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今天刷屏的兩個人 已經突破人類道德底線

1

我領教過防疫愛好者的變態和沒人性,但我還料到防疫愛好者竟能變態和沒人性到這般的地步:

十二張圖片,不同的名字,但內容完全一樣,都是“昨天晚上父親走了”,都是從感染到去世隻有短短的八天,連第九天的都不見有一個,你們這是約好了一起把父親給清零了嗎?

真是禽獸不如了,寧願自己死了爹,也要愛好防疫到底。還把責任推給盼著喊著放開的人們。盼著喊著放開的人們有錯嗎?沒錯,因為許多人要正常上班掙錢,要正常開店營業,要正常上學學習,要正常出行,而不是天天核酸,而不是處處冷清,更不是動不動就紅黃碼讓人寸步難行。所以盼著放開,這是正常人的行為。

而隻有不正常的人,才會害怕放開,因為一放開,它們的核酸生意沒了,它們的紅袖章沒了,它們不能上門去鎖別人的門了,它們不能穿著一身白去打人了,它們不能舉著防控的大旗騎在別人頭上作威作福了,所以,它們怕了,它們失落了,它們沒有存在感了。放開後,哪還有它們的影子呢?

所以,它們不甘心,它們恨死了喊著盼著放開的人們,但又找不到什麽實錘一點的借口,於是,把自己的爹給“清零”了。它們這樣做,隻能再一次地證明,防疫愛好者真的就是喪失人性的物種,是不怕天打雷劈的東西,它們連自己的爹都能約好了去死,它們還有什麽做不出來的?

2

“以養老金為抓手”這張圖片刷屏了,僅看標題,就能看出寫出這篇狗屎長文的有多無知和無恥。

打苗苗,明文規定按照自願知情的原則,老人願意打就打,不願意打也隻能遵從老人的意見,豈能以人家的養老金為要挾?養老金是翟姓作者發給老人的嗎?想收就收,想抓就抓嗎?無知的東西,告訴你,養老金是個人購買養老保險的收益,注意重點兩個字,是個人,也就是老人自己的,而不是你丫的法學博士的。當然,如果你家的老人若是不聽你的話,你盡可天良喪盡地把你家老人的養老金給收了給抓了,但別人家老人的養老金,憑什麽和打疫苗捆綁在一起?憑什麽不打疫苗就被收走?連養老金是老人的個人財產都不知道,如此無知,還是法學博士?

現在的養老金有多少?很多嗎?以農村的為例,前幾年一個月不到一百,這幾年可能漲了,也有百來塊,一年下來,也不過就是一千多塊,而現今這年頭,一千多塊錢能買什麽?一年到頭,能吃上幾頓肉湯?能買幾件衣裳?能給孫子孫女幾塊零花錢?尼瑪,連老人一個百來塊錢的養老金都要死死惦記,這個翟姓博士的良心被狗吃了嗎?把老人的養老金給收了,老人你養嗎?我找遍那張圖片的角角落落,也沒看到博士談到要養老人。那這與搶劫何異?

老人是我們的弱勢群體,連弱勢群體的錢都不放過,可見博士真的知道沒錢了,但沒錢,可以找你自己開刀,把你的全部家產貢獻上,再把你全家人捐贈出去,因為你隻能給你和你全家出餿主意、出天打雷劈的壞點子,但不能要求別人家的老人把打苗和養老金綁在一起。

無恥啊無恥,一個月百來塊錢,其實,就是老人的飯錢,甚至可以說是活命錢,連老人的活命錢都不放過,這是有多無恥?更無恥的是,寫這篇狗屎長文的還是法學博士,如此喪心病狂,既侮辱了法,也侮辱了學,還侮辱了博士,一個法學博士,竟然能赤果果地拿弱勢老人的養老金來開刀,這法,讀的是陰間法嗎?這博士,是陰間博士嗎?

這是欺負老人一般都不會上網,尤其是農村老人連智能手機都不會用,所以敢欺負老人嗎?這地的老人本來夠可憐,本來還盼著懂法的博學之士能夠幫老人說句話,因為知識人為弱勢群體說話是天經地義,哪承想,自己購買保險的錢還被惦記上,這還有天理嗎?欺負老人不怕遭天打雷劈嗎?

3

兩張圖片在熱刷,刷著刷著,我看到了下流和無恥,看到了這兩類人已完全突破了做人的道德底線。做人,本應該有人樣,至少還應該有點人性,可這兩張圖片的鬼魅都比鬼還嚇人,半點人性也無。一個為了繼續回到放開前,可以清零自己的爹,一個為了一塊肉骨頭,可以欺負別人的老人。這兩種人,已喪心病狂到了天理難容的地步。

如果它們還有點人性殘餘,我會勸它們做個人吧,但我不想勸它們做個人了,因為它們已經完全突破做人的道德底線,徹底喪失了人性,已經無可救藥了。我隻想寫出來,讓大家知道這種人的可怕和可惡,以及去思考這背後的問題,我隻想寫出來,看看它們有多丟人現眼,我隻想寫出來,讓後代子孫看看,壞種能夠有多壞,我隻祈求老天有眼,趕緊雷劈了這些壞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