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布洛芬一片難求,這家公司趁勢漲了184億

當布洛芬的市場供需回到正常軌道,我們可能會淡忘這段買不到布洛芬的日子,但新華製藥高漲的股價在資本市場上見證了這段曆史印記。

作者 |林夏淅

編輯 |劉肖迎

英國人斯圖爾特 · 亞當斯恐怕很難想象,自己發明的布洛芬會在六十多年後變得如此緊俏。

12 月 10 日,仍在哺乳期的小雯一家都 ” 中招 ”
了,因為在北京沒能買到適合嬰兒的布洛芬混懸液,隻好動用親朋好友四處托人,最終還是遠在南寧的朋友找到了藥,寄往北京。

在河北邢台尋藥的劉毅,跑遍當地藥店都沒能找到用於退熱的對乙酰氨基酚,無奈之下向一個從事藥店大代理的熟人開口,結果對方也隻是給了自己區區幾片,讓他哭笑不得。

12 月中旬的上海,餘魚同樣跑了不下十家藥店也沒能買到布洛芬,關於到貨時間,有店員表示 ” 沒法估計,全國都缺貨
“,也有店員告訴她 ” 聽業務員說要到下個月初了,但也不敢和客人保證 “。

無論大小城市,布洛芬緊缺似乎已經成為當下的常態。

最終,大多數沒能提前囤藥的 ” 新冠陽性患者 ”
們,還是以自己或朋友們此前無意間留下的布洛芬互通有無,渡過了難關,比如福州的小陳因為腎結石還留有布洛芬,許多女性則因為生理痛的原因常年備有這種藥物,他們在
” 陽了 ” 之後隻吃了兩三顆,剩下的大都勻給了買不到藥的朋友們。

12 月 19 日,珠海市 500 多家零售藥店已經開始采取 ” 拆零 ” 的銷售方式,每個人 7 天內的布洛芬購買量不超過 6
粒、布洛芬混懸液購買量則不超過 1 瓶。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內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藥生產商新華製藥,自 12 月 5 日開始在 A 股迎來 8 個漲停板,市值從 143
億元最高飛漲至 327 億元,而前不久新華製藥一眾股東、高管和員工才剛剛完成上一波大漲後的套現。

但即便如此,布洛芬能給新華製藥帶來的業績,能夠支撐起 184 億元的市值增量嗎?

” 消失 ” 的布洛芬

和小雯一樣買不到布洛芬的人都有一個疑問,布洛芬是如何 ” 消失 ” 的?

從已有情況來看,在 12 月 7
日國家發布新《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療指南》中,布洛芬、乙酰氨基酚、阿司匹林、連花清瘟等藥物都被列為發熱症狀常用藥物,自此也很快在各種渠道被搶購一空。上海某藥店人員告訴市界,布洛芬這一類藥物大約是從
12 月 10 號開始斷貨的。

之後社交平台上陸續出現各種關於搶購布洛芬的攻略分享,有不少網友分享如何蹲點各大平台等待定時出貨,也有人分享自己如何修改定位在外地小縣城買到藥,再讓店員或外賣小哥以快遞方式寄給自己,但後者並不被提倡,相關攻略也有不少已被舉報刪除。

11 月下旬花 24 塊錢就能從外賣平台叫來一盒布洛芬,但如今淘寶平台阿裏健康大藥房海外店售價 404 元的日本進口 EVE
布洛芬(3 盒),也早已經被搶購一空。

12 月 20 日還有媒體報道,上海發熱門診迎來第一波高峰,醫院退燒藥緊缺,有病人排隊 3、4
個小時後隻配到兩粒布洛芬導致情緒失控,和醫生發生爭執。

這種緊張的供需關係讓人很容易忽略,事實上中國是一個布洛芬原料藥的出口大國,中經智盛的行業報告顯示,2021
年中國布洛芬需求量不過 1722.6 噸,但產能達到 1.44 萬噸,且每年都有大量產能被用於出口。

來自海關總署的數據顯示,2019 年、2020 年和 2021 年中國分別出口布洛芬 8537.31 噸、8439.49 噸和
8110.1 噸,而僅僅是國內一家新華製藥的布洛芬原料藥產能,2021 年已經達到 8000 噸,是國內需求總量的 4.64
倍,這意味著過去我們並不缺布洛芬。

那麽為什麽會出現買不到布洛芬的情況呢?

總結各種觀點,主要還是因為短期內居民大量囤藥的動作,導致沒有提前做好準備的行業無法滿足這種快速拉高的市場需求,出現供需之間的較大缺口。

新華製藥作為國內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藥供應商,同時也直接生產布洛芬片劑和膠囊,其生產的布洛芬原料藥還需要進入下遊的醫藥生產企業,加入必要的輔料和一定加工後才能再進入流通渠道、對外銷售,而疫情下醫藥生產企業快速提高產能正麵臨不同程度的挑戰。

也有媒體報道稱,有藥店人員表示,” 其實市場上不是沒貨,而是價格高得離譜,拿進來我們也不能賣。”

所幸近幾日已有多家藥企宣布加大生產力度,其中新華製藥表示原來生產近百種產品產線都已調整為集中生產布洛芬片等解熱鎮痛類產品,正在加班加點滿負荷生產;宜昌人福表示歇人不歇機,布洛芬每分鍾可生產
3800 片;亨迪藥業也表示自 12 月以來全力以赴,確保市場供應,目前日產量增產 50%。

藥企們連軸轉的努力下,布洛芬供應緊張的局麵應該會很快得到緩解,但以布洛芬為代表,這種買不到藥的無力感也留在了許多人的腦海之中。剛剛成為
” 陽康人員 ”
的劉寧告訴市界,自己一度在刀割嗓子的痛感中醒來,在平台上找藥的時候決心不論多貴都買,但就是買不到可以馬上送達的,這種無力感恐怕是很難忘記。

” 低調 ” 的新華製藥

如果說買不到藥的小雯是硬幣的一麵,那麽市值大漲的新華製藥就是布洛芬供需緊張背景下硬幣的另一麵。

作為國內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藥生產商,A 股上市公司新華製藥,自 12 月 5 日開始連續上漲,期間喜迎 8 個漲停,並在 12 月
19 日這一天創下上市二十多年來的最高市值—— 327 億元,相比兩周前的市值整整高出 184 億元。

成立於 1943 年,新華製藥在 1996 年和 1997
年分別於香港聯交所和深交所上市,是我國第一家化學合成製藥企業,也是目前全球重要的解熱鎮痛藥生產和出口基地,國內重要心腦血管類、消化係統類、中樞神經類藥物生產企業,背後實際控製人是山東省國資委,截至
2021 年 9 月末,山東省國資委實際控製的華魯控股集團直接和間接持有新華製藥 36.75% 的股份,為第一大股東。

和 ” 新華社 “” 新華書店 ”
同樣誕生於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新華製藥前身是軍需藥品供應緊張時成立的一個製藥小組,隨後從生產軍需藥品到麵向民用市場,新華製藥對國內醫藥事業有過眾多貢獻,包括在
1950 年研製黑熱病特效藥、50 年代援建華北製藥等國家大型骨幹藥企、90 年代率先在醫藥行業中開展自營進出口業務等等。

上市之後新華製藥作為一家國企,業績增長和負債率等指標都相對平穩——其收入從 1997 年的 9.16 億元逐步增至 2021
年的 65.6 億元,淨利潤則從 0.84 億元增至 3.62 億元,近十年淨利率有所增長但也維持在 6% 左右,負債率則在
48%-55% 之間波動。

從收入結構來看,2021 年其來自化學原料藥、製劑和醫藥中間體及其他三部分業務的收入分別為 27.41 億元、26.12 億元和
12.08 億元,占總收入比重分別為 41.78%、39.81% 和
18.41%。但從收入來源地看,新華製藥主要還是麵向國內市場,2021 年對應收入占比仍達到
66.78%,而國外收入主要來自歐洲和美洲。

總體而言財務角度來看新華製藥是一家 ” 中規中矩 ” 的國資背景上市藥企,上市二十多年來市值始終未超過百億,大多時候在 50
億元以內徘徊,直到 2022 年情況發生了改變。

近期大火的布洛芬,帶火了新華製藥的股價,但也確實是其較為重要的一部分業務。

作為國內第一家試製成功布洛芬原料藥的企業,招股書顯示,新華製藥從 1980 年開始生產布洛芬,1996
年公司生產的解熱鎮痛藥產量 8340 噸,占全國的 20.8%,其中布洛芬產能 300 噸,占國內市場份額的 61.3%。

十年之後,2016 年年報曾披露,新華製藥的布洛芬年內創收 3.74 億元,占當年總收入的 9.31% 和原料藥收入的
21.12%,是百餘項產品中創收最多的一項,但是化學原料藥收入板塊整體毛利率並不高,為 26.05%。

來源:視覺中國

2021 年華金證券研報曾顯示,新華製藥的布洛芬年產能為 8000 噸,而新華製藥 2022
年半年報披露,剛完成布洛芬產能提升的改造工程,相關工程的預計年產能達到 1 萬噸,這相當於 2021 年國內布洛芬需求量的 5
倍有餘。排在其後的亨迪藥業目前年產能仍為 3500 噸,另有 5000 噸的項目在建設當中。

在布洛芬一盒難求的當下,新華製藥作為產業鏈上重要的原料藥生產商,一邊全力投入了布洛芬等退熱藥物的增產工作中,另一邊也在一夜之間重新站在資本市場的聚光燈下。

半年兩次大漲背後

事實上近期因布洛芬大漲之前,新華製藥在 4 月份也因為另一種新冠藥漲過一次,而且漲幅比這次還要更大。

2022 年 4 月 26 日收盤後,新華製藥公告稱與河南真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 真實生物
“)簽署了一份框架協議,真實生物同意新華製藥為其擁有的阿茲夫定等產品在中國及其他國家的產品生產商和經銷商。

所謂 ” 阿茲夫定 ” 是國內首款獲批上市的國產新冠口服藥,由河南真實生物自主研發,售價 270 元 /
瓶,在此之前,全球隻有沙默東和輝瑞製藥的兩款小分子新冠口服液被批準上市,此番新華製藥與真實生物合作的分量也就可想而知。

但直到目前,雙方的合作也並未實際開展—— 12 月 13
日新華製藥曾回複媒體稱,針對此項框架協議尚未有生產,也沒有銷售阿茲夫定。

一紙框架協議雖未有切實進展,但卻迅速帶動了股價上漲,從 4 月 26 日公布協議當日到 5 月 27 日,新華製藥股價從
9.31 元 / 股漲至 38.3 元 / 股,期間共有 11 個漲停板,市值直接從 62 億元躍至 257 億元,翻了 3
倍有餘,比此次布洛芬帶來 1.29
倍的漲幅更甚。與此同時,上至大股東和高管、下至公司員工持股計劃,都瞄準了這次股價高位的絕佳機會,迅速完成了套現。

來源:同花順,新華製藥股價趨勢圖

首先是 5 月 13 日,持股 0.64% 的第一期員工持股計劃在 11 個漲停板結束當日公告稱,已經以 24.28 元 /
股的價格減持了 404.26 萬股,而這一波清倉式減持合計套現了 9815.41 萬元。

緊接著是 7 月下旬十餘位高管的集體減持,其中包括新華製藥前任及現任董事長、總經理、副總經理和董事,合計套現 703
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後的 9 月份,新華製藥進行一次換屆選舉,在公司擔任 12
年董事長的張代銘,以及副總經理賀同慶、王小龍、杜德清都辭去了公司全部或部分職務,而根據證券法規定,董監高離職後半年時間內不得減持上市公司股份,如此看來
7 月份的集體套現對上述離任人員來說也相當於一次 ” 退休獎金 “。

到此為止還是程序上合規的,但 11 月 10 日至 11 月 14
日,華魯控股集團的全資子公司華魯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在沒有提前披露減持計劃的情況下,也匆忙減持了 414.32 萬股,套現約 9900
萬元,還因此收到了深交所的監管函。

事實上華魯投資截至 2022 年 9 月末共持有新華製藥 4123.52 萬股,其中隻有 414.32
萬股為流通股,剩餘限售股都要等到 2025 年才解禁,此舉相當於一次性清倉了可出售的所有流通股。

再之後才是自 12
月初開始,布洛芬帶動的第二波上漲,而相比上一次不了了之的阿茲夫定,此次上漲背後新華製藥確實是國內最大的布洛芬原料藥生產商,近期還完成了
1 萬噸的擴產,但即便如此布洛芬能給新華製藥帶來的業績恐怕也比較有限,難以支撐 184 億元的市值增量。

如今作為一種必需品的布洛芬原料藥,事實上並沒有多少可供想象的市場空間,一份來自 QYResearch
的分析報告顯示,預計全球布洛芬原料藥市場規模在 2020 年至 2026 年維持在 6.42 億美元至 6.72
億美元之間,約合人民幣 46 億元左右。

具體到新華製藥身上,從其同行亨迪藥業 2021 年披露的招股書來看,2018 年至 2021
年上半年,布洛芬原料藥平均單價分別為 10.39 萬元 / 噸、13.42 萬元 / 噸、12.08 萬元 / 噸和 9.73 萬元
/ 噸,且未來如果布洛芬原料藥市場供給持續增加,價格和毛利可能進一步下滑。那麽如果以 10 萬元 / 噸的價格和新華製藥完成擴產後 1
萬噸的產能計算,即便滿產開工,也隻能帶來大約 10 億元收入和 2.6 億元毛利,大約占 2021 年新華製藥毛利總額的
14.66%。

這確實可能給新華製藥帶來一定的業績上漲,但幅度也是有限的。

12 月 20 日新華製藥股價已經開始回落,當日以 9.91%
的跌幅收盤,布洛芬給這家低調多年的藥企帶來的光環正在快速褪去。

回到當下布洛芬一盒難求的局麵中,新華製藥的大漲隻是供需急劇變化下的一個縮影,許多人過量囤藥後也會發現,大多新冠患者隻需服用 3
粒左右的布洛芬,一盒 24 粒大約能滿足 8 個人使用,一盒以上的購買量也實屬沒有必要。

當布洛芬的市場供需回到正常軌道,我們可能會淡忘這段買不到布洛芬的日子,但某種程度上,新華製藥高漲的股價成為資本市場上見證這段曆史的印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