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她對嫁給“二婚男”一無所知

《再見愛人2》大家都不追了吧?前期狗血過載,到後面進入正常的婚姻調節流程,大家的期望被吊得太高,容易產生失望。

不過對於我這個曾經的情感老中醫來說,有些點還是值得看、值得寫的。

比如張婉婷因為嫉妒齊溪而跟宋寧峰吵架,覺得宋寧峰不為自己說話。

起因是宋寧峰的母親出車禍,在ICU 住了差不多一個月,其間齊溪去探望過幾次。宋寧峰跟張婉婷解釋兩人在一起10 年,齊溪跟自己親媽也就是她的前婆婆相處不錯,齊溪來探望老太太,不是對宋寧峰還有什麼情誼,純屬兩個女人之間的忘年交情。

張婉婷那邊覺得既然你們兩人已經分手了,齊溪來看你媽,看一次就夠了,二三次地看,是不是太過分。所以她要求宋寧峰:” 你讓她以後別來了”,但這話宋寧峰說不出口,張婉婷就很生氣,認為宋寧峰的胳膊肘往外拐。

都說” 清官難斷家務事”,有些沒有明確底線的事情,的確各人站在自己的立場上都沒問題,但攪和到一起去就誰都不舒服。

宋寧峰的母親當時是處於病危狀態,事實上最後也確實沒救回來,在這種情況下,齊溪看完一次,還再來,應該是抱著見一面少一面的想法,在十年的相處中,她大約已經把老太太當半個親媽了。站在她的角度,只是來探望病危的長者,而不是誰誰誰的母親,心無掛礙。

但在張婉婷這邊,丈夫的前妻是她介意的人,難免會帶入自己的情緒與比較。

之前在節目裡,張婉婷也說過與宋寧峰的媽媽關係不好,甚至一氣之下拉黑了婆婆,直到婆婆出車禍,她才看到婆婆給她的很長一條留言,但她與婆婆再也沒有機會和解了。

在這種情況下,張婉婷難免會拿自己跟齊溪進行比較,對於丈夫前妻與婆婆的深厚感情產生妒忌。

而宋寧峰這邊,同樣是左右為難。如果去跟前妻說” 你以後別來看我媽了”,既顯得小家子氣,又顯得自作多情。萬一齊溪反懟一句,我看的不是你媽,是跟我有深厚感情的阿姨,宋寧峰就沒辦法接話了。

宋寧峰的母親當時是在醫院的ICU,齊溪要來他確實也擋不住,而且人家看的是病人,即使作為兒子,也沒資格替病人做決定。

更重要的是,齊溪跟宋寧峰都是圈內人,抬頭不見低頭見,宋寧峰連離婚都做得那麼體面,離婚以後再做落人口實、讓人覺得小心眼的事兒,他斷然做不出來。

所以最終他選擇拒絕張婉婷。

張婉婷到現在說起這事兒還是滿腹委屈,她的委屈我懂,並且在我做情感老中醫的那些年裡,郵箱裡躺著很多這種委屈。

很多女孩對於嫁給二婚男人所面臨的困難準備不足,她們認為只要有愛就可以;只要沒有孩子就可以;只要孩子歸前妻就可以;甚至有些姑娘覺得前妻跟前女友也沒什麼區別……

她們不了解在婚姻中,網撒得更廣,關係也更深。

前女友是戀愛關係中的某人,前妻則是家庭關係中的一員。戀愛關係裡有很多愛,家庭關係裡則有很多的牽絆。

男人跟前女友不聯繫的有很多,但跟前妻完全不聯繫的非常少。有孩子當然不用說,即使沒有孩子,前妻一旦有什麼事情,男人還是會挺身而出。對於男人甚至他的家人來說,前妻是前親戚,買賣不在情誼在。

雖然每個人都有情緒上頭、說” 一紙結婚證有啥用” 的時候,但那張紙,是法律意義上的認可,是從愛人走向親人的門,那張紙改變了人際關係,不僅男人,女人也一樣——都說太太護犢子,沒聽人說女朋友護犢子。

嫁給二婚男,女孩要明白自己走進的是一個更加複雜的人際關係網。在生活的某些猝不及防的點位上,你不得不與他的前任共享親情關係,所以一定要在選擇之前,多問問自己” 我能嗎”。

並且這種” 能不能” 的問題,只能你自己去跨越,千萬別把過多的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指望男人站你,指望他” 自覺”。你只要想明白一件事兒,就不會對此有過多的執念,就是在你眼裡,那是前妻;在他跟家人眼裡,那是親戚;她先來你後到,這是命運決定的、你改變不了的結局。

如果不能接受,趕緊換人,決定權還是在你手裡;如果決定接受,乾脆徹底一點,不就是個親戚嘛,多大個事兒啊!

我身邊就有一個牛人,直接把前妻變成了閨蜜。兩人的聚會日常就是吐槽她們共同的男人,雖然一個是過去時,一個是現在時,但不妨礙,反正女人的友誼是建立在交換隱私的基礎上,跟誰交換還不是個交換呢?

我做雜誌編輯的時候,這個牛人還就此事寫了篇文章,發表之後讀者的反響特別激烈,有一個讀者的話,我印像很深。她說:” 這才叫大女人。”

大不大女人無所謂,但這個牛人,真的活得蠻爽。

有些事情,你看開了、看淡了,凡事順利,自己就可以活得蠻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