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特寫:1月6日的彭斯和他的2024大選

《紐約時間》出品 

來源:華爾街日報 翻譯:胡安  編輯:江南

邁克·彭斯

周四(6月16日),調查2021年美國國會暴動事件的眾議院委員會幾乎把全部精力集中在邁克·彭斯(Mike
Pence)在避免憲法危機中發揮的作用上,而這位前副總統卻遠離了華盛頓。

彭斯沒有觀看聽證會,而是在俄亥俄州為州長邁克·德萬(Mike
DeWine)和一名共和黨國會議員助選——這是他在精心安排下重新出現在全美政治舞台上的最新一步,他似乎在為2024年的總統競選做準備。

“最終,我相信大多數美國人都明白,我們那天是根據憲法和這個國家的法律履行了自己的職責,”彭斯在1月6日接受采訪時談到自己的行為時說,當時他頂住了來自時任總統唐納德·川普的壓力,對喬·拜登獲得的選舉人團票予以認證。

彭斯對川普效忠四年,這是他表現出的最明顯的一次背離。委員會成員說,總統的行為引發了包括要求絞死副總統在內的一次襲擊。 

不過,彭斯表示,他不像川普輸掉之後那樣,對重新考慮2020年大選的問題感興趣,這讓一些共和黨領導人感到失望。

彭斯周四說:“我在全美各地所到之處都可以告訴你們,美國人民正在受到傷害。通貨膨脹率達到40年來的最高水平,每加侖汽油5美元,甚至更高。我在周一親眼目睹了我們邊境的危機。衝擊我們城市的犯罪浪潮。這也是我如此堅定地支持眾議院、參議院和州長候選人的原因之一。”

彭斯的旅行說明了他在另一場選舉中麵臨的挑戰,他正在努力應對川普政府的遺產。一些分析人士和共和黨戰略家質疑他能否成功。

“川普在許多州的基礎都非常穩固和忠誠,”賓夕法尼亞州民調專家特裏·麥當娜(Terry
Madonna)說。“這是彭斯的問題。他必須找到一種方法,在不疏遠這些選民基礎的情況下,讓其中一些人支持他。”

63歲的彭斯希望提醒人們記住川普時代的政策,他一方麵對聽眾強調“川普-彭斯”這個組合,一方麵又希望與這位前總統不斷引發的爭議形成對比。他認為,有足夠多的共和黨人希望在重新考慮2020年大選之外,把注意力集中在在有利的環境下為選民提供一個民主黨之外的選擇。

“總統和我的風格非常不同,我們是不同的人,”彭斯說。“但我們肩並肩地工作……我們為美國人民服務。”

周一,彭斯將在芝加哥就經濟政策發表演講,談及高通脹和汽油價格問題。本周早些時候,他在亞利桑那州批評了拜登政府處理邊境安全問題的方式,並會見了當地執法官員和牧場主。他曾就中國問題發表演講,並出現在一個反墮胎組織麵前,提醒右翼人士他的保守派資曆。

彭斯在大學時再次找回基督教信仰,後來成為了一名電台脫口秀主持人,當選為國會議員,後來成為印第安納州州長。他長期倡導有限政府,是社會保守派團體的盟友。

他與西蒙與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 &
Schuster)達成了一項協議,將出版一本自傳,預計他將繼續前往2024年共和黨提名投票首輪的州:愛荷華州、新罕布什爾州、南卡羅來納州和內華達州。

在2021年4月植入心髒起搏器後不久,彭斯宣布成立了一個名為“推進美國自由”(Advancing American
Freedom)的新政治倡導組織,該組織允許他籌集和支出資金來概述自己的政策議程,並在共和黨人中獲得支持。

彭斯為這家總部位於印第安納波利斯的組織安排了一個備受矚目的顧問委員會,其中包括幾名曾為川普工作的人。成員包括總統的前顧問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國家經濟委員會前主任拉裏·庫德洛(Larry Kudlow);前教育部長貝琪·德沃斯(Betsy
DeVos);以及保守派組織“成長俱樂部”(Club for Growth)主席戴維·麥金托什(David
McIntosh)。

知情人士表示,預計他還將組建一個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super PAC),該委員會可以接受無限的資金。

今年5月,邁克·彭斯和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在競選活動中向支持者致意。

彭斯正在為其他候選人助選,包括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坎普沒有推翻2020年的選舉結果,這讓川普感到憤怒,盡管缺乏證據表明該州存在普遍的欺詐行為。在上個月的初選中,坎普輕鬆擊敗了他的挑戰者、前參議員戴維·珀杜(David
Perdue)。

在俄亥俄州,彭斯與德溫一起出現——德溫曾表示,川普在1月6日襲擊發生前“火上澆油”——並為眾議員史蒂夫·夏博(Steve
Chabot)籌款,他所在的選區被重新劃為有利於民主黨的選區。彭斯原定於本周早些時候會見另一位曾惹川普不開心的州長,也就是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但因杜西的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而無法成行。

1月6日舉行的小組聽證會提供了詳細證詞,證明川普試圖向彭斯施壓,要求他拒絕某些州的選舉人票,或暫停計票10天,並將事情再推回給這些州。

彭斯拒絕這麽做,他認為自己將履行的職責隻是禮儀性的,這讓總統感到憤怒。目擊者描述了兩人之間的通話,川普在通話中給副總統貼上了“懦夫”的標簽,並對選擇他作為競選夥伴表示了明顯的遺憾和後悔之情。

據該委員會成員、加州民主黨眾議員彼得·阿吉拉爾(Pete
Aguilar)說,在特勤局將彭斯帶到國會山的一個安全地點時,暴徒離他不到40英尺。“副總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他說。

鑒於川普對彭斯的敵意,這位前副總統不得不謹慎選擇演講地點。在一些活動上,他遭到了川普支持者的噓聲和“叛徒”的叫罵聲,並缺席了2021年和2022年在佛羅裏達州舉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動會議。一些川普的支持者把彭斯的名字從川普-彭斯的庭院標牌和保險杠貼紙上抹去。

彭斯自己表示,在他所到之處,他所接觸的人都表達了對他的鼓勵,人們也對他1月6日的行為表示感謝。他的助手們表示,這類情緒和對話已經越來越常見。

時任副總統彭斯和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共同主持了國會對2020年選舉結果的認證。

許多其他潛在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都表示,如果川普參選,他們不會參選;佛羅裏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是明顯的例外。

彭斯表示,他可能會在2023年初確定自己是否再次發起競選,他的決定基於的將是與妻子的祈禱和與朋友的交談,而不是川普是否決定參選。

“哪裏召喚我們,我們就去哪裏,”彭斯說。“但我不會讓任何人替我做決定。”

彭斯和川普已經有一年左右沒有說過話了。川普的發言人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共和黨競選顧問、前南卡羅來納州黨主席馬特·摩爾(Matt Moore)表示,川普的批評傷害了彭斯的提名之路。

“不管公平與否,因為川普總統不喜歡他,彭斯在基礎盤眼中已經被削弱了,”他說。“彭斯是南卡羅來納州天生的候選人,但在川普時代就不是。”

摩爾過去曾為尼基·黑利(Nikki Haley)和參議員蒂姆·斯科特(Tim
Scott)工作,黑利是川普政府時期的前州長和駐聯合國大使。這兩位南卡羅萊納人自己也經常被提到2024年總統或副總統候選人的可能性。

邁克·彭斯與俄亥俄州州長邁克·德萬握手。

愛荷華州一個保守派倡導組織的負責人鮑勃·範德·普拉茨(Bob Vander
Plaats)對彭斯的前景更為樂觀。“我認為他對競選是非常認真的,”他說。

範德爾·普拉茨觀察發現,彭斯卸任後在愛荷華州的幾次露麵中受到了黨內基礎選民非常熱情的歡迎,因為他“長期以來一直支持我們的議題”。

範德·普拉茨表示,他預計無論川普是否參選,這位前副總統都將競選共和黨提名。他表示,愛荷華州保守派對川普2024年再次參選的看法非常複雜。他說:“就連他的大本營裏的很多人也不認為他應該成為旗手。”

新罕布什爾州共和黨人湯姆·拉斯(Tom Rath)曾為該州的多場總統競選提供建議,包括2012年的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他說,彭斯1月6日的立場可能會讓他贏得選民的青睞。

“他是川普在哲學上的保守派的最合理的替代人選,他最適合站出來說,川普唯一真正的意識形態支柱是他自己的政治未來,而彭斯的公共事業和記錄證明了他在理念上的真誠。他堅持這些信念,甚至冒著可能危及個人安危的風險,”拉斯說。

5月中旬,哈佛大學美國政治研究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olitical
Studies)和哈裏斯研究分析公司(Harris Insights &
Analytics)聯合進行的一項全美在線調查顯示,當共和黨人和無黨派人士被問及在2024年共和黨總統初選中會支持誰時,彭斯排名第三,遠遠落後於川普和德桑蒂斯。而在將川普被排除在外時,德桑蒂斯比彭斯更受歡迎,比例為25%比15%。

彭斯的助手表示,現在還為時過早,全美民調沒有反映出他對早期關鍵州的日益關注。

他還希望展示自己籌集競選資金的能力。下周,他將成為紐約州保守黨籌款活動的主角。

特寫:1月6日的彭斯和他的2024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