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美國需要改變與中國做生意的方式

#觀點 美國對華政策的確需要轉變。美中關係現狀正朝著有利中國而不利美國的方向發展。
為了真正確保兩國經濟關係繼續有利美國,是時候采取明確政策,讓我們的經濟與他們的經濟實現戰略脫鉤——不是徹底脫鉤,而應該有組織地逐步進行。https://t.co/NpnLc74mC6

— 紐約時報中文網 (@nytchinese)
December 19, 2022

美國商務部長吉娜·雷蒙多在最近一次講話中建議,美國應逐步改變應對“競爭和中國挑戰”的方式。她承認來自中國的威脅十分嚴峻,宣稱美國“將繼續敦促中國改變導致不公平競爭環境的非市場經濟行為”。但她指出,“我們並不是要尋求與中國經濟脫鉤”。

美國對華政策的確需要轉變。中國對新冠政策抗議者的無情鎮壓就是最新證據,但更緊迫的是,美中關係現狀正朝著有利中國而不利美國的方向發展。漸進式改變是不夠的。

為了真正確保兩國經濟關係繼續有利美國,是時候采取明確政策,讓我們的經濟與他們的經濟實現戰略脫鉤——不是徹底脫鉤,而應該有組織地逐步進行。

任何與中國的較量都有兩條戰線:經濟戰線和國家安全戰線。它們並非毫無關係,而是彼此相互影響。對於政策製定者來說,這就是關鍵所在。

我們必須在經濟和軍事兩方麵做好準備,因為避免軍事危機的最佳辦法就是保持我們的經濟優勢。

戰略脫鉤的目的是造福美國,而非懲罰或遏製中國。很明顯,中國不是朋友,也不是發展中的夥伴,而是一心想要稱霸世界的對手。

在兩國經濟競爭中,中國是贏家。我們每年以貿易逆差的形式向中國送去3000多億美元,中國則用這些資金來建設軍隊、提升競爭力並收購我們的資產——包括越來越多的科技企業,甚至還有我們的農場。最近一份報告認為,中國企業和投資者擁有近2400家美國企業的控股權。中國從事技術竊取和間諜活動,秉持重商主義,為的是打造出中國領導人相信能夠主導全球的經濟體。

在國家安全戰線上,中國是一個龐大且正在迅速擴張的軍事大國,其目標是在未來十年擁有全球規模最大且最先進的軍事力量。中國正以“二戰”以來前所未見的速度武裝南海,並在非洲和其他地方建設軍事前哨。它正在大幅擴張核武庫,並在印度、菲律賓和越南宣稱其領土主張。它也在威脅台灣。它與俄羅斯達成了一份友誼“沒有止境”的協議,並協助其入侵烏克蘭。它有一場用來影響我們國家的大規模破壞活動,對於正在摧毀我們許多社區的芬太尼問題,它多多少少都應負責。

中國企業在亞洲、歐洲和南美洲收購戰略資產。中國正在壟斷稀土、鋰和鈷等關鍵戰略原料。

如果中國這樣的侵略性轉向還不算明顯,那麽10月召開的中共二十大會議內容直接挑明,中國不再強調“和平與發展”,而是選擇了“準備經受驚濤駭浪”和“鬥爭精神”等說法。

美國的目標應該是繼續進行有利於我們的貿易和經濟活動,阻止任何與此目的相反的行為。例如,農產品、原材料以及一些消費品和藥品的貿易可以是互利的。向美國出口計算機、汽車和電信設備則不是。

這種戰略脫鉤的目標很簡單——對等。這正是中國對付我們的方式。中國一直拒絕給我們平等的市場準入,數十年來一直奉行技術獨立政策。中國的“自主創新”規劃始於2006年,《中國製造2025》則於2015年發布。最近的二十大報告要求中國“提升產業鏈供應鏈韌性和安全水平”。

戰略脫鉤包含多個層麵。首先,我們應逐步對所有中國進口到美國的商品征收關稅,直至實現貿易平衡。

其次,我們應解除與中國的技術聯係。具體來說,就是必須加強出口管製,進一步限製允許出口的技術種類和目的地。我們應通過阻止美國高科技產品在中國製造,從而停止我們的先進產業同中國一體化;同時製定更多政策,比如《芯片法案》(該法案批準了數十億美元幫助企業在美建造或擴建計算機芯片廠,以及科研和工人培訓),以及明智的稅收和監管政策,確保先進技術留在美國,或是掌握在我們的盟友手裏。

我們應該支持那些已經開始認識到依賴中國製造的負擔的美國企業。例如有報道稱,蘋果已經決定將部分生產轉移到中國之外。該公司表示,將尋求在亞洲其他國家——特別是印度和越南——組裝部分蘋果產品。同樣,微軟和穀歌正在轉移部分或全部Xbox主機和Pixel手機生產。亞馬遜相當一部分FireTV設備如今產自印度。

我們應當關閉TikTok和其他挖掘我國公民數據、並作為宣傳機器影響我國公共話語的社交媒體平台。

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嚴格的技術監管法規。如果得不到政府批準,在中國大規模投資是不可能的;而中國政府幾乎肯定會批準所有對美的境外投資。澳大利亞前總理、中國問題專家陸克文(Kevin
Rudd)形容中國的政策為“有中國特色的脫鉤”。

最後,我們應限製美國的對華投資,以及中國對我國產業的投資。我們的對華投資增強了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並導致可能極關鍵的供應鏈的外包;中國的在美投資往往會導致技術和敏感數據的丟失。這將進一步阻止兩國經濟一體化,並提升美國和西方國內的資本可用性。除非能增強美國國力(而不是僅僅讓少數美國人更富裕),否則一切投資往來都不應被允許。

隸屬財政部的監管部門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需要大幅擴大權限,使其不局限於國家安全問題,也可以考量其他經濟後果。去年,美中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在提交給國會的年度報告中建議,美國應批準一個類似的跨部門審查評估項目,審查對中國的投資。賓夕法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鮑勃·凱西和得克薩斯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翰·科寧都提出了這方麵的立法。這是有必要的。

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我們開始了脫鉤進程,對進口中國商品征收數以十億計美元的“301關稅”——這一法律條款允許總統限製對美國造成不公平負擔的對外貿易——並擴大了出口管製。我們意識到了威脅,並采取了行動。

這一政策在拜登總統任內得到了延伸:他的政府保留了關稅,進一步擴大出口管製,還執行了《芯片法案》的條款。關稅和出口管製都沒有對我們的經濟產生明顯的負麵影響。

但它們已經開始將製造業帶回美國,並讓兩國經濟脫鉤。我們應盡力避免軍事對抗,也必須在互惠互利的領域繼續與中國對話與合作。

但我們也必須單獨行動,開始這種戰略脫鉤。我們不能回避關於中國的真相。現在不采取果斷行動是不可原諒的。這是一種瀆職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