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天貓向ofo催債5個億,退押金還能輪到我嗎?

“2 天退款 90 人,等排到自己還要 572
年,往前翻這麽長時間,那會兒還是明朝。”

” 押金要退 500 年 ” 的 ofo,被天貓催債了,一催就是催 5 個億。

12 月 1 日,天眼查 APP 上顯示,ofo 所屬的東峽大通(北京)管理谘詢公司以及 ofo
創始人戴威被杭州法院送達了借款合同糾紛的訴狀和開庭傳票,而原告方的公司,是天貓。這次催債的金額,約為 5.38 億人民幣。

這家在 2018 年就差不多徹底涼涼的 ” 坑人 ” 企業,憑借又一次的被催債(數額還如此巨大)喚起了網友死去的回憶。” 欠我的
199 押金什麽時候退?”、” 能不能先把我們的押金還了啊?”、” 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成為了網友最熱議的話題。

當然,被催債、法院傳票早已成了 ofo 的家常便飯。

2021 年 6 月,”ofo 被強製執行 1341 萬元 ”
登上微博熱搜。當時,跟它打官司的是一家珈偉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2021 年 7 月,ofo
再度登上熱搜,這次是因為克扣上千萬用戶押金被北京市交通委員會約談,結果拒不改正,被扣了 5 萬罰款。可以說從 199 押金到 5
億巨款,ofo 能拖欠的債就沒有一筆還上的。

據悉,僅到 2020 年,ofo 此前的供應商中,向法院申請過強製執行,但 ofo 卻未履行的案例,總共涉及的金額就已超過
5.09 億元。除此之外,還有超過 1500 萬名用戶等待退還他們退押金。即使按 99 元最低金額計算,該項債務也接近 15
億元。恐怕已有太多 ” 冤種 ” 用戶至今仍把徹底死去的小黃車 APP 留在手機裏,隻為等它退錢。

當然,等待他們的或許隻有 ” 退押金進度 ” 裏的 ” 您已排到 12345678 位 “……

2021 年 5 月,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曾對 ofo
所在相關公司所持有的全部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證券進行了調查,最後發現——未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

也就是說,盡管結結實實欠了一屁股債,但 ofo 是真的沒錢還債了。這不僅讓人想到這幾年用戶對 ofo
還錢速度無比真實的調侃:”2 天退款 90 人,等排到自己還要 572 年,往前翻這麽長時間,那會兒還是明朝。”

回看 ofo 的創業史,當年謂是資本圈首屈一指的當紅炸子雞。從 2014 年底開始創業,ofo
用一年零九個月的時間實現了單日訂單破千萬——達到這個數據,淘寶用了 8 年,滴滴用了三年半,美團用了 3 年。

而 ofo 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無節製的揮霍與燒錢。從創業開始,ofo 經曆了大小十幾輪的融資,上百億的資金讓所有員工有了一種
” 不差錢 ” 的心態。

隨後 ofo 開始跟摩拜搶占市場的血戰,向國內三四線城市投入 2000
萬輛小黃車,但十分之九都是壞的。莽撞地向海外市場擴張,最終偃旗息鼓。在營銷上,ofo 的選擇也顯得豪橫卻不計結果,2017 年,ofo
花 2000 萬元冠名衛星,1000 萬元請鹿晗代言,而訂單量卻看不到有任何變化。

同時 ofo 內部也出現問題。貪汙腐敗、數據作假以及管理層的派係鬥爭加速了 ofo 的內耗和垮台。

2017 年 7 月,滴滴派出三名高管進駐
ofo,接管市場、財務等關鍵部門,開始規範財務,縮緊日常支出。但具體到幾百塊錢的報銷審批權限都要收歸 CEO
層麵,引起了不少員工的反感。ofo 人由此產生了滴滴係不信任自己、甚至滴滴人想要奪權的敵對心理。

尤其對於創始人戴威來說,滴滴想要奪取 ofo 的控製權是他最不接受的。於是,2017 年 11 月,三名滴滴係高管被 ofo
創始團隊集體踢出局。

為了平衡滴滴係的話語權,戴威也曾引入過阿裏的高管,但結果造成了管理上的混亂以及人員站隊現象。外部胡亂擴張,內部混亂不堪,最終導致資本開始退出,ofo
資金鏈斷裂,開始了無可挽回地衰落。

從 2018 年年中起,ofo 就開始了大裁員。但急轉直下的形勢依舊嚴峻。2018 年 8 月 31 日,鳳凰自行車因被拖欠
6815 萬貨款,將 ofo 一紙訴狀送上了法庭。曾計劃向鳳凰自行車采購至少 500 萬輛單車的 ofo,隻完成了不到 40%
的訂單,還拖欠大量貨款。

2018 年 9 月,百世物流為索要貨物運輸款,也將 ofo 告上了法庭。

從此,ofo 開始了漫長的被催債之路。

目前 ofo 還未徹底倒閉有。早在 2019 年 3 月 ofo 入局電商開啟自救之路,2020 年時,ofo 的 APP
已然已經變成了一個購物軟件——左上角的醒目位置為 ” 返錢 ” 二字。搜索框下還附有簡單教程,” 複製商品鏈接—打開 ofo
返錢—搜索下單立即省錢 “。那時,頁麵上方還有 ” 邀請好友,獎勵現金 ”
的廣告。此外還有京東年貨節、淘寶專區、京東專區等選項。

2021 年 11 月,ofo 又推出了 ” 好友退押金功能 “。具體的操作方式為—— ”
好友接受你的邀請後,你們將組隊成功,活動期間內 TA 通過 ofo
返錢跳轉到第三方平台購物,你們都將獲得平台獎勵的購物提成,獎勵會自動計入您的賬號中。” 相當於拉人頭式營銷推廣。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在人民網發表評論稱,ofo 這招是 ” 剜肉補瘡 “,” 借債主營銷既不合法也不道德
“。2018 年 11 月 14 日,因為逃避現實而消失幾個月的戴威突然現身公司內部會議,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ofo
不會倒閉,其他都有可能。”

希望這其中,不包括收到 ofo 退款的押金,需要等 500 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