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誰來救救他們?新冠疫情圍困下的腫瘤患者

要不要去打疫苗?照常看病還是盡量不要出門?發燒了怎麽辦?

這些看似簡單的問題,對於腫瘤患者和家屬來說更像是生死抉擇。

” 手術已經改了兩回期了。” 腫瘤患者王玲告訴虎嗅。她正在準備切除肺結節的手術,” 原定 12 月初完成,到現在(12 月 15
日)還有兩項術前檢查沒有完成。”

王玲此前已經先後做了乳腺癌、腸癌手術,雖然已經接種了三針疫苗,但是最後一針已經過去了一年多。

在最新發布的老年人新冠疫苗接種方案中,加強免疫的接種間隔已經縮短到了 3 個月。最新研究也顯示,新冠疫苗的保護力會在 6
個月以後逐漸消失。身邊新冠陽性的人越來越多,王玲也越來越擔心,特別是為了準備手術她不得不經常去醫院,”
每次去醫院心裏都很忐忑 “。

類似的情況,在腫瘤患者中十分常見,絕大部分治療中的患者還處於 ” 裸奔 ” 狀態。全國最大的腫瘤患者線上社區 ” 與癌共舞 ”
做了一項問卷調查,2397 人參與,結果顯示,接種疫苗者所占比例 62.66%。打過疫苗的 895 名受訪者中,有 66.82%
也是在發現腫瘤前接種的疫苗。

在這樣的情況下,” 陽了會出現重症 “、” 感染新冠會導致病情進展 ” 以及 ” 醫院擠兌,陽了無法及時就醫 ”
等擔憂,加上退燒藥、感冒藥被搶購一空,N95 口罩緊張等問題,很多患者和家屬深陷焦慮。

” 前段時間,我心髒早搏,醫生說可能跟擔心太多有關係。”
王玲告訴虎嗅。在與癌共舞的內部互助社群裏,每天都有很多相關的求助信息。

根據國家衛健委數據,全國每日新增病例數都在 2000 例以上,其中廣東每天新增病例數超過 1000 例,北京的新增病例都在
400 多人。加上未在統計之列的無症狀,陽性人員更多。在腫瘤患者及其家屬眼中,這些都是令人不安的潛在傳染源。

腫瘤患者的擔憂是否必要?而從保障體係來說,又該如何保障腫瘤患者等脆弱人群的安全?

用生命在闖關?

受腫瘤疾病或放化療治療的影響,身體免疫力往往很低,與新冠病毒的遭遇戰中,他們是易感人群,風險也遠高於健康人。如果再沒有接種疫苗後產生的抗體保護、也沒有抗病毒藥物等的支撐,他們感染新冠病毒,簡直是用生命在
” 闖關 “。

最關鍵的一關,就是發燒。

77 歲的李先生,是 12 月 11 日上午感到不妙。前一天他的妻子剛剛退燒。” 那時候我特別擔心發燒,結果一測體溫,已經 38
℃了。我就說這可麻煩了。”

2021 年 8 月,李先生確診胃癌,原本應該在一個月後接種的第三針疫苗被無限期推遲。

此後一年多的治療中,他經曆了手術、化療,還有消融治療,就在一周前,他剛剛結束新一輪消融治療,身體正處在極度虛弱的狀態。因為各種原因,隻有老兩口在北京。一旦持續高燒導致肺炎等更危急的情況,那恐怕真是要求救無門了。

怕什麽來什麽。當天晚上他的體溫飆升到了 39.8
℃,家裏沒有任何官方推薦的退燒藥。老兩口慌了,給遠在加拿大的大兒子打出了求救。

那對於大洋彼岸的一家人,是 ” 兵荒馬亂 ” 的夜晚。” 周圍的藥店都暫停營業,淘寶一律缺貨。”
李先生的兒媳婦告訴虎嗅。”120″ 是不敢想象的,就在兩天前(12 月 9 日),北京市公開的數據顯示,24 小時內呼入量 31863
次,其中 6000 多次 ” 要車 ” 電話。如果去醫院排隊,老人的身體也恐怕也難以支撐。

淩晨 5 點鍾,在北京城的另一端,李先生的親家被從睡夢中叫醒,將僅有的退燒藥分出來,包括:6
片樂鬆(洛索洛芬鈉,用來治療類風濕性關節炎,也被用於退熱)和一盒兒童布洛芬栓劑 ” 閃送 ” 給李先生。

而另一邊,他的親家剛穩定的體溫又開始升高了,手上隻有留下應急用的 3 片 ” 樂鬆 “……

實際上,發燒並不能算是一件壞事。病毒、細菌等侵擾人體時,人體的體溫調節神經中樞功能就會受到幹擾,進而引發功能紊亂和內分泌失調。體溫升高,則是機體為了自保,釋放發熱中樞介質,導致產熱量多於散熱量的結果。

在這個過程中,人體內會產生大量抗體、白細胞內酶的活力增強、吞噬細胞的吞噬能力也會增強,這些都是為了消滅 ” 入侵者 “。

因此,一定範圍內的發燒,臨床不會急著降溫(一般認為是 38.5 ℃以下)。在相當長時間裏,人類堅信發燒可以治病。1660 年,有
” 英國希波克拉底 ” 之稱的托馬斯 · 西德納姆就曾寫過 ” 發燒是大自然賜給世界的強大武器 “。即便是在 21
世紀的今天,也有發燒治療自閉症等相關研究。

不過,發燒也確實有可能發展成更加嚴重的症狀。比如導致免疫力低下者的氣管炎、支氣管炎、肺炎;增加心髒、肺部負擔、損傷神經係統、損害腦細胞,甚至危害生命。這也令很多人對發燒充滿恐懼。

中國經濟網曾引用《美國兒科疾病雜誌》刊發的研究指出,大多數父母對孩子 38 ℃以下的發燒表現出了過度的擔心。

後來的結果也確實證明了人體免疫係統的實力。在經曆過十幾次用涼毛巾包頭的物理降溫之後,李先生的體溫基本降到了相對安全的範圍內。此後,李先生又經曆了咽痛、幹咳、沒有食欲等階段,目前已經逐漸康複起來。

類似李先生這樣闖關成功的腫瘤患者不在少數。這既得益於人體免疫係統,也是新冠病毒新毒株致病力越來越弱的結果。

” 如果早說是’新冠感冒’,我也就不這麽擔心了。” 剛剛脫離危機的李先生向虎嗅樂觀表示。

不過,個體的勝利並不意味著,脆弱人群也可以隻依靠自身免疫力來抵禦疫情。

新冠病毒如何影響腫瘤患者?

雖然,腫瘤患者感染新冠病毒,並不必然發展為重症,但是風險仍然是值得關注的。

病毒學專家常榮山向虎嗅表示,目前的粗感染率應該還不到
20%,個人防護已經非常難了,醫院不能去了。風險最大的時期是在 2023 年年初的 2 個月,免疫逃逸更強的
XBB、BQ1、BQ1.1 預計在亞洲有一波,它們的再感染率高,而多次感染會導致原來已有的疾病病情加重。

新冠疫情暴發早期,也就是 2020
初,廣州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何建行團隊就撰文指出,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死亡,更多是因為多器官功能障礙綜合征,而非呼吸衰竭,這可能與血管緊張素轉換酶
2(ACE2),也就是新冠病毒與人體結合的蛋白酶,在多個器官重分布廣泛有關。

這使得受損的器官不局限於呼吸係統。而惡性腫瘤,以及化療、手術等治療方式,都會導致腫瘤患者處於全身免疫抑製狀態。這也讓他們更加容易感染、更容易發展為重症。

前述何建行團隊研究數據證實:截至 2020 年 1 月 31 日,研究者在全國 31 個省級行政區的 575 家醫院的 1590
例符合條件的新冠肺炎病例中,發現有 18 例占總數 1.3% 的患者有腫瘤病史的。這個比例超過了中國總人口腫瘤發病率
0.29%,提示了腫瘤患者更容易感染。

即便是到了 Omicron 為主要毒株的時期,腫瘤患者仍然是高危人群。上海研究者對 2022
年上海某定點醫院新冠感染病例的分析也發現,惡性腫瘤患者在其中占到 9.3%。4 名死亡病例,都是 80
歲以上高齡、未接種疫苗,合並基礎疾病者。其中的基礎疾病,就包括了肺惡性腫瘤。

美國馬薩諸塞州波士頓丹娜 – 法伯癌症研究所、辛辛那提大學癌症中心等機構的研究者,對 12046
名患者進行了回顧性隊列研究後發現,接受免疫療法治療的癌症患者,在感染新冠病毒後,更可能出現細胞因子風暴,進而出現重症或死亡。(這些患者於
2020 年 3 月至 2022 年 5 月間向 COVID-19 和癌症協會 ( CCC19 ) 登記處提交了報告)

世界衛生組織國際癌症研究機構(IARC)最新發布的全球腫瘤負擔數據報告顯示,2020 年,中國新發惡性腫瘤患者 457
萬例。加上帶瘤生存者,預計中國惡性腫瘤患者總數約有 5000 萬例。

他們最需要的保護是什麽?

補短板也是與死神賽跑

實際上,疫情暴露了很多問題。其中對於脆弱人群保護機製的建立健全,是非常重要的。

疫情期間,焦慮情緒是普遍的,在腫瘤患者群體中就尤為嚴重。

像王玲一樣,因為擔心感染,而導致本來就有的慢性疾病出現波動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華中科技大學統計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腫瘤中心的研究者,在 2020 年初新冠疫情暴發期間,對 10
名晚期乳腺癌患者進行了訪談,就發現了患者焦慮、抑鬱等負麵情緒的問題。病情的惡化、無法及時就醫等,都令患者感到暴躁、無助,乃至絕望。

在現階段,盡管腫瘤患者出行、就醫等,都不會受到限製,但是,客觀上,陽性病例的增加、醫院就診者增加,都增加了感染的風險,特別是短期內感冒藥、抗病毒藥物儲備不到位、急救體係麵臨巨大的壓力的情況下,包括腫瘤患者在內的脆弱人群確實無法坦然麵對目前的情況。

” 做自己 ‘
健康第一責任人,約半數人還沒有在思想和行動上做好準備。'”常榮山向虎嗅表示。而這對於脆弱人群尤甚。

盡管如此,無論是對於患者還是衛生部門來說,焦慮還是最不可取的。

“免疫低下者在醫生指導下打到有抗體為止是最好的做法。”
香港大學生物醫學學院教授、病毒學家金冬雁告訴虎嗅,香港澳門對脆弱人群,建議他們打四針 mRNA 疫苗或滅活疫苗。”
如果以前打過兩三針,現在打噴鼻或吸入式防感染效果好而且快。”

2022 年初,香港也曾與 Omicron 新毒株打過 ” 遭遇戰 “,有近 1
萬名感染者死亡,其中絕大部分是未接種疫苗的老人。香港大學對此複盤結果顯示,接種三針疫苗,無論是 mRNA
疫苗還是滅活疫苗,都可以大大降低死亡的風險。

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院長盧洪洲也向虎嗅表達了類似的觀點,隻有中國 2 億多老人和 5000
萬腫瘤患者都充分接種疫苗,得到了保護以後,才能真正恢複正常生活。

2022 年 5
月,新發傳染病電子雜誌刊發了深圳市第三人民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深圳醫院的袁靜、譚曉華、王福祥、王綠化、盧洪洲等專家合寫的《惡性腫瘤患者新冠病毒疫苗接種的專家意見》。其中提到建議接種的四種情況,包括:

根治性手術切除治療後目前身體情況良好 的早期腫瘤患者,或已經完成放化療、靶向治療、 內分泌治療、免疫治療等至少 1
個月以上的康複期患者。

正在接受內分泌治療且無明顯不良反應的患者。

惡性腫瘤術後超過 3 年,不再進行放化療的 患者。

腫瘤控製良好、免疫力正常、處於複查階 段的患者。

與疫苗接種同樣重要的,還有建立對脆弱人群的常態化保護機製。

金冬雁告訴虎嗅,香港對脆弱人群常態化抗原檢測,一旦發現陽性馬上免費給藥。這也是他近期呼籲的重點。這也是防止高危人群轉為重症、出現死亡的關鍵。

而這一重任顯然不能,都壓在大三甲醫院身上,需要發揮基層醫療機構的作用。王玲也向虎嗅表示,建議在社區醫院建立發熱門診。”
這樣如果發燒了,可以就近治療。”

現在,相關工作已經啟動了。

12 月 15
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基層衛生健康司司長聶春雷就曾要求,各地對重點人群進行摸底調查,涉及人群目前主要是
65 歲及以上老年人,特別是合並冠心病、腦卒中、高血壓、慢阻肺、糖尿病、慢性腎病以及腫瘤放化療、免疫功能缺陷患者。

同時,針對 60 歲以上人群的新冠第二劑加強針接種也已經開始了。

這些都是對保護脆弱人群的有效措施,是最需要盡快推進的事項。因為,這也是在與死神賽跑。

而在此之前,常榮山最想提醒腫瘤患者的是:”盡量避免被感染,自我隔離在家中,深居簡出 3
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