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 活活燒死

新聞 心怡 2周前 (01-04) 39次浏览

原標題: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2019年12月30日清晨,重慶涪陵區踏水橋小區居民樓發生大火,致一家六口死亡。原本幸福的八口之家,如今隻剩下52歲的劉明和80多歲的老母親。而在大火中逝去的人,分別是劉明的父親、妻子、獨子劉千、兒媳婦陳小霞、10歲的孫女和5歲的孫子。

幾十人的消防隊,救人心切的鄰居,以及受過專業消防培訓、具有一定消防知識的劉千本人,都沒能從死神中奪回這六個人的生命。

他們在大火中呼救了50分鍾左右,最後在絕望、恐懼和痛苦中,以極其慘烈的方式,離開了這個世界。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起火居民樓。 本文圖片均為張小蓮 攝(除署名外)


救人

起火居民樓是踏水橋小區唯一一棟樓,屬於移民安置房,共18層。從大道進入小區,有兩條消防通道可到達起火居民樓,但這兩條道平時亂停亂放的現象比較嚴重,整治多次,仍不見效。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通往起火居民樓的其中一條通道。

30日清晨,天還黑著,住在5樓的金世明在睡夢中驚醒,聽到外麵有人喊“冒煙了”“起火了”。看了一眼手機,時間是6:06。他馬上到窗邊去看,沒看到火光。於是披了件羽絨服,抱著褲子跑下樓了。

當時路邊站著兩個人,對麵居民樓裏也有一個人。他抬頭看,有一股很大的濃煙從樓裏冒出來。一層一層往上數,數成11樓,又從上往下再數一遍,發現是12樓,“12-1”,便趕緊上樓了。

在金世明上樓的同時,住在17樓的王強發現家裏突然冒煙了,開始以為熱水器炸了,關了電源,又關了總閘,煙卻越來越大,仔細一看不對勁,是樓下冒出來的。他趕緊把窗戶打開,往下望,看到下麵的樓層在冒濃煙。然後18樓的小夥子跑下來說,是劉千家裏燃起來了。

王強與劉明交好,兩家人“不是親人勝似親人”。他著急救人,穿著拖鞋就往樓下跑,一邊跑一邊挨家挨戶敲門,叫鄰居們下樓。到12-1後,他先用腳猛踢門,踢不動,去11樓找來一把洋鎬撬門,挖出一個孔,濃煙瞬間往外衝,他被嗆到了,跑到煙少的地方換了幾口氣,又返回撬門。

等金世明爬上12樓時,王強已經在撬門了,他就去開消防栓,打開箱門,擰開閥門,他記得,沒有出水。他和另外兩人加入王強一起撬門,後來濃煙越來越大,門也開始發燙,他們沒有辦法,隻能退到安全地帶。金世明又跑到樓下,喊人找繩子。此時是6點30分左右。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12樓的消防栓。 受訪者 供圖

住在13-2的劉俊傑因為要上班,6點30分起床,聽到有人喊,然後看到樓下斜對麵在冒煙,劉千在窗邊伸出腦袋呼救(注:10樓以上戶型一致,1、2號相鄰)。他趕緊叫爸爸劉榮輝等家人起來,一家人逃生下樓。下樓時,問其他鄰居有沒有打“119”,說已經打過了。

到了樓下,他們看到劉千趴在窗邊打著手機手電筒喊救命,“我們在主臥室的衛生間,我們四個都在這裏。”四個人是指劉千夫婦和兩個孩子。

6點40分許,劉榮輝聽到有人喊“拿索索(繩子)”,他馬上去車裏拿繩子,一個人跑上樓,當時還有男女老少在往下跑,他一路喊,跟上來三四個人。他們先跑到13樓,13-1的門開著,但濃煙太大,根本無法進去。又跑到14樓,14-1的門也開著,他們衝進去,被嗆了兩口,越往裏走煙越大,進去大概五米,“根本無法過去了”,又退出來。

這時,有人提醒用消防栓。劉榮輝就去把14樓的消防栓打開,出來的是一股很細的水,水流大小跟淨水器出來的水差不多,根本無法滅火。隨後,兩個警察從電梯出來疏散人員,讓他們離開。下到三四樓時,他們遇到消防員在樓梯鋪設消防水帶。

在劉榮輝之後,譚波等另一撥人也拿了一根20樓長的安全繩上樓,但上到11樓就被趕下來。一起下來的,還有一直留在12樓想要救人的王強,王強等人當時要求消防人員去破門。

他們從11樓下來後,在10樓逗留了幾分鍾。期間,12樓的消防員給當時在10樓的物業班長打電話,他們貼在旁邊聽。電話中,消防員說沒找到人,物業班長說裏麵有6個人,在廁所裏。過了一陣,消防員又給物業班長打了個電話,物業班長拿著電話往12樓衝,後麵的情況就不得而知了。隨後,鋪水帶的消防員路過10樓,催他們下去。

王強的女兒在6點50分打通了劉千妻子陳小霞的電話,陳小霞一接電話就喊:“姐姐姐姐!救命啊!”王強則在6點58分打通了劉千的電話,但沒人說話,當時劉千在對著樓下喊救命。

住在11-1的姚先生,在7點左右,通過自家衛生間的窗戶與樓上的劉千有過對話。“我朝上麵喊‘劉千!劉千!’,他就喊我們快把他們娃兒接下來,我讓他用繩子把娃兒套下來,他說沒得繩子,我又說把床單撕了,他說床單窗簾都被燒了,我就說那我馬上去找繩子。”姚先生說,當時劉千意識還很清醒,隻是很著急,很想救孩子。

他立刻出門找繩子,正好遇到從電梯出來的消防員,催促他們趕緊下樓。他對消防員說,劉千在求救,讓我們找繩子把他們娃兒先吊下來。消防員說:“你們下去你們下去,這個危險,讓我們來。”


滅火

事發當天中午,涪陵區委宣傳部發布通報:2019年12月30日6時40分許,涪陵區馬鞍街道踏水橋小區一居民樓12-1發生火災。涪陵消防救援支隊指揮中心接警後,立即調派救援隊伍趕赴現場處置,7時55分明火撲滅。事故造成6人死亡,具體火災原因正在調查之中。

劉榮輝稱,有位消防員告訴他,他們接到的第一通報警電話是6點44分。鄰居們認為,最早報警人可能是劉千本人,劉千是社區居委會副主任,也是本棟樓的樓長,消防安全是他的職責之一,他接受過比較專業的消防培訓,在他發現屋裏起火後,不可能不先報警。

最近的消防隊離小區3.4公裏,約5分鍾車程。根據多位居民反映,第一批消防人員到達現場的時間大概是7點。三樓的一名住戶在6點54分報過一次警,喊道:“快來快來!人都要燒死了!”他估摸大約過了10分鍾,消防車到達樓下。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事發當時,很多居民都撥打了“119”,這是其中一通,時間顯示是6點54分。

劉榮輝說,事發當天,消防隊先後來了好幾輛車。首先抵達的是一輛指揮車和兩輛消防車,數不清來了多少個消防員,感覺“很多人”,分布在不同樓層,有的在鋪水帶,有的在清場,有的在弄消防栓。

其次到達的是較大的雲梯消防車,在坡上的轉角處被一輛私家車擋住,當時居民過去幫忙把那輛車推翻了,耽誤了大概三分鍾。那時候人已經不行了,所以雲梯也沒用上。

然後來了一輛水車,這輛水車停了一會就走了。接著又來了兩輛消防車。最後又來了一輛水車,並用之前鋪設的水帶,給第一次來的消防車加水。劉俊傑錄的加水視頻被刪了,隻恢複出一張視頻截圖,時間顯示在8點36分。此時已撲滅明火,繼續灑水是為了降溫、防止複燃等。

居民所拍照片顯示,7點05分,劉千還在打著手電筒呼救。消防車來了之後,劉千他們大約還呼救了十來分鍾,還能聽到孩子的哭喊聲。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7點05分,劉千還在拿著手電筒呼救。 受訪者 供圖

最後,劉俊傑聽到劉千嘶吼著喊了一聲:“拿梯子!”之後不到一分鍾,衛生間窗口噴出一團火,呼救聲便消失了。

姚先生拍的一張照片顯示,7點19分,衛生間窗口還沒有火光,隻有一股灰色的濃煙滾滾。說明此時,劉千他們很有可能還活著。

這棟樓的居民原來是一個大隊的,大家從小就認識,鄰裏之間感情深厚,經常互相串門。當劉千在呼救的時候,樓下的鄰居也在喊“救命”“快救人”,很多人都在流淚,“眼看著他們被活活燒死了。”

那樣的畫麵,在尚未破曉的漆黑的黎明前夕,充滿著最深的絕望和無力感。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7點19分,圖中所示衛生間窗戶尚未噴火。 受訪者 供圖


消防栓之問

居民們質疑,由於消防栓沒有水,耽誤了黃金救援時間。

12月30日下午,涪陵消防救援支隊一位李姓隊長否認了“消防栓沒有水導致救援受阻”的說法,他稱,消防隊第一時間趕往現場救援,到達現場後,消防栓全部有水。

但居民依然堅稱沒有水,而且有些消防栓的閥門已經生鏽擰不開了,周圍的其他安置房也是如此。另一個小區的居民也反映,他們小區的消防栓也沒有水。

事發當晚,劉榮輝去值班室問保安,保安稱消防栓有水,隻是壓力不足,水流很小。封麵新聞采訪了社區一位鄭姓副主任,也重申了這一說法。

晚上12點多,劉榮輝和另兩人去檢查了部分樓道水管和頂樓的蓄水池,還拍了視頻。視頻顯示,一條垂直的管道裏麵有水嘩啦響,而樓頂的蓄水池正在漲水。這意味著,蓄水池並非隨時蓄滿的,即未達到消防標準。另外,一樓大廳有根管道,多年來從未滴水,事故發生後才開始滴水。

“消防隊7點到現場,7點55分撲滅明火,為什麽耽誤了這麽長時間?”劉榮輝很不解。他推測,或許因為消防栓不出水或出水小,消防隊通知物業加壓,當時停了電,還用了地下車庫的發電機給加壓泵增壓送水。

劉榮輝稱,當他看到有水從12-1的窗戶噴出來,突然感到口很幹,想去名下另一套房1-5取水喝,但被警察攔著不讓進。於是他繞到後門,後門已被鐵絲攔起來了,有幾個警察守著。他站在那裏,聽到地下車庫有發電機的聲音,裝修電工出身的他一直在觀察,發電機大概響了半個小時,滅火後才停了。居民們懷疑,最先來的消防車沒水,滅火依賴於消防栓。

對此,重慶市涪陵區消防支隊宣傳科肖姓科長在接受大象新聞采訪時表示,救援時,12樓的樓層的消火栓和消防車都有水,消防車有8噸儲水量,每天交接班都會檢查水和油夠不夠,絕不會出現空車救火的情況。“我們救援是按兩路走的:一方麵消防人員上樓,用12樓的消火栓滅火;另一方麵,從消防車上接管子到12樓。後來管子鋪好後,就改用消防車供水了。”他推測,大家懷疑消防車沒水,是因為往12樓鋪設管道的過程中,管子是扁的,所以造成誤解。他同時對封麵新聞表示,火災時他沒在現場,不能確定消防栓出水問題,最終結果要等專家的鑒定報告。

據了解,該居民樓是一棟安置房,於2013年5月交房,業主至今沒拿到房產證。居民一開始就知道消防栓沒有水、消防器材不齊全,跟物業反映過很多次,都沒能徹底解決。居民表示,最初每層樓隻有消防栓,沒有消防水帶和滅火器,至少過了兩年後才配備了消防水帶放在消防箱裏,再後來才給每層樓配了滅火器。滅火器的生產日期是2018年。

而據封麵新聞的報道,消防栓蓋板上貼著物業公司的巡查單,隻有一筆2017年的巡查記錄。

2019年5月,小區貼出工程竣工標誌牌,上麵顯示竣工時間為2019年5月7日。“2013年5月入住,2019年5月才驗收合格,等於說我們是住了6年危房。”居民李先生感到憤慨。

竣工牌貼出後不久,部分居民因欠繳物業費被告上了法庭,目前案件還在協調中。住在5樓的餘先生從頭到尾沒有交過物業費,並表示,物業一開始收物業費的時候,他就對他們說:“我什麽時候聽見這消防水管敲著不響了(說明裏麵有水),我就什麽時候交物業費。”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物業起訴書和法院傳票。

另一業主高先生是後來聽說有消防安全隱患才開始不交物業費的。關於消防栓沒水的問題,去年有段時間業主反映強烈,“鬧得很凶”,物業保安才往樓頂蓄水池加水,高先生當時跟著保安一起上樓頂了,當時的蓄水池是一個水泥池子,誰知水快滿的時候,把18樓上麵的樓板都壓變形了。事後物業給18樓每戶都賠了千元左右,水泥池也換成了現在的鐵箱。

此前,該小區物業公司工作人員接受界麵新聞電話采訪時稱,全部的消防栓一直都有水,隻是救援開始時壓力不足,因為增壓泵由專業人員操作,平時不會打開。火災發生後,喊了電工把增壓泵打開,消防隊來的時候就有水了,並沒有耽擱救援時間。

餘先生說,他之前跟劉千反映過消防水和消防通道的問題,劉千說他寫了報告交給社區,社區轉給政府,最後政府同意修一個停車場,以解決亂停車問題,但至今未動工。


訣別

2019年12月31日上午,涪陵殯儀館外塵土飄搖。每個靈堂都有前來悼念的人,其中一個聚集了最多的人,裏麵放著劉明父親的遺體。

劉明坐在角落的沙發椅上,身上蓋著一床白色的被子,神色悲切,了無生氣。隻有在鄰居們談論火災現場的情況時,才能稍微把他從持續的哀慟中拉回來一點。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2019年12月31日,劉明父親的靈堂,很多鄰居前來吊唁。

劉明在貴州承包了工地活,工地很忙,常年在外,與家人聚少離多,上次回家是三個多月前,隻待了兩天。火災發生的前一天晚上,他跟家裏人視頻通話,小孫子還在問,爺爺什麽時候回來,吵著要他買W開頭的玩具阻擊槍。他也不懂W開頭的是什麽。

他原本計劃第二天回家耍兩天,上午坐10點的車,下午三四點就到家了。如果沒有這場事故,他一打開門,就可以看到家裏人滿心歡喜地迎接他,然後一家人整整齊齊坐在一起,吃一頓豐盛的晚飯。那個獨有的家的味道,他吃了三十幾年。

然而在計劃出發的四個小時前,他正準備吃早飯,突然接到一個工友從家裏打來的電話,告知他家那棟樓12樓著火了。他立刻給家裏人打電話,一個都打不通。他一邊叫車,一邊繼續打。

在7點03分,終於打通了兒媳婦陳小霞的電話,陳小霞一接電話就喊:“是爸爸的電話!爸爸的電話!”然後兒子也跟著喊:“燃起來了!燃起來了!”隻說了兩三句便斷了,後麵再也打不通了。每次提到這最後一通電話,劉明都控製不住地哭起來。

20分鍾後,他坐上車趕回涪陵,幾個小時的車程,一路都在打電話,到處打電話,問有沒有人出來,記不清打了多少個。期間,聽說消防隊來了,他還心存希望,“結果一個也沒救出來。”

8點左右,他在家族群裏發了一段語音,喊外甥和外甥女兩個人快回去,說“屋頭著火了,你們舅媽屋頭全部遭(遭殃、受難)了。”

外甥離得近,八點多趕到現場,已經沒什麽煙了。他說,當時陳小霞的娘家人想上去看看情況,警察攔住不讓上樓,推來搡去地發生了衝突,因此被警方拘留,到晚上才放出來。

外甥女稱,當時家屬不同意拉人走,因為沒看到現場,舅舅也還沒回來。劉明父親的手機至今還能打通,他們想拿出來,但現場已被封鎖,誰也進不去。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2019年12月31日上午,有不少公安人員在現場調查情況和維護秩序,還有相關部門在維修燃氣管道。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事發後,劉明家已經換上新門,燒壞的舊門被擱置在旁。 受訪者
供圖

劉明回來的時候,遺體已被拉到殯儀館。那時人已經站不住了,很多人架著他走。後來所有家屬一起去了殯儀館。

在殯儀館裏,劉明看到六具遺體“全都燒焦了”,麵目全非,隻有老人稍好一點。從怪異猙獰的姿勢來看,他們在最後時刻被燒得極其痛苦。

當天晚上,外甥女整夜睡不著覺,一閉上眼睛,就是殘酷的畫麵。劉明一整天沒吃飯,半夜起來坐在床上哭,外甥女早上過來給他洗臉時他也在哭,說:“你一個都不給我剩喲,一個都不給我剩,我這個日子怎麽過喲。”

“一個人活著,最怕的是沒有希望,窮也不怕,沒有希望就什麽也沒有了,什麽都沒奔頭了,你叫他怎麽麵對以後的生活?”外甥女說到此處,也止不住地流淚。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劉明在殯儀館

在醫院的老母親至今不知情,沒人告訴她,但根據同房病人的議論,她基本都猜到了。外甥女說,事發當晚,外婆打來電話,問了所有人的情況。“她說‘你們外公怎麽樣了?死了沒有?’我說沒有,隻是受傷了,在重慶治療。她說‘我要看到你們外公。你們外公如果要死了,一定要叫我來看(最後一麵)’。她還說要是兩個娃去讀書就好了,我說‘去了的,他們兩個沒有事’。她就說‘他們哪裏去了嘛,要是(真的)去讀書了就好了喲!’”

在外甥女眼裏,舅舅一家本是幸福和睦的小康之家。

兩個娃兒很優秀,大的懂事,小的聰明。10歲的侄女從一年級開始,每天早上自覺起來讀書,成績很好,歌舞俱佳,拿了很多獎狀獎杯,是學校重點培養學生。平時家裏來了客人,她會主動端茶遞水擦桌子,“能幹得很”。

劉千夫婦處事和人緣也很好,工作忙,經常加班,還擔當家委會成員。去年侄女班上有個人燒烤受傷了,他們還牽頭組織捐款。

舅舅處事周到,待人友善。家裏出了這麽大事故,在這麽悲痛的情況下,第二天還能想到別人家裏有什麽事情,需要送個禮金,翻了半天微信說要發紅包。“我說舅舅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在考慮別人。”

但提到自己的訴求和打算,劉明卻毫無想法。“現在我能有什麽想法?一家人都去了,還有一個老人,什麽想法都沒得了。”

1月2日上午,他把六位親人運回父親老家下葬,眼淚和哭喊從未停止過,始終要人扶著,安慰著。但誰都很清楚,這是一場倉促而殘忍的告別,任何安慰也不能減輕他分毫痛苦。

再過二十多天,就是春節,是萬家團圓的日子。當萬家燈火亮起來的時候,隻有那個被燒得殘破不堪的房子,一片黑暗。那個時候,劉明會在哪裏呢?

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樓下鄰居流淚“眼看他們被燒死”

遇難的其中五位。 受訪者
供圖

(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蔣小明對本文亦有貢獻)

中華文化新聞網: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 活活燒死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重慶大火:一家六口窗邊絕望呼救3000秒 活活燒死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