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25. 德國經濟部長欲給對華戰略「換血」 被批「脫離現實」

德國經濟部這份機密文件指出,德國與中國的關係「正在進一步走向體制競爭」。文件也提出了中國在2027年前進攻台灣、進行武統的可能。鑒於上述發展,德國經濟部希望「及時果斷地」調整政策。https://t.co/mgT6skuZxX

— DW 中文- 德國之聲 (@dw_chinese)
December 2, 2022

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似乎計劃告別此前的對華戰略,擺脫德國經濟對中國的依賴性,收緊對華業務,減少對德中經濟項目的政治支持。這一提前被媒體披露的內部文件引發爭議,被指「過於片面」、「是意識形態驅動的、無能的中國政策」。

由媒體披露的104頁機密文件顯示,德國經濟部計劃對有中國業務的德企提出廣泛要求,例如定期向聯邦政府彙報其業務等;同時保護德國關鍵的基礎設施、避免來自專制國家的供應商參與其中;經濟部也主張,如果投資涉及「安全有關的部門或者軍事工業綜合體、可能侵犯人權的領域」,應該對德企在中國公司的投資進行新的審查。

路透社獲得了聯邦經濟部11月24日這份名為「內部中國政策指南」的機密文件。路透社的相關報道指出,這份文件讀起來像是對德國總理肖爾茨不久前北京之行的批評。作為一份「政策指南」、行動建議,該文件呼籲從根本上質疑德國政府高層代表在中國項目上的政治遊說、政治護航,只有在項目對於德國有明顯積極影響時,才應給予支持。

擔憂中國風險
對於德國而言,中國市場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在2022年,中國連續第六年成為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與此同時,中國作為德國出口市場的重要性以及德國在某些經濟領域、技術領域對於中國的依賴,在德國得到越來越嚴肅的對待。

路透社報道指出,德國經濟部這份機密文件也提到,如果發生衝突,德國可能面臨要挾、「導致其政治行動能力受限」。

這份文件對於中國的發展方向表示擔憂,其中提到了中國對於人權的侵犯和更嚴格的國內政策。文件指出,德國與中國的關係「正在進一步走向體制競爭」。文件也提出了中國在2027年前進攻台灣、進行武統的可能。鑒於上述發展,德國經濟部希望「及時果斷地」調整政策。

德國《每日鏡報》12月1日的相關報道說,德國智庫「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負責人貝納(Thorsten
Benner)表示,該文件提供了「對中國挑戰非常現實的評估,並概述了明確的行動方案」。他表示,草案重新衡量了三位一體的對華政策,即中國既是合作夥伴,是競爭者,也是體制對手,此前人們會有錯覺,認為這三個特徵同等重要,而這份文件顯示「體制競爭明顯更突出」。

「文件的撰寫人顯然並不了解中國」
雖然德國經濟部的這份中國戰略尚未正式出爐,但已受到來自各界的不少批評。據路透社12月1日報道,經濟界對於這份文件「感到憤怒」,認為哈貝克的看法過於片面。

據《每日鏡報》報道,社民黨的外交政策專家施密特(Nils
Schmid)說,哈貝克的文件假設「在2027年前中國攻台幾乎不可避免,我認為這非常有問題」,他表示,與其進行這種猜測,還不如儘力緩和局勢。

自民黨的經濟專家霍本(Reinhard
Houben)也對《每日鏡報》表示,不應該輕易給對華關係定性。他說:「中國是體制性競爭對手的說法,改變不了我們在貿易政策方面緊密相連的事實。他也稱,考慮到生產鏈的問題,想要一夜之間改變對華戰略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霍本同時表示,該戰略表明「外交政策天真的時代已經過去」,目前的首要目標應是通過與民主夥伴建立更深的夥伴關係來減少對中國的依賴,並在與中國的關係中堅持更多的市場准入對等原則。

中國問題專家桑德施耐德(Eberhard
Sandschneider)表示,「該文件的撰寫人顯然並不了解中國」。他批評了經濟部的這份文件,表示其中要求有在華業務的德企定期彙報的義務是「脫離現實的」,文件造成了德國經濟部與整個德國經濟界的對立。

總理府和執政夥伴們可能會有不同意見
德國外交部此前已經提出了一項中國戰略,其中對北京提出了類似的批評。目前,外交部和經濟部的文件都尚未經過聯邦政府內部的協調。路透社指出,可以想象總理府對此會有反對意見。在10月中資入股漢堡港碼頭時,總理府與綠黨、自民黨領導的外交部、經濟部等部委就曾出現分歧。

聯邦經濟部的一名發言人對《每日鏡報》說,這份文件實際上不是為公眾準備的,「我們原則上不對內部工作狀況和內部程序進行評論」。

《每日鏡報》的報道指出,德國經濟部長哈貝克的這份有爭議的「中國戰略」讓執政聯盟的夥伴「感到驚訝」。報道也稱,鑒於外長貝爾博克也在準備自己的「中國戰略」草案、其中也指出了中國風險,有人認為,哈貝克此舉是兩位綠黨政治人物的個人競爭。

曾擔任知名智庫「德國外交政策協會」負責人的桑德施耐德表示,兩位綠黨政治家(外長貝爾博克和經濟部長哈貝克)正試圖在對華強硬問題上超越對方,「誰批評中國,就會在(德國)國內政壇獲得掌聲。仔細看的話,這是意識形態驅動的、無能的中國政策」。

這位中國問題專家說,「需要的話,總理府必須確保像這樣的粗暴想法不會決定德國政府未來的中國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