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巴黎名媛舞會背後都有哪些豪門世家?

“我們的朋友”穀愛淩,最近算是住在熱搜上了,頭條一個接一個。

前不久才拿下被譽為體壇奧斯卡的ESPY大獎,而後不久又登上巴黎名媛舞會大秀風采,前兩天還被拍到與男友在溜冰場上甜蜜貼臉,真是愛情事業雙豐收。

連素來眼界高的巴黎名媛舞會,也要借這位奧運冠軍的名頭來給活動造勢,在《Madame
Figaro》的專題報道中,穀愛淩的名字赫然與王室公主、好萊塢頂級名流之後並列。

時隔兩年再啟航,巴黎名媛舞會這場上流社會的標誌性活動,到場陣容依然是星光熠熠。

巴黎名媛舞會(Le Bal des débutantes de
Paris),又名克利翁名門少女成年舞會,顧名思義,是為來自全球各地的真名媛們舉辦的集體成人禮。

對於這個舞會,相信大家並不陌生,國內名媛諸如華為公主姚安娜、賭王之女何超欣、李連傑女兒Jane、邱淑貞女兒沈月、廖昌永女兒廖敏衝等都曾參與過。

由於它是邀請製,名額限量且標準嚴苛,又頗負盛名,每年都是名媛們的必爭之地。特朗普的女兒和希爾頓的大小姐都曾被拒之門外。

今年這屆舞會,一共挑選了18位名媛,除靠奧運冠軍實力登上邀請名單的穀愛淩之外,餘下都是來自王室貴族、富豪、名流們的後代。

其中,中國麵孔除了我們熟悉的穀愛淩之外,還有當代藝術家蔡國強的女兒蔡文浩,圖中身著一襲深棗紅色高定連衣裙,搭配同色頭發的就是她。

光說蔡國強這個名字,你可能多少有點陌生,但提到名噪一時的天梯、奧運會上的大腳印、鳥巢上空的迎客鬆,以及《萬裏長城延長一萬米》《有蘑菇雲的世紀》等火藥畫和裝置、行為藝術等,你也許就能反應過來了。

蔡國強是中國當代藝術名片,作為其二女兒的蔡文浩自小耳濡目染,本身也頗具藝術天賦,自是巴黎名媛舞會的標準人選。

當然,舞會上備受矚目的,還要數幾位王室相關人員。

一位是在大合照中穩居C位的莉亞·貝恩,雖然本身沒有公主之名,但她的母親是挪威長公主瑪莎·路易斯,就是那位愛上“通靈薩滿”並嚷著要退出王室的drama公主,妥妥的皇室血脈。

另一位是印度帕蒂亞拉王朝名義上的繼承人拉寧德·辛格的女兒,伊內亞廷德·考爾公主,她身著一條來自印度本土高定品牌的金色禮服與父親共舞。

這個王室以珠寶收藏而聞名,他們家最豪的“帕蒂亞拉項鏈”由近3000顆鑽石鑲嵌而成,重達962.25克拉,由高奢品牌卡地亞打造。

其曾祖父不僅是卡地亞的頂級客戶,還讓曾蝸居旺多姆廣場的寶詩龍,接到有史以來最大的珠寶訂單。寶詩龍創始人的兒子路易斯為其手繪149頁珠寶原稿,鑄就了一段行業傳奇。

接下來,是法國波旁奧爾良家族、沙特爾公爵的二女兒海倫娜公主,在其哥哥菲利普·奧爾良親王的陪伴下出席舞會,她的父母也在現場。

此外,海倫娜公主的堂妹Sybil Manou,比利時貴族後代Marine
Degryse,奧地利女大公索菲亞等與王室相關的家族成員出席了巴黎名媛舞會。

總體來說,今年的舞會名單中,藝術名流的成分比較高,諸如福特汽車創始人亨利·福特的曾孫女埃諾·福特這樣的頂級富豪後代,就顯得略有些形單影隻,好在還有位哈薩克斯坦的鋼琴家,其繼父來自控股香奈兒的韋德海默家族。

而接下來的名單,基本都是藝術圈的,演員肖恩·康納利的孫女娜塔莎·康納利,她男朋友是高利·佩克的孫子,高利·佩克的孫女也出席了舞會,還有德國作曲家漢斯·齊默的女兒安娜貝爾·齊默,美國製片人塞西莉亞·派克的女兒,丹麥最搶手的家居設計師Louise
Campbell的女兒Teale Burrell……

各個名聲都是如雷貫耳,與其說是名媛們的成人禮,不如說是最會投胎的女孩們的聚會。

當一群靚麗的女孩們聚集在一塊,被拿來比較自然是在所難免的,究竟誰才是這場舞會中最受矚目的上流新秀呢?

事實上,在當天的舞會上,挪威國王的外孫女莉亞·貝恩,不僅在合照中占據C位,還領跳了第一支舞,是什麽讓她獲得如此優待呢?這還要從舞會本質說起。

巴黎名媛舞會,曾被福布斯評選為“十大頂尖奢華晚會”,但其名聲傳播力度和廣度都遠大於另外九大,概因其創始人自帶商業基因。

1992年,法國傳奇女公關、法國社交教母奧菲莉·
雷努阿創辦了巴黎名媛舞會,雖說它脫胎於倫敦慈善晚會和名門千金成人舞會,但實際上是集高定、珠寶、慈善、名人,商業讚助於一體的大型時尚活動。

在媒體對奧菲莉·
雷努阿的專訪中,她提到舞會考量候選人的標準主要有三個:一是家世背景;二是名譽聲望;三是是否適合高級定製禮服,而這正是最難的部分。

顯然,在這場舞會中,充滿商業價值的高定和珠寶才是創始人心目中的主角,慈善是順帶的活動主題,而名媛則是為了提升舞會知名度的工具人,候選人自然得挑有話題度的。

莉亞·貝恩,不僅有個走到哪兒都會被八卦的公主媽媽,她本人還依靠出色的外表成了一名網紅兼模特,簽約了Team
Model經紀公司,在Ins上有近10萬粉絲。

甚至上個月,挪威上線的名為《Power Women Norge》的紀錄片中,她還是女主角之一。

比起那些“平平無奇”的名媛,莉亞·貝恩出身王室,人又美麗,話題度高,自帶聲勢,簡直是巴黎名媛舞會的最佳選項,除了她還有誰更適合C位呢?

而在名媛演繹下的高定,自是讓人看花了眼,來自中國的郭培高定已是熟麵孔,還有諸如Dior、Channel、Elie
Saab、Giambattista Valli、Iris van Herpen、Georges Hobeika、Alexis
Mabille、Stéphane Rolland、Oscar de la
Renta等品牌和設計師的高級定製,價格在幾十萬到幾百萬不等,都是由品牌方讚助。

但是,今年這場舞會最大的贏家,私以為既不是名媛們,也不是漂亮的高定,而是本次的珠寶讚助商V
MUSE。乍一看這個名字,你恐怕會以為是哪家珍稀且曆史悠久以至於自己都不曾聽聞的珠寶商,但實際上,它今年才成立!

V
MUSE是由幾位活躍在香港地區的收藏家聯合創立的,8月份才在香港完成注冊,11月在進博會上首次亮相,之後,其名字伴隨著巴黎名媛舞會的采訪和報道飄向世界各地。

在進博會上,V
MUSE展出了22件珍寶,其中最為矚目的一件是法國國寶“金葉子”,來自拿破侖稱帝加冕時佩戴的黃金月桂冠,僅有兩枚傳世,其中一枚收藏於法國楓丹白露宮。

精準定位目標客戶,借名流們的脖頸展示自家藏品,在舞會上借出了好幾件來自波旁·帕爾馬家的珠寶,實力與營銷力兼具,V
MUSE這一波真是賺大了。

撇開商業性來說,巴黎名媛舞會確實是名媛們走進公眾視線的好平台,無論是對其聲譽還是社交都大有裨益,而這樣的傳統,最早要追溯到18世紀的倫敦社交季。

在聖誕節前後,英國的上流階層們會舉辦一係列包括宮廷舞會、慈善活動、賽馬會、板球賽、網球賽在內的社交活動,持續時間為四個月,這是最初的London
Season。

而到了19世紀,社交季固定在每年的4月到8月舉行,主要為上流社會的適婚青年們提供找對象機會,這樣的情景在英劇中也常常出現,比如《布裏傑頓家族》就以主人公在社交季找妻子為主線,演繹了貴族間的愛恨情仇。

英國作家簡·奧斯汀更是將傳統社交季比喻為“婚姻市場”。

她在小說《簡愛》中如此描繪道:“七月,正是倫敦社交季的尾聲,家世相當、情投意合的男女已經向彼此及彼此的家庭明確了訂立婚約的意向。對於一個初初進入社交圈的年輕女孩子來說,這個時機不太妙:搶手的未婚男子多已被定走,除非有愛神的特殊眷顧,否則隻好無功而返,明年再戰。”

短短一段話,就讓讀者感知到了社交季的重要性,對於那時的名媛們來說:錯過了在社交季嶄露頭角的機會,就意味著錯失了好姻緣。

如今,倫敦社交季已不再局限於英國,受眾也從上流社會擴展到中產階層,名媛成年舞會也失去了官方色彩,隻保留了傳統做派和禮儀習慣,一切都變得大眾娛樂化。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承襲傳統的社交季仍然是名流們打照麵的好機會,名門少女成年舞會依然不失為青年男年們相親的好場地。

試問,哪個將將成年的少女,不渴望穿著華服亮裳去迎接一場美麗的邂逅呢?尤其是在舞會這種自帶夢幻氛圍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