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無國界記者:中國仍然是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

編者按:《CDT報告匯》欄目收錄和中國言論自由及其他人權問題相關的報告資訊。這些報告的來源多種多樣,包括機構調查、學術研究、媒體報道和網民匯集等等。也歡迎讀者向我們推薦值得關注的報告。

一、白紙革命的餘波:被捕的手足和被起訴的海外小粉紅

隨著中國取消清零政策,白紙革命也逐漸走向平靜。然而,白紙革命的餘波依然繼續。

首先,白紙革命啟蒙了一大批年輕的抗爭者們。在白紙革命之後,他們活動中組織的社群、平台和連結並沒有消失,相反,在Telegram等社交媒體上,青年抗爭者的人數在繼續壯大。據不完全統計,以Instagram賬戶公民日報平台上的電報群為例,目前在全世界範圍內至少有16個國家的35個城市的華人,發起了自組織社群,並繼續運營。
白紙革命中,中國國內有至少12個城市發起了自組織社群,也仍然在繼續運轉。

倫敦留學生抗議

其次,中國當局開始了一貫的秋後算賬。
白紙革命後,中共逮捕了大量的抗爭者,大多數人已經陸陸續續地回到家中,然而仍然有人被繼續關押,沒有釋放。據美國之音報道,網傳“南京傳媒學院率先舉白紙無聲表達抗議的女學生李康夢”已經被捕。名單上還包括之前的四通橋勇士彭載舟(真名彭立發)、金嘉偉、林懟懟、川川、王晨皓、李牧、王黛玥、王昊、陳佳林、黃玉峰、魏海和楊紫荊。

網傳南京傳媒學院被捕學生李康夢

據自由亞洲報道,南開大學哲學院講師吳亞楠,“因支持白紙運動和要求保護參加抗議的學生,而被校方以檢查核酸為名誆騙進精神病院”。

此外,中國各地的30多位律師在表示願意為被捕抗議者做免費法律援助後,遭到有關當局和身份不明人員警告、恐嚇或騷擾。

最後,西方國家開始拘捕那些違法的海外“小粉紅們”。美國檢察官逮捕了一名在伯克利音樂學院留學的中國學生,原因是威脅和恐嚇“海報運動”中支持民主的中國留學生。另一方麵,在中共二十大期間,中國駐英國曼徹斯特領事館外交官打人事件一直備受輿論譴責。本周,中國方麵做出了調離“打人”外交官的決定。

相關閱讀:【CDT報告匯·專題】白紙革命:勇氣的回聲在牆內牆外的上空響起

二、無國界記者: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記者監獄

無國界記者組織發布一份2022年度報告,稱目前全球共有 533 名記者被拘留,創下曆史新高。此外,今年有57名記者遇難,65
人被扣為人質,49 人失蹤。

報告封麵

其中,中國依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記者監獄,目前共有110名記者被關押。緊隨其後的是緬甸、伊朗、越南和俄羅斯。

在中國被捕的記者中,有19名女性記者,其中報告特別提到了張展和黃雪琴。值得一提的是,張展是無國界記者2021年新聞自由獎得主,黃雪琴則獲得了2022年新聞自由獎中勇氣獎的提名。此外,報告還提及了在獄中的其他幾位媒體人,包括前中央民族大學教授、維吾爾在線創辦人伊力哈木,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和香港晨鍾出版社創始人姚文田。

女權記者黃雪琴、職業病權益倡導者王建兵(昵稱煎餅)兩人於9月19日同時失聯。王建兵原計劃20日送別黃雪琴從深圳經香港赴英國留學。

相關閱讀: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了第30屆年度新聞自由獎的候選名單,黃雪琴獲得勇氣獎提名

三、中國勞工觀察:一帶一路項目中的海外華工處境艱難

非盈利組織中國勞工觀察 (China Labor Watch, CLW) 發布了一份報告《漫長回家路:
“一帶一路”中國工人的困境》。他們調查了八個“一帶一路”國家中的2000多名華工,發現了一帶一路項目之下中國工人的權益受到了一定程度係統性的損害。其中,中國勞工觀察重點關注了阿爾及利亞、塞爾維亞、印度尼西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等四個國家,並分別撰寫了報告。

報告封麵

該報告引用中國商務部的數據,指在2021年,有59.2萬名中國工人在海外工作。然而,中國勞工觀察調查了333名在印尼的中國工人,發現隻有27.6%的人持有有效的工作簽證,因此他們推測可能有多達上百萬的中國工人在海外工作。這些工人雖然大多數屬於外包和中介等雇傭形式,但最終的雇主往往都是中國的國有企業。

報告指出,一些係統化的控製手段削弱了工人的力量,使他們無法離開、不願反抗。“造成的因素是中國政府部門的不作為,公司的非法雇傭行為和所在國的冷漠”。

在報告提及“高強度下的‘一帶一路’工人生存狀況”時,提到了用工方幾種控製和剝削工人的手段。首先,“壓製工人逃跑或反抗的第一個因素是外包和欺騙性的雇傭”。報告顯示,幾乎所有的“一帶一路”項目都進行了不同程度的分包,並且在招聘過程中存在大量欺詐。中國勞工觀察采訪了一位在阿爾及利亞從事建設工作的工人唐先生,當問及“當初談好的工資是多少”時,
唐先生回答:“ 他說八千到一萬(月薪),最多的時候還可以到一萬二。現在在工地上給他們
幹活,兩年多了快三年,隻給了六萬塊錢。還有好幾萬剩餘工資,他們就不給我,護照也不給我”。

第二,簽約非法合同甚至沒有用工合同的情況非常普遍。此外,如上文所述,大量海外工人是以旅遊簽證或商務簽證的形式,到達目的地國家,因此他們根本沒有當地合法工作的許可。

第三,“對工人人身自由的限製是係統性的、製度化的,而且十分普遍”。據中國勞工觀察報道,受訪的工人中,高達80%的人曾遭遇過護照被扣押的情況。另一方麵,扣留工資和苛刻的考核製度也成了控製工人人身自由的手段。然而,最惡劣的情況是對工人的監視和直接控製。比如,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一間工人宿舍,宵禁是一種常見的做法,每到晚上,工人宿舍就會被鐵鏈子鎖起來。此外,中國勞工觀察還指出,從2021年6月到報告撰寫期間,他們收到了11名工人死亡的報告。然而,在這些死亡事件中,沒有一個相關公司做出任何解釋,也沒有進行屍檢,就最終進行了火化。

對於上述情況,中國勞工觀察通過大量問卷調查和訪問,列舉了翔實的數據,來證明這些情況在“一帶一路”項目中非常普遍。

最後,中國勞工觀察表示,疫情期間,工人的生存環境更加惡劣,上百萬人的工人因為中國嚴苛的邊境政策無法回國。中國勞工觀察更指責“一帶一路”項目,“輸出了以超出底線的方式剝削底層勞工的經濟發展模式”,並表示在宏大敘述的背後,“普通工人的聲音很少被聽到“,工人的權益“受到忽視和侵蝕”。

相關閱讀:美國之音 | 中國新生代農民工現狀調查

四、中國的黨國體製和私營企業的關係

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 (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發布了一份報告,以華為和阿裏巴巴兩家公司在馬來西亞的擴張為例,分析了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製度對中國企業的支持和製約,也將這種政商關係稱為“馬來西亞”模式。這是該係列報告的第三份,稍早該機構還分析了中國企業在希臘電力市場和西非采礦市場的擴張。

報告封麵

報告指出,這兩家公司從中國當局獲益。首先,中國官方為這兩家提供了金融和政治的安全網
。報告指出,特別是華為,在國內得到了中共的大力支持,並列舉了從貸款優惠到政府項目等一些列有利華為的政策。然後,這兩家公司利用在中國積攢的技術和能力優勢,開拓馬來西亞的市場。此外,中國也利用自身的外交資源幫助這兩家公司,比如阿裏巴巴就參與了杭州市政府與馬來西亞數字經濟公司的協議。中國的外交官們也經常為兩家公司做宣傳,作者評價這兩家公司得到了國有企業般的待遇。

然而,作者特別強調,雖然這些公司和中國政府有政治聯係,但是中國在馬來西亞等地的大多數科技投資本質上還是一種商業行為。兩家公司為了賺錢來到馬來西亞,而如果他們提供的服務品質不好,也不會得到馬來西亞市場的認可。該機構也特別強調,最終的商業成功還是要憑借自身的實力。

另一方麵,兩家公司也受限於和中國當局的關係。受到當局政策的影響,這種“政商關係”會使得公司戰略業務範圍變得更加有限。此外,中國的外交環境正在急劇惡化,這使得原來兩家公司的外交資源變成了負資產。比如華為公司的5G業務就因為和中國政府的關係而飽受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