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幾十萬人的銀行存款“消失”,背後關鍵人物是他?

神秘的河南新財富集團

和“隱身”背後的呂奕,

開始受到輿論關注。

編輯:許曄

“多家村鎮銀行取款難”風波中,關鍵人物終於浮出水麵。

6月18日,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發布警情通報:

“2022年4月19日,許昌市公安機關依法對河南新財富集團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河南新財富集團”)涉嫌重大犯罪立案偵查。

現初步查明,2011年以來,以該公司實際控製人呂某為首的犯罪團夥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係列嚴重犯罪。”

呂某是誰?

據第一財經等媒體的報道,呂某真名叫呂奕,出生於1974年,老家是河南南陽。2020年8月,他還參與了河南南陽尋根問祖活動。

盡管他此前的媒體曝光率極低,但還是留下了蛛絲馬跡。有金融圈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2016年前後,呂奕在圈子裏很有名,“他們想收的銀行,別家都會退出”。

近400億元“無法提現”

曾在開封工作多年的退休官員林棟(化名)告訴第一財經,呂奕身後的呂氏家族,最初主要從事家電流通生意,並在豫西南地區有著一定的影響力。

23歲那年,呂奕就和人一起創辦了河南航天家電股份有限公司,但他真正的第一桶金,其實是來自高速公路。

2003年,河南蘭考到沈丘的蘭尉高速正式奠基,建設方蘭尉高速開發有限公司背後的實控人,正是呂奕。他也由此獲得了公路30年的收費權。

但修高速公路的錢從哪兒來?

呂奕想了個招兒:把高速公路收費權抵押給銀行,空手套白狼借來24億元修路錢,然後把其中部分資金用於參股金融機構,然後再把金融機構的股權抵押融資……

再後來,他成立河南新財富集團,並透過旗下遍布全國的影子公司,先後參股了國內多家城商行、農商行和村鎮銀行。

據鳳凰網《風暴眼》不完全統計,呂奕及其新財富集團盤踞的銀行高達30家。知情人士稱,“呂老板很有勢力”,除了在開封擁有兩大家電市場萬寶商場和航天商場,還擁有蘭尉高速以及五星級酒店、賓館等。

多年來,呂奕處在“悶聲發財”的狀態中。

直到今年4月18日,“多家村鎮銀行無法取款”的消息開始發酵。多家銀行先後發布公告,稱因係統升級維護,網上銀行、手機銀行將暫停服務,引起一些儲戶恐慌。

·多家村鎮銀行發布係統升級維護公告。

一些到鄭州去溝通“取款難”甚至根本沒去河南的相關儲戶,近日甚至突然發現自己的健康碼變紅了。

一位葉姓儲戶告訴《三聯生活周刊》記者:“大概在一個月前,河南公安廳初步給每個省市發了一個協作函,大致是讓儲戶合理維權,不要做出過激的行為。有儲戶看到了這張協作函,上麵標記的數字,金額在397億左右,儲戶數量在幾十萬。”

自此,神秘的河南新財富集團和“隱身”背後的呂奕,逐漸受到輿論關注。

和落馬官員有隱秘聯係

那麽,呂奕控製的河南新財富集團究竟有著怎樣的能量,才能滲透如此多的銀行?

公開信息顯示,河南新財富集團成立於2011年7月中旬,注冊資本1.16億元,法人代表為餘澤峰,持股比例80%,自然人林恒森持股20%,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對實業投資、企業投資與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該公司已於2022年2月10日注銷。而同月,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因受賄被逮捕,當時呂奕也被帶走協助調查。

這並非呂奕第一次與賄賂事件扯上關係。

有媒體報道,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曾在2018年9月20日作出的刑事判決書中披露,呂奕為尋求貸款,曾向鄭州銀行副行長喬均安借款900多萬元,之後為獲取更多貸款,又行賄2300多萬元。

而且,兩人還一起做起了吃息差的生意,由喬均安負責搞定銀行批準,呂奕借款後再放貸給一些關聯公司。在這份判決書裏,呂奕的身份是新財富集團董事長。

今年6月17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通報稱,中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魏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河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此前一周,河南省紀委監委對河南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原首席發展顧問竇榮興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也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而竇榮興正是中原銀行的原董事長。

·竇榮興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

中原銀行與備受關注的新財富集團也存在千絲萬縷的聯係。

鳳凰網《風暴眼》稱,2013年底,中原銀行在成立之初曾合並13家城市商業銀行完成重組,其中一家為駐馬店銀行,其股東中有新財富集團的影子。重組前夕,河南新財富集團的關聯公司突擊入股,獲得駐馬店銀行的5.6%股權。

據《證券市場紅周刊》報道,在呂弈的“朋友圈”中,還囊括了PE基金、港股上市的大型銀行、信托,以及注冊資本達400億元的大灣區產融投資公司,但就是這個龐大的“朋友圈”,目前已有很多合作對象與呂弈關係出現破裂,有的正在起訴他。

國籍已為塞浦路斯

今年3月,許昌市公安局曾發布《懸賞通告》,懸賞10萬元通緝涉嫌“嚴重經濟犯罪”的在逃嫌疑人孫振甫。從2018年起,孫振甫擔任許昌農商行的副行長。

·許昌市公安局曾懸賞通緝許昌農商行原副行長孫振甫。

許昌農商行是此次出現問題的禹州新民生村鎮銀行、柘城黃淮村鎮銀行、上蔡惠民村鎮銀行、安徽固鎮新淮河村鎮銀行的最大股東。

5月16日,曾有媒體向許昌警方求證孫振甫是否歸案,對方表示相關案情還不便透露,不過,此前懸賞10萬元征集線索的《懸賞通告》“已經作廢”。

3天後,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該事件不僅是社會公眾和村鎮銀行之間的交易問題,還涉及其他主體和複雜的交易結構。

銀保監會稱,四家村鎮銀行的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通過內外勾結,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過資金掮客吸收公共資金,涉嫌違法犯罪,目前公安機關正在偵查。相關業務也要等公安機關偵查結束後,依法依規處置。

這是通報消息中,第一次出現“河南新財富集團”的字眼。

很多人關心,呂弈作為事件及諸多謎團的核心人物,身在何處?

有媒體報道,呂弈在結束“蔡鄂生案”的協助調查後就去了美國。目前,他在境外以“久安電視國際傳媒集團理事長”的名頭活動。該傳媒集團自稱是一家總部位於紐約、由理事會管理的非盈利性新媒體機構。其官網顯示,呂弈的國籍為塞浦路斯。

6月17日,據清風鄭州微信公眾號消息,針對近日部分村鎮銀行儲戶健康碼被賦紅碼的問題,鄭州市紀委監委啟動了調查問責程序,對發現違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碼管理辦法》的亂作為,將依規依紀依法嚴肅處理。

6月18日,河南省許昌市公安局在警情通報中表示:目前,案件偵辦取得積極進展,公安機關已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一批涉案資金、資產。

“該案涉嫌犯罪行為持續時間長、參與人員多、案情十分複雜。公安機關將進一步加大案件偵辦力度,不讓犯罪分子逍遙法外,逃避懲罰,進一步加大追贓挽損力度,維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並適時發布案件偵辦階段性進展情況。”

·許昌市公安局警情通報。

保證儲戶存款安全是整個銀行業務的邏輯起點和基石所在。

正如光明網評論所說,村鎮銀行再小,也必須保護儲戶利益。這是常識,也是底線。處理本案時,必須保證合法儲戶的存款安全,否則會影響“銀行”整體的社會信用。

綜合自第一財經、每日經濟新聞、鳳凰網《風暴眼》、三聯生活周刊、光明網、證券市場紅周刊、澎湃新聞、華夏時報等。

幾十萬人的銀行存款“消失”,背後關鍵人物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