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讀:我為什麽支持戈恩從日本“越獄”?(圖)

新聞 志豪 7个月前 (01-03) 80次浏览

由於其手段過於離奇,所以我對其中部分細節的真實性抱有懷疑態度。並且,大多數媒體的信源都隻來自於黎巴嫩的官方媒體《共和國報》和《東方日報》,無法得到來自更多方麵的考證。

  但如果這件事確認為真,那電影編劇們的筆可就蠢蠢欲動了,說不定能寫出日本版的《逃離德黑蘭》。

  在我看來,戈恩逃往黎巴嫩已經是持續一年多戈恩事件最好的結果。我是旗幟鮮明地支持戈恩“越獄”的,至於原因,請接著往下看。當然,以上態度皆為我一家之言,與所在媒體沒有任何關係。

  戈恩為什麽要跑路?

  戈恩的這次“越獄”不可謂不倉皇,不僅之前的15億日元保釋金打了水漂,而且坑的自己在日本的律師也是啞巴吃黃連。

  其實,這並不是戈恩第一次嚐試跑路,在此之前也曾爆出過戈恩喬裝清潔工,試圖盡早逃離拘留中心。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為什麽一年多之前還在雷諾-日產聯盟呼風喚雨的頭號人物,如今連麵子和經濟利益都不顧一定要跑?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他對於倒戈自己的前同事和日本法律對自己的最終判決毫無信心,自然要跑。

  時間倒回一年多之前,卡洛斯·戈恩在東京羽田機場被日本檢方帶走,那其實也是整出戲非常精彩的開場。

  在那個時間點之前,曾有外媒爆料戈恩計劃在此次董事會上撤換日產汽車CEO西川廣人的職務,而裁撤的目的是掃除雷諾和日產合並的最大阻礙。結果西川廣人先下手為強,讓戈恩還沒出機場就先被捕。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你就說吧,西川廣人完成極限反殺,精不精彩?

  表麵的驚濤駭浪下,潛藏著洶湧滔天的暗流。

  以戈恩被捕為時間點劃條線,日產汽車終於在命懸一線之際,戳破了戈恩和雷諾布下的合並陷阱。企業聯盟內部的鬥爭,瞬間上升到了法國和日本政府相鬥的層麵。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這顆雷,其實在22年前就埋下了。

  1998年,戈恩帶著剛剛由自己重整旗鼓的雷諾,收購了在亞洲金融危機中瀕臨破產的日產汽車36.8%的股權。

  截止戈恩提出雷諾與日產合並前,雷諾持有日產汽車43.4%的股份,而日產隻持有雷諾15%的股份,更重要的是,日產並沒有雷諾的投票權。

  這也就意味著,在這家日產的聲勢看上去比雷諾大得多的聯盟中,最終的話事人還是雷諾。附帶提一個細節,雷諾集團的最大股東,是擁有15%股權的法國政府。

  日產能走出當年的困局,除了卡洛斯·戈恩的鐵腕治軍外,當然也有技術產業升級,以及日產各級員工所做的努力。

  人與人之間可以共患難但不能同富貴的弊病,開始出現在這家企業身上。

  權勢通天的卡洛斯·戈恩所站的立場,自然和日本人看待日產的角度不同,更別說自己為聯盟貢獻了大多數利潤,卻始終隻是個配角,日本人的不痛快那是顯而易見的。

  雷諾和日產合並,自然直戳日本人的軟肋。合並之後按照現有的股權結構,在未來大集團董事會中自然還是個邊緣角色。

  苦心經營了20年,最後卻把整個企業都給了戈恩和法國政府,這事兒日本人全然不答應。

  到這為止,戈恩和日產的矛盾大家都有了大致的了解。

  可以說,戈恩跑路是預判了自己今年受審會被定罪的結果。同時,也預判了自己無法再在這企業東山再起。他深刻意識到自己在日本的職業生涯已經結束。

  跑路雖然難堪,但更讓戈恩難受的是權力栽培出的野心無法施展,鐵窗限製的自由將會埋沒自己的抱負。權衡一下,還是跑路的後果更能接受一些。

  事實上,戈恩使用如此決絕的方式跑路,也是因為他在被保釋之後的待遇。

  公寓外有攝像頭24小時密切監控他的行為,門外就是來自法院的守衛,他的三本護照都在律師手裏。

  此外,戈恩還沒法使用電腦,電話也隻能撥給指定的人。最近一次受批準的視頻通話就是撥給他老婆——也有媒體爆料本次“越獄”計劃的策劃者正是戈恩的妻子。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而且,每當他想出門,就有法院的人和日產汽車聘用的私家偵探跟隨,出門超過兩天必須提前向法院遞交申請。

  隻手遮天的戈恩哪能受這份氣。

  想到被曾經的同事反戈一擊,想到自己隻手帶向輝煌的企業如今視自己為最大的敵人,想到曾經將自己繪製為漫畫人物教育年輕人的國家,現在讓自己淪為了階下囚。

  必然腳一跺,心一橫,走TN的!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那麽問題來了,為什麽戈恩費這麽大勁,跨越半個地球去黎巴嫩?

  為什麽是黎巴嫩?

  最淺層的事實有兩點:

  其一,黎巴嫩視卡洛斯·戈恩為民族英雄,是海外黎巴嫩人成功的典範。去年,戈恩被捕時,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的街頭還出現過支持戈恩的廣告。

  黎巴嫩內政部長馬奇諾克更是曾強硬表態:“一隻黎巴嫩鳳凰是不會被日本太陽烤焦的。”

  其二,黎巴嫩目前和日本沒有相互引渡的條約,日本檢方就算是能力再強,也沒辦法把手伸向這裏。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而深層次原因,也是我支持戈恩跑路的依據,就是在這片故土之上,戈恩有可能真正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負,說不定能在政壇迎來自己職業生涯的第二春。

  一件事中,任何看似荒謬的現象,都有其紮實的內在聯係。

  就在十天之前,剛獲任命的黎巴嫩新總理哈桑·迪亞卜說,將會在6周內組建新政府。更重要的是,他希望獲得美國和歐盟的“全力支持”。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而就美聯社之前的報道,西方和海灣阿拉伯國家在黎巴嫩所支持的,一直是遜尼派穆斯林,看守政府總理薩阿德·哈裏裏。

  但黎巴嫩新總統米歇爾·奧恩和總理迪亞卜均屬於什葉派,一方麵不符合黎巴嫩教派分離的分權模式,另一方麵也容易引發西方的猜忌。

  在這層裏麵,戈恩的身份就很值得玩味了。

  首先,他本人是基督教徒。據戈恩自傳中的信息,戈恩祖父所屬馬龍派基督教,也就是黎巴嫩國旗中雪鬆象征的那部分。與此同時,新總統奧恩也是這個教派的支持者。

  其次,戈恩和法國政府有著緊密的聯係,這層關係如果能被加以利用,必然是疏通黎巴嫩現政府和歐美關係的重要渠道。

  黎巴嫩需要戈恩,戈恩也需要黎巴嫩。

  咱假設戈恩在風波過後涉足政壇,2018年,多國投資者在法國巴黎開會時承諾認捐110億美元,以幫助黎巴嫩擺脫經濟困境的資金,就有了一個更加靠譜的斡旋者去得以促成。

  而且,我沒辦法忽視的一個細節是,2018年戈恩被捕之後,法國政府是打算保留戈恩在雷諾的職權的,直到最後因顧忌企業聯盟的穩定,才不得已將其革職。說明戈恩在法國政府那邊,確實有著一定的影響力。

我為什麽支持戈恩“越獄”?

  很多人都知道,卡洛斯·戈恩連續挽救兩家經營狀況不佳的汽車企業,進而締造了在2017年登頂世界銷量冠軍的企業聯盟。

  戈恩的成功最重要的一點,便是近乎冷酷的降本增效。

  一將功成萬骨枯。戈恩在《一個成本殺手的管理自白》中曾經提到,他無視日本的商業傳統,上台就減少一半的零件供應商,賣掉了所有非汽車相關產業。

  他的這種做法,使得不少日本員工走投無路、破產,甚至自殺。有日本媒體曾經說過:“戈恩的成功是上萬個日本普通家庭的破碎堆出來的。”

  戈恩本人也曾在多個場合表示過對日本文化無感,更不懂得含蓄。所以招致日本當前全民性的報複和反噬,完全是他個人原因所導致的。

  但戈恩這種殺伐決斷的性格和在汽車界練就統禦權勢的能力,真的有可能讓他換到政治舞台繼續成功。

  我並不同情戈恩的遭遇,這隻是冷酷無情的商業法則中,矛盾堆壘到一定程度,必然全麵且狠重崩塌的結果。

  但是,我對於戈恩這樣一個不世出的經濟強人,在政治舞台上的表現卻抱有相當大的期待,所以我才會支持他“越獄”。

  借用《肖申克的救贖》中的一句台詞:“Some birds are not close, because they are too
bright。”(有些鳥兒是關不住的,因為它們的羽翼太耀眼。)

  巧了,這不正和黎巴嫩司法部長的話呼應上了麽?——“一隻黎巴嫩鳳凰是不會被日本太陽烤焦的。”

中華文化新聞網:深度解讀:我為什麽支持戈恩從日本“越獄”?(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華夏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深度解讀:我為什麽支持戈恩從日本“越獄”?(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