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為死難同胞討公道,哥大女生遭不明身份男子暴打

作者:艾瑪

2022.11.29

當地時間11月28日晚,在美留學生在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的圖書館門前組織了一場集會,聲援國內”白紙運動”,呼籲公開悼念烏魯木齊火災死難同胞,釋放被捕群眾,以及結束清零政策。  記者艾瑪攝

為紀念新疆烏魯木齊”11.24″大火遇難同胞,聲援中國各地爆發的”白紙運動”,海外中國留學生自發在境外社交媒體平台上建立了多個討論組群,並在紐約、洛杉磯、芝加哥、巴爾的摩、多倫多、溫哥華、倫敦、吉隆坡等地召集燭光悼念會。

美東時間11月28日,紐約的悼念集會於晚7點在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前的廣場上準時開始。來自哥達巴納德學院的本科女生小貝(化名)是“主場”的組織者之一,她在活動開始前就站在哥大地標性的雕塑“智慧女神”旁邊,高舉著“STOP
ZERO COVID
POLICY”(停止新冠清零政策)的牌子。人群逐漸向她聚攏來,人們默默的在以雕塑底座為依托的祭台上點燃蠟燭,奉上白菊花。

哥倫比亞大學被打學生(右一)在當晚活動前就一直高舉寫著“停止清零政策”的牌子站在圖書館門前的台階上 (記者艾瑪攝)

在她的同伴用英文開場,表明聲援中國的抗議活動,並要求釋放上海、成都、南京、北京等地被捕的公民後,小貝接過喇叭,用中文曆數“清零政策”的受害者:

“11月24日烏魯木齊發生火災,因小區進行封控救火車無法進小區救人,造成至少10人死亡、9人重傷。

“11月23日廣州南沙體育館方艙一位新冠感染者因不明原因在廁所上吊身亡。

“11月4日呼和浩特新城區一位母親跳樓自殺。

“11月1日蘭州七裏河一名3歲男童在家一氧化碳中毒因為疫情防控120無人響應隨之身亡。

“10月29日河南富士康工廠傳出2萬員工確診的消息,數以萬計員工被關在宿舍,食物和飲用水嚴重不足,忍耐數日後終於爆發,徒步逃亡回鄉。

“9月18日貴州一輛轉運新冠隔離人員的大巴發生側翻,造成27人遇難、20人受傷。

“4月上海全封城控,東方醫院產科周姓護士哮喘發作,送醫急救,因疫情防控醫院聽診耽誤病情不幸去世。

2019年12月30日,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因率先向外界泄露疫情被派出所訓誡,2020年1月31日感染新冠病毒,2020年2月7日於淩晨兩點五十三分去世,年僅37歲。

……

小貝的聲音高亢且顫抖,她雖然戴著口罩和帽子——就像討論群裏留學生們互相提醒的那樣,但她的眉眼間依然透出堅定的神情。

“接下來我們所有人將為11月24日逝世的十位烏魯木齊同胞,及所有在中國疫情防控中去世的人們悼念。”小貝說:“我們前方有一些白色的蠟燭,沒有蠟燭的朋友可以到前麵來取。”

參與集會的學生將“智慧女神”雕像的底座設置成祭台,貼上烏魯木齊11.24火災死難者照片和海報,奉上鮮花和蠟燭。(記者艾瑪攝)

經過三分鍾默哀悼念後,集會的人們開始喊口號,也唱起了中國國歌和國際歌。

喇叭在不同的人手上流轉,與會者喊著不同的口號和訴求。從“釋放被捕學生和公民,表達自由,新聞自由”到“解放新疆,解放西藏,解放中國”以及“習近平下台,共產黨下台”,人們也多次喊起彭立發在四通橋上喊出的口號“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參與集會的學生將“智慧女神”雕像的底座設置成祭台,貼上烏魯木齊11.24火災死難者照片和海報,奉上鮮花和蠟燭。(記者艾瑪攝)

晚上7:35分左右,一名大約二十多歲,背著雙肩背包的女子站到了小貝旁邊,接過喇叭,開始指責現場群眾“邏輯不連貫”“喊著不自由毋寧死,自己站在自由的地方讓我們國內的人去承擔責任”。在現場立時響起噓聲,接著有人喊了聲“共產黨下台”後,該女子說:“那麽我想問那些喊共產黨下台的人,他下台以後,你想好誰去治(理)嗎?你去治(理)嗎?”

當她說出“我相信大家隻能喊自己可以負責任的口號”時,站在她旁邊的小貝從她手上拿過喇叭,高喊:“十個人的死,誰來負責?”

正在這時候,一名大約三十多歲,背著雙肩背包的男子撥開前排人群不緊不慢的朝小貝和她旁邊的雙肩包女子迎麵走過去,然後突然舉起拳頭,一拳砸在小貝腦門上。一聲悶響中,小貝直接倒下,緊接男子又迅速朝她頭上補上第二拳、第三拳。

周圍的人無不大驚失色,他們紛紛朝打人者看去,除了雙肩包女子之外——她雖然迎麵朝著打人者,但始終麵無表情,眼睛看著斜下方,雙臂交叉在胸前,並且在打人者開始俯身暴打小貝後,迅速轉身離開現場,幾個反應快的學生衝上前去,拉住施暴者。

11月28日晚,哥倫比亞大學“白紙革命”集會現場聚集了數百人,有各大學的留學生和其他在美華人。他們用中文普通話一遍又一遍高喊“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謊言要尊嚴,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領袖要選票,不做奴才做公民”“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等口號。(記者艾瑪攝)

打人男子在被人架出去的時候喊:“我是哥大的學生,三十年了,還允許粉紅在這裏爭麽?”他不斷大喊著被打女生是“粉紅”,不僅讓很多人誤以為被打的人是早已消失不見的雙肩包女子,也讓人群內圈的組織者們以為他是“打錯人了”。

夜晚昏暗的廣場上,除了圍在內圈的組織者、學生和記者,大多數人都沒機會看清楚究竟是誰被打了。人群中爆發出譴責的聲音,紛紛議論“要允許不同的聲音”
“即便她是粉紅,也不能用暴力”……

參與集會的學生將“智慧女神”雕像的底座設置成祭台,貼上烏魯木齊11.24火災死難者照片和海報,奉上鮮花和蠟燭。(記者艾瑪攝)

被打暈在地的小貝,半天緩不過勁來,她的同伴緊緊抱著她。

“不要打人!”

“叫警察!”

“拒絕暴力,讓她說話!”

參與集會的學生將“智慧女神”雕像的底座設置成祭台,貼上烏魯木齊11.24火災死難者照片和海報,奉上鮮花和蠟燭。(記者艾瑪攝)

集會結束後,小貝被送到醫院檢查,神誌已經恢複清醒,但人依然有點暈。在當晚的討論組群裏,有人稱紐約警方已經立案調查。

即便發生了意外的風波,這群學生依然不改初衷,堅持完成這次活動的下半場——第二天(11月29日)在中國駐紐約總領館門前的集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