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科技業被裁員工正在迅速找到新工作 多數收入更高

《紐約時間》出品  微信號:NYandBeyond 歡迎轉載,請規範署名,添加公眾號名片

據Business Insider報道 下崗的技術工人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甚至還能加薪。這可能嗎?

奧斯汀·史密斯(Austin
Smith)在6月的一個早上走進辦公室後不久聽到了壞消息。他的雇主網飛公司(Netflix)正在裁員約300人。史密斯是鹽湖城的一名數據分析師,他就是其中之一。

處在震驚中的史密斯開車回家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他的妻子。他們在2020年結婚,第二年一起買了一套房子。28歲時,他的生活似乎如此美好而安穩——直到突然間,一切都變了。

第二天早上,他開始申請他能找到的每一份工作。考慮到他未來的不確定性,這次尋找的過程一點也不愉快。但他並沒找多久。到今年8月,他在非營利教育機構“新教室”(New
Classrooms)找到了一個技術項目經理的職位。失業僅僅幾周後,他的事業就回到了正軌。

“我很幸運,”他說。“我希望其他處境相似的人也能如此幸運。”

到目前為止,他們似乎確實如此。盡管科技行業今年遭受了大規模裁員的打擊,據統計,自3月份以來,已有超過14萬名員工被解雇,但絕大多數被解雇的人並沒有從此陷入困頓。根據勞動力數據提供商Revelio
Labs對被裁員工的分析,72%的人在三個月內找到了新工作。更令人驚訝的是,其中一半多一點的人找到的工作實際上比他們失去的工作收入還要高。

這些調查結果突顯出,盡管科技行業陷入困境,但就業市場依然強勁。通常情況下,失業會給你的職業生涯帶來重大挫折——尤其是當你周圍成千上萬的同行都在被裁員的時候。但這一次,似乎在很多情況下,得到解雇通知書甚至可能會帶來事業上的提升。在一波大規模裁員浪潮中,許多科技行業的員工卻以某種方式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勁地反彈起來。

Revelio Labs的高級經濟學家雷漢·阿亞斯(Reyhan
Ayas)表示:“關鍵是‘不要絕望’。就業市場依然火熱。盡管科技行業的一些部門正在苦苦掙紮,但其他公司正在積極招聘。”

由於科技工作者通常受過大學教育,擁有許多行業都急需的專業技能,因此他們在任何經濟門類中找到新工作的幾率都相當高。阿亞斯和她的同事通過查看來自
Parachute 和 Layoffs.fyi
的數據分析了被裁技術工人的命運,這兩個網站都匯集了失業員工提供的信息。他們估計,10月份被解雇的科技工作者中,75%將在三個月內找到工作。這一比例高於今年1月失業人數的71%和2021年7月失業人數的67%,當時矽穀仍處於招聘熱潮之中。

Revelio
Labs還發現,下崗的科技工人在當前經濟低迷時期的表現比大流行最初幾個月要好得多。當時,不到一半的人能在三個月內找到新工作。這是因為在2020年,不僅是科技公司在裁員,所有人都在裁員。在兩個月的時間裏,美國經濟失去了2000多萬個工作崗位。

而如今的形勢並不相同,盡管科技公司現在的表現很糟糕,但其他行業的許多企業都很好,這些雇主需要大量的程序員、數據科學家和產品經理。在整個經濟領域,上個月的失業率為3.7%,接近50年來的最低點,這縮短了所有失業者的求職時間。11月,失業人口的平均失業時間為21周,低於2021年6月的32周。

經濟學家非常關心這個數字,因為長期失業會對人們的職業生涯和生活造成持久的損害。失業的時間越長,技能就越過時,被招聘人員和雇主忽略的可能性就越大。這就是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之後發生的情況,當時大規模裁員伴隨著緩慢的複蘇,許多美國人很難重新進入勞動力市場。許多找到工作的人被迫接受減薪,這讓他們的收入多年來一直處於較低的水平。

Revelio
Labs發現,如今,下崗的科技員工不僅能很快找到工作,而且52%的人的收入實際上比以前更高。為了吸引求職者,雇主仍願意提供比現有員工高出7%的薪水。事實證明,新員工的工資溢價不僅適用於自願離職的員工,也適用於那些被解雇的員工。

這並不是說下崗的技術工人將永遠麵臨美好的就業前景。11月科技行業麵臨血雨腥風,Meta和亞馬遜等巨頭大幅裁員。如果裁員繼續下去,經濟最終將變得過度飽和,科技工作者的求職時間將會更長,更多的人將被迫接受較低的工資。但數據表明,我們還沒有到那一步——至少目前還沒有。

目前,下崗工人的就業前景因職業不同而有很大差異。Revelio
Labs發現,軟件工程師的運氣尤其好,自3月份以來失業的人中有79%在三個月內找到了新工作。另一方麵,人力資源專家的日子就不好過了,他們中隻有58%的人能迅速找到新雇主。

員工應對這種變化的一種方法是對新機會持開放態度。Revelio
Labs發現,在所有找到新工作的下崗工人中,有近一半的人所從事的工作與他們以前的工作有很大不同。其中12%的人搬了家。

“很多人很快就適應了這些變化,”阿亞斯說。“這是個好消息。”

前網飛員工史密斯就是其中之一。他原先是混合工作,現在完全遠程。他從一家科技巨頭跳槽到一家規模小得多的非營利組織。他的日常職責也發生了很大變化。他喜歡在網飛做的數據分析工作,但他發現項目管理的新工作更有成就感——也更有挑戰性。他說:“這肯定是我更願意花時間做的事情。但我也覺得我還有很多東西要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