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48億巨額收購暴露動向,馬雲要回歸了?

來自財經自媒體“侃見財經”

一句“我從來沒有碰過錢,我對錢沒有興趣”,讓蟬聯3屆中國首富的馬雲被全網調侃,但其實馬雲說的是真話。

他曾不止一次在演講中表示,自己的夢想是“影響一代人”。創辦黃頁,想借助網絡改變國人的閱讀習慣;創辦淘寶是要改變人們的購物習慣,打造出中國的電商盛世;創辦支付寶是為了代替錢包,改變人們的支付習慣……對馬雲而言,金錢不過是創造影響力時的意外。

如今退休3年多,但馬雲似乎還未放下夢想,正在悄悄醞釀大計劃。

1、隱退3年,馬雲又要出手了?

2019年9月,馬雲突然宣布辭去阿裏董事會主席職務,之後便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人們隻能“小道消息”探聽他的去向:開著2億的豪華遊艇到西班牙小島打高爾夫,和家人在東京泡溫泉、滑雪……馬雲似乎成了一隻閑雲野鶴,但事實真的如此嗎?

近期,阿裏以48億收購了英國支付巨頭World
First,這家掌控著歐洲大部分市場的電商平台收結款業務的公司,也是漂亮國最大支付平台,亞馬遜630萬家商戶,400萬都靠它收款,一半用戶也是通過它來付款,未來借助這一渠道,阿裏或許會影響全世界的支付方式。

但這次收購背後,沒有馬雲的點頭可進行不下去。要知道馬雲如今依舊持有阿裏4.8%的股份,是最大個人股東。即使他卸任了董事會主席,但阿裏10個董事席位裏,馬雲創辦的阿裏合夥可以占據6個!此外,馬雲還把控著阿裏內部權力最高的合夥委員會。也就是說,雖然人離開了,但控製權一直焊S在馬雲手裏。而且實現全球移動支付本就是馬雲的夙願。

此外,馬雲退休後開著遊艇在全世界轉悠,背後可能還有新的籌謀。

回顧馬雲的“旅遊地”,被拍到在荷蘭度假時,就有外媒報道:馬雲在荷蘭瓦寧根大學,參觀當地的畜牧業和漁業新技術,同時還參觀了荷蘭最先進的科技溫室、植物生態中心。在西班牙打高爾夫時,還考察了當地的先進農業技術,而今年9月,人在日本的馬雲還到訪日本養殖大學,研究海洋養殖技術……如此看來,馬雲似乎摩拳擦掌向農業。

除了農業,馬雲也沒錯過健康領域的東風。他先是大力構築阿裏線上醫藥渠道,又斥資200多億收購愛康國賓和美年體檢,還通過雲峰基金投資複旦學者組成的抗老科普機構。

馬雲曾說:下一個首富一定出自健康領域。之所以發出如此感慨,或許也是他看到了商界超人李嘉誠的投資動向。李超人自世紀之初就先後投資中藥港、和黃醫藥、還豪擲1.7億投資
“若返”類抑衰科技,這種科技在國內京東成交數十萬單,幫助眾多高齡老人舒緩老化危機。

二、馬雲:留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早在10年前,年近5旬的馬雲就說:我現在最恐懼的就是自己的時間不多了,這個時代留給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

為了抓住時間,他加速進程,開始不惜代價地布局科技。從09年投入10億自研雲計算,到17年投入1000億成立達摩院。

如今,阿裏雲的市場份額占到世界第三,讓12306、國稅總局等國內政企都用上了國產雲計算。並且,阿裏雲通過自研雲操作係統飛天和自研雲CPU倚天710,實現了全球雲廠商都在追求的“軟硬一體”,鞏固了中國雲的領先優勢。

再看當年飽受質疑的達摩院,研發的語音AI達到世界第二,僅次於穀歌。孵化出服務器CPU倚天710大規模應用,其自研的玄鐵係列處理器出貨量更是超25億顆,成為目前國內應用規模最大的國產CPU。

事實上,很多像馬雲一樣,在商場有宏圖大誌的企業家都擔心身體變老、生命周期短暫影響自己實現抱負。因此他們格外關注海內外生物科技圈動向,希望借助科技的力量抵禦老化侵襲,延長生命時限。

比如上述李嘉誠,他對健康領域青眼有很大概率也是出於私心,畢竟世紀之初時他就已經年近八旬,當得知哈佛研發“若返”前代科技後,他專程飛美,花156萬天價嚐試,更是在公開場合誇讚:(它)讓我仿佛回到20歲後生仔啲。

搜索發表在權威期刊《Nature》《Cell》的研究論文,“若返”類科技在實驗中成功將高齡生物體的線粒體穩態、PARP恢複酶、骨骼肌含量等老化指標扭轉回年輕後輩水平,為老化進程按下“減速鍵”,生存周期也被延長近3成,該結果也被新南威爾士、東大、同濟等多國頂尖實驗室證實可靠。

如今第四代“若返”在國內落地,價格下降至千元範疇,屢次登頂京東營養補劑榜榜首,不僅富豪們用它來實現宏圖大誌,普通人也可以提高身體素質。

三、沉浮後回歸,馬雲“未來可期”

曾經的馬雲,熱衷於傳播自己的影響力,卻也因此遭到反噬。冒天下之大不韙說: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以螞蟻金融30億微弱的資金,企圖撬動3000億資金池……他也為此付出了一些代價。

曆經浮沉回歸商場,嚐到教訓的他或許更懂得把握分寸。期待馬雲能夠重新幹出一番成績,發揮更大的影響力。畢竟50多正值企業家黃金年齡的他,就此隱退本就是一大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