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感染潮中,有醫生連續八九天沒休息

文|魏芙蓉 蔡家欣

編輯|周航

北京某發熱門診:排貪吃蛇隊伍

“能買到藥,八成病人不需要來”

一個剛去支援的年輕醫生

我印象很深,“新十條”出來沒幾天,發熱門診就開始排隊,遊樂園那種“貪吃蛇”形狀,繞了好幾圈。我們現在發熱門診一天看超過300人,所有診室全開,還是來不及,從掛號到看病,可能得等一兩小時。

過來的患者以年輕人為主,都是抗原自己測出來陽性,或者沒有抗原,不知道陽不陽的,我們都一起看,也不測核酸了。我得過流感,它症狀真的很像,發熱、全身肌肉酸痛、乏力,大部分人是買不到藥才過來的。

但醫院也沒藥,退燒藥隻有一兩種,一個人隻能開三天,也就是一盒藥。有一個問題是,我們沒有適合孕婦或者哺乳期的藥,隻能讓她們去專門的婦幼醫院看看,或者隻能自己硬抗了。

我覺得隻要能買到藥,百分之七八十病人都不需要來。

還有一些病人發燒三天不退,或者呼吸困難,那是要來醫院的。不是說這些人就是重症,但是以防萬一,我會拍CT,抽血化驗。大部分病人CT和血象都沒有太大問題,但有個別發熱患者白細胞高、肺CT報肺炎。他們也不嚴重,且尚不能明確是否和新冠直接相關。這樣的病人,我們就會對症給他抗感染治療,必要時會輸液,雖然輸液也沒地兒,他們就坐在門口等待區板凳上。

(注:12月15日,呼吸病學家鍾南山院士在“全國高校抗疫大講堂”上表示:“新冠致死率已下降到0.1%左右,相當於季節性流感。這個名字已經不叫‘新冠肺炎’,中文名稱是重症急性呼吸綜合征,因為不存在肺炎,走到現在它的狀態實際上就是新冠上呼吸道感染,或者甚至簡單說就是‘新冠感冒’這麽一個表現。”)

“重症”也是有的,主要是老年人。他們的情況是否是新冠病毒導致的,這我不太了解。可能一個班次100多人能遇上幾個,他們有基礎病,涉及搶救,我們就要讓他們直接去急診。發熱門診條件有限,很多情況處理不了。

感染科原來將近20個醫生,“陽”了一大片,現在靠各個科室支援,主要就是我們這些年輕的醫生。

發熱門診要求24小時開放,我們現在三班倒,我上的第一個班次8:00到16:00,休息8個小時,晚上12點接班看到早上8點,休息到下午四點再接班,然後再一直看到晚上12點。也就是兩天工作24小時,接下兩天休息,回來後繼續這樣倒。

2022年12月14日,為應對季節性流感、新冠病毒感染等傳染病,北京市西城區啟用一體育館簡易發熱門診。東方IC 資料圖

我們要穿防護服,八小時不吃不喝,隻有大夜班的時候,病人相對少,你能站起來活動一下腿腳,畢竟晚上還是挺冷的。昨天我就吃了一頓,到後來晚上我都胃痙攣了,一直堅持到12點,回去衝了個熱水澡,稍微好點。

其他科室麵對的問題還是醫生不夠,一方麵是支援“前線”,另一方麵有的科本身陽性也多,甚至基本醫療工作都維持不了,沒有辦法抽調,科主任都隻能直接去支援急診。住院的病人檢查出陽性,現在也不是送定點醫院了,就是給個隔離病房,普通病房前掛個牌子,醫護進去要穿防護服。

其他科室,能拖的往後拖一拖,那是有的。比如內分泌科,以往門診來想住院檢查身體,調調血糖的病人,暫時會往後排。但說情況危重都顧不上,那沒有,都會優先處理的。

接下去一段時間,第一批陽的醫生陸續開始回來,我估計壓力會減少。北京等這波高峰過了,情況也會好很多。別的城市,你問我有什麽建議的話,我覺得還是要先把藥備足。

廣州某急診:辟三十多床做新冠病房

“我覺得流程問題很大”

一個泌尿外科大夫

廣州疫情放開大概過去了兩三個星期了吧,我感覺醫院在很多方麵都沒有準備好,甚至有些管理混亂。

我記得放開頭兩天,我們醫院還要求門診病人憑24小時核酸看病,後來廣州衛健委很快就宣布去醫院看病不需要核酸。我們醫院目前隻有辦理住院要求24小時核酸。

(注:12月9日,國家衛健委醫政司司長表示,以往核酸陽性的患者是到定點醫院就診,接下來所有醫療機構都要接診核酸陽性的患者。)

我是泌尿外科的醫生,疫情放開後就來急診支援了。急診是在12月12號才開了三十幾張床位作為新冠病人的隔離病房。

隔離病房裏收治的都是一些感染新冠症狀比較嚴重,或者感染以後原發病加重的患者。比如一些有心腦血管疾病,或者有高血壓、糖尿病的高齡老人,感染新冠容易讓他們出現血壓血糖波動,進一步誘發心衰。

我們還收治了一個有顱腦外傷的患者,同時有新冠感染。其實他的外傷不算特別重,在急診室留觀了十幾天,後麵就不行了,血壓不穩。你也分不清楚,他是因為新冠感染導致不行了,還是因為他顱腦外傷激發了其他的一係列的並發症。

因為感染新冠誘發重症肺炎的倒不多。但我們也收治了一些腦梗患者,他們感染了新冠,並出現了嚴重的肺炎,但臥床多年本身就很容易引發肺炎,所以到底是不是新冠引發的肺炎我們還在觀察中。

在急診我們醫護人員防護標準是N95口罩、帽子、麵屏,隔離衣的話有些人會穿有些人就不穿了,因為病房裏大部分都是陽的病人,我們醫護人員也陽了近一半,陽是無法避免的。

2022年11月15日,重慶,南岸區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蘇航值夜班下班後,顧不上休息,又上“早班”了。東方IC 資料圖

現在口罩也不足,醫院一直說N95很貴啊,跟我們強調省著點用,千萬不要就隨便扔,一天最多隻能領一個,這樣的話我們中間休息拿來拿去,不可避免地會產生汙染。

為什麽我說醫院目前管理混亂?就拿急診和發熱門診來說,現在急診雖然不拒絕陽性患者,但遇到發熱的我們會要求對方先去發熱門診,如果他還有專科的病需要治療,後麵再來急診看。

我舉個例子,如果一個因為外傷來急診的病人,同時伴有發熱,那麽他首先得去發熱門診測抗原,燒得高的話發熱門診就給他開藥退燒,不管是陽性還是陰性,之後他還是回到急診來看外傷。

相當於所有發熱病人都要先去發熱門診過一趟。我(個人)覺得這個流程問題很大,不僅增加了發熱門診的壓力,對一些有基礎病比較嚴重的患者,很可能會耽誤他們的治療時間。

發熱門診壓力的確很大。現在他們一天要看200多個成人患者,還有20到50個兒童。醫院的藥也緊張,為了防止囤藥,隻有發熱門診能開退燒藥。那些實際上不需要就醫的患者,他們在藥店、普通門診都買不到藥,就會湧到發熱門診,導致隊伍越排越長,真正有就診需求的可能要排上七八個小時才能輪到。

特別是一些孕婦,我們醫院沒有孕婦的退燒藥,藥店不敢賣給她們,小醫院的發熱門診也不敢開。她們來我們這好不容易排了七八個小時的隊,終於輪到她看了,告訴她沒有孕婦的退燒藥。

我覺得香港這方麵做得挺好的,香港在放開後組織了醫生團隊線上問診,可以讓線上醫生來判斷你需不需要去醫院,確有需要的就去。如果不需要的就在家吃藥,相關的用藥線上醫生會進行視頻指導,患者也不需要出門,隔天社區或政府工作人員會送藥上門。

(注:針對就醫問題,
12月11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製醫療救治組已印發《關於做好新冠肺炎互聯網醫療服務的通知》,大力推動互聯網醫療服務。)

我估計廣州已經過了高峰時段了,最近來急診的病人,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陽性的,陰性的病人很少了,所以我覺得應該感染的都差不多了,最難的階段應該快結束了。

重慶某心胸外科:一下全收滿了

“隻能寄希望時間能緩解這一切”

一個連續八九天沒休息的醫生

重慶大概是12月3號放開的,我們病區50多張床,平時隻有10多個病人,那天一下子就全收滿了。不算意外,那之前重慶已經靜默近一個月,很多患者的就診需求都拖很久了。

我們科是心胸外科,門診收治的患者大多50歲到80歲,很多都是患肺癌肺結節要來進行手術的,或者來進行化療用藥。這些病人免疫力不夠,如果再感染新冠,呼吸係統相關症狀很可能會加重並造成威脅。

所以一直以來我們病區的管理都很嚴格。放開前,所有入院患者我們都要求24小時核酸,即便是陰性,也會安排在單人間先住上三天觀察研判,確認沒有問題,再轉入集體病房。疫情三年多我們病區隻出現過一次院內感染,一個陪床家屬在入院後的第四次核酸被發現是陽性,所有當班的醫務人員緊急轉移、采樣,最終沒造成大規模的感染。

突然放開,整個醫院壓力都挺大的,每個科室都有點接不住。按照重慶現在的政策,所有門診都不能拒收陽性患者,沒有核酸的也要收。但怎麽安置陽性病例,院長跟院辦都沒有明確說,目前隻能由每個科室主任去安排。

我們科室目前的做法是:病人辦理入院,我們建議做核酸,陰性收到普通病房,陽性收隔離病房。沒有核酸但病情較急的也會收,但會轉入隔離病房觀察。如果老病人(放開前入院的)出現了發燒、咳嗽等相關新冠症狀,我們會給他做抗原檢測,顯示陽性的也轉入隔離病房。

我們科室的12張隔離病床,這兩天已經收了10個病人,都是一些(新冠)症狀較明顯的。但是我估計(陽性病人)不止10個,因為我們科室目前的處理能力確實不夠了,不僅(隔離)病房不夠,抗原也不夠。

2022年12月18日,浙江省杭州市,市民排隊購買新冠肺炎抗原檢測試劑。東方IC 資料圖

跟重慶主城區很多醫院一樣,我們醫院從放開後就取消了職工核酸,老病人也沒法給他們做核酸,隻有患者在剛入院時才會做。醫院抗原也緊張,病區有些病人或家屬發燒了想自測,我們都拿不出足夠的抗原。醫務人員也沒法自測,我從放開後到現在都沒有測過抗原。

所幸科室目前還沒有病人因感染新冠導致病情加重的情況發生。但(未感染新冠的)病人們對於我們收治陽性患者方麵意見很大,他們覺得這樣的管理給他們帶來很大風險,他們一方麵恐懼新冠,另一方麵又因為手術和治療不敢離院。

我們也很為難。其實我們醫院是重慶市的定點新冠收治醫院,市內一些重症和危重症的新冠患者都會送到感染科治療。對於(我們科)大部分陽性患者,他自身的基礎疾病沒有解決掉,我們不可能在這種情況下把他們轉到感染科。

突然放開還帶來一個很棘手的問題,短時間內醫護大麵積感染。在我們醫院,放開前和放開後采用的防護措施是一樣的,在普通病區穿隔離衣和麵屏,就是你們在醫院常看到的藍色的罩衫。隻有在陽性隔離病房才會穿大白。

放開不到10天,我們科室30多個人就已經病了20多個。剛放開那兩天醫院的要求是陽性工作人員居家隔離,轉陰後返崗,但因為倒下的人太多了,剩下的人手不夠排班,後來醫院要求就算沒有完全轉陰,輕症也得上班。

我們科室是輪班製,比如白班從早上7:30到晚上7:30,一個班次12到15個人,可能有一半都是帶病上班的。我是我們科室為數不多還沒病的,已經連續八九天沒有休息過。

醫護人員普遍都感覺工作壓力大,我也覺得醫院到現在都沒做好準備去應對疫情放開的局麵,很多措施和安排每天都在調整,一天一個樣。目前隻能寄希望於時間能緩解這一切,可能半個月過後,度過了高峰,大家都陽過了,我們也能從容些。

天津某呼吸科:隔離病房數量隨時變化

“稍有不慎這些危房可能就要塌了”

一個自己去住酒店的醫生

其實對呼吸科來說,每年冬季都是最忙的時候,呼吸道疾病高發期,門診和病房爆滿,跟現在沒太大區別。但像今年這樣疫情一放開,病區立刻就滿,而且還要分病區看病,這種情況沒見過。

天津是逐步放開的,第一步很多的醫療機構撤掉了發熱門診的圍欄,不再隻接收隔離點的病人,所有的發熱病人都能就診。各個科室也劃分了普通病房和隔離病房。比較小的科室,像耳鼻喉科的病房,撤掉變成了緩衝病房;這個時間產科人也比較少,也清出了一些病房利用起來。

病人來辦入院,先把他放到緩衝病房裏頭,該寫病曆寫病曆,核酸結果出來之後,再根據結果放普通病房或者隔離病房。

為什麽放開後病區一下子滿了?其實很多人都有呼吸道方麵的慢性病,比如慢性支氣管炎,慢性阻塞性肺病,更嚴重的還有肺心病,這些人如果感染了新冠,會誘發疾病,症狀重的就需要住院了。

對於這些有基礎病的患者來說,他的動態平衡是非常脆弱的,像危房一樣。其實每年流感大流行都會帶來很多問題,但過去的流感傳播性沒有那麽大,病人也沒有那麽多,對我們來說一定範圍內是可控的。但是新冠的傳播性太強了,病人一下子湧過來,就跟地震似的,稍有不慎這些危房可能就要塌了。

2022年12月12日,上海一痰熱清注射液生產車間。自從疫情防控政策優化以來,該藥企訂單激增30%。東方IC 資料圖

我們現在倒還沒接受那種危重症的病例。依據目前情況來看,疾病的輕重程度因人而異。前幾天我夜班來了兩個患者,也不能算重症,因為他血氧飽和度沒問題,但是肺部出現了顯影,他們本來就有點喘,感染新冠之後發燒、喘得更嚴重了,還是挺危險的,所以就過來住院了。

從我自己各個微信群感染情況判斷,現在天津的疫情可能還處於發展階段。我們科室的話普通病房還空著三四張床,隔離病房數量隨時在變化,滿了就再開一間隔離病房。

目前發熱門診的負荷還是夠的,一天一組醫護人員看30到40個人的話,差不多忙到下午5點就能收工。後麵如果人更多,我們醫院可能會在旁邊再劃一個區域給發熱門診。

醫護感染情況也還好,我們科目前已經躺下兩個大夫,生病的都回去休息了。前幾天我跟同事一塊吃的飯,他回家發燒了立馬給我發微信,當時我就考慮要跟家裏人隔離,想在外麵臨時租個房子,甚至還跟著中介去看了房。

主要還是擔心自己感染到家裏人,我家兩個孩子,一個四歲半一個一歲半,還有88歲的老人。他們對新冠的承受能力很難預料。房子沒找到合適的,這幾天我一直在住酒店沒敢回家。

我最近保持一天1-3袋奶,每天2片維c,休息很難保證。我的訴求就是這些天如果陽了,不要太難受就行,因為我們輕傷不下火線。

河北邢台某外科類科室:病人不敢來

“能感覺到病人的恐慌”

科內唯一堅守的醫生

我們科室首先感染的是清潔工,因為他們負責醫療垃圾。我們科室大概六七十號人。從上周開始,手術室就爆發(感染)了,到12月13日隻剩10個人,門診就剩我一個人。不過還好,已經有人(轉陰)回來了。

我在門診上班,能感覺到病人的恐慌。我們一般在小屋子裏坐著,病人看病都要坐在桌前,有的人就在門口站著,說大夫我怎麽樣,也挺逗的,我就想正好這樣我也就安全了一點。

醫院要求應收盡收。門診不查核酸,沒有抗原篩查,該治都得治,不管陽性陰性。有的病人還會隱瞞。上周遇到一個病人,他一來我就問他,最近有沒有感冒發燒咳嗽?因為現在不查核酸,隻能通過問診來確定,他說沒有。我就開始查體,一摸不對,這人怎麽這麽燙?我說你是不是發燒了?他又說沒有,我就懷疑是我手太涼。

他拿完藥回來要做治療,結果自己跑去測體溫,38度5。當時我就大概知道他為什麽渾身疼——新冠發燒導致的。他選擇的治療方式是用紮針緩解疼痛,但是發燒會導致感染幾率增高。我隻能讓他先進行新冠的一個診療,幾天之後再來。

我隻能說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責任人。我就是盡量把每一個病人用能做到的最高級別防護來對待,戴N95口罩、麵屏和手套,注意洗手消殺。我們沒有防護服,這個一直要求科室自己負擔,有一些特殊科室(發熱門診)比較危險,可能會提供隔離衣。

(住院部)病人需要查一次核酸。陽性住陽性區,陰性住陰性區,核酸沒有出來就在過渡區。理論上這三個區域應該距離挺遠,但一個科室就一層樓或者一個病區,不可能再把這個科分成好幾個區。陽性病人可能就給分一個病房,離別人稍微遠一點,關上門,就僅此而已。要真正能做到防止院感,太難了。

原來開會的時候說過,陽性醫生管陽性病人,陰性醫生管陰性病人。之前產科就有過這種情況。但實際情況人手根本安排不過來。現在各科室幹脆自行安排了。有的醫生沒被感染,要管兩個區的病人,長時間穿防護服,也會減少和病人的接觸時間,降低醫療質量。

還有現在的手術間,陽性病人手術完,都要嚴格按照標準消殺,好多東西都要扔掉。原來可能使用布料,消殺後重返使用,現在都是一次性。包括手術間有類似新風係統的這種空氣淨化器,做完手術後,連濾芯都要換掉。原來做完手術,醫生護士都能直接走,讓清潔工人來收拾消殺就行。現在手術間不能讓其他人進,隻能裏麵的醫生護士把醫療廢物打包,自己擦地消殺。

最近我接到過很多親戚朋友的電話,(如果其它疾病引起的)發燒了到底要去哪裏就診?我們自己也很困惑。我能給的建議就是有病就治,醫院把你分到哪就去哪,不見得非得去發熱門診了。

目前我們最大的困難就是病人量變少。我們醫院放開的政策是比國家政策要靠前的。11月底,醫院開了一個會說防疫要做,經濟也要抓,要把科室的經濟搞上去。醫生在做好防護的基礎上,陽性病人該收也要收了。

2022年12月18日,黑龍江黑河,市民接種新冠疫苗加強針。東方IC 資料圖

現在醫院(除了發熱門診),能明顯感覺到冷清很多。跟之前相比,(門診)病人的數量至少下降了一半。原來可能肚子疼一下都會跑醫院,現在(怕感染)要考慮去不去醫院。尤其是有基礎病的,還是會覺得這個病毒很凶險。像高血壓糖尿病冠心病患者,長期吃藥,每個月都得上醫院拿藥,現在沒藥了,他們也會考慮來不來醫院拿藥,因為(病人覺得)這是在冒著生命風險。

新冠現在也沒那麽可怕,在這個大環境裏也逃不掉,隻能平常心對待。有嚴重的身體問題該到醫院還是要到醫院看。

我們現在的政策是陽的話算病假。陽完之後,第八天開始測核酸,轉陰就來上班。中間休息的時間都是要扣錢的,獎金工資都沒有,7天沒來,哪怕飯卡都要扣掉7天的錢,算得清清楚楚。有一個同事的爸爸和媽媽都屬於躺在床上不能動的病人,結果連帶保姆三個人都感染了。他想請假回去照顧他們,但是也請不來假。

疫情一開始就是醫護去前線測核酸,放開後衝在第一波的還是我們。我希望(醫護的)福利能到位,不要說錢和補貼的問題,哪怕是周六日和假期的休息給夠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