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17. 女子入境"落地陽":隔離酒店1晚500元 費用已花超1萬

年關將近,越來越多的異國他鄉人員踏上了回國旅程。雖然入境政策較之前已經有所放寬,但與本地陽性感染者可以居家隔離相比,還是有一定的差別。目前入境除了48小時核酸證明外,還要5天集中隔離醫學觀察+3天居家健康監測。

根據國家衛健委11月11日發布的通知,取消入境航班熔斷機制,並將登機前48小時內2次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調整為登機前48小時內1次核酸檢測陰性證明。同時,入境人員的隔離政策由「7天集中隔離+3天居家健康監測」調整為「5天集中隔離+3天居家隔離」。

隨著近期「新十條」開始實行,不少人也開始期待入境政策能進一步鬆綁。12月7日,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宣傳司副司長米鋒在發布會上表示,對於入境人員管理等外防輸入方面的措施,將依法依規逐步推進、加快推進,進一步優化完善。

由於各地對於入境人員實施的隔離政策有所不同,不少回國人員經歷種種波折。而無論是「落地陽」,還是全程未被感染的人員,當他們以「核酸結果陰性」的身份結束了閉環集中隔離后,又將面臨周圍都是感染者的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12月20日下午,成都傳來入境隔離政策改為「2+3」
(酒店隔離2天+3天居家隔離)的消息,據媒體報道,成都防疫指揮部表示,此舉應該是成都的隔離酒店在試運行,目前上級通知的入境隔離政策依然是
「5+3」。不過,回國人員開始期待,其他地市的入境隔離政策也能儘快鬆綁。

曲折的入境經歷

連日來,有傳言稱入境隔離政策將調整為「2天集中隔離+3天居家隔離」,但截至12月21日,這一消息尚未得到官方證實。相比之下,年關將近,境外回國人員正逐漸增加。河北一家旅行社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新聞周刊,11月11日以來,諮詢回國機票的人員暴漲,進入12月,回國人員進一步增加。

12月19日下午5點,在德國留學的戴麗(化名)落地上海浦東機場。作為外省籍人員,她選擇了「2+3+3」的隔離方案,即在上海的酒店集中隔離2天,后大巴轉運至老家江蘇定的酒店集中隔離3天,如果核酸檢測結果正常,再由社區派出專門的救護車輛閉環轉送到家,繼續居家隔離3天。不過,戴麗家的社區明確告知,因為資源有限,無法實現專車轉運的要求,她可能還需要在酒店完成最後3天的隔離。

連續坐了13個小時的國際航班,戴麗經歷了申報海關黑碼、排隊做核酸、測量體溫、檢疫消殺、分配隔離酒店、閉環轉運等流程。抵達嘉定區的一家隔離酒店時,已經是當晚9點多。200元一晚的隔離環境令戴麗無法接受——酒店沒有電梯,她帶了超過36kg的隨身行李,房間被安排在4樓;或許是裝修還未結束,樓道里堆放了各類裝修材料;房間內的一次性脫鞋拆開即破損,照明燈也出現了故障,最難以接受的是,隔離期間,他們不能點外賣、收快遞,只能接受50元一天的餐盒飯,「早上的包子拿在手裡,基本涼透了,餡料全是我過敏的韭菜、芹菜」。

戴麗忍不住將隔離照片發在了社交平台上,沒想到,不少入境人員表達了同樣的遭遇。有人在酒店用不到熱水,房間照明也被限制在晚5點和早7點之間;有人每天的盒飯只有清湯麵條和一包鹹菜;還有人被酒店工作人員告知,資源和人力有限,他們入住的房間來不及更換布草,只是進行了簡單的消殺。

在回國的航班上,戴麗認識了鄰座的英國留學生。她的返程機票訂在了1月9日,回到國內的時間僅有20天左右,其中8天就被疫情隔離佔據。

同在歐洲留學的朋友也和戴麗聊起了回國經歷,細數諸多不便后,最終放棄了回國的計劃,無論是隔離費用,還是可能超過7天的隔離時間,又或是對身體的消耗,都是不划算的。另一個原因是,在外留學一兩年裡,她還沒有陽過,即便以核酸結果陰性結束了閉環集中隔離,回到社會後,也將面對極大的感染風險。

從香港返回廣東深圳的艾林(化名)同樣經歷了波折。按照規定,從深圳灣口岸入境內地的人員需要先到「健康一張房間線上預約系統」填寫個人資料,待系統審核通過,入境人員才可以搖號報名,中籤后才有機會返深。不過,像70歲以上長者、14歲以下兒童、孕婦、滯留香港超過5天及以上的國外留學生等特殊人群,可以申請人文關懷通關名額。

疫情防控「新十條」發布后,深圳健康驛站每天的名額增加至2000個,有媒體統計,近期單日搖號人數已經接近2萬。12月17日晚,在搖了14天的號后,艾林才幸運地中了簽,她可以在18日返回深圳。

情況緊急,艾林收拾好行李,花了400多塊錢做了一份加急核酸檢測,又買了500多塊錢的藥品。「家人和很多朋友陽了,說買不到葯,買葯給自己救急,也想勻給他們緩急」。

坐地鐵、轉巴士、過關、驗核酸、安檢后,艾林抽到了龍華區的隔離酒店。相比於戴麗,她所在的隔離酒店環境舒適,但價格也更高——每天的住宿費450元,餐費100元,在大廳,艾林東拼西湊,交付了2000多元的隔離費,「幾千塊錢,對學生來說還是不太捨得」。

「我在隔離期間陽了」

對於入境隔離人員而言,除了接受5天集中隔離,更擔心的是,如果在落地檢測和集中隔離期間檢測出陽性,可能會面臨更麻煩的境況。

從韓國飛回山東青島的莉娜(化名)是「落地小陽人」之一。12月17日,在酒店隔離的第5天,她被防疫人員口頭告知,第7次核酸檢測出現了異常。莉娜一度懷疑,是酒店的防疫出現了問題。回國之前,她在韓國的PCR雙檢為陰性,身體也沒有出現不適,「整個行程都戴了N95口罩,落地檢和隔離前4天的核酸都沒有問題。但酒店環境並不幹凈,還有人說,青島一些隔離酒店的員工也出現了感染」。

次日,莉娜和酒店內同一航班落地的旅客被轉運至青島市婦女兒童醫院,進行7天的治療。值得關注的是,咽拭子核酸檢測出現異常后,當地疾控部門並沒有複檢。轉運時,他們也只被允許攜帶貼身衣物,消殺過的行李箱、電腦等物品只能被寄存在酒店,住過的房間也將進行全面消毒。

在醫院裡,尚未出現癥狀的莉娜和另外2名旅客被安排到了同一間負壓病房。出現發燒、咳嗽后,她主動向醫院要來了一盒連花清瘟膠囊和止咳糖漿,出現嘔吐、腹瀉等明顯癥狀的人則需要做抽血等檢查,「癥狀輕微的人,除了治療結束后的核酸檢測,沒有日常檢測和治療,其實相當於酒店隔離自愈。」

按照醫院的規定,入境的新冠肺炎患者需在第6、7天分別做2次核酸檢測。莉娜和同一房間的2位病友聽說,如果連續2次核酸檢測結果呈陰性,才可以轉至酒店觀察7天,「在這期間沒有復陽,才能回家隔離,而且酒店要求家裡社區開具接收可以居家隔離的證明,才能同意放人」。

莉娜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早幾天前,她的一位河北籍朋友也在青島隔離期間出現核酸異常。在同一家醫院結束治療后,這位朋友申請了居家隔離代替酒店隔離觀察,但當地防疫工作人員要求,必須由老家社區開具證明,再派出專門的車輛閉環轉運。經過報警、反覆溝通后,最終,河北的家人帶著老家社區和防疫中心蓋章的自願居家隔離證明,連夜開車6個小時,趕到青島將其接回。

目前,莉娜還在醫院隔離治療,他們還沒有收到後續是否還需要再回到酒店隔離的準確消息。「醫院沒有明確的答覆,要等最終的核酸結果出來,才知道後續安排」。

青島市婦女兒童醫院出具的費用結算知情書顯示,外籍和境外回國的中國籍新冠肺炎患者,未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的,醫療費用由患者個人承擔;參加商業健康保險的,由商業保險公司按合同支付;參加基本醫療保險的,由醫保基金按規定支付,中國籍患者個人負擔部分由財政給予全額補助,外籍患者個人負擔部分不享受財政補助。

莉娜同病房的一位留學生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她在國內沒有醫保,後續出院時,可能會面臨較高的治療費用。

另外一位落地上海的網友也在社交平台分享了自己的經歷。她在11月29日入境上海浦東機場后,被安排至青浦區一家每天房費在500元的酒店隔離。3天後核酸檢測結果呈陽性,她被轉運至金山醫院治療,抽血化驗、藥物、隔離等等,8天的費用共計6000元。後續,她又被送回先前的隔離酒店隔離,不幸的是,5天之後,核酸檢測結果顯示復陽,她需要繼續等待3天,待核酸複檢陰性后,才能結束集中隔離。這些天里,她的隔離費用已經超了1萬元。

期待入境隔離政策進一步鬆綁

12月20日下午,入境隔離的政策再次迎來鬆綁消息。社交平台上,多名從海外入境成都的網友收到防疫人員通知,目前只需要接受2天酒店隔離,若核酸檢測結果為陰性,簽署一份「入境人員居家隔離申請書」,即可以辦理解除隔離手續。

從香港飛往成都的留學生李想(化名)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按照先前的政策,她將在12月21日晚上9點結束滿5天的集中隔離,不過12月20日下午,酒店下發了通知,除了陽性及疑似陽性人員,其他客人可以在當天下午6點離開。她聽說,成都的部分酒店,還出現了連夜放人的情況。

與此同時,各地針對「落地陽」的政策,似乎也有所放鬆。從埃及開羅返回廣州的網友可樂告訴中國新聞周刊,他在11月底入境,按照要求,入境人員檢測出陽性后,需要轉運至醫院治療,直到核酸檢測Ct值大於35,才可以出院。「但最近回國的朋友說,現在落地陽也只需要在酒店隔離就可以。」

上述情況也得到了一位由香港返回珠海的網友證實。12月17日,她在珠海市國際健康驛站隔離期間被查出陽性,驛站人員只是要求她搬至陽性樓層隔離,「後續應該是住夠8天,等第6、7天的核酸連續陰性,就能離開驛站,回家也不再需要居家隔離了」。

「外面到處在陽,陰的卻被隔離在酒店」,戴麗說,她老家的親戚已經全部感染,即便安全度過了隔離期,接下來她也有可能會感染,「況且很多人已經中了招。」

那些還沒回來的境外人員,還在期待入境政策進一步放開。他們希望能盡量減少集中隔離所花的費用和時間。

莉娜在國內一所高校工作,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她申請到了出國留學的機會。2021年抵達韓國時,她曾進行了半個月的校內隔離,課程結束回國后,她又接受了共計28天的隔離——先在落地城市的酒店隔離14天,返回高校所在城市后再集中隔離7天,核酸檢測沒有問題后,又在家裡封門隔離了7天。她的留學經歷,幾乎被各種核酸檢測和隔離佔據。

「現在的政策其實已經寬鬆很多,但國內已經放開,集中隔離就顯得格格不入」,莉娜覺得,目前各地對於入境隔離的政策不同,給入境人員造成了許多不便。20日,她認識的一位回國朋友在青島檢測出陽性后,因為拒絕轉運,最終被允許在酒店內接受隔離。「其實還是希望能儘快明確統一政策」。