媒體指出,從新華社的報道來看,習普通話沒有重申“全麵戰略協作夥伴”,而僅僅“都強調層次相對較低的‘務實雙邊合作’,這耐人尋味”。

新華社的報道說,中方願同俄方繼續在涉及主權、安全等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問題上相互支持,密切兩國戰略協作。而克裏姆林宮的消息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強調了“俄羅斯在麵對外部勢力造成的安全挑戰時,保護其基本國家利益的行動的合法性”。

美國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俄羅斯與中亞研究專家理查德·懷茲博士(Dr. Richard
Weitz)告訴美國之音,“習近平並沒說,他支持俄羅斯對烏克蘭的特別軍事行動,也沒說支持普京總統的外交政策。當然,他不說支持烏克蘭,而且明顯在親近俄羅斯。這其中的原因嘛,就是他不想普京失敗,因為普京的存在有利於讓美國和西方忙於針對俄羅斯,而不是盯著中國。我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從意識形態上支持普京的行為,或者他是否如自己所說的,到底有多麽喜歡普京,這其實無關緊要。我隻是認為,他們(中國)需要利用這個複雜的形勢,讓美國多些敵人。”

習近平被利用,還是習普各取所需?

美國《外交家》雜誌認為,普京對烏克蘭覬覦已久,並計劃利用中國作為他烏克蘭冒險的後盾;當他把習近平置於公開獻上自己和全體中國人民支持的位置之後,“就扣動了(對烏克蘭的)扳機”。

不過,哈德遜研究所的懷茲博士告訴美國之音說:“我認為,在支持俄羅斯這點上,中國並不吃虧,而是表現出了精明。俄羅斯如果贏了,對它來說當然好;但是如果輸了,中國也沒有損失。目前看,它並沒有給俄羅斯提供任何軍事上的支持,沒有拿出實際利益,隻是經常說些好聽的話。況且,支持俄羅斯並不會傷害到本來就已經惡化的美中關係。中國支持俄羅斯,既討好了俄羅斯,也牽絆了美國和西方,這正是它要的。”

“彭博新聞”說,習近平一直渴望把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第二大經濟體“呈現在世界舞台上”。

英文版“新唐人”刊文稱,北京和莫斯科這兩個冷戰時期的仇敵,近年來加大了合作,“以對抗他們認為的美國對全球的支配地位”。

裘兆琳認為,中國國內對政府的俄羅斯政策存在分歧,親俄派樂玉成被調離外交部就是例子;習近平與普京通話有好幾層意思,首先是美國最近四處聯絡盟

友,而且收獲頗豐,中國因此也需要找一個;其次,俄羅斯願意公開表示要求國際社會不幹涉中國內政,包括新疆、香港和台灣,這是習近平最希望聽到的一句話;再次,習近平希望在國際社會強調美國不代表主流想法的現實。

美利堅大學曆史係教授彼德·庫茲尼克博士(Dr.Peter
Kuznick)對美國之音說,如果按人口計算,俄羅斯占到了很大的便宜,“它已經獲得共計有27億人口的中國和印度的支持”。

盡管有分析說“中國領導人討好俄羅斯”的,也有說“莫斯科追求北京”的,這說明國際間已經觀察到,中俄兩國都在某種程度上追求與對方捆綁,抱團取暖。他們都認為,這樣能推進自己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