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澤連斯基:普京的戰術和希特勒時代的一樣肮髒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在法國LCI電視台周五播出的專訪中毫不猶豫地將俄羅斯不斷大規模打擊該國民用基礎設施和平民的行徑,與二戰期間希特勒的納粹德國所采取的策略相比較,並指“這是普京總統的戰術,和希特勒時代的戰術一樣肮髒”。在俄羅斯全麵入侵烏克蘭近10個月後,澤連斯基在采訪中回顧了俄方采取的係列行動,並強調了烏克蘭人抵抗侵略的決心。

采訪中,澤連斯基堅持他不能放棄,並讚揚了烏克蘭人抵抗入侵的決心和所展現的團結。麵對俄軍近來通過使用導彈和無人機專注襲擊烏克蘭民用基礎設施的戰術轉變,他表示:“對我來說,俄羅斯並沒有發動新形式的戰爭。它正在做希特勒時期法西斯政權所做的事情,打擊包括烏克蘭在內的歐洲,打擊基礎設施。您還記得(在二戰中)英國和其他國家遭受的空襲事件,所以我們在曆史上曾經曆過這一切。”

澤連斯基指出:“這些對水電基礎設施的攻擊是為了製造恐慌,促使人們逃離,在民眾中挑起混亂,以便放手摧毀被居民遺棄的城市,然後再引入重炮部隊,然後是步兵。這就是普京總統的戰術,和希特勒時代的戰術一樣肮髒。我們對此明白,我們已經準備好麵對它。我相信,世界已經在過去的這種侵略中幸存下來,那麽它也將在第二次中幸存下來。”

澤連斯基在采訪中多次批評普京的態度和個性,指他“沒有直截了當的做事方式,總是迂回地做事,他的腦子裏有一個扭曲的現實”。澤連斯基補充說,“他(普京)隻考慮自己的利益,根本不考慮自己國家和俄羅斯社會的利益。他不關心俄羅斯社會,他把俄羅斯社會當成奴隸社會來管理。”

當被問及法國總統馬克龍堅持與普京通話,盡管這並不總被烏克蘭人喜歡,但是否法俄首腦保持聯係的事實在未來某個時刻會對烏方有所幫助,如向俄方傳達舉行談判的信息,對此,澤連斯基回答說:“不,我不太相信”。他補充說:“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有權按自己的意願行事,但這種情況自2019年以來一直在持續。”

澤連斯基補充說:“我不認為它在起作用。當埃馬紐埃爾·馬克龍與普京會麵時,每年一次或更多,每次在他麵前的都是不同的人,有一個人作出承諾,而下一次,(卻)是一個完全不同的立場,所以不會有任何改善。”

澤連斯基強調,“我們所關心的是解放我們自己的土地,即目前由俄羅斯人控製的領土,屆時我們將不得不與一個準備尊重其對話者,並開始根據國際法將屬於我們的東西還給我們的俄羅斯對話。我準備與這樣的俄羅斯進行談判,但不是與我們目前(麵對)的俄羅斯,一個納粹的俄羅斯。”

主持人追問,假設烏克蘭重新奪回其領土,所謂該國的中立問題是否再次會被提出時,澤連斯基表示:“這是一個有關烏克蘭和烏克蘭人民主權的權力,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你不能和一個占領你的人物進行談判。我對與這樣一個人物的任何潛在安排都完全不具信心。”

澤連斯基說:“對希特勒,或許可以談判,(但二戰中被納粹德國攻擊的)那些國家都在受苦。不過,當有了一個不同的德國,擺脫了納粹主義,一個民主的德國,結果就完全不同了,世界很高興看到這樣一個國家”。他補充說,“對俄羅斯,也是如此:隻要他們準備好尊重民主、法治和自由,我們就會加入(談判)。”

澤連斯基並再次呼籲國際社會團結起來繼續對烏克蘭提供軍援,共同麵對和抵製俄羅斯的空襲。他提及馬克龍承諾法國將向烏克蘭額外提供兩套“響尾蛇”(Crotale)防空係統,稱“這將是一個很大的幫助”。他還提及美國、德國等國承諾提供的防空援助。

澤連斯基談道:“我們正在等待美國的愛國者導彈,這些防空導彈具有遠程能力,這將提高我們的防禦效力”。就美方是否將向烏克蘭提供大量“愛國者”防空係統的提問,澤連斯基僅表示,相關程序正在進行當中,並稱“我正在利用我與拜登總統的關係,我保有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主持人在采訪中問道:普京是否對澤連斯基心存“個人仇恨”。法國《世界報》此前曾披露過這樣的一個細節,在普京和馬克龍的一次通話中,馬克龍提到他將去進行拳擊鍛煉,普京則回答說:“想象你在擊打澤連斯基”,就好像對澤連斯基個人有著某種“癡迷”。

澤連斯基則笑著問道,就普京的這一針對他的發言,馬克龍是如何回應的,主持人表示對此並不知情。澤連斯基說,這個故事很好笑,但主持人堅持,這不光好笑,“你還在這裏,你所體現的事實,意味著你的物理消失顯然會是俄羅斯感興趣的一件事”。

澤連斯基回答說:“一個男人,一個真正的男人,當他想向某人傳遞信息時,如果他想痛打某人,那他就會自己動手。如果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不會使用中間人。如果我有這樣的信息要發給普京,我就會自己去做。但我總是願意接受這種提議”。主持人追問是否意味著他要和普京單挑時,澤連斯基笑著說:“隨時準備好,是的”。

澤連斯基補充說,“甚至明天都可以,看他的安排,不過這將是普京總統最後的一次峰會”。

采訪最後,主持人就幽默感問道,“早些時候,您開玩笑說要和普京單挑。您的妻子,我采訪過她,告訴我那些激勵您的喜劇演員們的例子;這些是否有幫助,即烏克蘭人民由一個前喜劇演員領導,(麵對戰爭)烏克蘭社會有幽默感,有點像二戰期間的英國人”。

澤連斯基說:“幽默感對我來說是光明的源泉,即使俄羅斯人打掉我們城市中的燈,我既不在黑暗中,也不在陰暗中,這要感謝幽默。它是能量的來源,是看待自己的一種諷刺方式。它讓你對自己有一個良好的判斷。”

澤連斯基說:“即使在不擔任總統之後,我也希望能夠過上正常的生活,不要進監獄,不要逃跑,而是繼續在烏克蘭我們解放的土地上正常生活。幽默對保持自我有很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