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MH370殘骸調查人員:有人或希望加大墜毀時破壞力

近日,有英國媒體報道稱,英國工程師理查德·戈弗雷和長期搜尋MH370殘骸的美國人布萊恩·基普森於近期發布了聯合調查報告,稱在非洲一戶漁民家中發現了一件疑似MH370客機的殘骸,根據殘骸上的情況,推測在飛行的最後時刻,有一名飛行員仍在操作飛機。當地媒體表示,這或許證明事發時飛行員具有“犯罪意圖”。

這塊飛機殘骸究竟是如何被發現的?又怎樣能得出飛行員或許具有“犯罪意圖”的結論?北京時間12月15日,北京青年報記者聯係到了前述報告的作者、英國工程師理查德·戈弗雷,他表示涉事殘骸早在2016年就由馬達加斯加的當地漁民發現,帶回家作為洗衣板使用,布萊恩·基普森曾多次到馬達加斯加尋訪MH370的殘骸,並在上個月發現了這件殘骸。

他表示,根據殘骸上的4條傷痕的貫穿情況,可以推測飛機的最後時刻起落架是處於伸展開的狀態。這種操作應該是飛行員有意為之,目的或許是希望加大飛機墜毀時造成的破壞力。

理查德·戈弗雷表示,他曾有差點乘坐一班墜毀航班的經曆,因此開始對類似的事故調查產生興趣,2014年後便開始長期關注MH370的調查情況。

對話調查報告撰寫人:漁民把殘骸當做洗衣板 上麵有4條平行的傷痕

北青報:你是此次關於飛機殘骸報告的兩名創作者之一,請你做一下自我介紹。

理查德·戈弗雷:我名叫理查德·戈弗雷,是英國人,但目前生活在德國。我近期已經退休了,但我之前長期從事航空工程領域的工作。我在2014年開始接觸MH370航班的相關調查工作,並已經發布了關於此事的多篇文章。

北青報:你為何如此關注MH370航班的情況?

理查德·戈弗雷:我之所以非常關注MH370航班的情況,還可以追溯到該航班失聯之前的2009年,當時我正在巴西執行一個項目,原計劃從巴西裏約熱內盧乘法國航空447航班去法國巴黎,但我因事逗留了兩周,最後從巴西聖保羅直接乘機返回了德國法蘭克福。

也就是在這時候,我得知法國航空447航班發生了事故,墜毀在了大西洋之中,我一直關注著這起事故的調查結果。後來我聽說了MH370的事故,我感覺兩者很像,法國航空447航班墜毀在大西洋,MH370航班最終在印度洋上消失了。我由此將注意力聚集到了MH370上。

北青報:報告的另一位創作者是布萊恩·基普森,也請你介紹一下他。

理查德·戈弗雷:他是一名美國人,來自西雅圖,職業是律師,他從2014年開始就走訪世界多地,尋找MH370的線索。要知道,這架飛機墜毀在印度洋時,可能會分裂出成百上千的碎片,至今有30多個碎片已被發現,這之中不少都是由布萊恩·基普森發現的。

北青報:能否介紹一下你們是如何找到這次報告中所提到的飛機殘骸的?

理查德·戈弗雷:吉普森曾多次前往馬達加斯加,他在當地交了很多朋友,也尋求了當地政府的幫助。他告訴當地人,如果有人發現了任何疑似飛機零件,可以告知他。

找到這塊殘骸時,吉普森和他的朋友正路過當地的一個漁村,這個漁村大概有幾百個漁民,他們每天都出去捕魚。這個被當作洗衣板的飛機殘骸是在一個漁民的後院裏發現的,他的後院裏還有很多從海裏收集的船隻殘骸,有的是因為海難,有的是因為颶風。

這個漁民名叫塔塔利,他當時對吉普森說:“你應該過來看看”,吉普森就去看了,結果發現這塊殘片與已經發現的MH370殘骸有非常相似的地方。正因如此,我和吉普森才能夠寫出這篇長達35頁的報告。我們也已經向(馬來西亞)政府提交了這份報告,想確認這塊殘骸是否來自MH370。

北青報:所以這是一次很偶然的發現?

理查德·戈弗雷:我不會用“偶然”這個詞來形容他的發現,因為自從2014年以來,他不停地輾轉各個國家和地區尋找,到現在為止已經有8年的時間了。他的朋友們一直搜尋著海麵,並且關注著當地漁民們的談話,看他們是否發現了什麽。因此,他是非常積極地在尋找,並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北青報:當漁民得知自家的洗衣板可能是MH370航班上的殘骸時,是否會感到很驚訝?

理查德·戈弗雷:據我了解,這名漁民表示,他隻知道這塊殘骸是在海邊發現的,他從來沒想過這塊板子可能是什麽。他常常將海灘上找到的認為能用的東西清洗後帶回家,這塊板子很大,僅有一點弧度,幾乎是平滑的,還有一個漂亮的白色表麵。在這個漁民看來,這是一個非常好用的洗衣板。

我們了解到,這個漁民是在2016年一次風暴後在海邊撿到了這塊殘骸,但我們直到上個月才發現這塊殘骸,並對它進行了測量和分析。

北青報:報告中提到,這塊板子中存在著蜂窩夾層結構,這意味著什麽?

理查德·戈弗雷:這種結構被廣泛地應用於航空領域,這種結構不但強度高,而且重量很輕。對於飛機來說,輕和結實都是非常重要的。

北青報:你們如何證實這塊殘骸屬於MH370呢?

理查德·戈弗雷:事實上,我們還沒有證實。我們在報告中說過,這塊殘骸隻是符合MH370飛機的型號起落架艙門的標準。我們並沒有說它一定是這個部件,也並不排除其他部件可以匹配的可能性。在報告中我們使用了12次“可能的(possible)”和10次“像是(likely)”來表述。

此外,報告中我們還強調,希望由相關權威機構對這塊殘骸進行專業的分析,來查明這個殘骸是否屬於MH370以及屬於MH370的哪個部分。

然而,雖然我們在報告中並沒有確認這個殘骸的歸屬,但是各種分析跡象基本表明這個殘骸屬於MH370,因為它的結構和材料與MH370上使用的是同一種。而且不少專家在看過我們的報告後,也認可這塊殘骸很可能就來自MH370。我們需要等待官方的調查,才能最終確認它是否屬於MH370。


北青報:報告中提到,殘骸上有4條傷痕,這說明了什麽?

理查德·戈弗雷:這個殘骸有兩麵,一麵是白色,一麵是黑色,白色麵通常在外側,暴露在空氣中,黑色是內側。殘骸上有4條平行的貫穿傷痕,從貫穿走向來看是從黑色麵切向白色麵。

這4條傷痕很相似,它們不是隨機形成的,是有什麽東西讓它們形成了整齊的排列。漁民確認他最早發現這塊板子的時候,傷痕就存在了。這個傷痕也不像是在海洋中漂流時形成的,我認為這些傷痕要追溯到2014年飛機事故時的衝擊,這些傷痕可能是壓縮機環,它們很鋒利,如果它們高速飛過來的話,就有可能形成我們目前看到的傷痕。當然,這隻是一種可能性,也是經過專業分析後得出來的可能性,但這也需要經過官方的調查才能得出最終的結論。

從傷痕貫穿是從內向外進行的來看,事發時起落架是處於伸展開的狀態。這一般不會是機器自動造成的,更應該是有飛行員有意為之。因為我們並不能遠距離或自動化操控起落架,駕駛員必須在駕駛艙內移動擋位,並且起落架的正常展開需要飛機引擎正常運轉來提供動力。所有的這一切,都需要一個“活躍的”飛行員來進行操作。

北青報:如果這一切屬實,那為何當時飛行員要伸展開起落架呢?

理查德·戈弗雷:有專業人士分析說,如果想要傾斜加速的同時,讓衝擊的效果達到最大,那麽一種方法就是伸展開起落架,以此保證飛機衝入大洋時能造成最大的損害,所以我覺得一種可能的原因在於有人可能希望通過伸展起落架的方式加大事故的破壞力。

北青報:在你看來,我們未來會找到MH370失聯事故的真相麽?

理查德·戈弗雷:我相信會有機會讓我們了解到這起事故背後的真相,但我們需要先找到飛機的遺骸在哪裏。此外,飛機的黑匣子內的信息也是至關重要的。這些都有助於我們去解開MH370消失之謎。

我覺得,如果我們找到了MH370的遺骸,就會給官方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去發現事故背後的真相,並讓我們能夠避免類似的悲劇再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