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每天奔走在辟謠路上,為什麽總有人期待她離婚?

劉濤最近很累,因為她每天都奔走在辟謠路上。

前段時間,又有爆料,稱劉濤老公王珂繼“炒股欠債幾個億”後,又“炒幣欠了一屁股債”,劉濤忍無可忍,終於離婚了。

對此,劉濤工作室表示,完全捏造,已交律師處理。

這隻是婚姻暴露在大眾眼光下的劉濤,經曆的最普通的一次審視,對於離婚傳聞,劉濤已經辟謠了太多太多次。

造謠固然可惡,卻也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

說實話,比起“祝姐姐婚姻幸福”,“祝姐姐沒有婚姻也幸福”,才是很多人心底真正想說的話。

為什麽總有人期待劉濤離婚?

在遇到王珂之前,劉濤算得上是在內地影視界家喻戶曉的女演員。

她15歲的時候進入文工團,畢業以後拍廣告,因為長得漂亮,被導演選中參演了《外地媳婦本地郎》。

年僅22歲的她在戲裏的角色是康家三嫂胡幸子,一個嬌滴滴的上海女人。

在劇裏,上海姑娘胡幸子漂亮、時髦、招搖,到處展示自己的優越感。

按常理來說,演這種角色的女人都不太會被人喜歡,可是劉濤實在太好看了。

那時候劉濤剛剛20出頭,滿臉都是膠原蛋白,一顰一笑都是戲,連生氣都透著幾分嬌俏,不是上海人也把那種小勁兒完美拿捏住。

說來神奇,這部電視劇是很多廣東人的童年、青春、和現在,它連播22年,是我國廣電史上播出時間最久,播出集數最多的電視劇。

因為這部神劇,劉濤在廣東觀眾麵前混了個臉熟,連《還珠格格》劇組也向她伸出橄欖枝。

《還珠》前兩部火遍大江南北很火,劉濤自然非常心動,但是趕到試鏡現場,她傻眼了:

慕沙公主這個角色,有200個漂亮姑娘和她競爭,導演交給她們一遝密密麻麻的台詞紙,台詞裏連茶的品種都有五六十種,要她們在短時間裏全部背過。

麵對導演的下馬威,有人當場就退縮了,但是劉濤咬定了,她一定要爭得這個角色。

劉濤當時還在拍《外地媳婦本地郎》,不過她肯吃苦,白天拍戲,晚上背詞,終於在正式試鏡的時候,憑著漂亮的表演和流利的台詞,劉濤拿到了慕沙公主的角色。

劉濤的慕沙,有一種天不怕地不怕的英氣嫵媚。

愛就是愛,恨就是恨,愛爾康愛得驚天動地,放手也大氣瀟灑,最後隻留一身明豔的黃色消失在記憶裏,變成還珠3裏很多直男的意難平。

那一陣正好是電視劇蓬勃發展期,班底好,劇本好,ip好,運氣更好的劉濤剛演完瓊瑤,就被金庸找上了。

張紀中一眼看上了劉濤,認定她是自己心中的阿朱。

阿朱是誰呢?她幾乎是金庸小說裏最完美的人物,美麗,機警,忠誠,有無限的柔情,和最慘烈的結局。

劉濤接下了這個角色,這邊阿朱為了喬峰身死,那邊一代人流下了名為“塞上牛羊空許約”的時代眼淚。

03版《天龍八部》大火,收視率高達5.6%,所有的主演都一炮而紅,劉濤更是獲得了“最具魅力女演員獎”,紅得發紫。

劉濤說,和慕沙相比,阿朱更像自己,因為“她骨子裏透著柔情和大愛精神”。

在那個古裝承包熒屏的年代,勞模劉濤穿梭在各個劇中,《白蛇傳》、《魔劍生死棋》、《封神榜》,最火的古裝戲裏都有她。

而且角色形象都非常統一:美麗堅韌、溫柔賢淑、命運坎坷、值得歌頌的中國女人。

好戲傍身,一路順利,穩紮穩打的劉濤沒幾年就火遍了大江南北。

就在這時,她作出了驚人的決定:

結婚,退出娛樂圈。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

2007年11月,劉濤在博客發了一篇長文,說自己要成為“王太太”了。緊接著,2008年1月,劉濤和王珂就立刻舉辦了一場“世紀婚禮”。

那還是女明星習慣和富商結婚的年代。

王珂是赫赫有名的北京富二代,家境優渥,婚禮更是極盡奢華,當時的媒體將它描述為“花費7位數”、“豪車多到像開車展”。

然而婚禮現場最令人震撼的,還是當紅女星劉濤當即宣布,自己要退出娛樂圈,專心相夫教子。

“閃婚”好像是專屬那個時代的產物,大S和汪小菲,劉濤和王珂,同是京城四少和女明星,同樣閃婚,都是屬於那個年代的佳話。

但是好景不長,後麵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結婚不到1年,王珂的事業很快落入穀底,有說他因為炒股賠了個底朝天,也有人說他是被樂視拖垮的。

事業受挫的王珂,長期依賴頭疼藥和安眠藥,身體非常虛弱。

那時劉濤剛剛生下二胎,還躺在床上,就聽見護士說自己老公“出問題了”,緊接著就看到王珂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失禁,情狀非常危險。

她才剛從產床挪下來,就讓月嫂趕緊去照顧老公;剖腹產的第二天,劉濤放心不下,被人用輪椅推著去了王珂的病房,給他煲湯、照顧他。

不僅照顧老公的身體,還要照顧他的情緒。

王珂有段時間狀態很差,每天不說話、不交流,半個月不出臥室,每天除了吃安眠藥就是睡覺,劉濤甚至不敢讓他停一停藥,因為他會逆反,胡言亂語、亂摔東西。

劉濤說,比起身體,這種精神狀態才叫折磨。

回頭看看,這種落差的確讓人難以接受。

看上去光鮮亮麗的富二代,此時原形畢露,200萬的卡貸還不上,被銀行起訴還上了新聞頭條。

在這個時候,劉濤站了出來。

當時為了丈夫息影,現在又可以為了給丈夫還錢,再度出山。

不覺得打臉,也不怕姿態難看,劉濤對經紀人說,可以把我的工作安排塞的更滿一些。

四年裏,拚命三娘劉濤瘋狂接活,像工作陀螺一般,連軸轉著拍了25部戲。

也有人問過劉濤,像這樣一部一部拍,要拍到什麽時候才能把債還清呢?

劉濤的回答則是,無論10年還是20年,隻要把債還清都沒關係。

劉濤就像自己戲裏的角色一樣,有情有義有大愛,用一個女人堅強的肩膀,挑起了丈夫最困難時,家庭的一片天。

誰說“戲子無義”?這就是最好的反駁。

劉濤為王珂、為家庭鋪設了太多,甚至有人說,剛開始以為是劉濤嫁給了王珂,其實是王珂嫁給了劉濤。

債務終於在劉濤的努力下還完了,我們不知道王珂後來在做什麽,隻知道他開始跟著劉濤上綜藝。

王珂,從堂堂“京城四少”,變成了劉濤背後的“姐夫”。

雖然以家屬身份進入了人們視野,但王珂的姿態著實有些難看。

當劉濤疲憊的身體趕飛機,不知道工作能不能趕上,慘兮兮求安慰的時候,王珂在乎的是“夫妻生活能落實嗎”;

劉濤新劇有吻戲,她發了和合作演員甜甜蜜蜜的吻戲劇照,王珂會特意轉出來,要對方“輕點嘬”;

就連和姐妹親密貼貼,王珂也一定要從中插一腿,以“正宮”的身份訓斥,“反了你了”、“你倆能進行活塞運動?”

大概是沒做過公眾人物,過於輕佻的發言,讓王珂在公眾平台上顯得特別滑稽。

而且這些話語,都透露出一種隱隱的酸氣。

包含著對妻子的強烈占有,對她拋頭露麵當演員的不滿,和一股說不上來從何而來、卻無處不在的憤懣。

或許他本意是想支持老婆,但是這種表達方式,將他大男子主義的人格底色暴露無遺。

從這些言語中,大概也不難看出劉濤最初要退出娛樂圈的原因。

隻是那時候劉濤尚可安安心心在家相夫教子,當好金屋裏藏住的嬌;現在時移世易,劉濤成了家裏的經濟支柱,王珂也不再是能築起金屋的京城四少,可他卻似乎很難轉換角色,依舊難改管束之態。

是王珂不愛劉濤嗎?當然不是。

隻是他愛的姿態太腐朽,像極了一個高高在上的君王,高貴地施舍給劉濤一個妻子的身份。

“她該什麽樣的時候,她就是什麽樣。”

“能按摩,能做飯,你讓她什麽都不幹也能什麽都不幹。”

他需要生孩子的時候她給他生孩子,生完孩子還能繼續工作。

生孩子,女人過鬼門關,王珂叫“完成任務”。

這麽看,劉濤幾乎出現在了王珂所有需要的時候,他需要老婆就結婚,他需要後代就迅速生孩子,他需要錢就複出。

確實“好用”。

從劉濤嫁人息影的第一天起,就有很多人斷定她是看中了王珂的富有,才高攀寧做金絲籠中雀。

可當大難臨頭的時候,劉濤卻沒有選擇離他而去。

時至今日,劉濤依舊會在鏡頭前一遍一遍重複,王珂很好,他們很相愛。

“隻願我餘生為他而活。”

聽起來不可思議,但是劉濤做到了,她更“偉大”了。

在此之前,劉濤獲得“賢妻”的名聲,是因為一些幫夫還債的“大是大非”。

直到2014年,《花兒與少年》第一季播出,很多人終於從細節中“體會到了王珂的快樂”。

別人都穿著恨天高走秀場,劉濤在默默幫所有人搬行李;

她的箱子裏帶了各種各樣別人能想到、想不到的必備品,擁有別人都羨慕的“整理術”;

一天旅行下來,所有人都筋疲力盡躺在民宿裏,劉濤還在繼續奔走,給這個遞眼罩,為那個削水果……

感動得張凱麗過意不去地一遍遍要她別那麽辛苦,“濤,你休息會吧,濤。”

真人秀裏展示的劉濤幾乎是全能的。這個女人上能開車載著弟弟妹妹兜風,下能輕車熟路地和陌生人交際、怡然地安排行程。

又大方,又體貼,又溫柔,好像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劉濤解決不了的事情。

當時節目播出,網上最火的話題叫“遇到劉濤就娶了吧”,在一條街頭采訪裏,所有的男性朋友都表示很希望有劉濤這麽賢惠的老婆。

理由有很多,“她很居家。”“很漂亮。”“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她能生孩子。”

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操持家務也能獨當一麵,帶出去有麵子,在家能生孩子——這樣的劉濤,滿足了一個完美的“工具人妻子”的形象。

全心全意為家庭付出,把滿足別人的需要,當作實現自我價值的標靶。

在現在的語境裏,“賢惠”聽起來並不是一個褒義詞。

因為當它在評價一個女人時,意味著她要承擔許多的家庭負擔,喪失了一部分的自我。

但是劉濤不同。

她確實是全心全意享受“賢惠”這種評價的。

她拍過一部叫《賢妻》的電視劇,這部評分3.7的電視劇簡直極盡爛片之能事。

女主嫁入豪門,因為生不出兒子,被婆婆天天嫌棄冷嘲熱諷;丈夫被小三設計懵然不知,讓第三者插足後轉正;而劉濤演的女主,忍受著丈夫出軌,忍受著婆家欺負,離了婚有絕世好男人找她也對前夫念念不忘,隻要破產了的前夫。

從某方麵來說,女主和劉濤有一些相同之處:她們帶著聖母式的光輝,對命運都抱有以德報怨的樂觀。

在電視劇《賢妻》播出的時候,劉濤寫過一篇叫長長的微博,詳細講述了這些年她作為一個“賢妻”的生活細節。

裏麵詳細記述了丈夫的患病,和前後生活的落差。

劉濤並不覺得自己的付出辛苦,更不覺得經曆坎坷,她說為妻之道,就是要奉獻一切。

“我覺得這都不叫事,是一個女人該做的。”

如果看過劉濤小時候的經曆,也許我們就能理解這樣的“付出型人格”是如何培養出來的。

從小,劉濤就生活在一個“付出式”的環境中。

她是超生的孩子,家裏很窮,又害怕被查出來,劉濤一直生活在姥姥家,小時候在躲躲藏藏中度過;

家裏的很多事是姥姥做的,劉濤耳濡目染,從小就知道“女人要操持一個家、照顧所有人”。

從小,劉濤就要負責給家裏買米買麵,洗衣做飯,後來去了文工團,她每天都要5點起床,除了唱歌跳舞的日子,她還要幹農活、養豬、挑水種菜。

目之所見,把劉濤浸泡成了一個付出型人格的女人,小時候是懂事,成了家,撞上了變故,就變成了賢惠。

劉濤說過,作為一個女人,她享受這種消耗自己,為自己所愛的人帶來快樂的感覺。

這樣賢惠的女人,誰不想娶回家呢?

現在,去問問你身邊的男人和女人,最想娶的女明星是誰,大概有百分之八十的人會說劉濤。

作為全中國最多人想娶的女明星,劉濤是真正的人生如戲。

縱觀她的那麽多作品,會發現她擅長的還是這兩類角色——

要麽展示女人的堅強,普度眾生排憂解難。

要麽展示女人的賢惠,為了愛粉身碎骨。

而這恰到好處的賢惠和堅強,合成了完整的劉濤型人格。

後來她也營銷過總攻人設,飾演過霸道女總裁,甚至為了體現嚴格,還在綜藝上因為對林心如太苛刻引起過非議。

但大家都看得出來,這是虛的。

和真正乘風破浪的拽姐相比,劉濤總是差了一口氣。

究竟差了什麽呢?

我認為是“自我”。

曾經在那篇著名的長文裏,她先說出了自己的底線:保住妻子這職稱。

所以這麽多年,她不曾離婚,一遇到和她感情相關的話題她就立刻辟謠,死死地守護這條底線,即使王珂已經刪掉了所有秀恩愛微博;

同時她的事業也受到了妻子身份的影響,拍不拍戲,拍多少戲,上不上綜藝,都和丈夫關係頗深。

劉濤的快樂很複雜,需要通過消耗、付出、給別人快樂,滿足感的影子才能反射到身上。

她好像困在了阿朱裏,困在了那種需要為了愛的人粉身碎骨,來成全一種悲傷“大美”的評價中。

這些年,她愛別人滿分,愛自己幾乎不及格。

劉濤越沉浸妻子的身份中,別人就越會設想平行時空裏的另一個劉濤:

離開這段婚姻,劉濤會不會過得好一些?

二十年前就紅遍了全國,如果不用替老公還債,劉濤是不是可以認真打磨自己,創造更多精品?

為家庭付出少一些,劉濤事業和人生的上限會不會更高一些呢?

其實關於離婚的設想,並不是詛咒,而是一種惋惜。

惋惜的不僅僅是劉濤。

更因為劉濤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上一代美德充沛的中國女性的影子。

她們為家人付出,為老公付出,宜室宜家一輩子,忙碌照拂一輩子。

別人都以為她們天生是妻子和媽媽,但是她們原本也是有天賦有能力的少年,在那些叉路口,她們明明可以奔向另一種人生。

所以,很多人對劉濤的心疼,其實是對中國普通女人的心疼。

現在回想起當初,大S最經典的角色是倔強的杉菜,這麽多年,她仍然像杉菜一樣自我。

同樣是和京城四少閃婚,但她和劉濤卻走上了截然不同的路。

並不是說所有人都要當勇敢離婚、再次閃婚、找到初戀男友的大S。

隻是希望那些總在付出的人,能找到妻子、母親、或者任何一個身份以外的真實的自我。

在愛別人之前,先好好愛一愛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