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90後父親花百萬為兒製藥:陽台建實驗室、籌錢買猴

去年,雲南昆明一位僅高中學曆的 90 後父親,因其大膽自製化合物為患有 Menkes
罕見病的孩子治病,衝進了眾人的視野。他耗費百萬在自家陽台搭建實驗室,在動物和自己身上做實驗後,將製成的組氨酸銅給孩子使用,讓孩子的生命得以延續至今。

2022 年 6 月 11 日,父親節之際,徐偉接受《百姓關注》采訪時告訴記者,孩子剛剛過完 3
歲生日。有人說,這場孤獨的冒險取得了勝利,堪稱 ” 醫學奇跡 “;但徐偉不這麽想,作為一個 ” 隱形學霸
“,他認為如今的結果基本符合預期。這種從實驗中取得的自信甚至表現在即將開始的基因治療上。而從始至今,有一條看不見的線將這一切穿插起來,徐偉稱之為:強加給孩子的父愛。

徐偉和兒子的合照 / 圖來自徐偉微博

01

” 他活過三歲 不算是奇跡 “

Menkes 綜合征是一種銅代謝異常疾病,目前大陸無上市藥物和成熟的治療手段可供患者治療,導致患此病的患者平均壽命隻有 19
個月。很不幸,徐偉的兒子徐顥洋在他 9 個月大的時候,確診換上 Menkes 綜合征,被醫生 ” 判了死刑 “。

焦急之初,來不及做什麽心理建設,徐偉隻知道想盡一切辦法救孩子。他發現一種名叫組氨酸銅的化合物能夠緩解孩子病情,但遺憾的是這種試劑大陸並未上市,要用藥最近也需要去到台灣,但疫情阻擋了他當時唯一的去路。

自製藥的念頭遂迸進了徐偉的腦海。

徐偉在實驗室 / 圖來自徐偉微博

用機器翻譯論文確定組氨酸銅的配方、上網搜視頻學習每個設備的用法、動物實驗、以身試藥 ……
最終徐偉成功用自製的組氨酸銅延續了孩子的生命。總有人會反複問徐偉,給孩子用藥為什麽那麽幹脆?


沒什麽好猶豫的,一切的恐懼源於未知,但有了學習和實驗的過程,就會發現沒什麽害怕的。組氨酸銅就是氨基酸和銅離子,都是人體必需的,隻要不過量,不會有問題
“。徐偉的回答總是胸有成竹,又帶著一絲雲淡風輕。

徐偉接受采訪時,孩子的 3 歲生日剛過去 5 天,一家人好好地慶祝了一番。

曾被斷言活不過 3 歲的孩子走到今天,徐偉並不認為自己創造了奇跡,因為這背後的努力都有科學作為支撐:”
第一我們一直沒放棄,第二他一直很開心,我接觸分子生物學以後才知道,開心的情緒可以影響人體內的 MRA
表達,可以抵禦自身疾病或提升自身免疫力 “。

徐偉和兒子過 3 歲生日

02

基因治療,互為最好的禮物

雖然組氨酸銅成功延續了顥洋的生命,但目前他依舊不是一個正常的 3 歲小孩。他不會說話,也不能叫爸爸。

徐偉認識到,要徹底改寫孩子的命運,基因療法勢在必行,第一步就是基因替代。

在此前很長一段時間,徐偉賣車籌錢買猴做實驗,尋求基因公司的幫助,已經生產出了基因藥物——一種改造過的病毒液體。通過將這種液體注入患者體內,細胞受到感染會把病毒裏的
DNA 釋放出來,將人體需要的 DNA 放進去。

徐偉進行基因治療前期實驗 / 圖來自徐偉微博

徐偉即將向孩子注射這樣的基因藥物。通過動物實驗觀察,雖然這樣的方法能夠取得良好的治療效果,但因為實驗條件差異,他並不能預判孩子注射後的情況。麵對這樣的不確定性,徐偉依舊認為自己是成功的:

” 因為他是世界上第一例進行基因治療的 Menkes
病患者,走到這一步,他已經可以為後來的治療和藥物研發,提供有價值的醫療信息 “

基因治療會在父親節前後進行。徐偉坦言自己從前從未留意過父親節,但這一次他對這個節日有了期待。”
基因治療是我送給孩子的禮物,如果能取得良好的治療效果,對我而言就是最好的父親節禮物了 “。

徐顥洋 / 圖片由徐偉本人提供

03

” 學有探奇索妙
“:隱形學霸的探索之路

基因替代療法隻是第一步,接下來徐偉會繼續研究基因編輯。這需要突破更多的技術壁壘,為此,徐偉已經在準備自考成人本科,甚至考慮讀研究生。

外界對徐偉的經曆,給予眾多目光的原因之一在於,

僅高中學曆的他取得自製藥救子的初步勝利,這件事存在矛盾性。

但徐偉說,學曆並不代表一個人的學習力。在他的書房,大量的生物化學類書籍讓人不明覺厲,但徐偉隨意一翻,多少能說出個中原理,這讓人感到驚訝。

徐偉書房裏的專業書籍 / 攝影:李忠仝

但徐偉接下來的一句話解答了這個疑惑:

” 高中我除了英語成績不好,其他科目都是年級第一 “。

至於為什麽要輟學,他隻用 ” 各種各樣的原因 ”
來總結。無論從前如何,徐偉表示,自己已經在救子道路上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找到了自己感興趣又自覺很有意義的事情。

“學有探奇索妙,其實這個過程蠻好玩的,實驗不會欺騙你,通過這個過程不斷嚐試不斷創新,也許會發現很多不一樣的東西”。所以,盡管不迷信學曆,但徐偉依然想要深造的原因,除了是想為孩子提供更好的醫療條件,也是在盡己所能繼續探索未知的世界。

徐偉家陽台實驗室裏的儀器 / 攝影:李忠仝

04

固執的父愛:就算命不久矣 也該有所意義

如果說徐偉是一個偉大的父親,相信不會有人不同意。但徐偉本人卻給予了否認:

” 我不偉大,我隻是一個普通的父親,隻是固執了一點而已 “

一路走來,徐偉也遭遇過很多的質疑和不理解。但他始終認為:

他不相信別人能做出來的藥,自己做不出來;就算真的不可能,他至少也需要通過嚐試,知道不可能的原因在哪裏。

徐顥洋 / 圖片由徐偉本人提供

當然,徐偉承認在個人性格之外,這種固執背後是對孩子深深的愛。

在走上自製藥這條路之初,他就認為讓孩子的人生變得有意義更重要。方式可以是積極抵抗病魔,也可以是以身試法留下醫療信息以備後續研究,總之不能是被
” 判了死刑 ” 以後,慢慢等待死亡。” 或許這就是我強加給他的我所理解的一種愛吧 “。

徐偉也希望,這樣固執的愛能被越來越多的罕見病患者感受到。

據徐偉了解到的情況,目前國外相同技術原理的基因療法,患者需要支付的價格,折合人民幣上千萬。他猜測,這也是為何國內無法普及基因療法的原因。而如果通過自己的經曆能喚起更多的社會關注,能有捐助幫助藥企以更低的成本生產基因藥物,能有醫院就此發起臨床研究,將基因藥物用在患者身上,或許就能為罕見病患者帶來一線生機。

徐偉和兒子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