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9. 農村老人面臨缺葯 中國為何拒絕美國協助抗疫?

中國鬆綁疫情封控措施后,染疫人數急劇增加。在農村地區,甚至傳出
#退燒藥
不足的問題,還有民眾組織自發捐助藥品行動。面對疫情迅速蔓延,中國政府為何卻對美國表達協助抗疫的意願說”不”呢?https://t.co/ROUV8lHN9Q

— 自由亞洲電台 (@RFA_Chinese)
December 15, 2022

中國鬆綁疫情封控措施后,染疫人數急劇增加。在農村地區,甚至傳出退燒藥不足的問題,還有民眾組織自發捐助藥品行動。面對疫情迅速蔓延,中國政府為何卻對美國表達協助抗疫的意願說”不”呢?

在中國政府鬆綁防疫政策后,各地疫情迅速蔓延,導致民眾搶購藥品。一時間,包括抗病毒、止咳、退熱、感冒等四類藥物熱銷,布洛芬、連花清瘟甚至斷貨。與此同時,在缺乏醫療資源的農村地區也傳出藥品不足的問題。

近日有中國媒體披露,一位年近60歲的村民發燒10多個小時后,去鄉鎮衛生院排了5個小時隊都沒吃上退燒藥,引發輿論對於農村藥品不足的關注。

政府不給力?民眾自發捐葯

有中國民眾因此在網上發起「農村退燒救助行動」,號召每人捐助兩盒退燒藥給農村老人,並呼籲官方向農村免費發放退燒藥。互聯網地址顯示位於雲南的發起團隊表示,農村老人因藥局遭搶葯、斷葯,因此「買葯難」,加上很多農村老人感冒發燒時不會立即就診,也不會上網求救,是「被這個時代徹底遺忘的人群」。

中國紅十字基金會原醫療救助部部長任瑞紅十分關注此問題。她向本台表示,農村地區的醫療系統、衛生教育、物流狀態等是問題所在,但中國當局在防疫政策鬆綁后卻沒有完整的配套應對措施。

任瑞紅:「老人不懂去囤什麼葯,現在的物流也是停滯的狀態,市裡都不行(派送)何況遠郊,沒有配套的措施。挺讓人擔憂的一個情況就是弱勢群體,首先要考慮的是老弱病殘。這些社會弱勢群體,他們的生存狀態和防疫狀態是應該最受關注的。」

預防勝於治療 現在恐怕來不及

中國國家衛健委基層衛生健康司司長聶春雷在12月1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就表示,可招聘近5年來已離退休工作人員來緩解基層機構的壓力;此外,國家衛健委也強調提升家庭醫生、鄉村醫生覆蓋率,來提升偏遠地區和基層抗疫。不過任瑞紅認為,相關培訓應該在開放前就著手準備,現在恐怕來不及。

任瑞紅:「應該要做的一些事情,像有效疫苗的接種率和普及率,家庭藥品的配備、急救包的配備,醫護人員的培訓,應對大規模疫情爆發時候的分級制度建立;還有出現大規模(人力)短缺的時候,我們去哪裡招募志願者。相關準備工作比較完善的時候去放開(防疫政策),至少對醫療系統衝擊沒有這麼嚴重。」

近日,即便在各地容易獲得的新冠仿製葯也遭民眾搶購一空,有中國媒體報道,美國輝瑞藥廠的新冠口服藥「倍拉維」(Paxlovid)以及默克藥廠的「莫納皮拉韋」(Molnupiravir)的海外仿製葯已流入中國市場。

中國在今年2月已批准「倍拉維」進口使用,患者必須到醫院就診,並由醫師開具處方才能獲得。但是,醫療機構的醫保採購價格卻高達2300元人民幣。12月14日,中國網路更一度傳出,有線上藥局開出每盒預購價2980元,但消息傳出后又緊急下架,而「莫納皮拉韋」目前則尚未獲批。

值得留意的是,上述兩款新冠治療用藥在美國已經獲得管理部門批准,陽性患者的購藥費用目前由美國政府負擔。

任瑞紅認為,未來需要重點關注中國政府對於相關新冠醫療用藥的政策,是否由國家統一買單,或是祭出嚴格規範,使民眾更難取得。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北京目前仍拒絕美國提出抗疫協助的意願。

中國”舉國體制優勢”與疫情高峰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會議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14日曾表示,若中國請求援助,美國願意幫助中國應對,但是現階段中國還沒有請求幫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15日拒絕了這份好意,強調中國可以「靠自己」。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說:「目前藥品和檢測試劑正在加緊生產供應,總體可滿足需求。我們有舉國體制優勢,一定能順利度過疫情高峰。」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全球衛生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莫里森(J.Stephen
Morrison)認為,近期中國將會面臨嚴峻考驗,「人命關天」的時刻,美、中雙方應該放下彼此成見及民族主義,在對抗新冠疫情上攜手合作。

莫里森接受本台訪問時說:「中國政府已經完全改變了它的措辭,但有可能面對許多人染疫和死亡。
我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但如果沒有新冠醫療用藥,就沒有工具來減少(這個數字)。這就是中國有這種巨大免疫缺口的原因,
使得很大一部分人口非常脆弱,這是一個危險的情況。」

不過,針對白宮表達願意協助抗疫,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卻是十分樂意。他以英文在推特發文表示,不管中國有沒有開口要求,作為北京市民,他很歡迎美國政府的表態;並說,希望美國推動輝瑞的新冠醫療用藥能在中國降低售價,「現在太貴了,中國民眾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