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矽穀最有影響力的女人”辭職了!背後原因謎團重重

當地時間 6 月 1 日,被稱為 Facebook(後改稱 Meta)二把手、” 第一夫人 ” 的雪莉 ·
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在其 Facebook 主頁上發文告別,長達 1500 詞的告別文細述了其與
Facebook 結緣的十四年。

那場著名的相遇也被記載了下來。彼時,紮克伯格 23 歲,創立 Facebook 不過三年,桑德伯格 38
歲,是穀歌公司全球在線銷售和運營副總裁。在那場派對前,兩人並無交集,唯一一個共同點是,兩人都是哈佛大學校友,隻是桑德伯格拿著經濟學學士學位畢業,而紮克伯克自哈佛輟學。

很快,桑德伯格從穀歌離職,加入了當時的科技新貴企業 Facebook。按照她原本的計劃,是在 Facebook 待五年,但直到 14
年後的今天,桑德伯格才真正說出了再見。

對於桑德伯格的離去,紮克伯格稱 ”
在未來,我不計劃取代她在我們現有結構中的角色,我不確定這是否可能,因為她是一位超級明星,以自己獨特的方式定義了
COO(首席運營官)。”

互訴衷腸後,傳來的卻是 Meta 正對桑德伯格將 Facebook
資源用於個人事務進行更廣泛的審查,距離她公布辭職不過一周多的時間。

這十四年間,紮克伯格與桑德伯格聯手締造了一個 ” 稱霸 ” 至今的社交帝國。普華永道(PwC)根據全球上市公司 2022 年 3 月
31 日股票市值排出的 “2022 全球市值 100 強上市公司 ” 顯示,Meta Platforms 市值 6050
億美元,排名第九,仍是社交軟件領域裏的領頭羊。

與此同時,日漸彌漫的質疑乃至聲討也落在兩人身上。很多人都還記得,” 數據門 ”
事件之後,紮克伯格難得地穿上了正裝,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接受了長達數小時的質詢。曾有媒體指出,紮克伯格認為劍橋分析事件的公眾影響應歸咎於桑德伯格及其團隊。外界推測,兩人是否就此產生了裂縫?

無論如何,桑德伯格都將離開這個名利場(公司董事會席位保留)。隻是車輪仍在往前,針對桑德伯格的審查正在進行,紮克伯格仍在其個人主頁上宣傳著元宇宙,這個已經改名的科技企業,仍在試圖建造一個新的互聯網王國,就像當初改變了社交方式的
Facebook 一樣。

雪莉 · 桑德伯格

廣告狂人

桑德伯格在穀歌和 Facebook 分別創造了兩次傳奇。

一次是幫助穀歌開發 AdWords(關鍵字廣告)和 AdSense(廣告聯盟)業務,一舉將當時還羽翼未豐的穀歌打造成了一個 ” 吸金
” 體。統計機構 Statista 數據顯示,穀歌的廣告營收從 2001 年的 0.7 億美元躍升至 2008 年的 211.3
億美元。這兩個年份,分別是桑德伯格加入和離開穀歌的時間。

另一次,則直接將 Facebook 的廣告營收拉升至千億美元級別。2008 年 3 月,在紮克伯格的 ” 三顧茅廬 ”
之下,桑德伯格正式走馬上任,在 Facebook 任 COO 至今。桑德伯格稱,” 他有時會說,我們是一起長大的,事實也的確如此
“。

財報數據顯示,2021 年,Facebook 公司營業收入為 1179 億美元,其中廣告業務營收占到了 97%
以上,達到 1149.34 億美元。相比之下,2007 年,公司營收不過 1.5 億美元。

許多人將桑德伯格稱為 ” 房間裏的大人
“。紮克伯格曾稱,有人是出色的管理者,能夠管理龐大組織。有人精於分析或注重發展策略。這兩種特質通常不會存在於同一個人身上。我自己更多屬於後者。

而桑德伯格更多地屬於前者。紮克伯格表示,”Sheryl
構建了我們的廣告業務,聘請了優秀的人才,打造了我們的管理文化,並教會了我如何經營一家公司。”

” 她最偉大的遺產之一是建立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團隊 “。目前公司的幾位高管,包括全球事務總裁 Nick Clegg、首席法務官
Jennifer Newstead、首席增長官 Javier Olivan 等,均由其親手招募。

長期以來,兩人的合作夥伴關係十分緊密,” 我們會坐在一起,他會每周與我一對一見麵,並進行即時、真實的反饋
“。也正是在這十四年間,Facebook
從一家初創企業走向納斯達克,員工從三位數擴張至五位數,巔峰時期公司市值更是突破萬億美元,成為了繼蘋果、微軟、亞馬遜和穀歌母公司
Alphabet 之後取得這一成就的第五家美國公司。

不過,桑德伯格離開 Facebook 的決定並不是沒有預兆。有數據顯示,桑德伯格在過去十年拋售了逾
17 億美元 ( 約合 114 億元人民幣 )
股票。此外,桑德伯格與紮克伯格產生隔閡的消息也時有傳出。隻是,靴子落地後,外界還是一片嘩然。

出走之謎

按照桑德伯格的說法,此次出走,並非因為公司麵臨的監管壓力,也不是因為目前的廣告放緩,而是時間沒有那麽多。她計劃今年夏天結婚,能更多地陪伴組合家庭的
5 個孩子。同時,更多地關注基金會和慈善工作,” 考慮到這一刻對女性來說是多麽重要,這對我來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 “。

桑德伯格的履曆堪稱 ” 精英中的精英 “。在哈佛期間,美國前財長薩默斯就對桑德伯格賞識有加,自願擔任其論文導師。1999
年,薩默斯出任克林頓政府財政部長,桑德伯格任幕僚長,當時的她年僅 29 歲。此外,麥肯錫公司管理顧問、
世界銀行研究助理也成為了她個人簡曆中濃墨重彩的幾筆。再之後,就是讓其聲名鵲起的穀歌、Facebook。

憑著過硬的實力和人格魅力,桑德伯格 ” 風評 ” 一直不錯。隻是,作為企業 ” 第二把手 “,桑德伯格與 Facebook
共榮共衰的命運似乎並不可逆。

轉折點發生在 2018 年。當年 3 月,有關 8700 萬 Facebook 用戶數據被不當泄露的報道一瞬間將 Facebook
推上了風口浪尖。人們憤怒的原因在於,泄露的信息與 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掛鉤。

一時間,公司麵臨著前所未有的口誅筆伐,紮克伯格也不得不接受輪番上陣的美國國會和歐洲議會質詢。用戶信息泄露,作為 COO
的桑德伯格似乎難辭其咎,當時,有媒體報道 ” 紮克伯格因醜聞事件指責桑德伯格 “。

” 不和 ” 跡象時有顯示。曾有一位公司前高管透露,桑德伯格支持更嚴格的內容審核,而紮克伯格則主張該平台不應該成為 ” 真相的仲裁者
“。

2021 年 10 月,Facebook 正式改名為 Meta
Platform,轉向元宇宙業務的決心可見一斑。有人認為,元宇宙生態將使 Facebook
營收渠道大大拓寬,扭轉單一的廣告收入,桑德伯格也因此失去了長袖善舞之地,這或許也是她離開的原因之一。

與此同時,新的 ” 靈魂人物 ” 也在崛起。2018 年,英國前副首相尼克 ·
克萊格作為全球事務和通訊副總裁加入 Facebook,2022
年,克萊格升任全球事務總裁,在政策決策方麵擁有了更大權限,紮克伯格稱他將 ” 在所有政策事務上領導我們公司
“。此前,克萊格向桑德伯格匯報,如今也向紮克伯格直接匯報。對於苦於 ” 打理 ” 政治事務的 Facebook
而言,前政要的加入與提拔意味頗深。

而接替桑德伯格的是公司首席增長官哈維爾 · 奧利文,紮克伯格稱其為 ” 一個更傳統的首席運營官角色
“。與桑德伯格的閃耀不一樣,出生於西班牙的奧利文內斂安靜,於 2007 年加入
Facebook。作為增長官,奧利文主要躬耕海外市場,致力於將應用推廣到拉丁美洲等美國以外的用戶。

奧利文工作期間,Facebook 用戶量極速擴容。Statista 數據顯示。Facebook 在 2008
年第三季度的的月活用戶量為 1 億。而截止 2022 年 3 月 31 日,Facebook 及其家族產品應用月活人數達 36
億,每日活躍人數達 29 億。

也有人猜測桑德伯格是在審查壓力下請辭。6 月 11 日消息顯示,Meta 正對桑德伯格多年來將
Facebook 資源用於個人事務進行更廣泛的審查。據悉,從去年秋天起,Meta 就已對數名員工展開調查。

調查範圍主要包括是否利用公司員工來支持 Lean In
基金會的工作;幫助她進行第二本書的寫作和推廣;以及是否利用公司資源策劃婚禮等。據悉,若屬實,可能會違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規定。

有接近桑德伯格的消息人士表示,這項審查令她感到困擾,但並沒有促成她從公司辭職的決定。目前,針對公司的調查,桑德伯格暫無回應。其發言人則曾向媒體表示,”
沒有不當使用公司資源來策劃她的婚禮 “。

” 向前一步 “

這些年間,Facebook 與桑德伯格稱得上 ” 相互成就 “。

在職期間,桑德伯格名利雙收。”Facebook 第一夫人 “、Facebook 董事會首位女性成員、《福布斯》雜誌 ”
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女性 ”
第五名、《時代周刊》雜誌封麵等等,這些榮譽與頭銜,桑德伯格統統收入囊中。此外,據《福布斯》估計,桑德伯格的總財富為 16
億美元,是科技界第二女富豪。

這邊廂,她被譽為 ” 矽穀最有影響力的女人
“,以商界精英身份顯赫一時;另一邊,作為一名女性主義者,桑德伯格同樣備受擁戴。

2013 年,桑德伯格登上《時代周刊》封麵,標題是 Don ’ t hate her because she ’ s
successful,不能因為她成功而厭她。

” 她是世界上有史以來最大的人類(社交)網絡的副駕駛員。Facebook 大約有 10
億用戶,其中大多數是女性,至少在美國是。她的履曆,她在哈佛商學院、麥肯錫和財政部的工作稱得上按部就班,並沒有革命氣息。但在主要女權主義者的‘血統’中,她很可能會成為關鍵人物。”
當年的文章如是評價。

” 從某種意義上說,她幾乎就像 50 年前的貝蒂 · 弗裏丹一樣,” 作家兼曆史學家 Stephanie Coontz 說,”
她正在與特定的觀眾交談,但她們真的需要這個信息。” 貝蒂 · 弗裏丹是 20
世紀美國女性主義代表人物之一,對美國第二次女權主義運動作出了莫大貢獻,被大眾稱為 ” 解放所有家庭主婦的家庭主婦 “。

值得一提的是,桑德伯格的母親原本是一名為了家庭放棄攻讀博士學位的家庭婦女,但後來成長為一名女性主義者,桑德伯格的主張很難說與她的母親沒有關係。

在很多個場合,桑德伯格都會用她略顯沙啞的聲音,提醒女性注意思想中的無形障礙。她作出了三點告誡:一,坐在桌旁,是指在工作場合中保持主動,要勇於為自身利益去進行談判;二,讓你的伴侶成為合作夥伴,要學會與伴侶保持公平合作;三,在你離開前別放棄。不要事先放棄,不要為了生育計劃或者其他而影響你現在的衝勁。

2013 年,桑德伯格出版了第一本書《Lean in》(向前一步),副標題是 ” 女性、工作及領導意誌
“,一度成為全球暢銷書,特別受職場女性歡迎。新書出版不久,桑德伯格啟動了同名非營利基金會。

官網介紹,基金會的使命是 ” 賦予女性實現目標的力量 “。

但其中不乏爭議之聲。哈佛學位、從政從商的履曆、富有且出色的丈夫,在恰當的時機進入了有前景又正當時的公司。桑德伯格這些要素,幾乎每一個都難以複製,要求所有人都像她一樣勇往直前,似乎有些想當然。

另一個爭議在於,有爆料稱桑德伯格利用 Meta
的影響力,壓製媒體對其前男友動視暴雪首席執行官鮑比科蒂克的不利報道。當時 Meta 發言人對此事的回應是:”
桑德伯格從未為了影響編輯決定,而將該媒體與 Facebook 的商業關係作為威脅。”

這一質疑對桑德伯格的聲譽及其女性主義色彩造成了很大的創傷,疊加公司的數據醜聞事件,關於桑德伯格的個人評價逐漸出現了分化。隻是,紛擾之中,桑德伯格的女性主義身份並未退卻,其個人主頁背景上仍是女性大合照,而按照桑德伯格本人公布的計劃,接下來她將會把更多的時間與精力投入到女性權益當中去。

Meta 站在 ” 十字路口 “

如今的 Facebook 並不好過。

美國通脹高燒、貨幣政策收緊,由此引發的股票拋售潮對科技股影響尤其顯著。疊加新冠疫情、供應鏈危機等影響因素,自去年 9
月以來,Meta Platforms 股價開始下滑,從 339.39 美元 / 股跌至如今的 163.74 美元 /
股,股價腰斬很是迅猛。

桑德伯格的出走則帶來了更大的不確定性。” 她的離職正值公司處於一個非常重要的十字路口。” 市場研究公司 Forrester
副總裁兼研究總監 Mike Proulx 表示。

這個十字路口,很大程度上指向公司的元宇宙業務轉型。Meta 官方網頁上、紮克伯格個人 Facebook 主頁上,都充斥著 VR
設備等元宇宙元素。此前,Facebook 宣布 2022 年將在元宇宙相關技術上投入 100
億美元。隻是,巨額投入,回報寥寥。

Meta 公布的第一季度財報中,元宇宙項目的 ” 燒錢 ”
屬性顯露無疑。報告期內,元宇宙戰略核心部門 Reality Labs 收入約為 6.95 億美元,但虧損達到了
29.6 億美元。

從整體營收來看,數據同樣不容樂觀。2022 年第一季度,Meta 總營收為 279.08 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 261.71
億美元相比增長 7%;淨利潤為 74.65 億美元,與去年同期的淨利潤 94.97 億美元相比下降 21%。

如今,公司更是受到合規監管與行競爭的雙重夾擊。

伴隨著公司的持續擴張,圍繞 Facebook 隱私安全、合規壟斷的問題爭議不斷。兩年前,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對 Facebook
發起反壟斷訴訟,指控其通過多年的反競爭行為,非法維護其在個人社交網絡領域的壟斷地位,認為 Facebook 對
Instagram、Whatsapp 的收購行為損害了競爭,消費者的選擇權益亦受到損害。

近來,Meta 旗下虛擬現實頭戴技術設備商 Oculus、對 GIF 圖片供應商 Giphy
的收購等也都引起了監管機構的注意並對其進行審查。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國會正準備對《美國創新與選擇在線法案》的立法進行投票,這項針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法案若落地,Facebook
等科技巨頭勢必將要麵臨更加劇烈的監管風暴。

2020 年,為了對抗 Tiktok 帶來的短視頻流量壓力,Meta 在 Instagram 上推出了一項短視頻功能
Reels。今年,公司更是為全球所有 Facebook 用戶推出了 Reels,試圖以此加強對 Tiktok 的反擊。

紮克伯格曾就 Tiktok 發表評論稱,TikTok
是一個規模非常大的競爭對手,而且還在以很快的速度在增長,雖然我們有非常快的發展,競爭對手同樣增長迅速。他表示,對於 Reels
的發展保持樂觀,但是要做的工作還很多。

種種跡象表明,在愈發激烈的行業競爭中,Meta 正想方設法企穩 ” 一哥 ” 地位。此前,為爭取青少年用戶,Meta 計劃為 13
歲以下孩子推出兒童版 Instagram,但後因立法者和家長團體的反對而暫停。值得一提的是,曾有當地媒體稱,Meta
正在讓谘詢公司策劃一場旨在讓美國公眾反對 TikTok 的全國性運動。

多重壓力之下,紮克伯格的元宇宙轉向能否助其再造一個互聯網王國?中華青年商會創會會長譚鎧承向 21 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疫情下不同領域的產業、企業都在關注元宇宙的發展,很多巨頭紛紛在布局。但在商業應用、價值變現方麵,在市場上暫時還沒有元宇宙相關的產品能完全體現出來。Facebook
改名為
Meta,既是迎合現時的風口,也是給予自己定位,在元宇宙的熱潮下搶占先機,在相對優勢下有條件通過自身龐大的用戶量來推動元宇宙的發展,我相信市場上也很期待
Facebook 如何利用自身優勢為市場創造突破性的價值。”

未來難測,隻是之後的元宇宙江湖,將不會再有桑德伯格的身影。

至於如今的 Meta,大家普遍認為桑德伯格的出走必然會帶來沉重的 ” 斷臂之痛
“,但也有分析認為,華爾街並沒有被這個消息嚇到,他們仍看好該公司前景,桑德伯格的離職並不等於 Meta 麵臨迫在眉睫的挑戰。

2022 年,地緣政治風險增加,資本市場動蕩,愈加趨嚴的合規監管更是日夜懸在科技巨頭的脖頸上,這些環境因素之下,Facebook
乃至其他科技巨頭如何破局,都成為焦點所在。而桑德伯格宣布離開後,人們對 Facebook
更多的想象空間在於,當年勢如破竹的創業企業,以及那位常年連帽衫的年輕人,能否在下一個互聯網洪流中繼續站穩腳跟 ?

“矽穀最有影響力的女人”辭職了!背後原因謎團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