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再過幾周 北京又將迎來一件備感頭痛的事

再過幾周,中國將有創紀錄的1076萬大學畢業生湧現,這些畢業生找工作的難題將是北京當局在封鎖防疫之際,又一備感頭痛的事。

據彭博社專欄作家任淑莉(Shuli
Ren)的文章稱,中國大學生的就業前景相當黯淡,以致於一些大學敦促學生延畢。有學生向財新網抱怨,除非找到工作,他們不被允許舉行論文口試。為了拿到文憑,一些學生被迫宣稱他們將是“個體戶”。根據線上求職網“智聯招聘”,截至今年4月,僅有不到半數的畢業生獲得了工作機會。

中國5月城鎮青年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18.4%,到7月的畢業季最高峰,這一數字恐將升至23%。越來越多的大學畢業生希望政府提供他們的第一份工作,而進入國企是頭號願望。“智聯招聘”的數據顯示,2022年,僅17.4%的畢業生希望進入民企。

文章說,自1990年代末期,中國國企減招,城鎮員額已砍半至5500萬人左右,雖然政府工作很搶手,但每年新進公務員仍維持在17萬人。而過去10年,提供最多就業的反而是民營部門,聘雇的城鎮勞工約1.5億人,另有約1.1億人是個體戶,這些人群兼職、打零工,或者從事零工經濟工作。

城鎮工作稀少的一個明確跡象是,雲南省近期提供下鄉工作的大學畢業生每人每年5萬人民幣補貼,相當於清華大學畢業生為期5個月的平均起薪收入。一些網民揶揄說,這宛如1968年“上山下鄉”運動的翻版。

文章還表示,兩年前,中國的就業市場從第一波疫情中反彈,然而如今的就業市場已不如當時的彈性。長達一年的科技打壓已經抹去一大部份對熟悉網絡的高教年輕勞工的需求,而上海和北京自4月起窮於應對疫情的爆發,而中國畢業生薪資最高的20所大學中,就有18所在這兩大城市中。

同時,過去10年,攀升的大學錄取率所產生的勞動力,也逐漸與經濟所需不相稱。匯豐控股預計,目前中國新增的勞動供應中,應屆畢業生占比超過半數,其中,文學與藝術是最普遍的主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