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凜冬時刻”:美國IPO融資額暴跌逾90%創32年新低

在經曆了2020年和2021年的狂熱後,2022年IPO市場急轉直下,極速進入“凜冬”。

在流動性收緊的衝擊下,美國IPO市場遭遇寒冬,今年迄今融資規模僅為240億美元,創下199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比2021年驟減93%。

與此同時,受美國市場降溫的影響,今年全球IPO融資額僅為2070億美元,同比大跌68%,是自2008年IPO融資額暴跌73%以來最嚴重的下滑。

清華大學全球私募股權研究院研究員孫長忠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IPO市場前景涉及總體金融環境問題。從短期看,美聯儲本月議息會議確實偏鷹,市場第一反應也是下跌。但從中長期看,則還有一些不確定性。美聯儲的利率政策主要取決於通脹情況。

接下來IPO市場可能會逐漸改善,但想要恢複到前兩年的水平仍需時日。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
IPO市場重新活躍至少需要兩個條件變化,一是美聯儲停止加息,或開始考慮降息,流動性環境逐漸改善。二是經濟度過衰退期,開始逐漸反彈複蘇,使得企業和投資者對未來盈利預期改善。

IPO市場遭遇“凜冬”

過去兩年,很多公司尚未盈利,但在巨額流動性推動下,市場依然願意為這些公司的“夢想”買單,預測其所在賽道能高速發展。

但隨著今年歐美流動性急劇收緊,市場普遍預期經濟衰退迫在眉睫,上市公司和潛在IPO公司的估值也不斷下行,一些公司的估值甚至被下調逾80%,不得不再次試圖從一級市場尋求融資。

麥楷亞洲會計師事務所(Marcum Asia CPAs LLP)聯合創始人和聯合主席助·伯斯汀(Drew
Bernstein)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與過去兩年大量新股上市相比,2022年美國IPO市場非常平靜。估值很高、盈利有限的高增長科技股不再受青睞,市場轉向醫療保健、大宗商品和能源股等防禦性板塊。隨著美聯儲持續收緊政策,預計2023年將出現輕度的經濟衰退,加上估值壓力,美國和歐洲的IPO活動大幅放緩。

多個去年上市的明星公司陷入困境,加劇了市場的悲觀情緒。2021年在美國上市的公司股價平均下降了19%,曾經備受追捧的電動汽車初創公司Rivian
Automotive股價較曆史高點暴跌近90%,“特斯拉殺手”風光不再。

另一個典型例子是,2021年春季瑞典燕麥奶公司Oatly在美國上市,當時估值約為100億美元。但如今股價已經跌至1.3美元,遠低於IPO時17美元的價格和最高點29美元,市值僅剩不足8億美元。

不過,在全球IPO市場的“凜冬”中,中國和中東這兩個市場2022年表現良好,明年可能會繼續保持這種勢頭。中國內地公司今年通過IPO籌集了創紀錄的920億美元,而中東地區的公司籌集了近230億美元。

在伯斯汀看來,中國A股市場的IPO活動仍然非常強勁。即使世界其他地區在收緊貨幣政策,中國央行也一直在增加流動性。此外,A股市場受益於大量需要成長資金的企業,一些投資者也將其儲蓄轉向金融資產。

王有鑫對記者分析稱,今年中國IPO市場表現較好得益於幾方麵因素。從流動性方麵看,貨幣政策整體寬鬆,為企業融資提供了良好的流動性環境;從製度層麵看,國家對科創企業支持力度加大,科創企業上市加快。今年以來A股市場科創板籌資額超過主板,”專精特新”企業IPO數量為史上最高。

明年美國IPO市場或難快速複蘇

在美國IPO市場今年極速降溫背後,明年恐怕也難以快速複蘇。

王有鑫對記者分析稱,2023年美國IPO市場可能難以快速回暖,主要製約因素有兩方麵,一是美聯儲繼續加息和縮表進程,市場流動性持續收緊,將限製投資者對IPO公司的投資。二是美國經濟衰退風險逐漸增大,近期股市價格再度大幅波動,投資者投資策略趨於保守,將減少對市場業績並未充分顯現或隻有增長預期的新興企業投資。

而且根據美國監管要求,如果股票的交易價格在30天內平均低於1美元或未滿足其他要求時,公司將會收到證券交易所的警告,如果股價持續低於該標準,通常會麵臨退市風險。當市場前景不理想時,企業也會傾向於選擇推遲上市時點,選擇一個更好的時機。因而,從這個角度看,明年美國IPO市場恐難快速回暖。

整體而言,機構對未來的看法仍偏謹慎。法國巴黎銀行股權資本市場主管Andreas
Bernstorff預計,明年將有零星企業上市,最早可能在第一季度上市,但IPO市場隻會向少數幾個行業開放,周期性和價值公司可能會有需求,能源轉型和氣候科技公司尤其處於有利地位。

高盛集團亞洲(日本除外)股權資本市場聯席主管Edward
Byun則表示,恢複股權資本市場活動需要兩個因素:通脹的穩定性和加息軌跡的能見度。一旦人們確信通脹已見頂,利率前景也變得清晰,明年第二季度IPO市場可能會向前發展。

美聯儲會成為意外的“救星”嗎?

對於資本市場而言,美聯儲貨幣政策走向至關重要,如果明年加息幅度低於預期、降息更早出現,美聯儲將成為市場“救星”。

孫長忠對記者表示,美國11月通脹同比增長7.1%,雖然距離美聯儲2%的目標仍明顯偏高,但下降的趨勢已基本形成,明年特別是二三季度可能出現通脹被控製的“顯著”證據。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反複強調的控通脹鷹派言論主要是吸取去年的教訓,也是為了不重蹈1970年代時任美聯儲主席伯恩斯的覆轍,維護美聯儲的信譽。

對此,號稱有“美聯儲信仰”的市場也是心領神會。孫長忠表示,不到兩個月的時間,30年抵押貸款利率已經從高於7.1%的峰值回落到低於6.5%,總體金融寬鬆程度類似於6月初。這在債券市場上表現為收益率的深度反轉曲線: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低於2年期的幅度為1981年以來最大,甚至3年和2年期收益率曲線也如此,這表明一個又長又深的降息周期在預期中。在這種預期環境下,明年的IPO市場雖然不可能像2021年那樣火爆,但也應該會比今年有所改善和好轉。

對於市場日益甚囂塵上的明年降息猜測,鮑威爾明確否認,現在的關注點其實是將政策立場調整到具有足夠的限製性,確保通脹隨著時間推移回歸2%的目標,而不是降息。鮑威爾還指出,隻有當決策者們確信通脹正在下降時,才會就降息展開辯論,目前沒有考慮過降息,曆史經驗告訴我們不要轉向過早。

有趣的是,盡管美聯儲口口聲聲強調會將高利率維持一段時間,不會很快降息,但市場卻在和美聯儲對著幹,預計明年下半年美聯儲就有望降息50個基點。

凱投宏觀也表示,隨著核心通脹下降和經濟疲軟,美聯儲或在明年年底前再次開始降息,比官員們目前建議的要早得多。

從曆史經驗來看,美聯儲官方的預測其實並沒有太多可信度。美聯儲2018年12月議息會議公布的點陣圖曾暗示,2019年將加息兩次,但實際上美聯儲卻降息了3次。更糟糕的是,去年3月時,多數美聯儲聯官員還預計到2023年底前不會加息,但結果卻是,美聯儲今年便已暴力加息425個基點。

明年美聯儲會成為市場意外的“救星”嗎?一切似乎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