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十四大前的江澤民 總書記當得比趙紫陽還窩囊

1987年11月2日,當時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與新當選的中常委合影。 美聯社資料圖片

嚴格說來,中共政權的所謂“江澤民時代”是從1992年10月的中共十四大之後才正式開始的。而此前的3年多時間(1989年6月至1992年10月)他江澤民與“太上皇”鄧小平之間因為還隔著一個“攝政王”楊尚昆,總書記的日子過得比他的前任趙紫陽還要委屈、窩囊。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刊登和播出的上篇文章《中共十四大前江澤民不堪回首的“兒皇帝“經曆》中回顧了1989年6月24日,江澤民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的掌聲中從自己政治局委員的座位上走到過去趙紫陽坐的地方,張嘴冒出的第一句話便是“沒有這個思想準備,又缺乏中央全麵工作的經驗,深感擔子很重,力不從心”。必要的謙虛之外,對自己當時的心理壓力之大,似乎並不想掩飾。與其說是“沒有思想準備”,還不如說是對挽救政權頹勢實在沒有多大信心。而沒有多大信心的原因之一又是“太上皇”鄧小平當時對他並沒有多少信心,故在自己與這個“兒皇帝”之間安插了一個“攝政王”楊尚昆。

說起來,戰爭時期的軍旅經曆幾乎全部是“軍隊政治工作”,建設時期也從來沒有獲授過軍銜的楊尚昆本來隻是被鄧小平啟用主持中央軍委日常工作的,正式開始於1982年年9月的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當時產生的那屆中央軍委委員會人選為主席鄧小平、副主席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和楊尚昆。雖然楊的名字排在副主席的最後一名,但他卻又是常務副主席兼中央軍委秘書長。

5年之後,1987年11月召開的十三大上產生的中央軍事委員會仍然是鄧小平任主席,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任第一副主席。表麵上排名在趙紫陽之後的楊尚昆仍然是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

十三大開過之後,楊尚昆的胞弟楊白冰被任命為中共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這一來,本來就對楊尚昆主持軍委工作多有不服的軍內老將簡直就是怨氣衝天。據傳張愛萍(前國防部長)當時曾經議論說:楊尚昆既無軍功,更不懂軍隊現代化,讓他當軍委副主席就荒唐。此人主持軍委工作不能服眾。現在又把楊白冰抬出來主持軍隊政治工作,我看楊尚昆是想讓共產黨的軍隊姓楊。

自此,“楊家將”的說法開始向外流傳。鄧小平則在一次黨內高層會議上主動表示是他提出安排楊白冰主持總政工作的。鄧小平還表示:對此,尚昆同誌是有顧慮的。是我鼓勵他不要怕嫌話太多,“內舉不避親”嘛。

 當時,鄧小平的這番話曾被寫進中央文件並向下傳達。可見,當年中央軍委內“楊家將”的形成,並非楊尚昆本人的過錯。此其一。其二,當時以張愛萍為代表的一大批老軍頭,之所以對楊家兄弟滿肚子的不服氣,除了看不起他們兄弟二人均為“政委”出身,沒有領兵打仗的經驗,更因為這些老軍頭當時個個不服老,對鄧小平的幹部年輕化政策心有不滿。牢騷不敢發到鄧小平處,隻能拿楊尚昆出氣。可見在整個鄧小平時代裏,楊尚昆一直是在帶鄧小平受過。

至於“六四”鎮壓問題,其實在八九“動亂”之初,楊尚昆不但非常維護趙紫陽,而且也十分讚同趙紫陽對學潮的軟處理主張。但此後楊尚昆與趙紫陽表現的最大不同,就是楊尚昆在號準鄧小平的政治脈膊後,立刻便全力維護鄧小平的“太上皇”形象。雖然“六四”鎮壓的整個決策過程仍然有太多的待解之謎,但僅僅從已經披露出來的權威信息(比如《許家屯回憶錄》中的相關內容),或者將1989年4至6月間中共官方報道中關於楊尚昆及李鵬的言行作一對比,就應該相信當時的楊尚昆在是否采取鎮壓決策的問題上,還是相對背動的。

回顧1987年的中共十三屆一中全會,當時新產生出的以趙紫陽為總書記的政治局常委會包括趙紫陽本人在內一共是5人。但是在1989年六月召開的十三屆四中全會上新產生的政治局常委會成了6人製,即保留下來的李鵬、喬石、姚依林加上新“當選”的江澤民、李瑞環和宋平。

之所以不是奇數製,就是因為還有一個代“太上皇”攝政的楊尚昆的存在。截止1992年10月的中共十四大召開,楊尚昆一直都是江澤民主持的政治局常委會的當然出席者。

從江澤民上台之初的中共對外報道中的領導人排名序列上,即可明顯看出鄧小平的這一用意。趙紫陽實際上已經下台至江澤民正式登基之前的一段時間裏,隻要有楊尚昆與李鵬等政治局常委共同露麵的機會,楊尚昆的名字從來都是排在最前麵,雖然他在黨內的職務僅僅是個政治局委員。而江澤民正式登基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中央領導人的排名序列都是江澤民第一、楊尚昆第二,接下來才是李鵬等一幹政治局常委。

最有代表性的莫過於1989年10月1日,黨內眾元老與黨政軍在位領導人共同登上天安門城樓“舉國歡慶”的那則新華社統一報道,所有出席者的排列順序依次是:江澤民、鄧小平、楊尚昆、李鵬、陳雲……。楊尚昆的大名不但排在李鵬往下的所有政治局常委前麵,而且還排在時任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陳雲的前麵。

曾有一位任職於中共中央辦公廳的人士分析說,雖然他本人並沒有看到,但根據他自己的經驗,鑒於楊尚昆在“六四”鎮壓之後一直到十四大召開一直是政治局常委會議的當然出席者,相信江澤民登基的那次十三屆四中全會上,曾經就楊尚昆這一特殊地位有過一紙內部決議,就象十三屆一中全會就鄧小平在黨內的特殊地位有一紙不對外公開的決議一樣。

正因為如此,1989年6月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閉幕當天,由新華社統一發稿的“第三代領導集體”的照片中,除了“調整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每個人的單人照片,還特別配發一張集體合影。集體合影由七人組成,楊尚昆居中,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六個“調整後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分列楊尚昆兩邊,照片說明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楊尚昆同誌合影”。用在黨報上發表領導人集體合影的形式對外表現照片中每個人在黨內的實際地位,又是共產黨政權的一大發明創造。自此,便開始了中共黨史上楊尚昆代“太上皇”攝政的一段特殊時期。

江澤民剛剛上台時,接替還的隻是趙紫陽的總書記和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職務。3個月後的1989年9月下旬,鄧小平在家中再次召見政治局常委們時,著重討論了自己退休的時間和方式問題。談到退的方式問題時,鄧小平隻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同楊尚昆同誌談過,越簡單越好”。可見,如此最重要的問題,鄧小平當時都是先找楊尚昆商量好計策之後,才再向江澤民等政治局常委們交待的。

1989年10月,鄧小平又同楊尚昆交待說:我現在的身體情況好像還不至於馬上去向馬克思報道,但我不起帶頭作用不行。所以以後很多事情都要靠你了,你現在比過去的擔子要重多了,希望你能起到承上啟下的作用,帶好下麵的一班人。

如此交待完畢,鄧府管家王瑞林才傳旨將等候在外院的江澤民召進會客室。當鄧小平向江澤民表示要他接任軍委主席時,江澤民當即誠惶誠恐,再三表示推辭。鄧小平說:要你幹你就幹,推辭的話不要再說。歉虛的話說兩句也行,但也不要多說。你不要擔心,我們這些老同誌裏,尚昆同誌身體最好,他現在出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是能為你把好這個關的。

由以上回顧內容可見,當時的江澤民雖然已經被鄧小平捧為“第三代領導核心”,但實際政治地位和政治權力還不及在他之前的趙紫陽。“六四”事件之前的十三屆一中全會上,雖然是用黨內“共識”的方式,討論決定重大原則問題仍由小平同誌拍板,甚至把小平同誌必要時可以召集政治局常委會這樣的內容寫進了內部決議,並由此決定了當時的總書記趙紫陽,時時處處都要聽命於鄧小平的政治差遣,隨時都要看著“太上皇”的眼色行事,但當時楊尚昆的權力,僅僅限製在他以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身份代鄧小平主持軍隊工作的層麵,並沒有在鄧小平和趙紫陽以及其他政治局常委之間扮演他日後在鄧小平和江澤民之間的那種“攝政王”角色。

1989年11月的中共十四屆五中全會正式通過鄧小平辭去軍委主席的決議後,江澤民在兼任軍委主席的就職演說中,除了把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介紹過的,他江澤民在正式出任總書記職務的四中全會上表示過的一番謙虛再次複述一遍,再三強調“沒有思想準備”,“深感責任重大,力不從心”之外,更強調自己因為“沒有作過軍事工作”,所以“一定要努力學習軍事”。除此而外,還特別謙卑地表示:尚昆同誌擔任軍委第一副主席,劉華清擔任軍委副主席,楊白冰同誌擔任軍委秘書長,是他自己做好工作的“有利條件”。

五中全會開過10天後,江澤民的這番講話被新華社發稿,以頭版通欄形式刊登在《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等各大官方報刊上。當時,無論是對楊尚昆不懷惡感,還是對楊家將反感已久的黨內各派,都對江澤民同意把自己的這番“謙虛”表白公之與眾,感覺十分不可理解。特別是把楊白冰也抬舉到如此重要的地位,更是令人感覺他江澤民完全是在自曝其短。自此,連中共內部人士都把鄧小平向江澤民“交權”的這一戲劇化安排,形容成“太上皇向攝政王‘托孤’”。

回想六四鎮壓之前由趙紫陽擔任中共總書記期間,雖然同後來的江澤民上台之初一樣,隨時都要受到分別來自鄧小平和陳雲兩方麵的左右製衡,但當時他趙紫陽十分明白自己所兼任的“軍委第一副主席”完全是空有其名,所以在鄧小平主動提醒他要過問一下軍隊工作時,他從來都是裝傻充楞。

六四鎮壓之前筆者曾到一位時任中央軍委委員的秘書家裏坐客,該秘書透露說,掛名軍委第一副主席的趙紫陽從來沒在一次軍委會議上露麵。

而到了江澤民登基之後,雖說很快就以黨總書記名義兼掛了一個中央軍委主席的虛名,但因為此時的楊家兄弟在軍中的實權甚至超越了趙紫陽時期(趙紫陽時期楊白冰的職務僅僅是總政主任),連軍委副主席劉華清都時時有插不進手的感覺,更何況他一再自謙地表示“沒有作過軍事工作”的江澤民。

更不如趙紫陽的是,楊尚昆在趙紫陽擔任總書記的時期除了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和偶然因為其國家主席的頭銜進行一些純儀禮性的外事應酬,對黨、政係統的工作從來不幹涉—-從當時的黨內規矩角度,他也無權幹涉。而江澤民入主中南海之後,楊尚昆已經是在手握軍權的同時,還要隨時代太上皇幹涉黨務、政務。總而言之,江澤民初入中南海的那兩、三年時間裏,“兒皇帝”的日子還不如當年的趙紫陽過得相對簡單、舒心。

當年海外開始所謂“鄧後中國”大討論中,也有人為了敘述上的方便,把江澤民正式登基那一天定義為“江澤民時代的開始”。事實上連江澤民本人或許都不敢如此自詡。而要把華國鋒倒台之後的中共黨史詳細劃分的話,把胡耀邦倒台之前定義為鄧小平實際主政時期;把趙紫陽出任總書記至“六四”事件這一段定義為鄧小平垂簾聽政時期;把“六四”鎮壓之後至中共十四大召開之日,定義為楊尚昆代鄧小平攝政時期……,應該說最符合實際。

綜上所述,從1989年6月下旬被正式宣布接替趙紫陽總書記職務,,他江澤民便開始了這種“太上皇”鄧小平托孤,“攝政王”楊尚昆弄權的苦日子,忍氣吞聲三年多時間,一直熬到一九九二年十月十四大召開,局麵才徹底改觀。

1992年年10月,中共十四大的人事任免事項中爆出的最大“冷門”並不是胡錦濤的入選,而是楊家兄弟的權位一夜之間便從波峰跌落至穀底。而當時的鄧小平之所以下決心犧牲楊家兄弟,當然是江澤民和李鵬告禦狀的結果。而江、李禦狀內容中最能夠戳到鄧小平痛處的一條,則是楊尚昆暗中對趙紫陽網開一麵。

當時,對自己的身體健康狀況已經越來越缺乏信心的鄧小平,最擔心的就是自己去世之後,黨內會有人在“六四”問題上對他進行政治鞭屍,所以在江、李拿出楊尚昆與趙紫陽之間“政治界線不清”的證據之後,怒不可遏。

把中共政權裏當年的“倒楊”事件比喻成“狡兔死,走狗烹”,雖說從字麵上對楊家兄弟有不敬之嫌,但性質上絕對是這麽回事。而曾經不被江澤民所包容的喬石、田紀雲、萬裏,包括李瑞環在十四大人事換屆後的政治出路,無疑是鄧小平的“高鳥盡,良弓藏”。

自1989年6月江澤民上台之始,如果上述人等全部在反改革惡浪聲中隨波逐流,他鄧小平即使還能作出“九二南巡”舉動,其“北伐”效果也會大大打一筆折扣。“九二南巡”之後,上述人等顯然是高估了鄧小平的政治覺悟,認為大家長這次是要決心恢複“六四”鎮壓之前的黨內、國內政治生態。萬萬沒想到“倒楊”之後江澤民、李鵬二人不但保住了各自的權位,而且還進一步變被動為主動,奪走了喬石手中的政法、黨紀乃至組織大權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央黨校的主控權;借口兩屆副總理期滿,依“法”令田紀雲離開國務院;借口黨的統戰工作重要,給李瑞環一屆全國政協主席,換走了他手中的輿論宣傳領導權;萬裏更是被逼告老還鄉。十四大之後,雖然喬石和李瑞環的政治局常委、田紀雲的政治局委員都被保留,但因為新被分配的實際職務都是“二線”性質,與江澤民、李鵬抗衡的政治本錢皆被大大削弱。

 
總之,仍由鄧小平親自拍板的十四大高層人事安排的結果,並不是僅僅犧牲了“楊家將”。十四大之後的常委內部分工,政法、黨紀乃至輿論宣傳都歸並到總書記一人手中,決定了江澤民在黨內的政治對立麵要想繼續對他行使有效的權力製約,難度大大增加。自此,江澤民才開始成了中共政權黨和軍隊的有名有實的最高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