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當留學生想回國:經曆天價機票和半年的心驚膽戰

” 留學生還能回來嘛 “、” 加拿大回國要隔離多久?” ……

2021 年 11 月,27 歲的趙濤決定回國,此時他已在加拿大留學近 8
年時間,懷著對回國團聚的殷切渴望,他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了疑問。

但趙濤沒想到,迎接他的是一場網絡暴力。當網友們得知他在疫情期間要回國,各種謾罵和責備充斥在評論區:” 呆在加拿大 “、”
在國外不是很好,回來幹嘛 ” ……

更讓趙濤沒想到是,這也僅僅是他回家路上最微不足道的 ” 磨難 “。

接下來的半年裏他經曆了烏俄戰爭、上海靜態管理、天價機票等等曆史事件,在眾多 ” 大事件 ” 的影響下,以往隻要 18
個小時的回家路程,被拉長到半年。

以下是趙濤的個人講述:

文 | 楊佳

編輯 | 常新

1

2021 年 9 月,我終於拿到了加拿大永居身份。

拿到身份的第一天,我的心情說不上多激動,更確切的形容詞是無奈、複雜,為了這張身份我等得太煎熬。

在此之前,我已有近 4 年時間沒見到父母。

2013
年,我來到加拿大讀大學,畢業後順利拿到為期三年的工作簽證。當時我的計劃是,等工作簽證到期以後,我就回武漢陪陪父母,順帶看看國內其他職場機會,再決定是否留在國內發展。

沒想到,就是 2020
年武漢新冠疫情爆發,加拿大飛回中國的航班被取消,我回不了家了。另一方麵,由於加拿大的新冠疫情感染人數也逐步增長,許多計劃來加拿大工作的人也滯留在原籍,當地勞動力吃緊,就延長了我的
18 個月的工作簽證。

這麽一延長,我留在加拿大的時間所積累的分數正好夠拿到加拿大永久居住的身份。

做好決定後,我和父母遠程視頻,告訴他們我決定暫留加拿大,等拿到永居後回國團聚。

畢竟出國 8 年,我從未在國內職場工作過,如果不適應 ” 內卷 “、或者找不到工作,還有一條退路。

但沒成想 ” 永居 ” 身份,反而又成了我回國和父母團聚的第一場磨難。

2

因為防疫政策一直在變動,為了不走冤枉路,盡可能縮短回國時間,我就在網上谘詢加拿大回國需要經曆哪些檢驗政策、隔離時間。

沒想到,有些網友看到了我們之前分享的加拿大生活、永居身份等信息後,對此大做文章,甚至網暴我們。

” 加拿大人回來幹嘛 “、” 千裏投毒 “、” 國家要你時你不在,現在外麵混不下了你要回來 “” 武漢不歡迎你 ” ……

那段時間,一打開社交平台,評論區回複就充斥著這些謾罵的話語。我很生氣地回複,” 我是中國武漢人,我為什麽不能回來
“,還曬出了中國護照,但謾罵反而越演越烈。

網絡求助的路被堵死,我隻能關閉賬號,自己找其他的解決方案。很快,我迎來了第二個難題,怎麽買機票?

這次回國,我們計劃至少呆 1 年時間,需要把在加拿大養的寵物貓一起托運回國。幾經打聽之下,隻有加拿大航空(Air
Canada)可以帶寵物進機艙。

於是我和女友訂了 2022 年 4 月從多倫多飛往上海的機票,機票本身不貴,單人 6000
元,還在我們的負擔範圍內,同時加入了同胞組建的航班群,打算互相照應。

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2022 年 3
月烏俄戰爭爆發,俄羅斯對加拿大航空關閉領空權,而我們的航班會經過俄羅斯上空。幸好,後來航空公司得知我們航班不取消,隻更改航線,先降落韓國再飛上海。

2022 年 3 月,上海又開始爆發零散疫情。群裏有人說,”
聽說上海有疫情,許多航班改降落地點了,我們不會這麽點背吧?”

沒想到,一語成讖。

4 月 1 號上海全市封閉,政府要求加強對境外航班的管控,所有境外飛往中國上海的航班上座率由 75% 下調到 40%
——這代表著所有飛往上海的加拿大航班 ” 超載 “,有一半人會被退票。

最吊詭的情況來了。

加航號稱隨機退票,會在起飛前 2 天內通知。但問題是,在加拿大搭乘航班赴華的中、外籍乘客都須提供登機前 2
天內的核酸和血清檢測,也就是說我們無法預測自己是否會被退票,要一直觀察機票動態,一旦成功就要火速去做核酸檢測。

為了不浪費檢測費,我就每天蹲在電腦前看是否被退票——加航每天都有機票放出售賣,精準到座位號,一旦發現自己的座位號被售賣,就知道
” 自己被踢了 “。而就在起飛前 3 天,我看到了我和女朋友的座位號出現在可售的空間裏,標價 3 萬——我們被退票了。

我不得不把機票改到 5 月 8
日。然後,在和女友商量這段時間我們怎麽在加拿大繼續生活——當時我們為了回國,已經賣掉了在加拿大的車。

” 如果 5 月再不能回去,我們就 9 月回去
“,我和女友分別聯係了銀行,將自己的信用卡調到最高額度,甚至開始為買二手車做準備並開始製作簡曆。

圖 | 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

當飛機升空,一股力量把我拉上天空的那一刻,我才感覺到自己真的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想到若幹個小時後就可以回到祖國,家鄉的大地上將有一盞燈是為我而留,我頓時來了精神。

圖 | 在加拿大成功起飛

5 月 8 日淩晨,經過了 20 多小時的飛行,我終於踏上了祖國的領土,降落在浦東機場。

但眼前的景象讓我驚訝到說不出話來——以往幾次路過浦東機場總是人滿為患,而現在整個機場空蕩蕩。

接下來我和女朋友要去往上海的隔離酒店,在飛馳的大巴上大家低頭不語。空曠的道路上沒有人影,隻有大巴車在瀝青道路上靜謐滑過,恍惚間我懷疑自己還在加拿大的郊區。

我隔離在嘉定的酒店,一天 560 元,條件尚可。但緊接著,又有新的問題使我焦慮。

首先,攜帶寵物的我麵臨著如何離滬的難題,此外我和女朋友是不同省份的人,隔離結束後我們也要回不同省。

高鐵、飛機不允許帶貓,於是,我決定和貓一起包車回武漢。我迅速聯係了和我一樣需要回武漢的三個同伴,以 8000
塊的價格和中介包了一輛轎車,準備 5 月 23 日離開。

另外三名夥伴分別位於浦東、寶山,我們之間橫跨上海,在付訂金之前,我們還特定找他確定,” 不會太遠吧?”

中介拍著胸脯保證說,” 沒問題,我們成功運輸了好多人。”

結果,5 月 22 日,出發前一天,中介忽然聯係我們說上海管理嚴格了,跨區接送麻煩,要加 1000
塊錢。在我們四個人同意加價後的不到 12 小時內,他又說,” 沒有一萬塊錢,司機不跑這趟。”

就在我們準備出發時,上車才發現這個司機根本沒辦理離滬證明。迫於無奈,我們取消了這次拚車。

絕望的我開始給在上海的朋友打電話,但因 ” 境外回來 “、” 不是上海戶口沒居委會接受 ”
被一一否決。幸運的是,在武漢老朋友的幫助下,我又聯係上了一名當天從上海回武漢的自駕朋友,對方開價 2500 元。

同行的還有另外一個女生打算逃離上海的女生,兩個年輕人都對我境外回來的身份表示不介意,” 你隻要有核酸就行。”

害怕路上被攔截或者遇到政策突變臨時隔離,我們決定趕夜路出發,即天擦黑的時候啟程,淩晨到達,這段時間裏許多卡點的工作人員下班了,管理沒那麽嚴格。

這時女朋友已成功回到老家省會城市,開始了第二場境外隔離,她在電話裏哭得梨花帶雨,” 不出意外我們 1
個月後就能見麵了。”

這時候,距我從多倫多出發已經過去半個月,離我見久違的家人還有 15 天。

4

車主開的是一輛奧迪 A 係車,緊湊車型,上車後才發現,原本計劃的 3 人回漢,變成了 4 個人同行。

坐在副駕駛的是車主女朋友,江浙人,受上海影響,她公司倒閉,她也因為確診進過方艙後不好找工作,所以趁著這次機會離開上海。但江浙一帶返鄉的人太多,隔離費用也昂貴不說,兩人臨時決定,一起回武漢隔離
14 天再做打算。

上車開始,女孩子不斷跟我說,” 武漢真好,全國過去都免費隔離,我現在有家不能回 “,說著就紅了眼眶。

車上另一個搭順風車的女孩情緒則激動的多,一上車就開始不斷道謝。她手裏提了兩隻貓箱,一共 3 隻貓,還帶了 24
寸的行李,裏麵全是貓用品。至於自己的東西,” 帶不帶都不重要,到時候可以讓家人送來。”

她 3
月就察覺到上海有可能封控,但放心不下家裏養的三隻貓,苦守上海。結果隔離期間,公司通知降薪,房東依舊催租,她下定決心回武漢發展。

臨近離滬高速路口,我越發焦慮,擔心到了高速路口被攔下。高速路口前排著長長的車隊,車牌來自全國各地,直到車駛離上海,我懸著的心才放下。

與此同時,我們坐在車上的人,不約而同地拿出了手機,給家人打電話報平安,” 我終於離開上海了 “。

上海到武漢大約 850 公裏,需開 9-10 個小時,我們下午 7 點出發,將在淩晨 4 點左右到達武漢。但車主這時突然說,”
我要去下一個高速睡一會,可能無法按原定時間到達武漢了 “。

因離滬需要很多證明,在出發前的一天,車主都在四處聯係辦理離滬事宜,沒辦法好好休息,一到時間點立馬開車出門。怕我們擔心,他反複強調,”
平時我絕對不會疲勞駕駛上高速,但現在是特殊時期。”

最終我們約定,每到一個高速服務站就休息 1 小時,讓車主睡一會兒後出發。整整 16
小時的路程,我都不敢合眼,看著窗外影子從樹木變更成平原、變成高樓,幾經變換後才終於到達武漢的高速路口。

因我需要去境外隔離點再隔離 7 天、再滿足高風險地區回來 “7+7″
隔離,所以提前在高速路口下車等待接我的大白。這時,家人也正好打來視頻,視頻那頭的媽媽反複念叨,”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到武漢了,不怕了。”

我突然有些近鄉情怯,也理解了 ” 落葉歸根 ” 的感情,說著說著,眼淚就流了下來。

” 莫哭了,你都回家了 “,負責運輸我的大白遞給我一張紙巾,”
曉得你們好久沒回來了,給你安排了一個離家近的隔離酒店,說不定在酒店窗戶都能看到你家人。”

這時候,距離我決定回國,已經過去半年了。

當留學生想回國:經曆天價機票和半年的心驚膽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