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走(圖)

新聞 志豪 2周前 (12-02) 27次浏览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9年11月11日,劉忠林拿到了和妻子崔麗麗(化名)的離婚判決書。經曆一番拉鋸戰後,他爭取到了房子和車,但他要求返還10萬元錢的請求沒有得到法院支持。

劉忠林曾是一名故意殺人案的“凶手”。

1990年,有人在吉林省東遼縣淩雲鄉一處耕地內發現一具女性屍體。東遼縣公安偵查後認為,劉忠林有重大作案嫌疑。4年後,他被遼源市中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他堅稱無罪,多年申訴。

2016年1月22日,48歲的劉忠林刑滿釋放。經吉林省高院再審後,2018年4月20日,他終被改判無罪。

2019年初,他獲得460萬元國家賠償款。在當時的公開報道中,這是最高額的賠償。多年牢獄之災後,錢似乎是唯一能抓住的東西了。他將所有的賬目和相關文書收藏在家中的衣櫃裏:銀行流水賬單、法院凍結財產的民事裁定書、無罪判決書、國家賠償決定書、釋放說明書、匯款單、收款單和零零散散的購物小票。

他用這筆錢買了兩套房,一輛車,還開過一間烤肉拌飯館。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劉忠林積攢的票據。 攝影:曾金秋

劉忠林看過趙作海被騙走國家賠償款的故事,從一開始就決定“不能讓任何人盯住這筆錢。”但是,麵對離婚官司,他害怕失去妻子,卻也無計可施。

這場婚姻的終章與其序章一樣迅疾。結婚時,他曾懷揣對生育的期待,但他最終選擇守住這筆錢,“那是我25年流血流汗換來的賠償款,誰也不能拿。”

剛出獄那兩年,他一窮二白,在姐夫王貴臻的幫助下,去北京、深圳、長春找了多份臨時工。這讓他與時代稍稍接上了軌。

在快手上,他給一位年輕女子演唱的80年代歌曲《梅花淚》點讚。他用美圖軟件和妻子自拍,再把照片精修到20歲出頭的模樣。他的著裝也像個小鎮上的年輕人——白色T恤、黑色運動褲、球鞋。

他看起來的確比同齡人年輕。盡管身材臃腫、黝黑,但處在五十多歲的年紀,他的臉上少了很多皺紋。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劉忠林。 攝影:曾金秋

他似乎不大明白自己容貌年輕的原由,隻記得在監獄裏有些人一夜就能白頭。“我感覺我還活在那個時候。”劉忠林評價自己。

他一生中交往的女性不多,第一段戀情結束於20多年前他入獄那年,此後沒再聯係。第二段則是姐姐幫忙介紹的,雙方因為在一筆錢的用途上無法達成共識而分手。

2018年底,劉忠林相中了28歲的崔麗麗。從認識到結婚,他們隻用了兩個月。

“我就尋思著有個家,有個後。”劉忠林覺得,崔麗麗讓他看到了踏實過日子的希望。

結婚是在2019年夏天。

新人滿懷熱忱。他們去拍了婚紗照,也按照頭婚的習俗辦了場還算盛大的婚禮。

崔麗麗身材微胖,劉忠林也胖。經過一番精修,照片裏相差23歲的兩個人看起來年紀相當。

王貴臻記得,婚禮酒席每桌598元,席麵在東豐縣來說已經算得上排場。

那場婚禮的禮金簿還被保存著。上麵記載著,份子錢數額從200元到1000元不等。

婚後,夫妻倆住進了東豐縣最好的小區,這個小區有商品房和保障房,劉忠林住的是商品房。買房時,國家賠償款尚未下發,錢是律師請求法院提前從中支取的。

服刑多年,他老家的泥土房早已無法下腳。那間房子沒了窗戶,天花板也墜入泥地。如果不是在東豐縣買了房子,他算得上無家可歸。

事實上,他已經無家可歸了。多年前,患有精神病的母親走失,父親也已去世。而因為入獄,他與絕大多數親人早已不來往。

這間新買來的房子被前房主裝修成歐式風格。劉忠林沒做改動,隻是把生活用品搬進來:他全部的憑證、衣服、鍋碗瓢盆、洗漱用品以及一輛自行車。

與所有新婚家庭相似,新人的主臥懸掛著婚紗合影,客廳掛著崔麗麗的單人照。而在次臥,高懸床頭的是一對新生兒的貼畫。在中國,有傳說新婚夫婦如果對著新生兒的照片多看幾眼,能討個好彩頭。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新房裏的新生兒貼畫。 攝影:曾金秋

生育是劉忠林成家最大的理由。他說,在牢裏這麽多年,最崩潰的時刻就是想到自己很可能“沒後了”。

“人一輩子活著是為什麽?不就是為了有個後嗎?”

崔麗麗也配合他的想法。婚後,她去醫院摘了環,還做了孕前檢查,結果顯示還可以生。劉忠林說,剛結婚時,他還偷偷想過未來孩子的名字。

“我女兒一直挺同情他的。”崔麗麗的父親說。

夫婦倆在白泉鎮加盟了烤肉拌飯館,還在東遼縣白泉鎮買了套房子以及一輛紅色奔馳車。“零零總總加起來,花了將近一百萬。”

劉忠林算過,拌飯館每天大概能賺500元。但一兩個月後,他看生意不好,把店關了。

他開始抱怨崔麗麗花錢太快:結婚時她提出買房買車,他答應了,也寫了她的名字。但她竟然私下把錢借給外人,而他至今都不知道十五萬花到了何處。他要求法院判返還,她卻說隻花了十萬,而且連十萬都還不上。

瑣事引向不斷的爭吵。最後一次吵架,是因為姐夫王貴臻打來電話,而劉忠林在來電對象的身份上撒了謊。

王貴臻說,他多次被誤解要“拆散”這對新人,因此劉忠林不敢告訴妻子是他打的電話。

這讓王貴臻哭笑不得。他曾經帶著嶽母的囑托給劉忠林伸冤,從東北到北京,跑了近十年。“我第一次去探視,他就說,如果有人要來救他,肯定是我。”

但是現在,王貴臻感到疲憊。他說,劉忠林出獄後性格怪異,他都忍讓了,但他不想再陷入劉忠林夫妻倆的私生活。

這次吵完,崔麗麗離家出走。

第二天,崔麗麗的父親接到女兒電話說她“被打了”。當時,他正在吉林市做一項水暖工程,他猜想,小兩口鬧別扭不算什麽。

結果,第三天他收到了法院的傳票。“沒見過這麽做事的,懵了。”事後他想了想,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做事的方法。

“現在想想閨女還是嫁人嫁早了,她要多讀點書,晚點嫁人,可能更好。”崔麗麗的母親說。

崔麗麗父母覺得女兒“挺能忍”。據描述,她初中畢業就輟學,十八九歲時嫁給了當地一名年紀相仿的生意人,有了一個兒子。前夫曾經給她富足的生活,但在這段婚姻的末期,她挨過打,故而選擇離婚。最後,這位30歲婦女沒能帶走自己9歲的兒子,母子“也沒有經常聯係”。

九月以來,劉忠林經曆了一場離婚拉鋸戰。

關注過他的媒體紛紛上門拜訪,他也接受采訪。但拿到判決書後,他屏蔽了微信上的記者們,不願再與之接觸。“覺得沒什麽幫助。”

他曾向媒體訴說,比他小23歲的崔麗麗肆意揮霍賠償款,還喜歡說離婚,讓他摸不清想法。

但同時他也表現出求和的意願。他沒有把客廳裏、主臥裏的婚紗照摘下來,“能不離就不離吧。”

他承認自我矛盾,但認為妻子“揮霍賠償款”的罪惡更大。問他崔麗麗到底怎麽想的,他用不置可否的語氣答,“誰知道女人在想什麽。”

有媒體記者曾經在報道中描述,經曆過25年的牢獄之災,劉忠林對異性產生了戒備,有女記者隻身前去采訪,他卻不敢與之獨處。

劉忠林的確不喜歡直麵記者。采訪時,他把身體側到另一端,對著晾衣架,一邊撥弄,一邊回話。采訪末尾,記者邀請他共用晚餐,他拒絕了,但請求記者幫他叫一份外賣。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劉忠林一邊聊天一邊撥弄晾衣架。 攝影:曾金秋

起訴後,劉忠林恢複了單身漢的生活。

他每天去駕校學車,想盡早開上被法院裁定財產保全的紅色奔馳。

為了這輛車的保養,他煞費苦心。先是跟姐夫王貴臻商量把車開回鄉下,被否決後,他又提議買個車庫。王貴臻繼續否決,他勸劉忠林省著花。

與此同時,劉忠林也沒有表現出經營生活的意願。他不在乎飲食,一盆酸菜燉白肉能吃好幾頓。在需要儀式感的中秋節,他去食雜店買了簡裝月餅。

他不太明白國慶節是什麽節日,想了一下說,以前在監獄裏,國慶節要放假。怎麽放假呢?“就是不幹活唄。”

他對外界描述監獄生活時總說自己不幹活。“我是冤枉的,他們不敢管我。”劉忠林宣稱。

他還講述了許多監獄裏的小故事:跟人做編織袋換工分,同監獄的政界大人物幫他看申訴狀,將被執行死刑的囚徒被很多隻大雁圍住……隻是他的記憶都被模糊了時間,除開他出事的那一次。

與之熟悉的人勸告:“他說的沒一句真的。”

媒體記載了他言辭上的矛盾。2018年,劉忠林在接受采訪時說,“在監獄的頭十幾年我一次活也沒幹過,我覺得我沒罪幹什麽活?後來裏麵的人告訴我,不幹活就沒有分,還不如幹點活減刑,早點回家打官司。我要一直不幹活到現在我都出不來。我出來前減了6年刑。”

前幾年,姐夫王貴臻陪劉忠林回老家,發現後者走路“不走直道,老往草叢裏鑽,好像生怕別人跟著他。”

感覺情況異常,他帶著劉忠林去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做檢查,結果顯示,劉忠林患有重度抑鬱。“都有醫院證明,說他需要監護人。”

被宣告無罪之前,劉忠林曾去深圳投奔親哥,結果因為服刑問題被用人單位拒絕。最後,王貴臻幫著劉忠林在大連、北京、長春都找過工作,工種五花八門——廚師、公交車安全員、小工,唯一要求就是包吃包住。但劉忠林“幹一陣就走,把朋友親戚都給得罪了。”

起訴離婚後,劉忠林把妻子的衣服從衣櫃裏收拾出來,堆在兩把椅子上。衣服不算多,看起來也並不名貴。櫃子裏,還放著他那一張結婚證、結婚請柬、禮金記賬簿以及他幾乎所有的票據。

蒙冤者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

崔麗麗(化名)的衣物。 攝影:曾金秋

劉忠林說,他有保存票據的習慣,從刑滿釋放證明書到超市宣傳單,他都留著。那張開於2016年1月22日的釋放證明書似乎經過了他反複審視,折痕上已經缺了很多角。

為了打官司,他還把銀行流水打印出來。流水顯示,還剩下38萬多元人民幣。

“她口口聲聲說離婚,我心裏也不踏實,畢竟我在她身上花過錢,給她買房買車,還有鑽戒手鐲啥的,還有15萬塊錢。”

劉忠林覺得,結婚花掉的不是小錢,但他“都不在乎,隻是尋思著不是個事。”

2019年中秋節那天,劉忠林提著月餅去了嶽父母家。比他小一歲的嶽父母留他吃飯,他感到場麵尷尬,急匆匆就走。

嶽父母隻比他小一歲,他們種了40畝地,偶爾外出打零工。在東北農村,這樣的家庭條件雖不算闊綽,但也不窮。

“開始就覺得他老實可靠。”崔麗麗的父親說,盡管他們也看到了劉忠林從不社交、沒有親戚朋友的一麵。

女兒的婚姻出現問題後,他們也盡量表現出理解的態度。“人跟人性格不一樣,都是閨女自己選的,我們也不好說啥。”

被起訴後,崔麗麗拒見來客,躲到了鎮上親屬家。這位30歲的年輕婦女正為冠心病所困,在喝中藥調理。“現在就隻能等法院判決了。”她的父母說。

九月采訪結束時,他反複詢問記者對他婚姻走向的看法,他還喜歡把頭揚到客廳婚紗照的方向,說“她”如何如何。他時而激烈地批判,時而低頭歎息。

有時,他會把目光停下來,審視著妻子的照片。

中華文化新聞網: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走(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劉忠林離婚爭到房車:460萬國賠款誰也不能拿走(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