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服刑29年獲改判無罪 他成國內被羈押時間最長蒙冤者

日前,封麵新聞記者從“河南譚修義案”再審辯護律師李遜處了解到,由最高人民檢察院抗訴、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審的譚修義案再審宣判,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改判譚修義無罪。

刑滿釋放後的譚修義。律師供圖

現年68歲的譚修義是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農民,曾被指控殺害鄰居一家獲刑死緩。記者注意到,譚修義自1993年7月17日被警方刑事拘留至今年10月20日刑滿釋放,失去自由超過29年,成為國內已知被羈押時間最長的蒙冤者,超過曾被廣泛關注的江西張玉環,後者曾被羈押26年,2020年獲無罪判決。

關於此案,封麵新聞此前曾多次報道。1993年夏,商水縣譚莊鎮前譚村村民譚紅一家遇害,時年39歲的譚修義被認定為犯罪嫌疑人。

記者獲得的該案一審判決書顯示,法院當時認定:1993年7月16日22時左右,譚修義回家上廁所時,見在其家住宿的譚紅,頓起歹意,將其強奸。因怕事情敗露,產生殺害譚紅父母之念。17日淩晨1時,譚修義攜作案工具,潛入譚紅家將其父母殺死。後譚修義害怕譚紅得知父母遇害後懷疑自己,又在譚紅起床返家後將其殺死,並將屍體吊於房梁之上。

案發6年後,1999年12月,周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譚修義犯罪事實成立,以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譚修義不服,提出上訴。2000年5月,河南高院以事實不清為由,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2002年1月,周口中院以強奸罪、故意殺人罪再次判處譚修義死緩。譚修義再次上訴。2003年7月,河南高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3年後,2016年12月,譚修義委托家屬向河南高院申訴。2017年5月,又向省檢察院申訴。同年12月,河南高院駁回申訴。

轉機出現在2020年6月,河南省檢察院立案複查認為,原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確實,不充分,向最高檢提請抗訴。

最高檢刑事抗訴書指出,經審查認為,除譚修義部分有罪供述和現勘筆錄、屍檢報告部分內容一致外,無客觀證據證實譚修義作案。現勘記錄、屍檢報告、技術鑒定書和部分證人證言僅能證明三被害人在家中被殺及案發現場情況,其他證人僅能證明案發前後譚修義活動情況,不能證明其實施犯罪。

抗訴書中認為,譚修義強奸時間不能認定,強奸行為無法證明。在譚修義供述中,其強奸時受害人穿的是褲子,但屍檢報告和證人證言顯示受害人穿的是裙子。關於故意殺人罪部分,最高檢認為譚修義部分作案工具不清、刑事技術鑒定結論不具有唯一性。此外,譚修義幾次有罪供述不一致,有罪供述與其他證據相矛盾。該案還存在有罪供述和訊問筆錄違反法律規定,真實性存疑的問題。

2022年3月16日,最高檢作出抗訴通知。通知書中稱,為保障公民合法權益,準確懲治犯罪,維護司法公正,提出抗訴,請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判處。四個月後,最高法於7月18日作出再審決定。再審決定指出,2022年3月16日,最高檢作出高檢二廳審刑抗[2022]z1號刑事抗訴書,以原判定罪主要證據存在明顯矛盾,原辦案機關違反法定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為由,向本院提出抗訴。本院經審查,依照《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四條第四款、第二百五十五條規定,決定指令河南高院再審。

最高人民法院再審決定書

譚修義一名親屬告訴記者,原本希望最高法能提審本案或指令其他高院審理。記者從接近案件人士處了解到,指令河南高院再審,主要考慮到管轄上的便利。

河南高院再審判決書顯示,最高法指令再審後,該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因涉及個人隱私,2022年12月5日不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

河南高院再審認定,原判認定譚修義犯強奸罪、故意殺人罪證據不足。判決書中指出,原判認定譚修義犯故意殺人罪的直接證據為其有罪供述,但有罪供述與在案證據存在無法排除的矛盾,且多次有罪供述內容不一致,部分有罪供述呈現出與現場勘查筆錄、屍檢報告、證人證言等證據從互相矛盾到漸趨一致的變化,屬先證後供,真實性存疑。

此外,再審判決認為,原判據以認定故意殺人罪的客觀證據不具有唯一性。其中,現場遺留血跡鑒定意見係血液物質成分鑒定,不具唯一性,不能確定係譚修義所留。

在原審判決程序方麵,再審判決認為,訊問譚修義的筆錄製作存在瑕疵。其中,譚修義1993年7月21日晚被刑拘至24日白天,其間所作無罪辯解未製作筆錄。此外,再審庭審中檢察員出示的檢驗鑒定書證實,在譚修義本人具有閱讀、簽字能力的情況下,其有罪供述訊問筆錄非本人簽名。

河南高院認為,原審被告人譚修義有罪供述存在供證矛盾,真實性存疑,不予采信。除有罪供述外,無其他直接證據證明其犯強奸罪和故意殺人罪,客觀證據不具有唯一性,間接證據不能形成完整證據鏈條。在案證據尚未達到確實、充分的法定證明標準,譚修義犯故意殺人罪、強奸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河南省高院再審判決書改判譚修義無罪

2022年12月16日,河南高院改判譚修義無罪。這一天,距譚修義從家中被帶走,已過去10744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