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黃碼父女惡意看病,七旬老人公然襲警

先看一個通告:

41歲的女兒與70歲的父親,駕車往返一個交通卡口,因健康碼顯示為黃碼先後兩次闖卡被執勤民警依法攔停。女兒拒不配合遵守防疫規定,下車與民警爭執。

看到這裏,你會覺得奇怪。這對父女為什麽要執意闖卡呢?為什麽拒不遵守規定?為什麽還敢下車跟民警爭執?

再往下看:

 

過程中其父郝某成上前擊打民警麵部。

好一個刁民。不配合警察公務,還敢公然襲警。但你可能還有點疑惑,一個70歲的老人哪來的膽量和武藝,這是施瓦辛格還是馬保國?

不能讓人民警察流汗又流淚,法律必須給他一個正義。所以這對目無法紀的母女得到了應有的懲處:女兒因阻礙執行職務予以拘留十日;父親因涉嫌襲警罪被采取刑事強製措施。用老百姓的話說,這位丹東施瓦辛格或者丹東馬保國,要吃牢飯了。

假如隻有文字通報,那麽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可惜還有視頻,執法人員錄下來的高清視頻。我們看到了故事的另外一個版本,也是真實的版本。

女子衝著鏡頭大聲地說:“社區給我開證明了,社區給我開證明了,為什麽不讓我上醫院看病?”

原來他們是要去醫院看病,不是走親訪友閑溜達。那麽為什麽藍底白字的通報裏隻字不提看病的事呢?或許是怕不能充分突出這對父女的惡劣行徑。

再往後看,女子跟執法人員理論半天,還是未能獲得去看病的權利。執法人員反複強調,你是黃碼,黃碼不能通行,你不知道嗎?至於他們的病情如何,是否急需就醫,以及社區證明,通通不予理會,一心一意阻止這對父女看病。

我們這個時候得到的理解是,在當地,黃碼人員無權看病,有社區證明也不行,如果執意看病,那就屬於拒不配合遵守防疫規定。

到最後,女子放棄就醫,說“我不走了,我回去行嗎?”這個時候高潮出現了。

一名身穿製服的警察站在車門口:“我現在命令你,離我遠點”。女子回:“我要找我的車,你離我遠點。”警察:“我現在不讓你走。”

這位警察在說“我現在命令你,離我遠點”“我現在不讓你走”的時候,絲毫不像一個威嚴的執法者,反而像生氣吵架的老百姓。但事實證明,他比普通百姓厲害多了。

接著警察推搡女子,女子倒地。老父從車後過來,見女兒倒地,衝警察打了一巴掌,警察立馬倒地,手捂著臉,作痛苦狀。

此時,鏡頭裏出現了幾聲“錄著錄著”的互相提醒,還有人叮囑地上的警察“別動別動”。地上的警察回頭問兄弟:“剛才錄上了嗎?”得到欣慰的答複:“錄上了錄上了。”

地上的警察於是放心了,輕鬆起身,去拽車上的女子。女子的腿部磨出了血。

最令人歎息的,是雙方爭執過程中,女兒特意提醒了父親一句“別碰他,碰他(就算)襲警。”但最後還是未能免於牢獄之災。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感謝執法人員“錄上了”。

以上就是丹東父女看病看進大牢的故事。視頻為證,絕無虛構。故事發生在2022年,新冠疫情第三年。

要我說,下次黃碼人員如果再想惡意就醫,千萬不要襲警,倒不如把黃碼直接P成綠碼,可能罪名還輕一些。

我的依據是,鄭州三位官員對1317名村鎮銀行儲戶賦紅碼,最後都沒有一個人獲刑。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公民個體將黃碼P成綠碼,而且是出於看病這樣的正當理由,應該也不算多麽嚴重的事。(本人胡說,切莫當真。)

至於丹東和鄭州是否遵循同一種防疫規定和執法標準,那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