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全球第一退燒藥生產國為何會缺退燒藥?

這篇並不是要指責誰,隻是想客觀聊下“全球第一退燒藥生產國為何會缺退燒藥”這個事,說說這個現象背後的原因。

△本人昨日路過藥店門口拍攝

對於很多人來說,現在最焦慮的不是會不會陽,而是沒有退燒藥。大城市沒有退燒藥,我問了老家親戚,小縣城也沒有退燒藥可買,全國都缺貨。

退燒藥缺貨,表麵上來說是供不應求了。當然我們要特別點名一些人不講武德,囤了遠超過自身需求的藥,還在小紅薯之類的平台上曬藥,好像這是很光榮的事,真的很無語。

正常情況的備貨量肯定是不能滿足應急需求的,因為以目前這樣的搶購方式,相當於把接近一整年的需求都集中到一兩個星期來了,任何調劑都解決不了這種問題。

但這裏要說的是另一個問題:缺藥可以理解,但為什麽在12月7日放開後,到目前已經9天了,仍然沒有藥品大量填補上來?

要知道,中國是全球首屈一指的退燒藥生產基地。全球撲熱息痛、布洛芬一半的產能都在中國。隻要做好規劃,提前一段時間預判,產能不是問題。

再回頭看12月7日的發布會,國家衛生健康委醫療應急司司長郭燕紅當時是這樣說的,“相關的藥物在新冠治療過程當中是不可或缺的,已經要求縣級以上醫療機構,要加強對這些對症治療的藥物以及抗病毒藥物,包括中藥、西藥和抗原試劑進行一定的準備。”

看這段發言中可以看出,有關部門完全沒有預判到缺藥會嚴重到什麽程度,沒有對市場需求量、目前的庫存量進行哪怕很粗的評估,否則就不會連“提升產能”提都不提,更沒有提出任何應急預案。

為了驗證這個猜測,我請朋友向國內某生產退燒藥的重要企業打聽了一下,得知他們確實是在“新十條”發布以後才開始提升產能的,而在此前毫不知情。

這位朋友表示,一般到了冬天,因為是流感季,企業相應會提升一些產能,但是完全沒有預料到會突然放開,然後如此缺藥。而他們提升產能還是地方經信委在放開以後通知他們的。

考慮到從提升產能到藥品分發、供應到各藥店需要一個周期,所以目前放開一段時間仍然非常缺藥就能理解了。

另一位網友的說法也證實了這點,即藥企獲得“要趕快生產退燒藥”的這個信息的速度和普通網友是一樣的。這確實有點搞笑。

其它各方麵的信息也可以作為佐證。比如,網上流傳一份“工信部發函商請協助生產連花清瘟膠囊”的文件,文件的日期是12月10日,再次證明工信部也是在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要多生產連花清瘟。

有消息認為,這個函件還是以嶺藥業主動請示了工信部,工信部才有這一舉動的。

另外,12月15日,中國醫藥發布公告稱,已與輝瑞公司簽訂協議,將在協議期內負責輝瑞公司新冠病毒治療藥物奈瑪特韋片/利托那韋片(Paxlovid)在中國大陸市場的進口和經銷。

輝瑞的這款藥物,在今年2月11日已經獲得了國家藥監局的附條件批準進口注冊,3月份上海少量進口了2.12萬盒。目前突然達成協議再供應市場,可以說工作很倉促,在放開前根本沒想到要先儲備這款藥物以應對變化。

各方麵的信息都說明了一點:在放開之前,並沒有任何評估藥物供應和儲備藥物的計劃。

這進一步說明,“放開”本身是很突然的,很多工作都來不及做。

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就說過,中國的放開其實是“防不住”了,是被動行為。文件中的“宣布放開”,不過是承認現實。

現在還要加上一點,即有關部門對於“防不住”的判斷也出現了偏差,即他們也許會感覺到“防不住”,但可能寄望於各地還會僵持一段時間,但沒想到形勢變化如此之快。

另外還可以進一步反推,聯防聯控機製於11月11日發布的“新20條”也不是要“放開”,否則那時候就會製定應急措施。那時候開始評估藥物供應問題,也不至於成今天這個局麵。

當然,我本人還有一種猜測,即不管有關部門有沒有預判到要放開,可能都沒有人去評估“要不要提升藥物產能以保供應”這件事。

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對某個政府部門來說,“評估產能、保障藥物供應”並不是一項常規工作,在正常情況下這是市場自行調節的問題。隻有在一種情況下需要啟動這項工作,那就是得知要“放棄動態清零”時,更準確地說,是領導下命令時。

但是,“放棄動態清零”恰恰是國家最重要的決定,除非在最高層級的決策上製定了明確的退出動態清零的計劃和時間表,否則就不可能提前很長時間知曉這個決定。而一旦突然有了這個決定,準備的時間又不夠了。

大家認為的“儲備藥物”是一件天大的事,但對於決策和執行嚴重分離的職能部門來說(政策突然轉向時就是這樣),其實是一件並不存在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