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上海老人去世時綠碼 家屬卻被判紅碼無法送最後一程

老人突發疾病去世,家人卻因紅碼無法參加追悼會,這將是怎樣的悲痛與無奈!究竟是怎麽回事?

家住斜土路2183弄的林先生向新聞坊同心抗疫平台發來求助,他的嶽父李老伯95歲高齡,今年4月到5月間進過方艙醫院治療,5月下旬,老人核酸轉陰後出院,回家時,核酸複核結果也是陰性。

本周二(6月14日)老人因基礎性疾病發作,被送往龍華醫院救治,入院當天老人的抗原和核酸結果都是陰性,但不幸的是老人最終不治,前天(6月16日)因病逝世。

昨天,林先生和妻子、嶽母3人趕到龍華殯儀館籌備老人家後事,可就在回家時突然發現,他們3人的隨申碼都變紅了!

更愁人的是,老人的追悼會已經定在今天中午舉行,可老人3位最親近的家人卻都被隔離在家中。

難道說李老伯在去世前被判定為了核酸陽性嗎?

一起來看記者的調查

由於林先生和妻子、嶽母都被隔離在家,今天一早記者趕到斜土路2183弄時,隻能隔著窗戶以電話形式與其溝通。提到眼前的遭遇,林先生長籲短歎。

求助人 林先生:

醫生開具了死亡證明,開出了以後
(17號)我們就到了龍華殯儀館去(商議)開追悼會的事情,進去的時候全部是綠碼,在回家的路上發現咱們是紅碼了。

那今天18號要開追悼會12:00,可是我們去打的電話12345、110都打過都沒能解決,我們怎麽辦?我們家辦喪事,但是社區說不能出去,親戚朋友都到了,我怎麽辦呢?

林先生實在想不出

問題出在了哪兒?

詢問居委,工作人員回複稱,據他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問題是出在了李老伯住院後,6月15日那天的核酸檢測上,當天李老伯一共檢測了3次核酸,雖然後兩次結果均為陰性,但第一次檢測的結果至今仍顯示為“檢測中”。

求助人 林先生:

如果是陽性的話,醫院肯定不讓我們陪護,但是這3天我們陪在裏麵,都是核酸陰性的,我們也沒接觸陽性的人。疾控電話一直打不進,12345熱線打過去以後,回複說按最高級別的緊急事情為我們辦理,但是我們一直等到今天要開追悼會了,現在還沒給回音,我們昨天的核酸也是陰性的。

記者聯係了林先生家所在居委會

工作人員表示:

此事他們也很無奈

同樣心急如焚!

謹斜居委會主任 顧薇:

這個是沒辦法,區疾控中心過來的問題,我們也沒辦法隻能遵守走程序。我們也對老爺子這個情況比較著急,也從各方麵進行了關心,並且及時跟街道反映情況,街道也在幫我們跟疾控中心溝通,盡量把這件事情能夠核實清楚,因為如果他沒有去世的話,馬上就可以再做一次核酸的,但他去世以後也沒辦法核實了。

就在記者采訪居委會時,距離林先生嶽父的追悼會時間越來越近了,居委工作人員表示,她會代表社區居民,送李老伯走完最後一程,希望林先生一家能夠節哀!

謹斜居委會主任 顧薇:

老爺子的追悼會,我代表我們居委會,還代表51號(樓棟)全體居民,一起去參加。我今天也去找他們的第三代,因為小青年會用手機,能不能開一個雲視頻,讓家屬見上老人最後的一麵,了卻這個心願。

最終,林先生一家還是沒能趕上老人的追悼會,那麽老人究竟是否陽性,以至於家屬都被判為密接呢?

記者通過徐匯區相關部門了解到,李老伯6月15號的核酸檢測結果之所以一直顯示“檢測中”,其實代表的就是“疑似陽性”,按標準流程,需要由區疾控再進行2次核酸檢測來確認,且前後需要間隔24小時。但尷尬的是,老人已於16日去世,本應間隔24小時之後進行的核酸檢測無法進行,這也就阻礙了老人家屬解除密接身份。

事情的原委清楚了,因為老先生已經去世無法再次檢測,陽性身份就無法排除,家屬的密接帽子也就輕易摘不得。

上海老人去世時綠碼 家屬卻被判紅碼無法送最後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