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關於疫情真實狀況,我們采訪了一名三甲醫院醫生

編者:疫情管控放開後,由於多數人沒有感染過,屬於易感人群,短時期內會產生一個感染高峰。醫院是高風險地區,本文訪談一位北京三甲醫院的主管護師,了解這一過渡時期醫院的情況,作為記錄,也給其他地區的管理提供參考。

受訪者簡介:

主管護師,目前供職於北京一家三甲醫院住院部。

所供職的醫院是什麽情況?

答:2022年6月,因為疫情形勢嚴峻,醫院要求所有醫護人員兩點一線,讓每個人都簽了承諾書。關於這個承諾書,領導說簽了不一定有事,但是不簽馬上就會有事。

十一月中旬,單位爆發了嚴重的院內感染。剛開始是一個衛生員(勞務公司派遣的,給科室做一些雜務,如領東西、鋪床、跑腿等)被感染,48小時之內病區有四五個患者被發現陽性,在這些患者被轉運到隔離點或者發熱門診之前,還有兩位患者的相關指標也很高,馬上就會轉變成陽性,這是當時我所在科室的情況。其他科室也有陽性的患者和醫護,具體人數沒有公布,醫院內部傳的消息大概有八九個科室,根據我們科室的發展速度,應該是真的。

根據當時的政策,發現陽性病例的48小時之內,所有當班人員被禁止離開科室,科室大門口派了保安看守。留在科室內的醫護(大多是護士,醫生隻有兩個)一直不分日夜地倒班工作。除了日常工作以外,還有消殺、保潔、轉運病人等等。全部病人都被轉送出去,能出院的去隔離點隔離,需要繼續治療的轉去發熱門診,然後科室被封起來,停止運轉。

一開始院領導讓大家回家,說可以和社區說大家不算密接,因為“訂隔離酒店比較麻煩“,大家抗議以後,爭取到了去酒店隔離的機會。我因為猶豫了一下,沒有訂到房,一個人回家隔離了,其他人去酒店隔離。同病房的一位醫生被醫院允許回家隔離後,又被社區送去了隔離酒店。我和所在社區報備,社區說沒有接到派單,沒法按照居家隔離標準安置我,但還是為我爭取了上門核酸。

一直到兩周後才複工複產,但複工後又有大批醫務人員被感染。醫護感染的途徑不一樣,比如同樣是院內感染,醫生更多是從門診急診接觸的患者身上獲得,護士更多是從同事、住院患者身上獲得。住院部的環境相對門診急診更封閉,一旦有感染源,傳播速度很快。

目前隻能維持最基本的運轉,雖然接受新病人,但數量很少,隻有平時的十分之一。很多擇期手術患者已經等了一個月,還有化療患者也一直收不進來,因為能上班的醫護太少了,沒法收治更多的病人。

現在個人是什麽情況?是否感染?

答:十二月初醫院開始複工複產,一天下夜班以後聽說搭檔陽了,自己每天測抗原,過了三天有症狀出來,再上班的時候去單位測了個核酸,發現自己也陽了。除了去單位以外沒去過其他地方,應該是上夜班被感染的。

我查出核酸陽性後,回家休息了6天。陽的第一天發燒了,退燒以後就是感冒症狀,不嚴重。後來我自己測了下抗原轉陰,第六天回來上班了。同事平均每個人休了一周左右,上班也沒要核酸和抗原結果。

目前醫院存在的問題是?

答:缺乏資源是目前最緊要的問題。院內感染嚴重,一半以上的醫務人員都感染了,
尚能工作的又被抽調去傳染病醫院和醫院內部的發熱門診支援,人力匱乏。以前我們也經常被抽調去外麵支援,我支援過發熱門診,其他同事基本都去社區測過核酸,還有去小湯山和地壇醫院分院支援的。

另外設備也不夠。病房沒有呼吸機,遇上搶救隻能去其他科室借,可是很多科室沒有開放,借不到。沒有呼吸機的困境已經有幾年了,因為我們是普通病房,一般重症患者會被轉去ICU,就沒有給我們配呼吸機。院裏之前下發的流程是突發情況去附近科室借,可是遇到這種情況,別的科室不開也借不到。還有輸液器這種日常要用的耗材,該有的種類也配備不足。

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首先是我們科室在院裏比較邊緣化,不是重點科室,所以資源分配方麵處於不利的位置;其次是抗疫政策的影響,本來就不多的人力一再被抽走,疫情之前就缺乏的物力沒有補上來,根本顧不上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