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頂級巨星正被世界拋棄:椰子停產,侃爺塌房

Kanye West(國內昵稱“侃爺”)是個“瘋子”,這是全世界早就達成一致的觀點。

尤其在近兩年,Kanye的瘋狂達到了新的高峰:

2020年高調參選美國總統,想以上帝之名重鑄美國榮耀;在社交媒體上頻繁發表各種“暴論”,時不時還來個清空賬號退網;與各大合作品牌頻繁嘴仗,怒斥對方的“剽竊”行為;尤其是Kanye與前妻kim
kardashian(金·卡戴珊)分分合合的超長連續劇,更是讓全球人民吃足了全球頂流的瓜。

在不少人眼中,Kanye已經成了十足的樂子,他太過特立獨行了,無論是對潮流、藝術的獨到理解,還是各種反常的言論與行為,都在不斷刷新著公眾眼中的他的模樣:二十一世紀二十年代的Kanye似乎已經進入了精神失常的狀態,“人設崩塌”就是他的人設。

Kanye的瘋讓他不斷地“戰鬥”著,但誰也沒想到,這一次Kanye踢到了一塊鐵板。因為幾條推文和一些言論,Kanye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說是眾叛親離也不為過。這位說唱巨星、藝術家、頂級潮流設計師到底正在經曆什麽?

Kanye反猶太風波始末

Kanye踢到的這塊鐵板是種族問題,也就是大名鼎鼎的“政治正確”。

2022年10月3日,巴黎時裝周期間,Yeezy係列第9季正式發布。而在這次本該平平無奇的發布會上,Kanye卻身穿了一件印有“White
Lives Matter(白命貴)”的T恤,一時間在歐美引起了巨大爭議。

Kanye的目的很明顯,無疑是將矛頭指向了近年來轟轟烈烈的“Black Lives
Matter(黑命貴)”黑人運動,此前他就曾多次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於BLM運動的不看好,他認為BLM已經失去了其原本的意義,並沒有為黑人群體帶來平等,甚至已經淪為了一些群體榨取利益的騙局。但作為全球最知名的黑人之一,他身穿“White
Lives Matter(白命貴)”的反諷行為仍舊引發了眾怒,不少人斥責其是白人至上主義者,背叛了整個黑人群體。

這再次激發了Kanye的“戰鬥心理”,10月初,Kanye再次進入了輸出模式,在Instagram上瘋狂開火,舌戰時尚圈“群儒”。鬧劇愈演愈烈,Ins官方最終開始限製Kanye發帖,已經進入狂戰士狀態的Kanye立馬轉戰推特。10月9日,Kanye在推特上再次發表暴論,直接驚掉了全球人民的下巴。原因無他,這一次Kanye的戰鬥對象錯了,他把矛頭指向了猶太人。

這條萬惡之源推文裏,Kanye直言自己已經進入了三級死亡戒備狀態(指對猶太人進入戰備狀態),還表示黑人也是猶太人的部族之一,並直接開火“你們故意挑釁我,並試圖禁言任何反對你們‘主流思想’(指猶太政治議題)的人”。

Kanye“反猶太言論”原文

一石激起千層浪。作為“政治正確”最核心相關的群體之一,猶太相關議題一直在歐美處於高度敏感狀態,Kanye的口無遮攔瞬間為其招致了一大片反對。但已然上頭的Kanye沒有悔改,在後續媒體采訪中,他直言並不會對此前的猶太人言論道歉,還在播客節目中表示,就算自己真的發表了反猶太言論,adidas也不會與自己解約。

在Kanye還在就BLM和猶太議題瘋狂輸出觀點之際,一場風暴正在孕育。10月19日,Kanye在一場采訪中就自己的反猶太言論做出回應,表示自己無意傷害任何人,但道歉似乎為時已晚。第二天,奮進公司WME-IME的CEO、猶太背景企業家阿裏·伊曼努埃爾率先開始了對於Kanye的攻勢,號召與Kanye合作的公司與其解約,並掀起了一場針對Kanye的解約熱潮。

率先割席的是知名潮牌巴黎世家。很快,備受Kanye信任的adidas也宣布與侃爺終止合作,同日,於2020年和Kanye達成十年合作協議的GAP也宣布解約,《VOGUE》雜誌及其主編宣布與Kanye斷絕合作,時尚圈開始拒絕Kanye。

adidas與Kanye終止合作聲明

風波也波及到了了Kanye的老本行藝術領域,好萊塢知名經紀公司CCA宣布解除與Kanye的影視合作,即將開辦的體育場大型巡演也被取消,Kanye的全新紀錄片也宣布取消發行,被無限期擱置,他創辦的廠牌G.
O. O. D. Music Label也被唱片公司宣布暫不續約,其歌曲、電台流媒體銷量也迎來了斷崖式下跌。

Kanye也成為了歐美封殺文化“cancel
culture(取消文化)”針對的最大牌的明星之一,他的Ins和推特被相繼禁言;杜莎夫人蠟像館將其蠟像移除;摩根大通銀行宣布與其斷絕關係;《福布斯》雜誌也將其從億萬富翁榜單中剔除。他的“摯愛”金·卡戴珊也發文宣布割席,稱“對仇恨言論難以容忍”,就連其離婚律師團隊都與其解約,甚至連遊戲《堡壘之夜》都宣布將永久拒絕Kanye。

從商業到媒體,Kanye幾乎被全球拋棄了。

這場風波帶來的後續輿論也複雜起來。大部分人為針對Kanye的“cancel”拍手叫好,認為Kanye罪有應得,需要為其種族言論付出代價,而部分人則抱著吃瓜的心態,除了等待著Kanye還能如何整活外,也有人感歎反猶太言論的影響之大,甚至有人認為此種封殺側麵印證了Kanye的判斷。Kanye的一些粉絲們則力挺Kanye,甚至想要眾籌幫助Kanye重回福布斯億萬富豪榜。

言論風波之下,Kanye財富大幅度縮水,資產從15億美元暴跌至4億美元,“最富有歌手”的頭銜也拱手讓給了靠美妝產業“致富”的天後Rihanna(蕾哈娜)。

另一個消息也從側麵印證了他的窘境。據悉,在被阿迪達斯解約後,Kanye曾帶著自己的yeezy係列向運動品牌斯凱奇求助,但被拒之門外,成為了現實版的“曾經你愛搭不理,現在你高攀不起”。就在短短的幾天前,Kanye還是全球時尚圈的頂級Icon,潮流界絕對的“上帝之子”。Kanye的商業帝國真的要崩塌了嗎?

Kanye的潮流帝國

沒錯,在頂流巨星的身份之外,Kanye確實是個難得一見的商業奇才。

2000年,Kanye因為嘻哈巨星Jay-Z製作專輯一炮而紅,出道僅三年,就成為了當時嘻哈音樂圈炙手可熱的明星製作人。但Kanye並不甘於幕後,他想要成為下一個改變時代的巨星。

2004年,在嘔心瀝血之下,Kanye正式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The College Dropout》,在匪幫說唱(gangsta
rap)流行的年代,Kanye憑借獨特的學生視角、貼近生活的內容以及新奇的製作一炮而紅,讓全球都知道了這位名為Kanye
West的新星rapper,《TCD》也成為了歐美嘻哈史上最令人驚豔的專輯處女作之一。

《The College Dropout》封麵

緊接著幾年裏,Kanye相繼發布了《Late
Registration》《Graduation》兩張專輯,加上《TCD》組成了Kanye大名鼎鼎的“大學三部曲”。值得注意的是,在“大學三部曲”的專輯封麵上,Kanye創造、扮演了一個經典形象“輟學熊(College
Dropout Bear)”,其也成為了早期Kanye的經典代表形象。

也正是輟學熊開啟了Kanye的時尚生涯,2006年,Kanye與潮流品牌Bape合作,推出聯名球鞋“輟學熊”Bapesta。這隻是侃爺的小試牛刀,此時,Yeezy球鞋的概念正在他的腦海中形成。

2008年,Kanye與Nike的創意總監Mark Smith共同構思設計的Nike Air
Yeezy一代正式發售,瞬間吸引了全球球鞋愛好者的注意,Kanye獨特的藝術理念也展現在了世人麵前,複古又概念感的設計征服了大眾。這款球鞋發售即售罄,這也是Nike第一次嚐試與運動員之外的明星簽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Kanye開辟了潮牌明星聯名的全新時代。

但伴隨著Nike Air
Yeezy的問世,Kanye的藝人生涯卻陷入了低穀。彼時,他接連遭受母親意外去世、相戀多年的女友分手多重打擊,在悲傷情緒之下,他推出了自己的泣血之作,專輯《808s
& Heartbreak》,但因過於超前的音樂理念遭受了無數粉絲與樂評人的質疑。

2009年,早已不太“正常”的他更是在MTV的頒獎禮上做出了震驚世人的瘋狂舉動,在頒布最佳MV獎時,他突然登台搶走了獲獎者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的麥克風,直言獎項應該屬於另一位天後碧昂斯。這就是著名的搶麥門事件,更掀開了後來漫長霸淩醜聞的序幕。

麵對著無數人的口誅筆伐,Kanye選擇閉關做音樂。2010年,絕世名專《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問世,Kanye憑借自己在音樂上的才華一舉扭轉了負麵輿論,也憑借這張“二十一世紀最偉大嘻哈音樂專輯”,真正成為了全球頂流級別的巨星,商業價值直線上升。

《MBDTF》封麵

從那時起,Kanye在商業領域真正迎來了騰飛。2012年,Nike Air
Yeezy二代發布,古埃及元素的注入為球鞋帶來了全新的美感,“紅椰子”更是成為球鞋市場價值最高的收藏品之一。也是從2012年開始,Kanye正式宣布進軍潮流設計領域,他宣布成立了獨立設計組織“Donda’s
House”,宣布將繼承喬布斯的遺誌,致力於發掘傑出藝術家,並為世界提供最好的創意產物。

Kanye的口氣很大,但事實證明,他真的做到了。Donda’s
House幾乎成為了潮流領域的“黃埔軍校”,在這裏Kanye發掘了一大批頂尖潮流設計師。代表性人物即是2021年去世的LV男裝係列藝術總監、鬼才設計師Virgil
Abloh。

Virgil Abloh曾在Donda’s House擔任創意總監,他在兼職夜店DJ時與Kanye相識,隨即進入了Donda’s
House參與服裝設計工作。在此期間,Virgil
Abloh創立了後來全球知名度最高的潮流品牌Off-White,憑借獨特的設計與Kanye的力推,Off-White席卷全球,斑馬線元素與高街概念也成為了近年來潮流圈的趨勢之一。

Kanye與Virgil Abloh在LV發布會上擁抱

2018年,Kanye宣布不再支持Donda’s House,但正如Virgil
Abloh的成功一樣,在Kanye六年來的不斷支持下,一大批潮流人才得以被發掘,Samuel Ross、Matthew
Williams、Heron Preston……許多曾經Donda’s
House的成員在此後嶄露頭角,並深刻的影響著當下的潮流時尚趨勢。從某種角度來說,Kanye不僅影響了近年來嘻哈音樂乃至流行音樂的發展,還對全球時尚潮流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影響。

更不用提Kanye與adidas合作的Yeezy係列。2013年,在與Nike分道揚鑣後,Kanye接受了adidas的邀請,改變了全球時尚審美的Yeezy
Adidas係列也宣告問世,Yeezy 750
350等係列在全球可謂火爆異常,憑借Yeezy的商業成功,Kanye也正式收到了時尚圈的認可,更是掀起了潮鞋市場的無數波瀾。adidas也憑借yeezy賺的盆滿缽滿,自2018年以來,Yeezy係列每年銷售額都在十億美元以上,成為了adidas近年來最為重要的業務之一,更是adidas在潮流領域與Nike對標的唯一牌麵。

伴隨著Donda’s House與adidas
Yeezy的成功,Kanye也成為了時尚圈的頂級Icon,近年來,他也成為了全球頂級帶貨人,無論多奇特的設計,隻要Kanye與妻子kim上身露麵,就能在時尚圈掀起熱潮。憑借獨特的藝術天賦,Kanye開啟了一條獨屬於自己的風格化潮流道路,自他開始,明星不再隻是潮流的擁躉,更是成為了潮流的真正創造者、引領者。這也是Kanye後來屢次與合作夥伴發生矛盾的深層原因,在他看來,自己並不應該受到資本的限製,他要將“話語權”握在自己的手上。

Kanye也確實有這麽做的底氣,從輟學熊到Yeezy,再到“Ye係”潮流,Kanye憑借才華證明了自己在藝術理念及IP打造上的天才,更證明了自己的商業眼光。2019年,Kanye正式進入福布斯TOP100名人收入榜,躋身最知名億萬富豪的行列,2021年,更有媒體稱Kanye淨資產估計為66億美元,已經成為美國史上最富有的黑人。

或許正是商業上的成功,讓Kanye的“瘋狂”更進一步。在反猶太言論風波的初期,在多個社交媒體被封殺的情況下,Kanye還曾高調宣稱要收購某社交媒體供自己輸出觀點,然而,把自己當成“資本”的Kanye這一次似乎真的領教到了資本的厲害,打拚多年的商業帝國正岌岌可危。

但他仍舊“頭鐵”,在幾天之前,Kanye的Ins終於解封,但他沒有懺悔,而是高調力挺同樣身陷反猶太爭議的NBA球星歐文,並再次喜提三十天封禁。這一回,Kanye似乎要瘋到底了。

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2022年5月,在一場南京大學120周年校慶相關的直播連麥活動中,南大校友、國內著名投資人、“風投女王”徐新回憶起了大學時影響自己最深的老師,那是一位名叫Donda
West的女性黑人外教。

之所以讓徐新印象深刻,是Donda
West獨特的教育理念,在第一次授課時,她便在黑板上寫下了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英語“你是獨一無二的,你是一個人生奇跡,在過去五百年前沒有人像你,在未來五百年也沒有人像你。”
她還提到了這位老師的孩子,喜歡給學生們跳霹靂舞的Kanye West。

這或許能為我們理解Kanye的與眾不同提供一個視角。不同於很多說唱歌手,Kanye雖然是黑人,但卻出生於一個中產階級家庭,他的母親是芝加哥大學的教授,父親是一名攝影記者,也正是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與在街區裏浮沉的大多數底層黑人不同,Kanye從小就見識到了更廣闊的視野,也正是如此,Kanye曾在十歲那年隨著母親工作調動來到中國,在南京讀了一年小學。

Kanye與母親Donda

從那時起,Kanye就已經深受啟發,與其他黑人不同,他能夠從更多不同的視角去看待一切,去真實的感悟世界。在後來的成長過程中,他也接受了良好的高等教育,並憑借獨特的音樂理念和更深層次的思考,製作出了影響整個嘻哈音樂潮流的“大學三部曲”。

正是從Kanye開始,嘻哈音樂人和聽眾們開始意識到街頭、犯罪、金錢不是唯一值得書寫的內容,生活現狀、內心世界同樣值得書寫。Kanye也足夠大膽,他先鋒般將大量弦樂加入專輯中,探索音樂更多可能。

Kanye之所以能將自己活成一種文化符號,就在於他的前衛。

在Donda的鼓勵式教育理念下,Kanye篤信自己的能量與才華,也正是這種內心的強大,促使其不斷向前探索,《808s &
Heartbreak》對於AutoTune電音的新奇運用,打破Rap與旋律的界限;《My Beautiful Dark Twisted
Fantasy》則綜合了流行+搖滾+合成器+實驗音樂等多種元素,讓嘻哈音樂跳脫出了原有的桎梏,真正成為了可以被稱之為偉大的音樂種類之一。

但無論是飽滿情緒,還是先鋒探索,還是對於自己的篤信,都在不斷影響著Kanye的自我認知,過於先鋒、個人化的概念始終在與外界的觀點激烈交鋒,改變、異化著他的言行與狀態。這種矛盾在母親Donda去世後更是達到頂峰,因此Kanye開始陷入瘋狂。

從某種角度來說,Kanye是一位極端信仰自由的藝術家,對自己的過於篤信導致他排斥一切層麵的控製,早從2005年開始,Kanye就曾在直播畫麵裏指責總統小布什不在乎黑人,後來的搶麥門、與Nike解約,再到現在的反BLM、反猶太事件,都體現著Kanye對於自己的過分相信,以及對於外界力量影響的抵觸。

事實上,這種矛盾也在加劇著他的精神內耗,Kanye確實患有雙向情感障礙等心理疾病,並且非常嚴重,時常在公共場合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許多驚人言行或許就是他精神崩潰之後的呐喊。

Kanye在總統競選演講時崩潰落淚

但不得不承認,Kanye擁有自己獨特的世界觀及價值體係。以這一次的反BLM運動事件為例,早在2013年,Kanye就曾在歌曲《New
Slaves(新奴隸)》中探討黑人群體麵臨的處境,不同於大多數黑人rapper的音樂探討,Kanye從消費潮流角度出發,認為上層階級正用消費主義奴役著黑人群體,通過商業運作後的虛幻存在感消解黑人麵臨的現實問題。

在歌詞中,他唱著“我寧願身敗名裂,也不願忍氣吞聲”。他的言論是否合理我們無法定論,但可以發現的是,Kanye始終保持著邏輯的自洽,並用近乎瘋狂、偏執的方式維護著自己的觀點。

但Kanye終究難逃精神內耗的困擾,無論是與外界不斷的交鋒還是家庭事業上的重重打擊,都致使其開始朝宗教尋求歸屬感,自2018年開始,他開始探索福音說唱領域,希望以宗教福音元素療愈自我與聽眾的心靈。在音樂上,Kanye進入了艱難的自我和解期,但在日常生活中他卻以瘋狂示人,這更讓他身上天才與瘋子的兩麵性越發凸顯。

2021年,侃爺推出了新專輯係列,這一次,他不再求助於宗教,而是母親。全黑封麵的《Donda》問世,在試聽會上他如孩童般奔跑著,卻無比迷茫。在不少人看來,這個天才大概是真的瘋了,現如今的Kanye印證著他們的猜想,依然戰鬥、絕不懺悔、篤信愛。

《Donda
》第三次試聽會上的一幕,似乎為今天發生的一切提供了注腳:體育場中心,Kanye身上燃著烈火走進象征家的小屋,直到火焰把一切焚燒殆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