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塔利班宣布禁止阿富汗婦女上大學 立即停止上課

塔利班政府高等教育部代理部長內達·穆罕默德·納迪姆(Neda Mohammad
Nadeem)在12月20日公布的一封信中,命令全國所有私立和公立大學立即禁止婦女上課,直到進一步通知。阿富汗的女大學生們說,她們的學校已經通知她們從星期三開始停止上課。

塔利班政府高等教育部發言人哈什米(Ziaullah
Hashmi)在推特上發布了這封信,並在給美聯社的信息中確認了其內容,但沒有提供進一步的細節。這一決定肯定會損害塔利班在該國陷入不斷惡化的人道主義危機時贏得潛在國際援助提供者認可的努力。國際社會已經敦促塔利班領導人重新開放學校,並給予婦女和女孩進入公共空間的權利。

塔利班宣布的針對婦女的大學禁令是在阿富汗女孩參加高中畢業考試數周後發布的,盡管自去年塔利班接管該國以來,她們一直被禁止進入教室上課。塔利班起初承諾實行更加溫和的統治,尊重婦女和少數民族的權利,但他們廣泛實施了對伊斯蘭教法的嚴格解釋。他們禁止女孩上初中和高中,限製婦女從事大多數工作,並命令她們在公共場合從頭到腳地穿戴。婦女還被禁止進入公園、遊樂場和健身房等公共場所。

喀布爾敦亞大學一名學習經濟學的女大學生向《華爾街日報》表示:“我從今天早上開始就沒有吃東西,我無法停止哭泣。這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損失”。她說,“阿富汗的女孩還不如回到馬廄裏養牛。在喀布爾被塔利班攻陷後,來上大學是我唯一的希望。不幸的是,這個小小的希望也被從阿富汗女孩手中奪去了。”

楠格哈爾大學新聞與傳播專業的一名大三女學生說:“我無法實現我的夢想,我的希望。一切都在我眼前消失,而我卻無能為力”。她補充說:“作為一個女孩是一種犯罪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希望我不是一個女孩”。她向美聯社記者表示,“我父親對我有夢想,他的女兒將來會成為一名有才華的記者。現在這一切都被摧毀了。所以,你告訴我,一個人在這種情況下會有什麽感受?”

這名大三學生補充說,她還沒有失去所有的希望。“上帝保佑,我將以任何方式繼續我的學習。我正在開始網上學習。而且,如果不成功,我將不得不離開這個國家,去另一個國家,”她說。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譴責了這一決定,稱這是塔利班的又一次“違背承諾”,是“非常令人不安的”舉動。古特雷斯說:“很難想象,如果沒有婦女的積極參與和教育,一個國家如何能夠發展,如何能夠應對它所麵臨的所有挑戰。”

據悉,阿富汗駐聯合國席位仍由前總統加尼(Ashraf
Ghani)領導的前政府把持,盡管塔利班要求在聯合國代表該國,但最近又被推遲了。阿富汗臨時代辦法伊克(Naseer Ahmed
Faiq)在聯合國發言說,這一宣布“標誌著侵犯全人類最基本和普世人權的新低點”。

同日,塔利班釋放了兩名被扣押的美國人,拜登政府稱這是對華盛頓的善意姿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拒絕透露這兩名獲釋美國人的身份,以尊重他們的隱私。他說,釋放並不是為了換取任何阿富汗囚犯或金錢。

普萊斯強調,“塔利班已經永久地將阿富汗婦女判處在一個更黑暗和更貧瘠的未來,沒有機會”。他在周二的簡報會上說,美國譴責“塔利班禁止婦女上大學這一不可辯解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