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普京:烏克蘭人原來“比我被告知的”更堅強

《紐約時報》12月16日刊登了題為“為什麽俄羅斯將其入侵搞得如此糟糕?”的長篇調查報道。其中披露的內容包括,當戰爭初期不斷有俄軍將官被烏軍擊殺的消息傳出後,俄軍總參謀長瓦列裏·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大將曾在4月親自前往前線進行秘密視察,因擔憂烏軍或試圖將其擊殺,美國官員對烏方隱瞞了他們所掌握的這一消息。

《紐約時報》的記者團隊根據采訪當事人、審查截獲的信息、文件和秘密作戰計劃進行的調查顯示,俄軍高層中就對烏戰爭將有如“公園散步”一般容易的預想,是如何成為俄羅斯的一場災難。

文章寫道:

他們從未有過機會。

他們說,來自俄太平洋艦隊海軍陸戰隊第155旅的部隊在破敗的農場中盲目摸索,沒有地圖、醫療包或能用的對講機。就在幾周前,他們還是工廠工人和卡車司機,在9月被征召入伍之前,在家裏通過國家電視台無休止地觀看所謂的俄羅斯軍事勝利的展示。一名軍醫曾是一名咖啡師,從未接受過任何醫療培訓。

受訪的該旅成員說,現在,他們被堆在擁擠不堪的裝甲車頂上,帶著半個世紀前的卡拉什尼科夫步槍在秋天的田野上蹣跚而行,幾乎沒有東西可吃。俄羅斯在過去一年的大部分時間裏一直處於戰爭狀態,但其軍隊似乎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準備不足。在采訪中,該旅的成員說,他們中的一些人以前幾乎沒有開過槍,並描述說,反正幾乎沒有子彈可用,更不用說空中或炮兵掩護了。但他們說,這並沒有讓他們感到太害怕。他們的指揮官曾承諾,他們將永遠不會看到戰鬥。隻有當炮彈開始在他們周圍墜落,將他們的戰友撕成碎片時,他們才意識到自己被騙的程度有多嚴重。

一位名叫米哈伊爾(Mikhail)的應征入伍的俄羅斯士兵回憶說,他一睜眼就被嚇了一跳:戰場上到處都是他的戰友們的碎屍。彈片也切開了他的腹部。米哈伊爾說,由於急於逃跑,他爬到一個樹叢中,試圖徒手挖一條壕溝。米哈伊爾在莫斯科郊外的一家軍事醫院通過電話說,10月底的那一天,在烏克蘭東部帕夫利夫卡鎮(Pavlivka)附近,他所在排的60名成員中,大約有40人被殺。他說,隻有8人逃離但身受重傷。

“這不是戰爭,”米哈伊爾說,通過沉重的液體呼吸艱難地說話。“這是俄羅斯人民被他們自己的指揮官們毀滅。”

普京總統的戰爭本不應該是這樣進行的。當美國中情局局長去年前往莫斯科警告不要入侵烏克蘭時,他發現克裏姆林宮極度自信,普京先生的國家安全顧問吹噓說,俄羅斯的尖端武裝力量甚至足以抵禦美國人。

《紐約時報》獲得的俄羅斯入侵計劃顯示,軍方預計將在幾天內衝刺數百英裏,穿越烏克蘭並取得勝利。軍官們被告知要收拾他們的禮服製服和獎章,以期待在烏克蘭首都基輔舉行閱兵儀式。

但是,在近10個月的戰爭之後,普京先生並沒有取得這一巨大的勝利,他的部隊有數萬人被殺,部分軍隊也殘破不堪,他麵臨的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他的國家(俄羅斯)自蘇聯解體以來最大的人類和戰略災難。

世界上最強大的軍隊之一,由普京先生這樣的著名戰術家領導,怎麽會在麵對規模小得多、實力弱得多的對手時表現得如此不堪一擊?為了拚湊出答案,我們從數百份俄羅斯政府的電子郵件、文件、入侵計劃、軍事賬簿和宣傳指令中提取了信息。我們聽取了俄軍人員在戰場上的通話,並與數十名士兵、高級官員和認識他幾十年的普京親信進行了交談。

《紐約時報》的調查發現了一連串令人震驚的錯誤,這些錯誤從普京先生開始——他在新冠疫情中被深深地孤立,迷戀自己的遺產,相信自己的輝煌——並在像米哈伊爾這樣的應征士兵被送往屠宰場後持續了很長時間。

每每,失敗的程度都比之前所知的要深:

—普京的共事者在接受采訪時說,他陷入了自我膨脹和反西方的狂熱,導致他在幾乎完全孤立的情況下作出了入侵烏克蘭的致命決定,而沒有谘詢那些認為這場戰爭純粹是愚蠢的專家。助手們和逢迎者助長了他的許多怨恨和猜疑,這是一個反饋循環,一位(普京)前親信將其比作社交媒體算法的激進化效應。甚至普京總統最親密的一些顧問也被蒙在鼓裏,直到坦克開始移動。正如另一位長期親信所說,“普京決定,他自己的想法就足夠了。”

—盡管西方人假定俄羅斯軍隊很強大,但俄軍早已嚴重受損,被多年的內部盜竊行為搞得支離破碎。在普京先生的領導下,數千億美元被用於俄羅斯武裝部隊的現代化建設,但腐敗醜聞使數千名軍官陷入困境。一位軍事承包商描述說,他狂亂地懸掛巨大的愛國主義旗幟,以掩蓋俄羅斯一個主要坦克基地的破敗狀況,希望能騙過一個高層代表團。他說,參觀者甚至被阻止進去使用衛生間,以免他們發現這個詭計。

—入侵開始後,俄羅斯通過一連串的失誤浪費了其對烏克蘭的主導地位。俄軍依靠舊地圖和糟糕的情報發射導彈,使烏克蘭的防空係統出人意料地完好無損,準備保衛國家。俄羅斯吹噓的黑客隊伍試圖在一些官員口中的網絡武器在實際戰爭中的第一次大測試中取勝,但卻失敗了。俄羅斯士兵,許多人對他們要去打仗感到震驚,他們用手機給家裏打電話,使得烏克蘭人可以跟蹤他們,並把他們大量地針對打擊。而俄羅斯的武裝力量是如此古板和僵化,以至於他們沒有適應,即使在戰場上承受了巨大的損失。當他們的飛機被擊落時,許多俄羅斯飛行員就像沒有麵臨危險一樣飛行,幾乎就像他們在進行航空表演。


俄羅斯因其宏大的野心而捉襟見肘,奪取的領土超過了其能夠保衛的範圍,使數千平方英裏的土地落入由食物不足、訓練不足和裝備不良的戰鬥人員組成的骨幹隊伍手中。許多人是來自烏克蘭分離主義東部地區的應征士兵或衣衫襤褸的分離主義分子,他們的裝備是20世紀40年代的裝備,或者隻是從互聯網上打印的描述如何使用狙擊步槍的資料,這表明士兵們臨場學習如何作戰。憑借手中來自西方的新武器,烏克蘭人則將他們打回原形,然而俄羅斯指揮官不斷派出一波又一波的地麵部隊進行無意義的攻擊。一名俄羅斯士兵說,他在被命令直接在烏克蘭炮兵的視線中進行第五次行軍後意識到,“沒有人會活下來”。最後,他和他士氣低落的戰友們拒絕執行命令。


普京先生將他的戰爭劃分為幾個勢力範圍,沒有留下足夠強大的人去挑戰他。他的許多戰士由甚至不屬於軍隊的人指揮,如他的前保鏢、車臣的領導人和為克裏姆林宮活動提供餐飲的雇傭軍(瓦格納集團)的老板。隨著最初入侵的失敗,這種原子化的做法隻會加深,使已經脫節的戰爭努力變得更加困難。現在,普京先生支離破碎的軍隊內部經常像對手一樣運作,爭奪武器,有時還惡性反目。一名士兵講述了衝突是如何變得暴力的,一名俄羅斯坦克指揮官故意指揮坦克衝向他所謂的盟友,炸毀了他們的檢查站。

以下是這一長篇調查報道所揭示的八大啟示。

在俄羅斯醫院內通過電話聯係到的受傷士兵描述了他們被送上戰場時幾乎沒有食物、訓練、子彈或裝備,並且看著他們排裏大約三分之二的人被殺死。從戰場上找到的材料表明軍方缺乏準備:一張20世紀60年代的地圖,維基百科上關於如何操作狙擊步槍的打印資料,以及一份對俄羅斯入侵的瘋狂樂觀的時間表。在采訪中,一名士兵回憶說,在出征前,他詢問如何使用他的步槍,而另一名士兵描述了他的上司如何透露他們要去打仗:“明天你要去烏克蘭搞點事”
(“Tomorrow you are going to Ukraine to fuck up some shit”)。

許多與普京先生關係最密切的人助長了他的疑慮,放大了他對西方的不滿情緒。一位前親信將這種動態比作社交媒體算法的激進化螺旋。“他們讀懂了他的情緒,並開始向他提供這類東西”。普京先生在計劃入侵時非常保密,甚至連他的發言人、俄總統新聞秘書佩斯科夫(Dmitri
S. Peskov)在接受采訪時也說,他是在入侵開始後才知道的。據與二人交談的人說,普京先生的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和其頗具影響力的媒體顧問(總統辦公廳第一副主任)格羅莫夫(AlekseyGromov)也表示,他們事先對入侵烏克蘭並不知情。

美國試圖阻止烏克蘭殺死一名俄羅斯高級將領。美國官員發現(俄軍總參謀長)瓦列裏·格拉西莫夫將軍曾正計劃前往前線,但向烏克蘭人隱瞞了這一信息,擔心對他的擊殺企圖可能導致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戰爭。烏克蘭人還是得知了這次旅行。經過內部辯論,華盛頓采取了非常規措施,要求烏克蘭取消攻擊——但卻被告知烏克蘭人已經發動了攻擊。據說有幾十名俄羅斯士兵被殺。格拉西莫夫將軍不是其中之一。

就這一細節,文章寫道:

美國官員很早就意識到,他們大大高估了俄羅斯的軍隊。受訪的美國人說,俄軍普通士兵的士氣是如此之低,以至於俄羅斯開始把它的將軍們調到前線來整軍。但這些將軍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受訪的美國人說,被派到前線的俄軍將軍們把自己安置在天線和通信陣列附近,使他們容易被發現。

烏克蘭開始擊殺俄軍的將軍們,然而俄羅斯人對前線的冒險訪問仍在繼續。終於,在4月下旬,俄羅斯總參謀長瓦列裏•格拉西莫夫將軍製定了自己去前線的秘密計劃。美國官員說他們發現了這一情況,但對烏克蘭人隱瞞了這一信息,擔心他們會發動襲擊。受訪的美國官員們說,殺死格拉西莫夫將軍可能會使衝突急劇升級,雖然美國人致力於幫助烏克蘭,但他們不希望引發美國和俄羅斯之間的戰爭。

烏克蘭人還是得知了格拉西莫夫的計劃,使美國人陷入了困境。在與白宮聯係後,美國高級官員要求烏克蘭人取消攻擊。

“我們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一位美國高級官員說。“我們當時這樣說:‘嘿,這太過分了’。”

這個消息來得太晚了。烏克蘭軍事官員告訴美國人,他們已經對格拉西莫夫將軍的陣地發起了攻擊。

受訪的官員們說,數十名俄羅斯人在這次襲擊中被殺。格拉西莫夫並不是其中之一。

此後,俄羅斯軍事領導人縮減了對前線的訪問。

一位俄羅斯高級官員上個月告訴美國中情局局長伯恩斯(William J.
Burns),無論其士兵死傷多少,俄羅斯都不會放棄。一個北約成員國向盟國們警告,普京先生可能會接受多達30萬俄羅斯軍隊的死亡或受傷——大約是他迄今為止估計損失的三倍。戰前,當伯恩斯先生警告俄羅斯不要入侵烏克蘭時,另一位俄羅斯高級官員說,俄羅斯的軍隊甚至足以抵禦美國人的進攻。

入侵幾天後,普京先生告訴以色列領導人,烏克蘭人原來“比我被告知的”更堅強。但是,他警告這位領導人,即時任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我們是一個大國,我們有耐心”。早些時候,2021年10月,在與貝內特先生的首次會晤中,普京先生曾對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進行了抨擊:“他算是什麽樣的猶太人?他是納粹主義的幫凶”。

入侵的俄羅斯士兵用他們的手機給家裏打電話,使烏克蘭軍隊能夠找到並殺死他們。《紐約時報》獲得的電話錄音顯示,俄羅斯士兵對自己的指揮官們感到非常痛苦。一名士兵說:“他們在為你做炮灰做準備”。另一名士兵描述說,一名指揮官警告他,如果他離開自己的陣地,可能會被起訴,但當炮擊開始時,該指揮官卻逃走了。這名士兵說:“他的車輪甚至都沒有陷進泥土裏”。

入侵當天,普京先生為俄羅斯商業大亨們設置了一個陷阱,讓他們上電視,“給那裏的每個人塗上柏油”,這是其中一個人的描述。事實上,在場的商人們在隨後的幾個月裏都受到了西方製裁的打擊。即便如此,當天人在克裏姆林宮的另一位億萬富翁安德烈·梅爾尼琴科(Andrey
Melnichenko)還是很藐視,堅持認為製裁不會讓俄羅斯富豪們轉向反對普京先生。梅爾尼琴科說:“在教科書中,他們把這稱為政治恐怖主義”。

普京先生破碎的軍隊有時會互相攻擊;一名士兵說,一名坦克指揮官故意向一個俄羅斯檢查站開火。普京先生把他的部隊分成了若幹個勢力範圍,有些甚至由不屬於軍隊的人領導,如他的前保鏢、車臣的領導人以及為克裏姆林宮活動提供餐飲服務的雇傭軍老板葉夫根尼·普裏戈津(Yevgeniy
Prigozhin)。在被烏克蘭俘虜後的一次采訪中,一名俄羅斯士兵說,當普裏戈津先生招募他時,他曾因謀殺罪入獄。後來,在一次囚犯交換中他被送回俄羅斯後,流傳出了一段他被大錘處決的視頻(瓦格納集團幫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