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火了100多年的席夢思,也走到破產邊緣

火遍全球的席夢思

如今負債累累

在汪小菲和大S的口水戰中,價值百萬的“海絲騰床墊”最終成了贏家。

與它的名聲大噪不同,另外一個大家更熟悉的床墊品牌——席夢思,最近卻在破產邊緣徘徊。

提起“席夢思”這3個字,我們一定不陌生。創立150多年來,它曾是床墊行業的領頭羊,發明家愛迪生、作家蕭伯納、汽車大王亨利·福特,都是它的忠實用戶。

它也一度成為中國人心中“精致床墊” 的代名詞,很多時候我們去買床墊,都會不約而同想到它。

但近些年來,它卻因為經營不善,一次次陷入財務危機。雖然席夢思中國很快發布聲明,稱中國公司是獨立運營的,不受美國公司破產影響,但這種撇清並不能替它挽尊。

從紅極一時的百年老品牌,到負債累累擺上貨架,席夢思的衰落令人唏噓。

01

中國人的“席夢思”情懷

席夢思本是一家美國品牌。1870年,紮爾蒙·席夢思先生創立了它,並用自己的姓氏命名。1895年,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彈簧床製造商。

中國人對席夢思的推崇,可以追溯到清朝。

直到1933年,《申報》上刊登了一條席夢思的廣告,發出“天氣炎熱,君得安睡乎”這一靈魂拷問。

這條廣告很快在滬上引起新風潮。炎熱的夏天,人們躺在堅硬的木板或棉花墊上,輾轉反側,而席夢思則能讓人“全身筋骨舒適,不需片刻,即酣然入睡矣”。

很多達官貴人買來體驗,手頭寬裕的普通百姓也躍躍欲試,席夢思逐漸走進千家萬戶。據說,冰心一家去重慶避難時,都不忘帶上睡慣的席夢思。

席夢思的工廠,就建在上海楊樹浦路61號,裏麵的機器晝夜不停。為了方便裝卸各種型號的床墊,廠裏還特意安裝了幾十平米的大電梯。

後來,淞滬戰爭爆發,席夢思停工停產,隨後退出上海,工廠也改名為“永興倉庫”。

然而,席夢思這個名字就像一粒種子一樣種在人們心中。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家裏有一張席夢思都是很潮的事情。淘氣的孩子們,會在上麵玩“蹦床”遊戲。

02

百年來的硬核宣傳

席夢思不僅在中國風靡一時,在其他國家亦是如此,這離不開其硬核廣告。

1928年,路易斯維爾市的櫥窗裏,席夢思把當時的熱門車型放在床墊上,彰顯它的承重力。

1950年,它請來馬戲團,讓以噸計算體重的大猩猩和大象上去狂踩,結果毫發無損。哪怕大猩猩在上麵打滾,床墊依舊保持著彈性。

這次廣告一戰成名,使它成為世界各地皇室、名流的不二之選。

席夢思還用保齡球測試做過宣傳。

沉重的保齡球從高處落下後,旁邊10個球瓶卻紋絲不動,驗證了床墊獨立筒彈簧不受幹擾的特性。正是這種特性,讓人們躺在上麵一夜不受幹擾。

在一次廣播節目中,羅斯福總統的夫人埃莉諾公開誇它“exceedingly comfortable”,引得很多人跟風。

隨著知名度越來越高,它成為1980年美國紐約寧靜湖冬奧會的指定床墊供應商。

出生於1915年的愛若伍德太太,分享過自己的故事。

19歲的她和先生結婚時,買了一張席夢思床墊。因為躺上去太舒服,導致她總愛賴床上班遲到。後來,她在這張床墊上養大3個孩子,這些孩子又相繼結婚生子,床墊上依稀還能看到小孫子年幼時尿床的痕跡。

雖然床墊已經很舊了,但主體彈簧和麵料都保存得很好,她舍不得扔掉。當時90多歲的她,依舊躺在上麵睡覺。

當時很多人跟愛若伍德太太一樣,一張床墊就能用一輩子,甚至用出了感情。

03

陷入破產怪圈

領跑了一個多世紀後,席夢思開始跟不上時代,快速衰敗。

多年來,席夢思一直專注於彈簧床墊,在品類上沒做太多拓展。乳膠床墊、記憶棉、3D床墊的橫空出世,擠占了它的市場份額。在這些充滿科技感的智能床墊麵前,它有點像是“老古董”般的存在。

層出不窮的山寨品,也讓它的口碑逐年下滑。有不少商家打著席夢思的名號,賣假貨或劣質品。

再加上這兩年,全球經濟不景氣,人們消費降級,床墊行業整體訂單下降。

床墊和口紅一樣,是經濟的風向標。經濟學上有個詞叫“床墊指數”,當大環境衰退時,口紅這些低價產品會賣得更好,床墊、汽車這些高價產品,銷量往往會下滑。

除此以外,席夢思的窘境也和背後的資本相關。

因為它的品牌聲譽較好,一些私人資本公司買下它後,會用品牌質押貸款,等賺到錢後,再通過破產重組把它賣給下一家。

在這個擊鼓傳花的遊戲裏,每個經手的買家都未曾虧損,但席夢思的債務窟窿越來越大。

從1991年至今,它已經7次申請破產保護,債務從1.64億美元增長到10億美元,壓垮了這個原本正常運轉的公司。

風靡一時的百年老品牌,就這麽黯然退場,就像英雄落幕,讓人感慨萬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