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0億資金被挪用!鄭州“最高學曆樓盤”停工7個月

6 月 22 日下午 3 點,針對停工已 7 個月的鄭州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新一輪的溝通會又開始了。

《每日經濟新聞》從業主代表處了解到,本次溝通會主要就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的複工問題、國資平台進入後各主體方責任、6 月 27
日截止日期到後問題的化解等進行溝通和協調。參加本次溝通會的有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專班組、鄭州市高新區管委會、鄭州市國資集團代表、開發商負責人及業主代表等。截至記者發稿,會議仍在進行中。


一年前我興高采烈地從北京回到鄭州,坐在高鐵上,連空氣都是甜的。我那時還專門發了一個朋友圈:‘告別北京,擁抱鄭州’。現在看來,這個擁抱好像撲了個空。”

這是河南鄭州永威 • 金橋西棠業主寫在《人間劇本 兩千故事——西棠故事》序言中的一段話。

區別於其他問題樓盤項目的拉橫幅維權方式,永威 •
金橋西棠的業主們組成了法務組、監督組、視頻組,多次與房企、政府部門溝通協商,還通過微信公眾號、短視頻賬號,將買房經曆寫成近
7 萬字文章…… 獨特而又吸睛的維權方式也引發外界關注。

而這一切均源自該項目有一群高學曆的業主。一份由業主提供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在對永威 • 金橋西棠 1172
戶業主以直係家庭為單位填寫的問卷調查中,1983 名業主中就有 189 名博士、481
名碩士,其中本科及以上學曆超八成,246 人享受鄭州市人才補貼,占比小區業主
20.99%。

然而時至今日,停工已 7 個月的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仍未迎來複工。據悉,6 月 27
日是鄭州市相關部門給予開發商解決問題的期限。

鄭州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 來源:百度地圖

樓盤已停工 7 個月

” 當時選擇金橋西棠這個項目,主要還是因為它在鄭州高新區,對於我先生從事的 IT 行業來說找工作相對更容易一些。”

業主屈女士 6 月 21
日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微信采訪時表示,當時在選房時,也看過高新區周邊很多項目,包括朗悅公園府、龍湖 •
景粼玖序等,在看過一圈並對比後,還是選擇這個項目。”
一是因為永威在鄭州當地品牌比較好,二是樓盤的質量、物業、景觀等都還不錯,而且路對麵就是鄭州大學。”

屈女士回憶說,當時置業顧問介紹,很多鄭大老師、鄭大畢業生都選擇了該項目,”
考慮到今後的鄰居相對會是一個高質量的人群,盡管單價比周邊其他項目每平米高了 3000 到 4000 元,我們最終還是選擇了這裏,以總價
188 萬、首付 57 萬買下了一套 118.66 平米的套三房,現在每月月供 6500
元。”

研究生畢業於哈爾濱某高校的屈女士,老家在河南新鄉,此前就在鄭州讀的本科,研究生畢業後為方便照顧父母又回到了鄭州。屈女士的先生畢業後則去了杭州一家世界
500 強企業從事 IT 工作,直到前兩年準備成家和置業才回到了鄭州。

因為是研究生學曆,根據鄭州的 ” 黃河人才計劃 ”
政策,屈女士三年前還申領了鄭州市青年人才智慧補貼,每個月生活補貼 1000 元。”
在我們買了房子後,還申領了購房補貼,碩士是 5 萬元。”

業主寫的《人間劇本 兩千故事——西棠故事》截圖

而像屈女士這樣拿過人才補貼的,在金橋西棠業主中有超過 20%。一份由業主提供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在對 1172
戶業主以直係家庭為單位填寫的問卷調查中,1983 名業主中就有 189 名博士、481
名碩士,其中本科及以上學曆超八成;246 人享受鄭州市人才補貼,占比小區業主 20.99%。

” 當時都是衝著離家近,對鄭州有感情才回來工作、安家。現在看著舉兩家之力買的房變成這樣,我經常都覺得會很對不起我先生。”
屈女士表示,畢竟以其先生 IT 行業的發展來說,鄭州的機會並沒有杭州多。


說‘鄭州引進的人才超大半都在西棠’,雖有誇張成分,但西棠確實是河南的最高學曆樓盤,沒有之一。”
金橋西棠另一業主 Seventy 在微信中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號稱 ” 鄭州最高學曆樓盤 ” 仍逃不了停工的厄運。

業主提供的資料截圖

從 2021 年 12 月開始,金橋西棠項目便處於停工狀態。到了今年 3
月初,坐不住的業主開始頻繁催促開發商複工,並多次要求與開發商談判。期間鄭州高新區政府也介入,直到 3 月 28
日該項目才迎來了總包階段性複工。

不過,這一複工在業主看來隻是裝模作樣的 ” 表演式 ” 複工。” 我們當時觀察了兩周發現,整個項目總共有 180
名左右的工人在工作,每天平均 10
來人,並且隻有未封頂、未完成砌築的樓棟在施工,很顯然西棠並未全麵複工,且已複工的主體和砌築進度緩慢。”

而直到今年 4 月 20 日舉行的西棠首次項目促進會上,業主們才得以了解到項目一直進展緩慢的原因。

據業主提供的資料,當時,項目總包高創公司向高新區管委會反映,金橋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橋置業)和永威置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威置業)合計挪用西棠項目資金
21 億元(後證實其中 11 億元是永威擔保、金威置業為主體從銀行貸的款),其中 10.115
億元投入北龍湖兩塊地塊,而這筆 10 億多元的被揶用資金,正是導致永威 •
西棠項目被迫停工的主因。

項目合作方不和

公開資料顯示,2020 年 6 月 1 日,位於長椿路東、科學大道北,編號為鄭政高出〔2020〕8
號(網)地塊,被鄭州金威實業有限公司以底價 127681 萬元獲得,折合 960 萬元 / 畝(周邊地段的拿地均價達 1300 萬元
/ 畝)。

這就是如今的永威 • 金橋西棠項目。

拿地不過兩個半月後,永威 • 金橋西棠即迎來首批次開盤,推出建麵約 95-129 平方米三房、建麵約 142-161
平方米四房,毛坯均價 1.6 萬 -1.7 萬元 / 平方米。包括 16 棟住宅樓,1 棟商業配套。2515 套住宅目前已售出
1900 套左右,涉及業主至少 2000 戶。

啟信寶顯示,金威實業由河南當地開發商金橋置業和永威置業合資創辦,成立於 2020 年 2 月 23
日,法定代表人為常月,金橋置業和永威置業各占股 51%和 49%。

除西棠項目外,2021 年金威實業又以 16.5 億元、持股比例
30%,入股河南一帆城市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一帆),後者在當年 6 月以 34.68
億元競得鄭東新區兩宗地(即北龍湖項目)。

而這 34.68 億元的拿地資金中,由永威置業轉入自有資金 5.5 億元,並使用永威集團授信貸款 11 億元,合計約 16.5
億元,占一帆股份 30%;河南清控科技城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控科技)10.115 億元,占股
30%。由於無法補足剩餘的土地款,目前北龍湖項目尚處於未動工開發階段,且麵臨被退地的可能。

來源:啟信寶

“投入到這兩個項目的 10.115
億元就是從西棠購房款中挪用的,也就是這筆巨款直接導致了後邊西棠項目的停工。”Seventy 表示。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電話聯係到了永威置業相關負責人。根據永威置業方麵提供的資料顯示,在西棠項目合作基礎上,金橋置業提出,雙方繼續合作、共同運作開發北龍湖新地塊,並承諾土地的運作及融資仍由金橋置業方負責,永威置業繼續發揮優勢,負責操盤。

而為籌繳北龍湖地塊競拍保證金和土地款,金橋置業一方提出,挪用西棠項目當時富餘銷售回款,並承諾新地塊土拍後至多一個月即可返還。

由此,在這次土拍前後的 2021 年 5 月 17 日至 6 月 18 日一個月時間裏,金橋置業主導陸續轉出西棠項目銷售款合計
10.115 億元,經關聯方多次過賬後,這筆款項最終由崔紅旗實控的清控科技轉入河南一帆。

啟信寶顯示,鄭州金橋置業成立於 2017 年 4 月 5 日,實控人為崔長虹,持股 90%,另一股東劉俊麗持股
10%。不過據業主和永威置業方麵提供的信息,金橋置業真正的實控人為崔長虹的胞弟崔紅旗。此外,崔紅旗也是鄭州鍋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鄭州鍋爐)的董事長兼法定代表人,西棠項目地塊就是鄭州鍋爐的老廠區。

由此來看,北龍湖地塊最大股東實為崔紅旗。

然而,由金橋置業主導轉出的款項始終未按承諾及時轉回。2021 年 8
月,永威置業即明確要求退出北龍湖新地塊,並要求金橋置業返還轉出款項,但對方遲遲沒有實質推進。至此,西棠項目由於開發資金短缺,直至全麵停工。

在停工期間,永威置業方麵表示,他們曾多次向當地各級政府呈遞報告,請求政府主導介入,為此鄭州市高新區管委會成立項目問題專班,組織各種協調會議不下十次,公司方麵也一直在嚐試聯係金橋實控人,盡管每次政府方麵組織的協調會金橋方也會有代表出席,但均不能拍板決定,無法建立合理合法合規的有效溝通,導致退款、複工等問題無法得到實質性推動,”
反觀我們,董事長包括執行董事長都曾出席過會議,若不是董事長出席,我們高級副總裁也會出席,均能全權代表和拍板。”

永威置業方麵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既然業主是衝著永威來的,那麽永威會一直堅定不移地跟西棠業主站在一起,推動事情的解決,我們也會定期透明、真誠地和業主去共享信息,包括配合專班領導的指示,讓西棠問題盡快、更好地解決,會一直負責到底,不讓業主失望。”

對於北龍湖地塊的開發,永威置業方麵坦言,”
盡管北龍湖地塊利潤很大,隻要錢能回到西棠項目上來,我們是可以退出北龍湖地塊,目前也一直在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

至於金橋置業方麵,從 21 日下午開始,記者先後多次致電鄭州金橋置業、金威置業,但電話始終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業主多平台維權

而在項目停工期間,業主們也一直試圖通過多種方式維權。

運營開辦微信公眾號、今日頭條號、短視頻賬號、將買房經曆寫成近 7 萬字文章 ……
業主們各司其職,組成法務組、監督組、視頻組等多個小組,通過微博、抖音、小紅書、知乎等平台,將這一事件傳播開來。

Daisy 是短視頻賬號的主要負責人。

” 剛開始其實是業主們自己在發,大家有意識開始統一進行短視頻傳播是在一個月前。”Daisy6 月 21
日下午通過微信告訴記者,整個短視頻小組一共有 24 人,”
每個人的側重點也不一樣,在外地的話線上比較多一點,在本地的線下可能多一點。”

在 Daisy 推給記者的視頻號 ” 一個有溫度的女學士 ” 中,記者看到,從 4 月 21
日發布首條視頻以來,共發布 31 條短視頻,其中 30 條均與西棠項目維權有關,並形成一係列故事。”
現在我們的短視頻都會注重內容性,會根據業主的真實情況進行腳本創作。”Daisy
表示,當時我們也申請了一個公眾郵箱,業主自己拍了短視頻也可以發到我們的郵箱,由我們視頻運營組來進行後期的消音、封麵製作等工作。

永威 • 金橋西棠業主的視頻號截圖

” 經過一個月的運營,現在我們總的播放量已經差不多能到 40 多萬了,點讚最多的是 1 萬多一點。” 不過,Daisy
也坦言,” 現在這樣特別影響生活,每天上班不說,下班之後也是一直玩手機,生怕錯過任何一條消息。”

而近 7 萬字的文章則來自 170 位業主的真實買房故事。”
寫書,拍視頻,我們沒有這麽閑,但這些都是無奈之舉,”

鄭州市相關部門一直在積極地推動西棠停工問題的解決。

就在一周前的 6 月 13
日,鄭州高新區住建局曾公開回應業主:關於該項目推進情況,每周項目專班、業主代表、金威公司、金橋公司、永威公司五方會談,如有問題可反饋給業主代表,由其在現場直接進行溝通。

來源:人民網領導留言板

6 月 19 日,” 永威西棠 ” 公眾號發布的 “6 月 19 日會議紀要 ” 顯示,”
目前西棠問題,河南省、鄭州市都已經關注,並且省住建廳領導也高度關注。6.6
鄭州市開過西棠問題的會議。現在西棠項目,省市區三個級別都在關注。目前,政府是把西棠問題和北龍湖兩塊地捆綁解決,同步化解。省市以及兩個區都在關注。區專班現階段最重要任務和職責是蓋房,保交房。”

來源:永威西棠官微

與此同時,這場會議也透露,”
高新區國有平台公司鄭州鄭高置業有限公司(為了高新區西棠問題剛剛成立的,以下簡稱鄭高置業)介入,角色是保證融資和建房資金,日後如果經過調度,兩家矛盾解除,金威恢複正常運轉,國資就撤,否則由國資保障工程進度。”

在這份會議紀要中,鄭高置業也詳細就企業進駐思路進行了闡述。鄭高置業表示,西棠項目原有的資金,包括監管賬戶的餘款均需轉到鄭高置業,以後所有回款也將放到其名下;剩餘
784 套未售房源抵押給鄭高置業,由銀行對接,以鄭高置業授信申請融資 3 億元,支撐項目在 3-6 個月內全麵開工。

據鄭高置業估算,尚未銷售的 784 套房源的銷售額預計會有 13 億 -14 億元,而項目建設隻需要大概 12
億元,因此完全可以滿足工程建設的資金需要。”
但金威的股東貸款問題由自己解決,而西棠所有回來的錢,均由鄭高置業進行管理。”

” 現在我們就希望項目能夠順利複工,每個月 6500 元的房貸,還有 2500
元的房租,而且就算現在複工,原定的明年底交房日期還要再延,大家的壓力很大。”
屈女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有兩天她的預產期就到了,不希望孩子以後要上幼兒園了,都還住不進新房。

” 關於如何解決西棠問題,現在隻是相關部門傳達出來的一些東西,我們在等具體的書麵文字。”Daisy
直言,雖然買到這個房子很糟心,但是遇到這樣一群人也覺得很值得。

10億資金被挪用!鄭州“最高學曆樓盤”停工7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