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尺度之大直逼肉蒲團 誰泄露了2位區領導的私密聊天?

網傳成都男女副區長“色聊”,尺度之大直逼《肉蒲團》這事鬧大了。

麵對網上的熱傳信息,成都官方沒有辟謠,而是在12月17日的子夜時分,通過成都市紀委監委的微信公眾號“清廉蓉城”進行了公開回應:成都市紀委監委已關注到網絡傳播的關聯成華區有關幹部的信息,目前正在核查了解中。

“清廉蓉城”的回應,算上標點符號隻有短短30多個字。字不多,信息量不小。

官方回應證實了三點:

一,此事發生在成華區;

二,互發黃色信息的“黃主”,是該區幹部;

三,紀委監委已經介入,正在連夜核查了解。

有了官方回應,“官方通報網傳幹部發不雅信息”的話題立馬衝上熱搜,順帶把“成華區”的話題也給帶火了。

事實上,昨天已經有多名網友在賓曰語雲公眾號下麵留言,指出兩個男女主角疑似是陳某和雷某,四川本地網友則直接點出了名字。

我查了下,雷某,男,漢族,1972年2月生,20歲從電子科技大學計算機係計算機及應用專業畢業後,從成都無線電一廠黨委辦工作做起,一年後調任成都市委組織部幹部,先後任幹事,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辦公室副主任,武侯區委組織部副部長,邛崍市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成都市成華區委常委、組織部部長,成華區委常委、副區長,2021年10月成為成華區委副書記。從大學畢業熬到今天,用了整整30年時間,理當愛惜為之付出了青春和年華的官位。

比雷某小9歲的陳某(女),生於1981年,2003年7月從四川師範大學涉外文秘專業畢業後,進入成華區經協辦,從科員起步,26歲成為成華區政府辦副主任科員 ,29歲升任成華區應急辦預案管理科科長,36歲成為街道黨工委委員、副書記,辦事處主任,37歲成為區民政和社會組織工作局黨組書記、局長,40歲到了如今的位子,擔任成華區政府黨組成員、副區長。

雷某今年50周歲,陳某41周歲。如果兩人都是單身,不要說互發“黃色”信息,即便是帶著追求性刺激和獲得性滿足感的目的自願發生行為,旁人也沒啥可說的。

目前看來,倆人顯然不是婚內調情,而是有人撞破了他們的私情。

多位網友問我,這麽私密的聊天記錄,如果不是當事人有暴露癖,會是怎麽流露出來的。

首先,不可能是手機被盜,或者微信號被盜。

從截屏來看,也不是從男方的手機裏流出來的,而是從女方的手機上截的屏。

那麽,就隻有一種可能了,是除了雷某之外,陳某身邊的其他男性發的,要麽是她的丈夫,要麽是她的男友。也許,還有一種可能,是陳樞的閨蜜無意中發現了陳某手機裏的秘密,而她的這個閨蜜是雷某的愛人或者情人,隻是這樣的概率很低,幾乎可以pass掉。

從目前網上流出的11張聊天截屏來看,截屏時間從半夜02:02到02:18之間完成。這個時間,誰才能摸到女方的手機?隻能是她的枕邊人。

從聊天記錄看,男的能力很強,還能“一波一波的抽送”,讓女方被潮水淹沒。憑這一點,就叫很多人羨慕不已。

隻是,他們的勁爆聊天經常占用工作時間,當男的提醒女方把精力轉移到事業中去時,女區長還粘著讓對方來“揉”自己的“小饅頭”,“越揉越大”。

9月30日是工作日,倆人上午上班後剛視頻聊天了十多分鍾,掛斷電話就又開始互發短信調情。

女副區長:掛了免得你遇到下屬

男副書記:是三

女副區長:想咀你

男副書記:來三

女副區長:那你把褲子脫了等我

男副書記:要哈

女副區長:是要你,起反應了

男副書記:現在去,不上班

女副區長:走哇

男副書記:真的?

這天,有三個街道迎接上級檢查,省裏還來了一位處長,女副區長依然是事業偷情兩不誤。

下麵是14:44到15點多的調情記錄:

16:20以後的調情記錄:

國慶假期也沒閑著:

10月21日是星期五,倆人上班時間你儂我儂。

這就是兩個縣級官員的工作“日”常:大家都以為他們在幹事,哪知道他們在幹那種事。

《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第一百三十五條規定,與他人發生不正當性關係,造成不良影響的,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

男副書記和女副區長顯然是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並造成不良影響了。究竟是“情節較重”,還是“情節嚴重”,是“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還是開除黨籍處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論。

兩點啟示:

一,婚外偷情這種事,千萬不可保留聊天記錄。

二,手機不要用指紋鎖,小心你睡著後被解碼截屏。(作者:賓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