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北京居民的騎手初體驗:有人自己下單自己接

當前受疫情影響,外賣企業存在不同程度的運力減弱情況,近日北京多區發出倡議,若居民近期未到崗工作或有閑暇時間,可自主選擇加入外賣騎手行列當中。

有人自己下單自己接,有人讀博途中順路送餐 ……
海報新聞記者在社交平台看到,自倡議發出後,已有多位居民自願加入到外賣配送服務中。12 月 20
日,幾位新任騎手向海報新聞記者分享了他們的送外賣初體驗。

騎手們正在尋找自己接的訂單(受訪者提供)

劉佳:訂單超時讓我理解了騎手的不易

幾天前的一個晚餐時間,劉佳像往常一樣點了一份外賣,但平時大半個小時就能送達的餐,這次等了一個多小時都沒有騎手接單。無奈之下,劉佳動了自己下單自己接單的念頭。


一開始,我就想著自己接自己的單子,但我翻朋友圈的時候,看到鄰居們也普遍反映最近的收貨時間很長。所以我想,我不光可以給自己拿,還可以順路幫他們也拿一下。”
於是,劉佳跟隨網上發布的倡議,下載了外賣接單軟件,決定一試。

” 我覺得,做騎手首先需要考慮到一點,那就是自己是否熟悉小區的地形和每棟樓的部署,否則就可能會有超時的風險。”
一番綜合考慮過後,劉佳便開啟了接單模式,而送貨的目的地,都選擇了自己所在的小區。

接單當天,劉佳一共接了 5 單,其中 4
單是從菜站送到自己小區內。本覺得可以輕鬆完成,但劉佳到了菜站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麽簡單。

等待被認領的訂單(受訪者提供)

” 我到了菜站之後發現貨很多,堆了一地的訂單,找了半天都沒找到我接的單子,還導致後麵的訂單超時了。” 劉佳說,如果 5
單正常送達的話能賺 30 多元,但是其中 1 單未能找到,隻能取消,再算上超時被扣的錢,4 單共賺 12 元。

” 那天風很大,貨又多,所有的騎手都蹲在地上找訂單,確實是挺不容易的。”
劉佳說,現在正處於特殊時期,大部分客戶都能理解騎手的不易,就算超時了也不會輕易去投訴,但是騎手們必須要遵守平台上的相關規則,一旦超時就要扣錢。

因此,她希望相關平台的製度可以更加人性化,也希望大家能夠對騎手多些理解和體諒。

博士生馬迪:職業不分高低貴賤

90
後馬迪目前在中國科學院大學讀博。因為最近課題不多,平時會有一些空閑的時間,再加上每天都會去趟實驗室,所以他就在來回的路上,開啟了騎手
” 小白 ” 的接單模式。


我以前沒送過外賣,但是我對學校周邊店鋪的位置還算比較熟悉,畢竟我就在這附近學習和生活。然而,當我實際去送餐的時候才發現,有的店鋪其實很難找到,而且有時候跟著導航走,可能會走到圍牆外麵,我就隻能重新規劃路線,這樣就會耽誤一些時間。”

馬迪說,自己以前點外賣的時候,發現騎手在地圖上不動,或者送達時間比預計時間長的話,還會不理解。但當自己真真切切地處於寒風中體驗過後,才明白了其中的不易。

騎手在送餐途中


我一般是會選我順路的訂單,但是有時候沒注意點‘下線’,有的訂單就會突然彈出來,我就必須得去送,所以我每次接單都很緊張,選好之後就立馬‘下線’,畢竟我現在還沒有能力接太多訂單。”
據馬迪計算,自己 1 個小時差不多能送 2 到 3 單,實驗室來回的路上要花費 2 個小時左右,平均每天可以送 5 單。

就這樣,3 天下來,他一共接了 14 個訂單,賺了 84.5 元。” 前兩天我看到了一個報道,說一個騎手一天收入 1000
元,我很難想象他要幾點起床、幾點下班,一天要接多少訂單才能賺到這些錢,真的很不容易。”

同時,馬迪坦言,當朋友得知自己送外賣的時候,表示非常不理解,甚至還有些 ” 嫌棄 “,但他認為職業並不分高低貴賤。”
我覺得這沒有什麽,職業沒有高低貴賤之分,隻有體驗了,才會更加感同身受。後麵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應該還會盡自己所能,去順路接幾個訂單。”
馬迪說。

針對北京外賣配送壓力較大的情況,12 月 20
日,海報新聞記者撥通了美團外賣的客服電話,其工作人員稱,目前外賣運力依舊緊張,但相關倡議發出後,已有越來越多的居民自願加入到外賣騎手行列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