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華文化新聞網是為恢復中華文化及推動中華文化發展的非营利组织。
  • 提供新聞時事、時事政治、經濟財經、中華文化
  • 歷史知識、生活百科和健康養生等內容

大一學生殺害滴滴司機,“作案動機極其荒唐”(圖)

新聞 静宜 2周前 (01-05) 27次浏览

“不管你以後是生、是死,這事都是你邁不過去的坎!”

2020年1月3日,在法庭被告人席上的楊佰淇,聽著被害人家屬代理律師有些激昂憤怒的陳詞,他一動不動,麵部幾無表情。死者妻子哽咽著質問他,為什麽殺害與其無冤無仇的人?他沉默不語。整個庭審過程他都不怎麽說話,甚至沒有為自己發表辯護意見。

案發前,19歲的楊佰淇是湖南某技術學院大一學生。2019年3月22日深夜,在一輛滴滴網約車內,他持匕首向司機捅刺20多刀致其死亡。

鑒定報告顯示,楊佰淇被診斷患抑鬱症,作案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此次庭審披露了楊佰淇的作案動機——因厭世想自殺,卻沒勇氣對自己下手,便想殺一個人來“壯膽”。

“他的作案動機極其荒唐。”公訴人當庭指出,楊佰淇故意殺人的動機卑劣,手段殘忍,後果嚴重,建議對楊佰淇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法庭未當庭宣判。

被害人陳紅生前照片。受訪者供圖

殺人後邊走邊整理衣袖,在前女友勸說下自首

1月3日上午,楊佰淇在法警的押解下走進法庭。他穿著一件黑白相間的外衣,身材高大。

再過4個月,楊佰淇將年滿20歲。而倒在他匕首之下的滴滴司機陳紅,2020年1月2日本應是他44歲的生日,卻已無法度過。兩人雖然都生活在湖南常德市區,但互不相識。2019年3月22日深夜的碰麵,是一場致命的相遇。

那一天的晚上11點多,白天熱鬧喧囂的常德市區安靜了許多,馬路上車輛行人漸少。從一家網吧走出的楊佰淇,通過滴滴打車軟件叫車,隨機約到陳紅駕駛的白色小車。

滴滴平台向警方提供的車內錄音顯示,上車後,楊佰淇幾乎不說話,他與司機陳紅沒有發生任何言語爭執。案發後楊佰淇供述,他上車後坐在司機座椅後麵的座位,他沒看清司機的模樣,也不想讓對方看清自己。約20分鍾後,車子駛至鼎城區財富廣場的出入口。停車後,凶案隨即發生。

檢察機關審查查明,當時,楊佰淇拿出匕首刺向司機陳紅的頸部,遭遇反抗後,他又朝陳紅的軀幹、大腿等部位連續捅刺二十餘刀,直至對方失去反抗能力。

出事地點的監控視頻顯示,行凶後,頭戴鴨舌帽的楊佰淇從車身左側彎腰出來,沿著馬路邊走邊整理衣袖。

公訴機關的起訴書稱,案發一天前,楊佰淇決心自殺。案發當天22時許,他仍然沒有勇氣自殺,於是想先殺一個人“壯膽”,然後自殺。

作案後,楊佰淇給他的前女友李豔(化名)發微信,告訴她自己殺人了。李豔起初不信,後來在視頻聊天中看到楊佰淇手上帶血,便勸說其投案自首。

警方後來出具的《到案經過》等材料顯示,當時決定投案的楊佰淇,用手機查詢到附近的派出所地址,然後走到距離約2.5公裏的鼎城公安分局玉霞派出所。當時派出所辦公室已關門,楊佰淇便用手機撥打了110。後來有民警出來,將他帶至詢問室。

2019年5月,楊佰淇涉嫌故意殺人罪被逮捕,此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在2020年1月3日的庭審中,楊佰淇對公訴機關指控的殺人事實表示無異議,自願認罪。他說話聲音低沉,言辭簡短。麵對坐在公訴人旁邊的不時哭泣的死者妻子,楊佰淇沒有說道歉的話。審判長讓他發表為自己辯護的意見,他說“我沒有意見”。被告人最後陳述的環節,他也隻說了一句:“請法庭依法判決。”

為什麽要殺人?麵對公訴人當庭提出的這個問題,楊佰淇沉默了,許久沒有開口。公訴人問他是否為自殺“壯膽”,他不置可否,低聲自言自語般說了一兩句。而此前投案後,他曾向警方供述:“我想把別人殺了,自己就敢自殺了。”

公訴人還問他,什麽時候想到要殺一個人?他沉默一會後表示無法回答,“因為我自己也不清楚。”

公訴人在法庭出示的鑒定報告顯示,楊佰淇被診斷患抑鬱症,作案時有限定(部分)刑事責任能力。不過,被害人家屬代理律師對該鑒定提出了質疑,並申請重新鑒定。

“他的作案動機極其荒唐。”公訴人當庭指出,楊佰淇故意殺人的動機卑劣,手段殘忍,後果嚴重。公訴機關建議對楊佰淇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楊佰淇的辯護律師則提出,楊佰淇作案後投案自首,如實供述犯罪事實,認罪認罰,且因患抑鬱症導致作案時僅有限定刑事責任能力,請法院從輕或減輕處罰。法庭未當庭宣判。

1月3日,常德市中院在漢壽縣法院公開審理楊佰淇故意殺人案。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

高考前後產生厭世情緒,愛看日本頹廢派小說

持匕首向陳紅捅刺時,楊佰淇不清楚這名中年滴滴司機肩負的家庭重擔——年邁的父母需要贍養,大兒子要交學費,小兒子需要奶粉錢,還要還房貸、車貸。

“我是個母親,我的大兒子也跟他年紀差不多。”陳紅的妻子田女士在法庭發言時說,“他為什麽要自殺、要殺人,難道他的家庭和學校沒有責任嗎?”

公訴人在發表公訴意見時指出,楊佰淇讀小學時多次轉學,從小缺少朋友,缺少安全感,與家人聚少離多,父母經常吵架,這些對他日後形成厭世心態產生了影響。

“他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缺少起碼的尊重、敬畏。”公訴人認為,對楊佰淇這類問題青少年,如何進行社會責任教育和親情引導,值得深思。

2000年5月出生的楊佰淇是湖南常德人。進入大學之前,他分別在常德和長沙念過書——他母親在常德做些小生意,父親則在長沙一家企業上班。

楊佰淇歸案後交待,2018年上半年他開始產生消極情緒,悲觀厭世,“生活太平淡了,索然無味。”那時,他還是一名高三學生,學習成績不大好。

楊佰淇稱,2018年高考後,他一度不想填報誌願。當年8月,他從網上買了一把匕首,想自殺“了結自己”。後來接到大學錄取通知書後,他改變了想法,“想體驗一下大學生活後再自殺”。

2019年秋季,楊佰淇開始就讀於湖南某技術學院——位於常德的一所民辦大學,學習的專業是信息工程。

楊佰淇的父親曾對媒體稱,兒子不喜歡與人交流,但平常還是聽他的話。他從學校輔導員那裏得知,兒子進入大學後開始表現不錯,但後來成績出現下滑。

在一些老師和同學看來,楊佰淇性格內向,有厭學情緒,喜歡玩遊戲,但案發前未察覺明顯異常。

楊佰淇淇常常出入學校附近的一些網吧。他至少在7家網吧有上網記錄,均為會員或臨時會員。

楊佰淇的一名同學稱,他聽說在案發之前,楊佰淇與其女友“鬧分手”。

外形高大俊朗的楊佰淇,曾有過多次戀愛。案發後警方曾先後向他的三名前女友了解情況,包括勸其投案自首的李豔。

有多名同學還證實,課餘時間裏,楊佰淇喜歡看日本頹廢派文學作品,特別是作家太宰治的中篇小說《人間失格》。

太宰治是日本戰後“無賴派”文學的代表作家之一,其創作帶有頹廢主義色彩。《人間失格》是他的半自傳體小說,又名《喪失為人的資格》,講述了一名男子為逃避現實而不斷沉淪,用藥物麻痹自己、酗酒、自殺,一步步走向自我毀滅的故事。

在1月3日的庭審中,被害人家屬的代理律師發問,讓楊佰淇談談對小說《人間失格》中主人公經曆的看法。楊佰淇低著頭,沒有作聲。

公訴人在法庭出示的供述筆錄顯示,作案前,楊佰淇曾想買一雙“有指”手套,戴上它再拿匕首自殺,這樣警方難以檢出指紋,“自殺後留給別人懸念,讓他們去猜,我是自殺的還是他殺的。”

1月3日庭審結束後,楊佰淇從被告人席位站起來。他轉過身,向法庭的旁聽席掃望。幾秒後,他黯然低頭,在法警的押解下離去。

據旁聽庭審的多名人士介紹,當天在法庭未看到楊佰淇的父母出現。

中華文化新聞網:大一學生殺害滴滴司機,“作案動機極其荒唐”(圖)


文章來源自各個新聞媒體,部分內容不代表 中華文化新聞網 的立場丨本網站採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大一學生殺害滴滴司機,“作案動機極其荒唐”(圖)
喜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