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一天損失近150億美元 90後"幣圈神童"徹底跌下神壇

一天損失近150億美元,創下全球億萬富翁單日財產最大跌幅紀錄。

一個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卷毛男孩,卻在一天內帶崩了世界幾百億美元的財富……

這個令人大跌眼鏡的故事主角,叫山姆·班克曼·弗裏德。

出生於1992年的他,在26歲到29歲短短3年時間內,通過鑽研加密貨幣套利、經營幣圈交易所FTX,迅速積攢了超過200億美元(1美元約合人民幣7元)的財富。

然而,幣圈流傳著一句話:幣圈一日,人間10年。11月初,班克曼的“幣圈旁氏騙局”露出馬腳。11月8日,他還擁有的156億美元淨資產,一天後便蒸發到不足10億美元。

一天損失將近150億美元,94%的跌幅創下了全球億萬富翁單日財產最大跌幅紀錄。此事件也被稱為“幣圈的雷曼暴雷時刻”,一眾世界著名投資機構都被他“割了韭菜”。

近日,這個年輕富翁被警方帶走,徹底跌下神壇。

“而隨著幣圈頭部交易所FTX轟然倒塌,人們對加密貨幣顛覆傳統金融的信仰也土崩瓦解了。”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數字經濟與金融創新研究中心聯席主任盤和林對《環球人物》記者分析道。

曾被捧為“幣圈神童”

在公開場合,班克曼的衣服總是皺皺巴巴。那頭淩亂的卷毛和肥大的T恤,共同組成了他的“經典形象”。

班克曼是典型的“90後”。他喜歡網絡遊戲英雄聯盟,也沉迷於指尖陀螺,以及其他屬於年輕人的“宅文化”。

除此之外,他最大的興趣就是“賺錢”。他曾說過“對改變世界、顛覆權威等宏大目標不感興趣”,還說“如果哪天發現賣橙汁更賺錢,就去賣橙汁”。

有美媒報道,目前世界上在30歲前賺得200億美元的年輕人有兩個,一個是紮克伯格,另一個就是班克曼。

他是一個“賺錢主義者”。這種金錢觀,可能來源於他那美式精英家庭的熏陶。

他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學法學院的教授,同時他們還分別是經濟學家與著名稅法學者。

他從小在斯坦福大學的校園裏長大,但後來考入了另一所名校——麻省理工學院。

畢業後,他進入華爾街的簡街資本工作,年薪百萬。不過對於當時的他來說,這份差事更像兼職。

此前,班克曼已經發現加密貨幣間的套利行為可以賺取巨額財富。簡單說,就是將加密貨幣從價格低的交易所倒賣到價格高的交易所。

幾年後,他成立了一家名為Alameda
Research的交易公司(以下簡稱為Alameda),專門從事幣圈套利業務。最瘋狂時,他一天內賺了上百萬美元。

後來這個故事廣為流傳,他逐漸被捧為“幣圈神童”。

不過據盤和林分析,這個神話背後,是班克曼“炫耀‘財技’,為自己的炒幣能力背書”。因為不久之後,班克曼就不滿足於簡單的套利業務,而是盯上了加密貨幣交易所。

2019年,班克曼成立了FTX加密貨幣交易所,並發行加密貨幣FTT。“他講了一個完美的故事:一個不懂加密貨幣隻懂套利的華爾街交易員,卻成功搞起了交易所。這個行為是個很大的噱頭。”盤和林分析道。

FTX成立時,市場上已經有不少加密貨幣交易所。為了爭奪客戶,班克曼采取了激進的策略。

“FTX允許進行風險更高的交易,給足了客戶杠杆,甚至能借出價值抵押品百倍的資本。”盤和林告訴《環球人物》記者:“FTX還提供了更多的衍生品交易項目,比如股權通證產品、現貨合約與資本合並等,這為幣圈‘炒家’們提供了很大便利。”

班克曼也很懂營銷套路。他的目標人群十分明確:願意接受如此激進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客戶,一定是一群年輕、衝動、追求刺激的人。

於是,FTX斥巨資買下了美職籃(NBA)邁阿密熱火隊主場的冠名權,然後又宣布讚助電競隊伍TSM。最讓FTX出圈的一次營銷,是耗費千萬美元買下“超級碗”賽事的廣告。

在兩分半的廣告中,喜劇演員拉裏·戴維將加密貨幣比作車輪、電燈泡、太空旅行等人類進步的標誌,仿佛選擇加密貨幣就是拋棄愚昧邁向先進。

很快,FTX成為全球排名前三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今年年初,FTX的估值一度達到320億美元。

FTX的誕生讓班克曼走上了“巔峰時刻”。近幾年,他常在區塊鏈和幣圈扮演“救世主”的角色,給許多瀕臨破產的企業注入資金。許多圈內大佬甚至稱他是“幣圈的JP·摩根(美國銀行家)”。

與此同時,他與美國政界的聯係也越來越多。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班克曼在上一個選舉周期中,向各種競選委員會等團體捐贈約4000萬美元,其中多與民主黨相關。

“過去幾年,他對民主黨事業的慷慨程度僅次於金融家索羅斯。”班克曼已成為美國民主黨第二大捐助者。

去年,班克曼將FTX的總部從香港搬到了島國巴哈馬。他與10個好友一起在那裏生活、工作。這10人都是他在麻省理工和華爾街結識的“兄弟姐妹”。鄰居說,這些年輕的富翁常在海邊的豪華公寓裏徹夜狂歡。

“幣圈旁氏騙局”的坍塌

近幾年,幣圈風暴越來越多,明星貨幣比特幣與Luna幣都經曆了暴跌,無數人瞬間傾家蕩產。

今年8月,班克曼還在接受《財富》雜誌采訪時談到“幣圈寒冬”。他認為“最糟糕的情況已經過去,這是一輪健康淘汰的過程”。然而僅過去3個月,FTX與FTT幣就轟然坍塌。

導火索在今年11月2日被點燃。

當天,加密貨幣媒體CoinDesk發布一份報告稱,班克曼的Alameda公司,賬麵上大部分資產都是自家交易所FTX發行的FTT幣。

簡單來說,就是班克曼為了讓FTT幣渡過寒冬,在資本市場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把戲。

“挪用自家交易所資金支撐FTT幣的幣值,然後通過虛高的幣值來抵押貸款,從而構建起套取用戶現金的資金池。”盤和林分析道:“這就是一種套上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外殼的龐氏騙局。將新用戶的資金支付給老用戶取現,就是拉新還舊。隻不過班克曼不是讓用戶拉人頭,而是自己畫大餅,從而吸引更多人投資。”

消息傳出後,幣圈市場一片嘩然。投資者開始陸續拋售FTT幣,FTT幣值不斷下跌。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來自幣安創始人趙長鵬。11月6日,他在推特發出了清盤FTT的消息。

趙長鵬是FTX早期的主要投資者,持有逾5億美元的FTT。他的拋售迅速引發FTT投資者的“擠兌”,一天的拋售金額高達50億美元。

此時,班克曼正在四處尋找願意為自己“補窟窿”的投資者,然而未果。此後,FTT的幣價開始暴跌,從22美元直接跌成了零頭2美元。班克曼本人的財富也如開頭所說,幾乎“一夜清零”。

眼看事情愈發不可控,班克曼終於承認,FTX挪用了客戶的交易資金,借給了Alameda。然後,他宣布申請破產,辭去旗下公司CEO職位。

當地時間11月30日,班克曼通過視頻遠程參加了《紐約時報》的DealBook峰會,企圖在這個場合為自己辯解。

他表示,自己隻剩一張信用卡和10萬美元的存款。“我搞砸了,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扭轉一些事情。我從來都沒有試圖欺騙任何人。”

顯然,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司法部等部門並不信任這種說法,他們對FTX展開了調查。

當地時間12月12日,班克曼在巴哈馬的豪華公寓內被警方逮捕,當時他的父母正在那裏看望他。之後,他將被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

次日,美國紐約南區首席檢察官威廉姆斯正式對班克曼提出了8項刑事指控,其中包括合謀證券詐騙、合謀洗黑錢等。

若所有罪名坐實,班克曼將麵臨最高115年的監禁。

一地雞毛之後

班克曼的受害者名單上“大咖雲集”,包括紅杉資本、新加坡政府旗下投資公司淡馬錫、日本孫正義的軟銀,以及超53家VC銀行和保險公司。此外,受害者中還有中國台灣的50萬散戶。

而相比受害者名單,此次事件更為特殊的一點,在於擊潰了投資者對幣圈的信仰。

盤和林說:“連FTX這樣的頭部交易平台都能一夜之間倒塌,人們愈發看清,虛擬貨幣根本沒有幣值保證,發行虛擬貨幣是一種私人鑄幣或者融資行為。而私人鑄幣者並沒有遵循他們自稱的‘原則’,那就是建立一個去中心化、完全用戶主導、公正客觀的虛擬貨幣圈。”

“許多幣圈創始人嘴裏全是主義,心裏全是生意。他們發行虛擬幣純粹為了私利,需要讓手中的幣更值錢。為此,像班克曼這樣不擇手段的不在少數。他們想辦法利用杠杆去撬動虛擬幣價格,高杠杆往往伴隨著高風險。”

這種方式在資本市場叫坐莊。“這種遊戲在市場資金流動性充沛的時候玩得轉,因為流動性水位高,錢到處亂竄。而近期美元不斷加息,流動性水位下降,這種遊戲就容易出事。”盤和林說。

與幣圈一起“地震”的還有美國政界。

班克曼麵臨的指控中,有一項引起各方注意,那就是被控欺騙美國政府,提供非法政治捐款。

威廉姆斯稱,班克曼將“數千萬美元”的不義之財用於向美國政黨提供非法競選捐款。“這些肮髒的錢都被用來滿足班克曼購買兩黨影響力,並影響華盛頓公共政策方向的願望。”

盤和林也認為,班克曼的政治捐款中藏著野心:“他的目的可能是推進相關法案,將FTT這樣的虛擬幣合法化,從而掠取更大的利益。這在美國商界是普遍行為。”

如今,曾被美國政壇奉為座上賓的大金主班克曼,成了政客們避之不及的過街老鼠。

在今年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如此抨擊加密貨幣:“它不是一種有生產能力的資產,它的價值就是取決於下一個人給上一個擁有虛擬幣的人付多少錢。”

“我不知道未來一年、五年抑或是十年,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價格是漲是跌,但有一件事我很確定,那就是它不會產生任何實質性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